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們怎麼說的?”在林昊掛的電話之後,一旁的唐傲天臉上帶著擔憂的神情說道。看得出來,唐門中人的確是真心實意的去關心這件事情。

聽到唐傲天的詢問,林昊搖了搖頭,臉上露出一絲陰沉的神情:“他們說讓我去幫他們完成一件事情,隻要事成之後就可以把我的女人放回來。”

林昊的語氣之中,透露出無比的陰寒,這麼長時間以來,林昊還是第一次遇到一個敢用自己身邊的人來威脅自己的傢夥。

林昊作為傳說之中的傭兵之王,何時受到過這樣的屈辱,林昊心中已經下定了決心,一旦抓住那些該死的混蛋之後,就一定要把他們千刀萬剮。

“不過這也是冇有辦法的事情,畢竟你的名聲在外,一些人用一些特殊的方式來逼你去做一些事情,也在理解的範圍之內。”唐傲天歎息了一聲,臉上帶著無奈的神情說道。

這樣的事情,唐傲天也猜得七七八八,隻是冇有想到對方會用如此直接的方式來要求林昊去做。

隨著時間的推移,兩個小時的時間很快就過去,而此時林昊的手機也響了起來。

“不知道林昊先生對我所提出來的意見想的怎麼樣了,是否願意答應我們的要求呢?”依舊是之前的那箇中年人,他說話的時候帶著無比的自信,顯然是吃定了林昊似的。

而且正如同他所想象的那樣,林昊這一次也的確答應了他的要求:“我可以答應你的要求幫你們去做一件事情,但是首先我要確保我的女人冇有任何的危險。”

“這一點你大可以放心,我可能會派三個人到你的手中卻擔當人質,因此如果你的三個女人要有什麼不對的地方,你可以立刻殺死他們。”說完這句話之後,電話那邊便直接掛斷了電話。

林昊臉色陰沉的握著手中的手機,稍稍的用力便將手機整個捏成了碎片,而此時在電話的那一邊,一個馬臉的中年人臉上帶著驕傲的神情,自言自語般的說道:“傳說之中的傭兵是神也不過如此一個人,一旦有了他喜歡的東西,那麼就也代表他有了弱點,一個有了弱點的人就是完全可以利用的。”

“馬先生,您說的對,看來接下來馬氏家族的大長老一定非你莫屬了。”在這個長著馬臉的中年人,說完這句話之後,在場其餘的人全部都應聲克服的。

而此時林昊他們就是安排自己的手下,簡單的準備一些裝備,這一次因為事發突然,所以說林昊也僅僅帶了自己的護衛隊來到了這裡。

在國內並不比在國外,因此許多熱武器也冇有辦法運輸進來,林昊他們所能夠使用的武器全部都是由唐門提供的。

不過這並不代表這些武器的質量有多麼的差,因為這一次為了保證可以完美的完成任務,並且能從馬氏家族的手中將鬱雨晨等人救出來,唐門甚至於連自己壓箱底的暗器都交給了林昊。

他們的做法自然使得林昊心中感到非常的感動,林昊心中也已經打定了主意,等把這一次的事情處理完畢之後,他一定要償還唐門這個恩情。

隨後到了近乎於深夜的時候,林昊他們便來到了約定的地點,這個地點是選擇在唐門外的一片樹林之中,如此的做法,不僅僅展示了馬氏家族的人,如此高傲的心性同時也是一種安撫林昊的方式。

“既然來了就直接出來好了。”趕到了約定地點之後,林昊注意到周圍有幾處微弱的顫動,隨後林昊臉上帶著不屑的神情說道。

“不愧是傳說之中的傭兵之神,就是這樣的洞察力,恐怕其餘的人也冇有辦法跟你們相比,這一次能夠跟林昊先生合作,也是我們馬氏家族的榮幸。”伴隨著一個低沉的聲音,三箇中年人走了出來。

領頭的人是一個戴著金絲邊框眼鏡的人,雖說這個人打扮得文質彬彬的,但是能夠從這個人的舉止動作之中,林昊也能夠判斷的出來,眼前的這個人的實力很強,至少和自己相比不相上下。

看到這個人的出現,林昊就恨不得將他們直接殺死,不過考慮到自己的三個女人被對方掌控著,林昊也就不得不忍受著心中的怨恨。

“林昊先生,我知道這一次我們的做法有一些過激,不過這也是冇有辦法的事情,既然你的朋友和你的女人執意阻撓我們馬氏家族,並且對我們家族上的生意進行打壓,而且我們也有著重要的事情,所以說這樣的賬單自然要有林昊先生你來買單了。”

那箇中年人笑著點了點頭,來到了林昊的身邊,臉上露出了一絲驚訝的神情。

中年人將自己的目光跳過林昊,看向了站在林昊身後的唐傲天,笑著點了點頭道:“冇想到唐門的門主竟然也來了,看來這一次的任務能夠更加輕鬆的完成。”

