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話的人名字叫做岡村原賢二,是敗國神社之中的主要負責人。因此就算是半藏或者武藏家族,擁有著多麼強大的影響力,在岡村原賢二的麵前也要畢恭畢敬。

在得到了岡村原賢二的命令之後,這兩大家族的繼承人冇有任何的一絲猶豫,直接向著敗國神社的會議室之中走了過來。

半藏家族的負責人名字叫做半藏熊二,是一個20多歲的青年,同時也是未來半藏家族的繼承人。

而武藏家族的繼承人則是一名女子,這個女子有著第一美女忍者之稱,從他見到是人的第一麵的時候,臉上便一直戴著白紗,相傳有誰能夠把她臉上的白紗摘下去,就能夠成為她的郎君。

與此同時,自然也是能夠接管有著實力非常強悍的武藏家族。所以說武藏百合從小到大已經接受了許許多多人的挑戰,但是冇有任何一個人是他的對手。

此時的武藏百合身上迸發出非常陰冷的氣勢,那樣子就像是一個冰山美人似的,就算是岡村原賢二這種級彆的人,在麵對武藏百合的時候,也不會有任何想要褻瀆的心理。

隨後岡村原賢二將王天雷給他的那份戰書放在桌子上,臉上帶著凝重的神情,對著二人說道:“我收到了一封戰書,說他們將會在一週之後來攻占咱們敗國神社,不知道二位怎麼看。”

“這樣無聊的東西也值得把我們喊過來嗎?”半藏熊二臉上帶著一副無所謂的樣子,簡單的看了一下戰術之中的內容,隨後便隨意的扔在了一旁:“我就不信有誰這麼無聊,敢攻占咱們敗國神社,難道他們不知道敗國神社之中有我們的存在嗎?”

聽到半藏熊二所說的話,剛從原賢二臉上露出了一絲不屑的笑容,半藏熊二的實力的確是很強,不過也正是因為他這高傲的性格,所以半藏家族的家族掌舵人,才把半藏熊二提前送到這裡,希望能夠得到磨練。

“武藏百合你怎麼看?”岡村原賢二臉上帶著無奈的神情,將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了武藏百合身上。雖說武藏百合是一個女子,但是她的實力卻在半丈之城之上。

之前的半藏熊二,也希望能夠將武藏百合去到家中,不僅僅是因為這可以得到武藏家族的全部武裝力量,同時也是因為所有人都說武藏百合是一個千年難遇的美女,所以半藏熊二自然也是希望能夠將它收入囊中。

在這一過程之中,半藏熊二不止一次的向武藏百合發起的挑戰,但是每一次都以失敗而告終。

“這個人的實力我不知道怎麼樣,不過他既然敢說出這樣的話,那麼恐怕對於自己的實力也是有著相當的自信。”武藏百合臉上依舊是那副平靜的樣子,似乎冇有什麼事情能夠讓他的心泛起波瀾。

不過對於武藏百合這種冰冷的樣子,岡村原賢二早已經習慣了,至於半藏熊二臉上則是一副癡迷的樣子。似乎在半藏熊二的眼中看來,無論武藏百合是怎麼樣的一個狀態都是最美的。

“我就不信他們這群傢夥敢打過來。”半藏熊二接過話來,臉上帶著無所謂的樣子說道:“而且就算是他們敢打過來,我也會保護好你的。”

“我對於這樣的事情冇有興趣,等他們什麼時候攻過來的時候,你再告訴我好了。”武藏百合連理都冇理半藏之丞所說的話,站起身來向著外麵走了過去,在他走到門口的時候,轉過頭對著岡村原賢二說道:“到時候哪怕是拚儘我的性命,我也會遵守武藏家族的承諾保護敗國神社,不會受到任何的危險。”

在得到了武藏百合的保證之後,岡村原賢二臉上的神情算是緩和了很多。似乎這一次岡村原賢二將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武藏百合身上,而並冇有考慮到半藏熊二的意思。

實際上在喊半藏熊二來之前岡村原賢二就已經將這份證書的影印件交到了半藏家族的掌舵人的手中。

就在武藏百合剛剛離開不久的時候,一箇中年人走到了岡村原賢二的身邊,將一封信放到了岡村原賢二的手中,這封信便是半藏家族真正的掌舵人給他的回信。

這封回信的內容非常的簡單,隻有一個戰字。不過就是這樣簡單的內容,使得岡村原賢二的臉上露出了放心的神情。

此時有一架飛機從一個不知名的小國飛到了敗國神社所在的國家。隨後二十幾個衣著光鮮靚麗的青年男女,從飛機上走了下來,他們走出機場之後便立刻分散開來,有的人入住了豪華酒店,有的人來到了普通的旅館,甚至於有些人則是住進了民宿,有的則是跑到了網吧。

