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林昊所說的話之後,在場的眾人便開始狼吞虎嚥起來,看著眾人正一副吃的非常高興的樣子,鬱雨晨三個女人互相看了一眼,臉上露出了滿足的笑容。

雖說他們彼此之間搶得激烈,但也還算是有分寸,至少像與無極道人以及其餘的老師的份,而冇有想著這一次為了保證每一個人都吃飽同樣的一道菜,鬱雨晨他們至少做了三份的數量。

因此就算是他們再怎麼能吃,也都是能夠絕對吃得飽的。此時的鬱雨晨她們坐在林昊的身邊,臉上洋溢著熱情的笑容,似乎在鬱雨晨三個女人眼中看來,隻有現在這樣坐在身邊安安穩穩吃飯的降雨,纔是真正的屬於他們的。

“我這麼做究竟是對還是錯?”看到眼前的這一幕的王天雷,臉上露出了一絲無奈的笑容,如果要是冇有自己的出現的話,那麼林昊他們一定會有著非常完美的結局。

可是一旦自己參與進來的話,那麼林昊未來的生死也就不一定了,王天雷算是看著林昊長大的,因此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林昊這一輩子是怎麼樣才能夠獲得如今的地步。

因此也知道林昊是非常不容易纔有了眼前的這個機會,但是這個非常難得的機會,竟然在自己的手中,即將會麵臨著破碎的命運,這讓王天雷心中覺得有些不忍。

就在這個時候,無極道人那隻枯燥的手搭在了王天雷的肩膀上麵,此時的無極道人歎息了一聲,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說道:“這幫孩子竟然跟在咱們的身邊成長,就代表了他這一輩子恐怕都跟平靜這兩個字不沾邊了,所以說咱們能做到現在的就隻有是努力的提升他們的實力。希望能夠讓他們在未來的生活之中,多一些存活下來的機會。”

對於無極道人所說的話,王天雷並不是不能夠理解,隻是即將要發生的時候,心中多少還是覺得有些彆扭。

此時王天雷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愧疚的神情,轉過頭看著無極道人說道:“老道士真的不好意思,這一次擅自把你的徒弟給牽扯進來。”

看著王天雷臉上,此時一副嚴肅認真的樣子,無極道人無奈的笑著搖了搖頭:“現在跟我說這些有什麼用,你已經把我的徒弟給牽扯進來了。不過既然已經事已至此,我也就不好說些什麼了。畢竟女的七個弟子不也被你牽扯進來了嗎?”

“好了,過去的事情就讓它過去好了,咱們現在誰都不要再提。”王天雷笑著點了點頭,隨後兩個人拿起悲傷的酒杯碰了一下之後將杯中之酒一飲而儘。

看到兩個前輩所做的動作,林昊等人互相看了一眼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他們心中一直擔心著兩個老人會忽然之間大打出手,現在看到他們和解的樣子還真是不錯。

酒足飯飽之後已經是到了夜晚的時間,此時的林昊躺在床上臉上一副疲倦的樣子,就算是林昊這個級彆實力的傢夥在接受了無極道人的訓練之後,依舊不由得感到非常的疲勞。

看著林昊此時臉上的神情,鬱雨晨等人的臉上不由得露出了一絲心疼的樣子。他們也知道這件事情自己老公是非常合適的人選,不過心中多少還是有一些擔心。

雖說鬱雨晨對於紅盾家族不是很瞭解,但是有著傭兵生涯的兮夜對於這個家族的名號不止一次的聽說過。知道任何一個想要挑釁這個家族權威的勢力全部都滅到了,毀滅性的打擊。

“算了吧,這件事情你們就不要擔心了,在這個世界上能夠把我的性命帶走的人還冇有出生呢。”林昊看著幾個女人,臉上著擔憂的神情,笑著摸了摸他們的頭。

雖說林昊也知道這一次他們將麵臨著相當大的風險,不過也不希望自己的女人如此的擔心。在聽到了林昊的保證之後,這幾個女人竟然莫名的覺得安心了起來,雖說他們也知道林昊說的這句話是在安慰他們,但是他們卻有一種感覺,那就是林昊承諾他們的事情一定會做到。

但是第二天幾個人依舊是早早的來到樹林或者沙灘上麵,接受這幾個師傅的訓練,而鬱雨晨她們這些女人隻是一邊用之前王天倫準備好的食材,一邊在海裡麵抓幾條美味的海魚,就這麼在沙灘的旁邊升起了篝火,打算做一些烤肉烤菜之類的東西。

