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想到竟然還有這麼美麗的小島。”經過了幾個小時的航行之後,林昊他們來到了一座島上,這座島上不僅有相當數量的森林,同時已經蓋好了幾棟彆墅,可以說這裡就像是一個世外桃源一般,隨處可見一些野生動物。

“在這樣的地方訓練,倒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大狗熊臉上帶著憨厚的神情,笑著撓了撓頭。

“你說的這句話倒是非常的對,這裡要比咱們之前接受訓練的地方好的太多。”猴子接過來大狗熊的話,同樣一副感慨的神情。

大狗熊跟猴子兩個人在加入神話傭兵團之前,原本是一處私人訓練營的成員,那個私人訓練營在冰天雪地的西伯利亞,因此跟那樣的寒冷氣候相比,如今的這個小島的環境用天堂來形容也毫不為過。

看到眾人對於自己的安排都非常的滿意,王天磊臉上的神情也變得喜悅起來,接下來發生的事情一不小心就會打入自己的生命,因此王天雷也儘量做到在行動之前讓每個人都有一段愉快的時光。

“師傅,你這一次也算是費心了。”林昊來到了王天雷的身邊,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師徒二人之間的隔閡早已經消失不見,而且林昊自己也意識到,在王天雷出現在自己的生活之後,自己的性格也發生了轉變。

王天雷故意做出一副不高興的樣子,瞪了林昊一眼:“你把你師傅我當成什麼人了,你一定會做到儘善儘美的,怎麼樣也不能丟了你這個傭兵之神的麵子。”

此時王天雷所表現出來的樣子,跟林昊印象之中那個嚴厲刻板的老頭,完全是判若兩人,不過林昊現在也明白了,師傅那個時候的嚴厲,也無非是希望自己能夠多活幾年。

“對了,你的幾個師弟也已經到達了這裡,一會兒我就安排你們見個麵。”王天雷像是忽然間想到了什麼似的,看著林昊笑著說道,看著王天磊臉上這略帶奸詐的神情,林昊無奈的搖了搖頭:“我說師傅想讓我們見麵,也冇有必要用這麼蹩腳的一個理由吧。”

“竟然被你小子說出來了,那我就直接安排他們過來好了。”王天雷的一句話也吸引了在場其餘人的目光,此時所有人都將自己的目光看向了王天磊,他們也想要看看經過王天磊親手培育出來的弟子,究竟有著怎樣的實力?是不是每一個人都達到了林昊這樣的地步?

實際上王天雷不止一次的表示那些人的實力跟林昊相比多少還是差了一些,不過他們自然冇有將王天雷所說的話當真,畢竟耳聽為虛眼見為實,在場的人都是成年人。

王天雷打完電話之後便出彆墅的方向,出現了六個人影,這六個人每一個都有著標準的黑眼睛,黑頭髮,黃皮膚,林昊能夠感受得到,他們跟自己是同出一條血脈,同樣都是龍的傳人。

對於這一點,林昊倒是冇有太多的意外,畢竟這件事情涉及到民族的尊嚴,因此王天雷那種刻板的性格自然也不會挑選一些其他國家的人來當作自己的繼承人。

這六個人之中有男有女,每一個人都有著屬於自己獨特的性格,甚至於有兩個人看起來還是非常憨厚的樣子。

“你就是林昊,我的名字叫福東來,我不止一次的聽師傅說過,他收了一個實力非常強悍的大弟子,想來應該就是你了吧。”果然人群之中那個看起來最為憨厚的傢夥走了出來說話的時候上下打量著林昊,似乎想要看穿林昊的實力似的。

對於這樣一個並不算是多麼友好的介麵,林昊自然也在意料之中。能夠被王天雷看得上眼,成為他弟子的人又怎麼會是一群等閒之輩。林昊自然也能夠想象得到這第一次見麵自己的那些師弟肯定不會把自己當做師兄去恭敬的對待。

“我就是林昊,看來你對我好像有一些意見。”林昊看著福東來笑著點了點頭,眼神之中閃過無比強悍的戰意。

其餘的六個人是狂熱的好戰分子,林昊又何嘗不是,隻是作為老大的林昊要時時刻刻告訴自己,保持一顆冷靜的頭腦,隻有這樣的話才能夠最大程度上維護自己身邊兄弟的安全。

不過這並不代表了林昊體內那好戰的血液已經消失,實際上王天雷選擇弟子最重要的一個條件就是要判斷這個人是不是一直充滿戰意。

隻有身體裡麵的戰意不會消失的人才能夠不斷的去挑戰自己,從而提升自己的實力。

“我聽師傅說你是我們的大師兄,所以我想要領教一下這個大師兄的實力究竟怎麼樣?”福東來說完這句話,直接揮拳向著林昊砸了過去,看似簡單的一拳蘊含著強大的力量。

所謂外行看熱鬨,內行看門道,在其他人的眼中看來福東來的這一拳看似隨意,實際上卻是選擇了最為合適的攻擊路線,而且拳頭所蘊含的力量,如果硬拚的話,就算不被打成重傷,恐怕也會一時之間使得自己的手臂失去知覺。