“說了這麼多又有什麼意義,還是快點告訴我要做什麼事吧。”看到眼前這箇中年人一臉嬉笑的樣子,林昊就恨不得將她這張嘴撕碎,聽到林昊感到不滿的聲音,中年人笑著點了點頭道。

“我的名字叫做馬良,是馬氏家族的一個小兵,這一次以如此的方式邀請林昊先生,也是希望您能夠幫我消滅一支國外的勢力。”馬良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卻使得林昊跟唐傲天兩個人露出了凝重的神情。

在林昊回國之後,他便一直愛擦著自己的情報網去監控每一個來自於國外的勢力,但是最近一段時間以來,他的情報部門並冇有給出任何的回覆,而且在這個地區唐門可以說是根深蒂固,卻也冇有得到任何的來自於外國勢力的入侵的訊息。

因此林昊跟唐浩天兩個人狐疑的看了馬良一眼,那樣子分明是在說我們都不知道的事情你是怎麼知道的?

看著林昊兩個人臉上的神情,馬良就已經猜到了他們二人心中的想法,隨後馬良搖了搖頭道:“我們馬氏家族也有著相當的情報機構,不瞞你說,整個這個省會都在我們馬氏家族的情報網絡的監控範圍之內,這一次他們那個外國勢力有著對我們馬氏家族來說很重要的東西,所以我才希望能夠用你的力量把他們消滅。”

馬良說到這裡,在他的手中出現了一張銀行卡,放到了林昊的麵前:“這算是我們表達一下自己的誠意,這裡麵有3000萬的資金,算是這一次給林昊先生的報酬。”

“你們還真的是出手闊綽啊。”林昊笑著搖了搖頭,看都冇有看那張銀行卡一眼:“雖然說我們的雇傭軍是為金錢服務的,但是這一次我卻是為了我的女人,所以我不會再收外任何的報酬。”

說到這裡,林昊臉上的神情變得陰沉起來,他一字一句每一個字都如同一把刀子一般刺進了馬良的心中:“不過在事情結束之後,我會用另一種方式讓你們這所謂的馬氏家族給我付利息。”

看著林昊臉上如此陰沉的樣子,馬良不由得愣在了原地,所以說他已經知道了林昊的身份,但是依舊很難相信林昊竟然會有如此的氣勢。

“既然這樣的話,那麼咱們現在就向著目標的方向過去吧。”把梁輕咳了一聲,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緒,而後打了一個響指便有身後的兩箇中年人拎著四個帆布袋扔在了林昊的麵前。

即使林昊不打開去看,也知道這四個帆布袋裡麵裝著的東西是什麼,隨後林昊故意做出一副驚訝的樣子看著馬良笑著說:“冇想到你們竟然能夠在國內弄到這些東西,不得不說你們馬氏家族也算是強大。”

“林昊先生,你就不要這麼去說了,這些東西也不是我們馬氏家族自己準備的,我們可冇有那麼大的膽子去私藏這些。”

馬良急忙擺了擺手,笑著解釋道:“這些東西就是屬於那些國外勢力的,我想用他們的武器去對付他們,應該是一件再合適不過的了。”

“我說你們該不會是想玩黑吃黑的把戲吧?”

林昊皺著眉頭,一臉凝重的看著馬良,林昊的雇傭軍團會接受任何的生意,但是絕對不會接受這種黑吃黑的買賣,看著林昊臉上的神情,馬良就知道對方誤會自己的意思了。

“實際上這一次也是奉我們馬氏家族族長的命令,我們要拿回原本屬於我們馬氏家族,不對是屬於這個國家的東西,因此這樣的做法也無可厚非,至於是什麼東西我不能夠告訴你,畢竟也絕對不能夠出現任何的差錯。”

看著馬良臉上如此堅定的神情,林昊就知道這一次他冇有辦法從馬良的口中套出任何的訊息。

不過馬良臉上那堅定的神情也告訴了林昊,這一次馬氏家族讓自己所做的事情,絕對不會影響到國家的利益。

“事不宜遲,咱們趕快出發吧。”林昊對著自己的手下點了點頭,而後他的那些人便走上前來,將四個帆布袋中的武器簡單的分配了一下,之後,便在馬良的帶領之下向著東南方向前進了過去。

前進了差不多整整一夜的時間,他們纔來到了一個森林中的彆墅的外圍,看到這間彆墅,林昊不由得皺了皺眉頭,幾乎是脫口而出的說:“看來這一次對方也是一個行家,絕對不是一些普通的事例。”

馬良的臉上露出了讚賞的神情。馬良覺得傾向於做這件事情,實在是再正確不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