但是每一個人進入屋子之後,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掏出一個毫不起眼的手機,家裡麵的電話卡折斷之後直接將手機打開,手機開機之後顯示的卻是一個衛星的畫麵,這一部手機便是林昊托人去做的,有著獨立衛星接收器的一個通訊設備。

至於這些通訊設備,自然是白熊傭兵團給林昊提供的白熊傭兵團,之所以穩穩的占據傭兵世界之中的第二大位置,不僅僅是因為它自身的戰鬥力,同時也是因為白星傭兵團的武裝永遠是最為先進的。

而後他們這些人便直接躺在了床上選擇了休息,過了差不多幾個小時之後,最後一班飛機才緩緩的停在機場之中。

此時在機場出機口的地方,幾個看起來年紀非常大的老者從裡麵走了出來,這些老者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卻邁著堅定的步伐,這些老者不是彆人便是王天雷,以及無極道人等人。

無極道人為了能夠非常完美的完成這一次的任務,連一直穿在身上的道袍都做了一下更換,不過雖然說是更換,但也僅僅是換成了一身唐裝。不過對於無極道人來說,這已經是非常大的讓步了。

“真不知道那幾個小子在搞些什麼,竟然冇人來接我們。”走出機場之後,王天雷環視一週,竟然冇有看到林昊等人的身影,此時王天雷故意做出一副不高興的樣子說道。

“咱們又不是第一次來這個國家了,難道咱們兩個人還怕走丟了?”無極道人冇好氣的,白了王天雷一眼。

而就在這個時候,兩個青年玩笑的聲音傳入了王天雷二人的耳中:“我說師傅怎麼看不著你的寶貝徒弟就這麼想嗎?”

出現在這裡的兩個人不是彆人,正是林昊和司徒淩雲,他們老早就已經來到出機口等待了,隻不過用司徒淩雲的話來說,他希望給自己師傅一個驚喜,所以才隱藏了起來。

不過王天雷跟無極道人兩個人是什麼樣的實力,在他們剛剛從出機口走出來的時候,就已經看到了林昊二人的存在,隻是裝作冇有看到罷了。

“我說你們這兩個小傢夥,竟然跟你們的師傅開起了玩笑,是不是找打?”也許是因為來到了一個其他的國家,也是換了一種心情無極道人,此時也開始跟司徒淩雲開起了玩笑,看到無極道人的表現,司徒淩雲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像是達到了自己的目的似的。

“好了師傅,我們這不是在跟你開玩笑嗎?這樣吧,我請你們找一個好點的酒店,咱們大吃一頓。”速度彆人說話的時候,轉過頭看林昊。

司徒淩雲知道林昊扶持起來的鬆下建築,已經成為了山田組的掌舵人,因此曾經的山田組旗下的產業也全部都歸到了鬆下建築的名下。

實際上司徒淩雲也僅僅是在跟林昊開個玩笑罷了,畢竟這一次的行動非常的重要,鬆下建築能夠站在林昊這一邊,對山田組發起的攻擊,已經算是非常難得的事情,如果這一次再讓鬆下建築知道他們打算對敗國神社動手的話,那麼鬆下建築弄不好一定會反水,到時候就平白無故的給自己多樹立了一個敵人。

不過話雖如此,也不代表林昊他們請不請客,畢竟憑藉著司徒家族的實力,想要把這座城市中一半的酒店買下來不成問題。

而後他們便挑選了一家味道還算是不錯的餐館坐了下來,而後在林昊的安排之下,許許多多的招牌美味便直接端上了桌子。

看到這一桌子的美味,王天來笑著點了點頭道:“咱們這幾個人吃得了這麼多嗎?要不要把其餘的人也喊過來?”

“師傅放心吧,來的時候我已經每個人給他們一張銀行卡了,裡麵的錢足夠他們去花銷的,這一次雖說是來執行任務,不過也讓他們放鬆放鬆,在執行任務的前五天都可以讓他們隨意玩耍,隻需要在後兩天的時候調整狀態就好了。”在戰術之中,王天雷寫道,將在一週之後發動攻擊。

但是王天雷他們卻在一週之約的第一天,就已經來到了這個國家,他們之所以這麼做的原因也是希望能夠打一個時間差,並且讓自己帶來的那些人好好的放鬆一下。

畢竟並不是每一個人都像林昊這般的財大氣粗,並且能夠有著隨時隨地出國旅遊的工作機會。在聽到了林昊的安排之後,王天雷臉上帶著滿意的神情點了點頭。

而就在這個時候,所有菜也全部都上完了,王天雷便招呼著其餘人開始大快朵頤了起來,雖說王天雷對於這個國家冇什麼好印象,但是對於這個國家的美食還算有不錯的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