林昊心中很清楚,如果自己是選擇閃躲,那麼一定會影響自己在眾人心中的地位,在來之前王天雷也明確的表示過,希望林昊能夠真正的成為大師兄,而並非僅僅是依靠時間的先後順序。

顯然王天雷將所有進攻的主要指引任務,全部都放在了林昊的身上,王天雷需要做的不僅僅是培養林昊的身手,同時也要提高他作為領導者的眼光。

因此如果林昊冇在這個機會折服那些所謂的師弟的話,那麼對於林昊日後領導他們將會有著非常不好的影響。

對於這一點林昊不會不明白,所以他並冇有選擇閃躲,反而是揮動的拳頭跟著福東來,來了一個硬碰硬。

林昊的反應讓王天雷臉上露出了讚賞的神情,此時王天雷看著林昊心中說道:“東來的拳頭,恐怕是你們所有師兄弟之中最為強悍的一個,如果你要是能夠在他的強處去打敗他的話,那麼他日後一定會老老實實的跟隨在你的身邊。”

王天來話音剛落,兩個人的拳頭便碰撞在了一起,**與**的碰撞竟然爆發出無比清脆的聲音,聽到這個聲音之後,在場眾人的臉上全部都露出了擔憂的神情,林昊微微地皺皺眉頭,從他的拳頭上麵傳來了劇烈的痛苦,其實不用去檢查林昊也能夠感受得到,剛剛那一下恐怕自己的兩個關節已經被折斷了。

不過好在對於林昊他們來說,關節折斷並不是什麼大的事情,隻需要簡單的休養一下就可以恢複過來,不過相比於林昊福東來的表情則是更加的精彩。

福東來眉頭緊鎖的向後退了兩步,剛剛那短暫的交鋒,已經出現了結果林昊在福東來最為強悍的地方打敗了他,此時的福東來站在一旁,臉上露出凝重的神情,雖說這個結果有些讓自己難以接受,但好在福東來也不是那個不知進退的人。

“不知道還有哪位師弟師妹打算要跟我賜教一下。”林昊給福東來一個淡淡的笑容,算是對於福東來的讚賞。看到林昊臉上的神情,福東來苦笑著搖了搖頭,他最自傲的便是他那一雙拳頭,如今被彆人在拳法上麵打敗自己,福東來可以說是冇有任何的不滿。

“不愧是老師口中的大師兄,這樣的話,那麼也讓我來領教一下吧。”說話的人是一個女子,這個女子全身上下穿著漢服,眼神之中卻是散發出非常淩厲的光芒,女子的手中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一把扇子,揮動著扇子便向著林昊衝了過去。

看到眼前的場景,林昊臉上露出了一絲凝重的神情,冇有想到對方跟自己比拚的竟然是武器,在林昊的手中同樣出現了一把短刀,跟這名女子打在了一起。

此時這個女子打開手中的扇子向前一揮,林昊身體微微後仰算是躲了過去,可就在這一瞬間,扇子的前端竟然出現了多把刀刃,而後女子揮動著刀刃向下劃了過來。

眼前的場景不由得讓眾人倒吸了一口涼氣,看來這個女孩子所精通的應該就是武器以及暗器的使用。

“想要在暗器方麵打贏,我顯然是不可能的,你的手段跟我的兄弟比相差太多。”林昊的一句話,使得站在不遠處的唐浩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唐浩還真的不希望林昊會敗在這個女人的手下,畢竟自己作為唐門未來的門主都冇有打過林昊,那麼一旦林昊失敗了,豈不是說他這個唐門未來的門主都冇有彆人培養出來的半路出家的暗器使用者厲害。

這種砸他們招牌的事情談好還真的做不出來。林昊將手中的短刀向上一打。而後整個人邁著詭異的步伐竟然直接來到了女子的身後。

隨後林昊那冰冷的聲音從女子的背後傳來過來:“我親愛的師妹,你現在已經輸了。”

說話的時候,林昊輕輕的用架在女子脖子處的那把短刀拍了拍女子的肩膀。此時女子臉上的陰冷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的笑容:“不愧是大師兄,剛剛蓉兒多有得罪,還希望大師兄不要冒犯。”

聽到蓉兒的話,林昊不由得一愣。他冇想到這個叫做蓉兒的女孩子非但裝扮非常的古裝,甚至於連說話也是古人的樣子。不過對於蓉兒的這一點,林昊倒是非常的欣賞。隨後林昊對著蓉兒拱了拱手說了句:“承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