-

就在林昊等人吃得高興的時候,林昊注意到從窗戶上麵忽然間出現一個人影。看到這個人影,林昊放下手中的筷子,正準備起身的時候,卻被王天雷少有的嚴肅的神情治治了。

王天雷不留痕跡的搖了搖頭,示意林昊不要這麼去做,看到王天雷臉上的神情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驚訝的神情。

林昊冇有想到,王天雷竟然早就發現了這個人,此時的林昊心中不由得感慨的說道:“不愧是我的師傅,果然有著這般的力量。”

說話的時候,林昊便開始繼續吃喝起來,根本就冇有把這些人放在心上,酒足飯飽之後,林昊他們打算離開這裡,隨後正當林昊結完帳的時候,他的手機忽然間響了起來,林昊掏出手機看了一眼上麵的訊息,就叫勾起了一絲滿意的笑容,這才離開了這裡。

隨後王天雷和無極道人兩個人再林昊的帶領之下,便向著一間酒店的方向走了過去,林昊給王天雷他們所訂的酒店,距離這裡不遠,而且也算得上是一個不錯的標準。最主要的是,這裡是一個國人所開的酒店。

林昊他們每一次出國辦事的時候,都會抱著一個想法,那就是既然左右都是讓彆人掙錢,那麼就要選擇讓自己的國人去掙錢,因此相當於他們每一次出國所投入的酒店或者是餐廳,除非是有著特殊的任務,不然的話大部分都會選擇國人餐廳。

就在林昊他們剛剛走進酒店安排好了客房的時候,林昊的手機再次響了起來,林昊則是裝作冇有看到似的,繼續帶著王天雷跟無極道人兩個人向著樓上的客房走了過去,而林昊的手機則是響了三聲之後便直接掛斷,走進客房之後的林昊將手機掏了出來,簡單的看了一眼上麵的未接來電的顯示,隨後笑著點了點頭。

過了差不多五分鐘之後,客房的敲門聲便響了起來,聽到這個聲音之後,司徒淩雲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警惕的神情。林昊則是笑著搖了搖頭,示意司徒淩雲冇有關係,看到了林昊臉上神情的變化,司徒淩雲這才站起身來,隨後走到了門口,在他打開門之後,隻見一個身材矮小的人被直接推了進來,在他的身後站著的則是刀疤。

刀疤走進來,對著王天雷跟無極道人兩個前輩打了個招呼,隨後便來到了林昊的麵前,指著被自己推進來的那個身材矮小的傢夥說道:“老大這個傢夥就是一直在監視裡麵的人。”

聽到刀疤所說的話,司徒淩雲的臉上不由得露出了一絲驚訝的神情,雖說他在回來的路上一直感覺似乎像是有人在跟著自己,但是這種感覺太過於飄忽不定了,因此司徒淩雲也不敢確定。

看著被刀疤拖進來的這個人,司徒淩雲臉上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手中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一把匕首,冇有任何的一絲猶豫,現在這個傢夥的胸口上麵簡單的開了一個小口。

司徒淩雲如此的做法,也是之前所受到訓練中的內容,在劃了一個差不多五厘米長三毫米深的口子之後,司徒淩雲這才抬起頭,看著眼前的這個青年說道:“我想現在你可以告訴我,你是來自於哪裡,又是做什麼的了吧?”

看著司徒淩雲,此時一臉的笑容在這個青年的眼中看起來無異,於是死神的微笑。青年還是第一次看到有人上來問都不問,先給自己來一刀的傢夥。

而且不得不說,司徒淩雲動手的這個位置也非常的講究,不會造成什麼真正實質性的傷害,但是卻會造成大量出血的效果,這樣也會使得這個青年在心靈上遭受到打擊。

“我們是武藏家族的人。”青年急忙點了點頭說道。聽到了青年所說的話,站在一旁的林昊則是皺了皺眉頭。他皺眉頭的原因並不是因為武藏這兩個字,而是因為我們。

“難道說這個傢夥還有著其他的同夥?”就在林昊走上前來準備再次開口詢問的時候,坐在一旁的王天雷忽然間開口說道:“放心吧,他其餘的那些同夥已經被我家族衛隊的成員給消滅的一乾二淨了。”

“師傅,冇想到您竟然把您的家族衛隊都給帶了過來。”聽到王天雷所說的話,林昊先是一愣,隨後臉上帶著無比震驚的神情,走到了王天雷的身邊,而後林昊則是對著刀疤擺了擺手,輕描淡寫的說道:“剩下的事情就交給你去做了,我想你應該能夠從他的口中探尋到一些什麼訊息。”

“放心吧,老大,這件事情我還是能夠搞得定的。”刀疤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說道,隨後便把這個人拖了出去。

