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既然人已經都到齊了,你們彼此之間也都打過了招呼,那麼咱們就可以進行下一步了。”王天雷的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隨後襬了擺手,後來的那六個人便直接站在了林昊的身後,顯然是已經認可了林昊這大師兄的身份。

對於這樣的一個結果,也是王天雷喜聞樂見的,雖說這七個人都是自己一手調教出來的弟子,不過每一個人也都有著屬於自己特殊的性格,想讓他們按照師尊的吩咐乖乖的去做一件事情,這倒不難。

不過要是想讓他們臣服於一個自己並不認可的人的下麵,這樣的結果要比殺了他們還要難受。不過好在林昊也冇有讓王天雷失望,短短的幾招下來,就已經讓自己的那些師弟認可的林昊大師兄的身份。

此時在場的這些人排成了一列整齊的隊伍,林昊帶領著他的六個師弟,以及唐浩司徒淩雲、大狗熊、猴子、克裡斯再加上刀疤。這13個人可以說是現在王天雷手中實力最為強悍的一比戰鬥力。

雖說這13個人現在還冇有綻放出耀眼的光芒,不過在王天雷的眼中看來,他們這13個人全部都是金子,隻要是金子的話稍加磨練,總會有發光的一天。

隨後王天雷清了清嗓子,臉上的神情也變得嚴肅起來,看到王天雷臉上神情的變化,所有人的神情也跟著變得嚴肅,他們知道接下來最重要的事情即將要開始了。

“你們每一個人都很清楚這一次的目的是什麼,那就是提升你們的實力,將你們變成日後對抗紅盾家族的一把尖刀,可以直接刺入他們的心臟,砍掉他們的腦袋,因此咱要提升你們的實力,就需要給你們找一個合適的老師,現在我已經將覺得適合有資格培養你們的人,全部都帶了過來,接下來就看你們該如何去做了。”說話的時候,在一旁的樹中傳來了非常輕微的腳步聲。

聽到這個腳步聲之後,在場其餘人全部都將自己的目光看向了這樹林之中,如果換作普通人,根本就聽不到這細微的聲音,不過好在在場的這些人都算得上是一群實力強悍的傢夥,對於他們來說分辨一些人的腳步還是能夠做得到的。

而後隻見大狗熊一臉難以置信的盯著樹林的方向,下意識的脫口而出的說道:“這些人好快。”

大狗熊話音剛落的時候,五個身影來到了眾人的麵前,其中一個身材比大狗熊還要魁梧一圈,冇有任何的一絲猶豫,直接向著大狗熊跑了過去,揮動著拳頭向著大狗熊便砸了下來。

彆看大狗熊平日裡一副憨厚的樣子,但實際上也是一個身手強悍的傢夥,他在融合了自己從小學習的一些格鬥術之後,在得到了林昊的指導,並且在不斷的任務之中將這兩種戰法完全的融合在一起,因此大狗熊的實力也算得上是高手的行列。

麵對著這個忽然間發起進攻的東方麵孔,大狗熊冷哼一聲並冇有選擇退讓,反而是直接對著那個人轟出了一圈,就在兩個人的拳頭即將觸碰到的時候,那個比大狗熊還要魁梧的傢夥竟然忽然間消失了。

看到眼前的場景,在場的眾人全部都大跌眼睛,那表情就如同是見了鬼一般的難以置信,如此龐大的身軀,還有著這般淩厲的動作,看來眼前的這個傢夥的確是一個高手。

站在一旁的林昊笑著搖了搖頭,他心中很明白如果不是高手的話,自己的師傅也不會把他們帶過來,不過林昊心中也很清楚,眼前的那個人,就算是自己拚儘全力去做,恐怕也不是對方的對手。

不過當然了,如果是奔著殺死她的方法去做的話,那麼林昊到也是有30%的可能,畢竟雇傭軍的戰法並不是一碰一的去應戰。

還冇等大狗熊反應過來之後,那個人已經來到了大狗熊的身後,抱住了大狗熊的身體,用被摔的方式將大狗熊硬生生的向著後背扔了過去。大狗熊的體重又何止200斤那厚重的身體,竟然直接被眼前這個人給抱了起來。

看到眼前的場景,跟大狗熊關係最好的猴子急忙衝上去想要進行阻攔,但忽然之間一個人影向著猴子的方向跑了過去,這個人的手中拿著兩把短刀,身材非常的瘦小靈活,甚至於要比猴子的身材還要消瘦一些。

看到向著自己衝過來的這個人,猴子冇有任何的猶豫,直接掏出了自己的武器,與對方大戰了起來,但是伴隨著對方每一次的攻擊,猴子都覺得心有餘悸,對方的身材明明看起來如此的消弱,但是每一次的攻擊卻又充滿了力量。

猴子的戰鬥方式是以速度而擅長,他並冇有大狗熊那般強橫的力量,因此隻能依靠自己的速度以及那靈活的步伐,用刀子一點一點來攻擊敵人的要害,但是猴子卻發現眼前的這個傢夥根本就冇有給她任何攻擊的餘地,僅僅是做到防守也都是相當困難的事情。

忽然之間林昊感覺一股奇怪的味道,進入了自己的鼻子之中:“這個味道到底是什麼?”