這三個女人此時便成為了林昊他們這些人的後勤保障的隊伍,恐怕也就是因為有了這幾個女人做的美食,林昊他們這些人才能夠一直堅持下來。

這幾個師傅的實力很強悍,但是他們的訓練方法更是令人髮指,幾乎每一天都要把林昊他們的體力渣到極限才為止。

而這些人似乎也好像做到了充足的計算,知道他們這些人的極限都在哪裡似的。

看著眾人臉上這一副苦兮兮的樣子,鬱雨晨等人不由得笑了起來,此時在他們麵前已經擺著即將要烤熟的魚肉以及大量的蔬菜,可以說在這樣的小島上麵能夠做到這樣的程度,已經算是非常的不容易了。

“好了,休息的時間已經到了,所有人準備去吃東西吧。”王天雷忽然之間大聲的喊道,聽到王天雷所說的話,在場的眾人全部都放下了手中的事情,隨後急忙的圍了過來,眾人狼吞虎嚥的樣子,讓鬱雨晨他們非常的滿意,林昊則是坐在三個美女的中間,臉上露出了喜悅的笑容,不斷的吃著這幾個女人給他投食的飯菜。

將於這一副神仙般的生活,刺激了在場的其他人,此時一旁的福東來故意做出一副不高興的樣子說道:“我說老大你這未免有些過分了吧,竟然這麼刺激我要知道你這麼可愛的師弟,我現在可還是單身呢。”

看到福東來故意做出一副酸酸的樣子,林昊笑著搖了搖頭說道:“既然這樣的話,你還不趕快的可身邊的人下手,再晚一點的話蓉兒師妹恐怕就要被彆人搶走了。”

這麼長時間的接觸下來,林昊也能夠看得出來,隻是兩個人之間缺少一個契機罷了,想到這裡相遇,也不由的想要幫助一下自己的師弟師妹,聽到林昊所說的話,這兩個人互相看了一眼,臉上露出了一絲尷尬的笑容,他們兩個人紅著臉撓了撓頭,而後共同將頭轉向了另一方。

“好了,你們先不要拿他們兩個人開玩笑了,在進行下午的訓練之前,咱們先商量一件事情。”此時的王天雷忽然間開口說道。

聽到王天雷所說的話之後,在場眾人臉上的神情全部都變得嚴肅起來,他們知道接下來王天雷所說的話,應該是非常的重要,隨後王天雷環視一週,看著在場的眾人說:“我想再有半個月的時間,你們的實力就應該得到了充分的提升,所以我打算在半個月的時間一到,咱們先隨便挑選一個跟紅盾家族關係比較好的勢力進行打擊。”

王天雷的話使得在場眾人的臉上露出了激動的神情,他們對於這件事情也早已經期望已久,在場的這些人不是傭兵,就是一些名震一方的人物,因此對於戰鬥他們也是非常渴望的。

雖說在這裡訓練能夠提升自己的實力,不過總的來說也冇有實戰來的痛快,而且對於他們來說,也就是跟那些實力強悍的傢夥進行實戰,才能夠更快提升他們的實力。

在王天雷看到自己說完這句話之後冇有人反對的時候,他才笑著點了點頭,隨後便繼續說了下去:“既然你們都冇有意見的話那麼我給你三個參考,讓你們從中挑選好了,第一個是來自於西西裡的火焰幫,第二個便是來自於東歐的騎士會,第3個便是敗國神社。

在聽見敗國神社這四個字之後,在場眾人臉上的神情全部都變得嚴肅起來。那個祭拜來自於第二次戰爭的戰犯的地方,恐怕每一個國人都想將那裡除之而後快,但是讓林昊他們冇有想到的是那個所謂的敗國神社,竟然是紅盾家族的一方勢力。

“曾經我聽說過那個神社之中遭受到了來自於一個神秘勢力的強悍攻擊,甚至於是摧枯拉朽的狀態,將那個神社的全部高手殺得一乾二淨,冇有想到竟然是紅盾家族動的手。”此時坐在一旁的克裡斯臉上帶著嚴肅的神情說道。

“可是按照你這麼說,紅盾家族跟那個敗國神社應該是敵人纔對,敗國神社怎麼又會選擇依附於紅盾家族呢?”此時坐在一旁的鬱雨晨臉上帶著疑惑的神情問道。

“紅盾家族有一個習慣,那就是任何挑戰他們權威的組織,他都會以強硬的方式將對方消滅,不過在即將完全消滅的時候會詢問對方的態度,如果對方願意選擇依附在自己紅盾家族的羽翼之下的話,那麼紅盾家族就會給對方強有力的支援,讓他們再一次重生,甚至於比之前的狀態還要強大。”坐在一旁的王天雷接過話來說道。

“那個敗國神社之前,便是去挑戰紅盾家族的一些不知死活的傢夥,隻是冇有想到他們最後竟然會選擇依附在紅盾家族的羽翼之下,因此在得到了紅盾家族的幫助之後,敗國神社可以說是再一次恢複了以往的輝煌,甚至於比之前還要強大。”

說到這裡,王天雷臉上帶著無比嚴肅的神情,那樣子像是恨不得立刻將敗國神社除掉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