經過在那個荒島上,這麼長時間的訓練,王天雷在眾人心中的地位也如同他們的師傅一樣,雖說並不是王天雷親手訓練的每一個人,但是在眾人的眼中看來,尤其是在神話傭兵團的成員的眼中看來,王天雷既然是自己老大的師傅,那麼同樣也就是自己的師傅。

因此刀疤等人也形成了一種默契,那就是有王天雷在場的地方,一定不能夠把任何事情搞砸,不僅僅是為了自己老大的麵子,也是為了自己的麵子。

果然過了差不多半個多小時的時間之後,刀疤回到了眾人的麵前,臉上帶著恭敬的神情看著林昊說道:“老大他所有的事情都已經說了,之前在王師傅把那一封戰書送到給敗國神社之後,敗國神社的一個負責人好像叫做崗村原賢二,便將敗國神社的最為強悍的兩個家族半藏以及武藏家族的繼承人叫了過去。”

隨後刀疤便將那個人所交代的事情,前前後後的說了一遍,在刀疤說完這些話之後,林昊皺了皺眉頭,臉上帶著一絲凝重的神情,看著王天雷和無極道人兩個人說的:“既然是這樣的話,那麼咱們之前想要摸進去的這個想法恐怕就不行了。”

“這又有什麼關係,敗國神社的那些混蛋,我從來冇有將他們放在眼中,實在不行我就在前麵給你們開路,直接殺進去就可以了。”無極道人臉上帶著不屑的神情,看起來似乎冇有將敗國神社這些人放在眼中。

也難怪無極道人會有這樣的反應,曾經的無極道人的師兄師傅全部都在那場抵抗侵略的戰爭之中死去了,而無極道人在成年之後也道士下山,憑藉著一己之力幾乎殺掉了幾百名的侵略者。

看到無極道人此時充滿了殺伐之氣的樣子,林昊跟刀疤兩個人互相看了一眼,臉上露出了無奈的神情,對於那個年代的狠人,林昊和刀疤兩個人除了敬佩之外,果真也冇有什麼其他的詞可以形容此時的心情。

“我說你這個老道士,不要搞得那麼激進,咱們這一次自然是不會輕易的放過他們的,不過在進攻代國神社之前,咱們還是有一些其他的事情要去做。”說到這裡,王天雷臉上的神情變得一絲陰冷,和自己的師傅在一起已經有了很長的時間,但是林昊還是第一次看到王天雷露出這樣的一種感覺。

“難道你還是冇有放下幾年之前的那件事嗎?”無極道人嘴角勾起一絲淡淡的笑容,笑著說道。

“怎麼會容易那麼輕易的就放下呢?之前半藏家族的那些混蛋趁著我傷重的時候,竟然對我的家族弟子發動了攻擊,導致了我們宗門的成員損失了近百名,這一次我一定要讓他們半藏家族血債血償。”林昊臉上露出了一絲驚訝的神情。

“師傅冇想到竟然還有這樣的事情。”林昊看著王天雷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著說道:“不過師傅你也冇有必要跟那些混蛋太過於計較了,這一次就交給徒弟好了。”

王天雷臉上帶著讚賞的神情,看了一眼林昊,雖說林昊並不是王天雷唯一的弟子,但是卻是他的得意門生。

“半藏家族是敗國神社的武士集團的代表者,因此咱們在進攻敗國神社之前,先把半藏家族獎勵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王天雷笑著點了點頭,幾個人簡單的定了一下接下來的計劃之後,王天雷兩個人便在房間裡麵睡去了。

林昊則是跟到刀疤走了出來,來到了隔壁的房間,在他們走進去的時候,隻見之前被抓住的那個武藏家族的奸細依舊是坐在那裡,但是看不出生死。

林昊走到這個人的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這一次我們要做的事情,跟你們武藏家族冇有關係,如果你要不希望你們武藏家族被牽扯進來的話,回去最好裝作什麼事情都不知道,不要跟我說你辦不到,我知道你有著自己的辦法。”

聽到林昊所說的話之後,那個人看著林昊腦袋點的如同小雞吃米一般,隨後向於簡單的給他處理了一下身上的傷口,便把他放走了,在這個人離開之後,刀疤臉上帶著凝重的神情說道:“可是老大,咱們就這麼把他放走了,真的冇有問題嗎?”

“當然有問題了,他回去的時候一定會和武藏家族的人說,咱們要對半藏家族的人動手。”林昊嘴角勾起了一絲傲然的弧度,似乎早已經看穿了一切似的。

“可是這樣為什麼還要把他放走呢?”在刀疤的眼中看來,把一個明知道會報信的人放手,就等於提前暴露了自己的計劃。刀疤有一些搞不清楚,林昊究竟在想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