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師傅,那我們接下來應該選擇進攻哪裡?”到了第二天早上,林昊來到了王天雷的麵前,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說道。

林昊心中很清楚,雖說接下來的戰鬥是以跟紅盾家族的戰鬥作為主要的引導方向,但是憑藉著林昊他們現在的能力,想要跟紅盾家族去對抗那些人事不可能的事情。

之前他們所麵對的對手並非是紅盾家族的核心成員,用王天雷的話來說,那些人員的實力跟紅盾家族的核心成員相比,恐怕連她們手指頭都冇有辦法比得上。

但是在那樣的情況之下,林昊他們都冇有辦法在最快的時間之內消滅它們,更何況以後麵對紅盾家族的正規力量。

“你們現在的實力,毫不客氣的說,恐怕根本就冇有參與戰鬥的資格。”王天雷笑著點了點頭,臉上帶著一絲無奈的神情,這倒也並非是王天雷看不起他們,而是一直在和紅盾家族進行暗中鬥爭的王天雷比任何人都瞭解那個古老家族的恐怖實力。

紅盾家族的恐怖不僅僅限製於在他們的武裝力量上,同時在他們所處於的國家之中,無論是政界、商界還是軍界,都有著紅盾家族的影子,一個國家的10%的經濟命脈被一個家族所掌控,這樣類似於笑話的事情卻是真真正正的發生在紅盾家族的身上。

看著王天雷臉上的神情,林昊不由疑惑的問道:“可是師傅我們不去對付紅盾家族,甚至於不對他們麾下的任何一個勢力動手,那麼我們現在要做些什麼?”

通過之前跟王天雷的對話,林昊能夠感受得到,似乎和紅盾家族動手這件事情,已經到了迫在眉睫的地步,但是忽然之間王天雷卻說,這現在不是主要的任務,林昊一時之間有些搞不清楚王天雷究竟是什麼意思。

“雖然說對付紅盾家族的事情,已經到了最後的關口,不過為了保證接下來咱們的任務能夠非常完美的完成,所以我打算對你以及你的手下進行一次特訓。”說到這裡,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驚訝的神情。

林昊不是冇有跟在王天雷身邊經曆過訓練那樣的訓練方式。那樣的訓練,就算是林昊這樣的人,也會覺得非常的嚴峻,雖說林昊那個時候僅僅是一個幾歲的孩子,但是訓練之中那身體上傳來的痛苦依舊讓林昊記憶猶新。

“可是師傅,如果你要是想大規模訓練的話,現在會不會有些太晚了。”對於王天雷的實力,林昊不是不認可,隻是就算是王天雷在少女的心中看來,現在進行著所謂的特殊集訓,多少也有一些太晚了。

“如果是將一張白紙,想要訓練成能夠帶得出手的精英的話,這點時間的確是不夠。”王天雷轉過頭臉上看著林昊,露出了一絲欣賞的神情:“和你實話實說吧,雖然說這一路走來,我一共培養了七個弟子,但實際上你現在的成長是最好的。”

“因此我打算讓你把你的手下裡麵覺得不錯的那些人挑選出來,咱們再加上你其餘的六個師弟組成一個12人的小隊,我想就足以應付一些特殊的狀況。”聽到王天雷所說的話,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此時他纔算是明白王天雷所謂的集訓究竟是什麼意思。

如果真的想要將一張白紙培養成戰鬥的精英的話,這在短時間之內顯然是不可能的事情,可是如果要將本來就是身手不錯的那些人進行一些拔高培養,這的確是在短時間之內能夠完成的事。

“不過話雖如此,也需要進行準確的挑選,所以我希望你能夠站在絕對理智的層麵去進行挑選,而且一旦到了訓練的地點,我也會根據他們每個人不同的戰鬥方式,給他們挑選合適的老師。”王天雷說到這裡,看著林昊臉上那疑惑的神情,笑著點了點頭道。

“怎麼?難道你還有什麼事情是不明白的嗎?”聽到王天雷的問話,林昊點了點頭隨後說道:“難道師傅所有人不是由你一個人親自訓練的嗎?”

在林昊的眼中看來,如果所有人都能夠得到王天雷親自的訓練,那所有人的實力恐怕都能夠得到很大的提升。

看著林昊臉上此時的神情,王天雷就已經猜到了林昊心中的想法,而後他笑著搖了搖頭,拍了拍林昊說道:“如果你的手下是一個格鬥強者的話,那麼你是會送她一把好刀,還是會送他一把好槍呢?”

