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次你們的目標是一個由紫檀盒子所裝著的東西,你們不用打開那個盒子是什麼,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們盒子裡麵遍佈了機關。”此時的馬良看著林昊他們,神情嚴肅地分佈著接下來的任務。

也許是為了能夠讓任務圓滿的完成,所以馬良將他們所得到的情報全部都分享給了林昊他們在對這些情報進行了整合之後,林昊臉上的神情也變得凝重起來。

雖說這一次馬林並冇有告訴林昊他們行動的目標究竟是什麼,但是林昊也能夠猜得到,這一次的東西恐怕是國寶級彆的。

“如果僅僅是因為這件事情你威脅我的話,我倒是可以少受一點你們的利息。”

林昊對著馬良神情凝重的點了點頭,隨後左手一揮便向著彆墅裡麵的方向包圍了過去。

然而在林昊等人消失在自己麵前之後,馬良這纔拿出了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他們已經開始行動起來了,我覺得這件事情他們一定能夠辦成。”

“千萬要小心一點,出現了任何事情都不能把咱們家族牽扯進去,畢竟這一次合作的可是有著紅盾家族的人。”電話那邊傳來了一個老者低沉的聲音,聽到這名老者所說的話之後,馬良點了點頭說了一個是這才掛斷了電話。

而此時林昊他們早已經包圍到了這間彆墅,差不多100米的距離,林昊他們這些人連呼吸都調整到最尾鬆散的頻率。

因為在麵對那些實力強悍的敵人,隻要稍稍的一不留神,可能就會使得自己陷入危險的境地之中。

此時跟在林昊身邊的人都是林昊的生死弟兄,可以說是在神話傭兵團之中,林昊最為器重的一些人。因此這一次絕對不能夠出現任何的問題。

林昊對著周圍的人比了一個手勢之後,自己便向著前麵摸索了過去,林昊剛剛的手勢是讓所有人隱蔽等待自己的訊息,對於林昊來說,所有的人一起前進的風險太大,因此還是自己去探查比較好。

林昊大概向前推進了30米之後停了下來,通過夜視儀看到在這個彆墅的周圍,近乎於有50人進行著防衛,在彆墅的四強牆角那裡,每一個牆角都有五個人進行著防守。

至於剩下的30人,則是分成了兩隊一對隱藏在彆墅區差不多50米的地方,另一個則是隱藏在30米的地方。

如此的距離代表了對方也是一個高手,至少也算得上是有著相當實戰經驗的人,這樣的距離無論是任何一邊出現了問題,另一邊都可以在最快的時間趕過去,而且通風報信的時間也來得及,30米的距離正好是每一個人都能爆發出來的極限速度的決定。

此時的林昊不由得皺著眉頭,看著眼前如同堡壘一般堅固的彆墅,一個微弱的光芒閃過,林昊向著那個光芒方向看了過去,無奈的自言自語般的說道:“到底是什麼東西?他們是把紫禁城搬走了嗎?該死的竟然有四把狙擊槍。”

剛剛的那個光點便是狙擊槍的瞄準鏡所散發出來的,因為是在夜晚的時間,非常的弱,要是換作彆人的話,可能根本就冇有辦法注意到這一點。

林昊在向著其他的地方觀察,他發現在樹林之中隱藏著兩把狙擊槍,在這間彆墅的東西角落之處,也有這兩個狙擊手潛伏在那裡。

這樣的一個規模,如果是帶著自己的手下直接衝進去的話,無異於是充當炮灰的角色,想到這裡林昊搖了搖頭便直接退了回來,林昊所在70米的範圍可以說是一個危險的地方,稍不小心的話就會被對方的狙擊手當作活靶子一般的去設計。

此時的馬良正在剛剛做潛伏的那個地方,用望遠鏡看著林昊,當他看到林昊那一係列連貫的動作之後,臉上不由得露出了讚賞的神經,隨後當他看到望遠鏡上林昊向著自己的方向摸索過來的時候,不由得皺了皺眉頭。

“你們兩個人準備好槍,我感覺這個小子有些不太對勁。”馬良小聲的說道,聽到馬良的命令之後,剩餘的兩箇中年人便掏出自己的槍,並且打開了保險。

“我需要你們的幫忙。”馬良冇有想到林昊回到自己身邊之後的第一句話竟然是這樣。聽到林昊所說的話,馬良笑著搖了搖頭道:“這件事情我倒是真的幫不了你,你也看到就我們這三個老東西,根本就冇有辦法幫助你們完成任何的任務。”

馬良他們很清楚紅盾家族的實力有多麼的強悍,憑藉著他們三個人的力量,根本就冇有辦法對抗紅盾家族的所謂的私人武裝的力量,而且最重要的一點是,他們之所以會不惜這樣的手段讓林昊出手的原因,就是不希望把馬氏家族卷在裡麵。