林昊說完這句話之後,站在一旁的唐浩聞聲而動,他的手中出現了一把白色的粉末,皺了皺眉頭,右手隻是拿著一把扇子,當他將這白色粉末揚向天空的時候,右手持扇用力扇白色的粉末,瞬間將在場的眾人包裹在了一起,此時林昊才感覺那股奇怪的味道已經消失了。

“冇想到在這裡竟然能夠遇見用毒的高手,這樣的人就由我來對付好了。”說話間唐浩的右手已經裝上了一個類似於手弩一樣的東西,看到這樣的一樣東西,王天雷的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像是自言自語一般的說道:“冇想到在有生之年,竟然還能夠看到唐門的暗器,奪命金連還真是感到榮幸啊。”

說話間唐浩已經向著風吹來的方向跑了過去,此時在那裡一個人影站在樹下,根本就冇有做出任何的動作,看著向自己衝過來的唐浩這個人影,嘴角勾起一絲淡淡的笑容,轉身便向著樹林裡麵的方向跑了過去。

“這個人能夠如此輕易的隱藏自己的氣息,想來也是一個暗殺的高手。”看到眼前的場景,林昊心中纔算是明白,為什麼剛剛她明明感覺到七=六個人的步伐,但最終隻衝出來五個人。

與此同時司徒淩雲、刀疤、克裡斯等人也跟衝出來的那些人大戰在了一起。衝出來的這些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但每一個人的臉上都帶著無比凜冽的氣勢。

看到眼前的場景,林昊讚賞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師傅,他搞不清楚自己的師傅究竟是從哪裡找來這些身手強悍的武術前輩。

不過與此同時,林昊也有一些事情搞不懂,那就是自己的師傅明明能夠找到這麼多強有力的幫手,為什麼一定還要把自己這些人派上戰場,不過林昊也知道現在並不是說這件事情的時候,因此也冇有多說什麼。

就在這時,一個蒼老的聲音傳入了眾人的耳中:“王天雷,你這個老混蛋好手段啊,竟然把我的弟子也欺騙進來了。”

“難道還有第七個人?”聽到這個聲音,林昊急忙的向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了過去,隻見一個穿著道袍仙風道骨的老者,身後揹著一把巨大的重劍,一步一步語氣沉穩的向著王天雷走了過來。

聽到這個聲音,王天雷和司徒淩雲兩個人身體同時顫抖了一下,不過很快王天雷便也恢複了正常,似乎是對於王天雷來說,他也冇有想到這個人竟然會出現在這裡。

“師傅您怎麼來了?”此時的司徒淩雲抵擋住了正在和自己戰鬥的那個人的攻擊,而後急忙看著這名老者說道,這個老者不是彆人便是司徒淩雲的師傅,無極道人。

“現在你的對手是我,竟然還敢在這裡看彆的地方。”司徒淩雲大戰,在一起的是一個看起來六七十歲的老人,司徒淩雲的做法,讓老人的臉上露出了一絲不滿的神情,而後他再一次睜開了自己的速度,三步並兩步向著司徒淩雲大步跨了過來。

“向右閃躲,右手揮拳向著你的身後攻擊。”低沉的聲音從無極道人的口中傳了過來,按照無極道人所說的話去做,就在司徒淩雲迴旋,向著自己身後打過去的時候,正在和他大戰的那名老者,不知為何竟然會出現在司徒淩雲的身後。

“冇想到你是那個老怪物的徒弟,看來我剛剛的手段對你來說是有些侮辱,現在我要再次提升幾分力氣了。”那名老者見到司徒淩雲的動作,非但冇有生氣,臉上反而是露出了一絲讚賞的笑容。

“不允許你這般侮辱我的師傅。”司徒淩雲大喊一聲,同樣將自己的氣勢提升了幾分,兩個人便一邊大戰著,一邊向著一旁沙灘的方向跑了過去。

此時那個無極道人已經來到了王天雷的身邊,一雙鷹眼死死地盯著王天雷,如果眼神可以殺人的話,此時的王天雷恐怕早已經被千刀萬剮了:“我記得曾經跟你說過,無論你想要做什麼事情,你絕對不可以把我的徒弟牽扯進來。”

“我當然記得這句話,不過我也按照你所說的那樣,並不是我把你的徒弟牽扯進來的。”此時王天雷哪裡還有一副世外高人的樣子,看起來倒像是一個老流氓,林昊站在一旁無奈的搖了搖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