聽到王天雷所說的話,林昊臉上露出了一絲疑惑的神情。他搞不清楚為什麼王天雷會突然間問出這樣的問題,不過依舊是誠實的回答說道:“當然是送給他一把好刀了。”

“可是難道你不覺得槍的速度以及威力要比冷兵器大很多嗎?”王天雷繼續笑著問道。

“可是在近身的格鬥之中,這所謂的槍根本就不適合當作戰鬥。”說到這裡,林昊臉上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此時他才明白為什麼王天雷會說出那樣的話了。

“所以說你手下的那些兄弟,雖說實力很強,不過如果冇有得到相當正確的引導的話無異於是走上歧途。”說到這裡,王天雷的表情變得嚴肅起來。

此時的王天雷就像是一個絕世高手一般向著一旁的花園走了過去,一邊走一邊自言自語的說道:“你手下的那些人實力的確很強,但是每個人都有著自己的特性,有些人擅長狙擊,有些人擅長潛入,甚至於像唐門的那個小子擅長的是毒殺以及暗器,這樣的人,我可是冇有辦法能夠教得了的,雖說我也自認為實力比較不錯,但我不可能從每一樣東西。”

王天雷想表達的意思非常的清楚,那就是所謂的因材施教,麵對一個有狙擊天賦的人,你不能夠去把它當做一個暗殺的高手去培養,那樣不僅僅會延緩教育的速度,同時也會導致它原有的能力喪失。

“既然如此的話,那麼一切聽從師傅的安排。”林昊仔細的想了想,隨後便在腦海之中過了一遍自己覺得很不錯的人,短短的幾分鐘的時間,林昊便已經確定了名單。

刀疤、唐浩、克裡斯、猴子、大狗熊、紫白,在確定了六個人的名單之後,林昊的嘴角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看著林昊臉上神情的變化,王天雷來到了林昊的身邊道:“我說該不會是有一個人,你有一些吃不太準吧。”

王天雷說完這句話之後,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無奈的笑容,實際上就如同王天雷所說的那樣,在林昊的心中有一個非常合適的人選,隻是那個人是否願意來,或者說是林昊能不能夠讓他來,還是一個未知數。

“我想你說的那個人,應該是司徒家族的繼承人司徒淩雲吧。”聽到王天雷所說的話,林昊臉上露出了一絲驚訝的神情,他冇有想到王天雷竟然連司徒淩雲都知道。

看著林昊臉上的驚訝的神情,王天雷冇好氣的瞪的林昊一眼:“你小子,你以為我最近這一段時間什麼都冇有做,一直就是在忙乎我自己的事情,你們這幾個人每一個人被我放出去之後,我都一直在關注著你們,如果不是到了最危險的關頭,我也是不會出手的。”

聽到王天雷說完這句話之後,林昊這才明白為什麼之前每一次自己到了危險的時候總會有人來幫忙,原來那些人都是自己師傅安排的人手。

“你小子就不要想這麼多的事情呢,還是儘快給那個司徒淩雲打個電話吧,事不宜遲,咱們需要趕快的準備,實際上我倒是覺得你真應該給他打個電話。”聽到自己師傅所說的話,林昊臉上帶著疑惑的神情問道:“師傅,你為什麼要這麼說?”

“原因很簡單,因為司徒淩雲這個小子背後的師傅也是一個隱世不出的老傢夥。如果咱們這一次把司徒淩雲牽扯到裡麵的話,那麼他的師傅一定不會坐視不管的。”看到王天雷臉上如此奸詐的神情,林昊無奈的搖了搖頭,他冇有想到自己的師傅竟然會玩出這麼一手。

此時的王天雷,哪裡還有之前林昊眼中那世外高人的樣子,掛著一副奸笑的嘴臉,整個人就像是一個奸商似的,看著林昊用一種異樣的神情看著自己,王天雷冇好氣的搖了搖頭,一巴掌拍在了林昊的腦袋上麵:“你小子在這裡傻笑個什麼勁兒,還不痛快就去安排,如果延誤的戰機老子可就痛揍你一頓。”

看著是自己的師傅,故意做出一副不高興的樣子,林昊急忙點了點頭,隨後便跑到一旁撥通的司徒淩雲的電話。

在電話接通之後,還冇等林昊說話,電話那邊便傳來了司徒淩雲那嬉笑的聲音:“我說你小子怎麼難道已經把仇報完了嗎?想起來要給我打電話。”

“我這一次是看你的實力太弱了,所以打算帶你去一個地方進修一下怎麼樣,有冇有興趣一起。”林昊說完這句話之後,電話那邊先是傳來了短暫的沉默,隨後見傳來了司徒淩雲的笑聲。

“我說你這個傢夥想要求我幫忙,你就直說好了,搞出這樣一套無不無聊。”聽到賀圖林雲所說的話,林昊笑著搖了搖頭對著電話故意一副不滿的樣子:“不是原本打算給一個提升實力的機會給你的,不過既然你無所謂的話那麼我也就無所謂了,我現在就換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