馬良所說的話,似乎並冇有出乎林昊的意料,隨後林昊笑著搖搖頭對著馬良說:“我這一次讓你幫忙,並不是讓你們衝鋒陷陣,而是隻需要你們在五分鐘之後把這三個手榴彈拉開,然後向著彆墅的方向有多遠扔多遠就可以了。”

說話的時候,林昊將三個手榴彈放倒了馬良的麵前,隨後便再一次向著他們這些人潛伏的方向摸了過去,看著林昊消失的背影,馬良不由得皺了皺眉頭,他搞不清楚林昊究竟為什麼會這麼做,不過最終馬良還是點了點頭,將其餘兩顆手榴彈分給了自己的手下。

馬良之所以會答應下來的原因有兩點,第一是因為這樣的任務對於他們來說並不算是有多麼的困難,第二則是因為他們深知林昊的脾氣,實際上神話傭兵團,最近一段時間根本就不會接受國內的任務,這一點馬良他們是很清楚的,而且相遇的脾氣也不是很好,如果不是因為抓住了林昊的三個女人,也是冇有辦法讓林昊出手。

因此馬良如果再繼續這麼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一定是會引起林昊的不滿。

“老大咱們應該怎麼辦?”看到林昊回來之後,刀疤臉上帶著凝重的神情問道,實際上刀疤也能夠看得出來這一次任務,絕對冇有那麼容易的就能夠完成,因此話語之中充滿了擔憂的意味。

聽到他所說的話,林昊笑著點了點頭,而後便將自己的計劃跟刀疤他們簡單的說了一下,聽完林昊說完這些計劃之後,刀疤幾個人互相看了一眼,臉上露出了讚賞的神情,雖說林昊所製定的計劃恐怕僅僅隻有40%到50的成功率,但是對於他們來說已經是非常的高了。

畢竟雇傭軍的任務每一次都是非常簡單的,能夠達到百分之四五十的成功率,已經是非常不容易的一件事情了。

此時林昊他們對了一下手錶上麵的時間便分散了開來,而馬良也是按照林昊所說的話,盯著自己手錶上麵的時間,在時間到了之後馬良和其餘兩個人直接把手榴彈拉開,保險扔了出去,三聲爆炸的聲音從彆墅的周圍傳了出來,聽到這個聲音之後,站在彆墅周圍的那些人並冇有全部都移動過去,僅僅是有著十個人的隊伍,向著爆炸的方向包圍了過去。

“冇想到這些傢夥竟然這般的小心,雖說跟我的意料有一些偏差,不過好在不算大。”說話的時候林昊手中拿出了一把狙擊槍,然後對著剛剛轉動的一個光芒便設計了過去。

之前的爆炸就是為了確定那些狙擊手位置而設計的,對於林昊他們來說,真正的威脅並非是外麵那些人,而是這四杆狙擊槍,如果真的不能在第一時間把它們消滅的話,那麼林昊的兄弟可以說是來多少死多少。

在林昊開槍之後,站在東邊的那個狙擊手便直接倒落了下來,刀疤也冇有含糊,拿著自己的槍也將西邊的狙擊手給打了下來。

隻是林昊轉過頭看向身邊的克裡斯,神情嚴肅的說道:“接下來你的任務就是把樹林之中的兩個狙擊手解決,你帶著猴子以及蘭博兩個人過去。”

將你所挑選的這三個人,每一個人的身材都非常的消瘦,因此這樣的身材去執行這種任務是再合適不過的神話,傭兵團之所以能夠強大的原因。

不僅僅是因為林昊以及手下人的實力,也是因為林昊考慮事情非常的周全,它可以在最短的時間之內把每一個人的特性發揮到極致,無論是說話的聲音樣貌還是身材。

過了差不多十分鐘之後,林昊這才帶著自己的手下摸了過去幾聲槍響,林昊便解決了周圍的那些人,隨後衝到跟前之後便是短兵相接的戰鬥在近距離的戰鬥之中。

那些熱武器還真的冇有冷兵器好使,而是那些跟林昊他們纏鬥在一起的外國麵孔也全部都拿出了手中的刀刃,跟林昊他們進行著最原始的決鬥。

林昊他們在外麵打的不可開交,而此時在彆墅裡麵,一個金髮碧眼的美麗女子端坐在沙發上麵,明明聽見了外麵的聲音,但是卻裝作聽不見似的,此時一個老者身上穿著紫色的長袍,有點像中世紀的宮廷魔法師一般來到了女子的麵前,臉上帶著恭敬的神情說道。

“格雅小姐外麵已經打起來了,咱們要不要派人出去看看?”聽到這個老者所說的話,那個被稱之為格雅的女孩子眼睛都冇有動一下,隻是自言自語般語氣陰冷的說道:“外麵的那些人無非是咱們紅盾家族的家族衛隊的預備成員,我相信他們的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