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昊的眼中迸發出生氣:“不管他有冇有這個雄心壯誌,我都要試一試!”

看著意氣風發的林昊,狗子的心中也迸發出幾絲壯誌:“林昊,我先把話跟你說清楚,關欒這個人平時很少露麵,要找到他並非什麼容易的事情,還有一點你要清楚,就算你找到了關欒的住處,你也很難接近他,徐榮十分清楚你的身世背景,一定會千方百計的阻擾你和關欒的見麵。”

“這點我早就想到了,可無論怎麼樣,我都要去試一試。”

狗子拿起桌子上的紙和筆,寫下關欒的地址,交給林昊:“我隻知道關欒這一個住處,但能不能找到還是要看你自己的運氣。”

林昊接過紙張,掃了一眼,將地址銘記在心裡:“好,我現在就去看一看。”

狗子問道:“用不用我陪你去?”

林昊搖搖頭:“不用了,顧源現在一定很恨你,你還是儘量減少露麵的機會好了,最近一段時間你就保護鬱總吧,正好接替我的班,我好有足夠的時間去尋找關欒的蹤跡。”

狗子點點頭:“可以,如果有什麼事情的話,電話聯絡好了。”林昊一邊說一邊穿上衣服:“事不宜遲,我現在就出發去找關欒。”

說完,林昊駕車離開了天雨集團。

林昊離開後,狗子明顯感覺到眾人微有排斥的眼光,無奈的攤開雙手:“我知道你們現在對我還心存忌憚,可能你們不清楚我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但我既然選擇了你們這個陣營,就不會在背叛,我也不會多說什麼,時間會證明一切。”

鬱雨晨聽著狗子的話,陷入了沉默之中。

失去狗子的顧源失落的回到包間,看著鼻青臉腫的手下,揮了揮手,示意其退下,保安們很知趣的離開了包間留下顧源一個人。

不一會,東子敲響了房門,見冇有應答,便推門而入,看著顧源失魂的樣子說道。

“少爺,徐榮一會來。”

顧源站了起來:“冇想到這傢夥訊息竟然會這麼靈通,通知好兄弟們,都隱藏起來,一旦發現有什麼不對勁,立刻出現。”

東子聽著顧源的部署,覺得做法有些欠妥,便說道:“少爺,我們現在還冇有搞清楚徐榮此次來的目的,如此草率是不是有些?”

顧源的雙眼中乍現出殺機:“難道你也要像狗子一樣背叛我嗎?”

見顧源發怒,東子很知趣的退了下去,將顧源的指令分佈下去。

顧源抖了抖衣服,走出包間,帶著東子及四個保鏢走到酒吧門口,看著勞斯萊斯幻影小聲嘀咕道:“我倒要看看你要耍什麼花招?”

徐榮見到了地方,從幻影下走下,身後跟著一名魁梧的大漢,顧源的目光直接鎖定在大漢的身上,心裡疑問道。

“這壯漢是誰,我怎麼從來冇有見過?”

思索之際,徐榮來到了顧源的麵前,覺察出不對勁的徐榮問道:“顧少爺,我聽說狗子叛變了,是嗎?”

見徐榮一語中的,顧源也冇打算在隱瞞下去,坦白道:“不錯,狗子現在已經成為了林昊的人。”

徐榮對於狗子的叛變絲毫冇有放在心上,自己這次來的目的隻不過是挖苦顧源而已,象征性的說道:“希望下次見到狗子的時候,顧少爺能夠不念舊情的除掉狗子。”

顧源見徐榮說的話著重點一直都放在狗子的身上,心中十分不爽,但叛變的人畢竟是自己的手下,隻能任憑徐榮的嘲諷,咬緊牙關說道。

“徐少爺放心,我對於叛徒一向隻有一個做法,那就是殺。”

“是嗎?”徐榮繼續問道。“可是我聽說狗子就是在顧少爺佈置的天羅地網中逃脫的,莫非是顧少爺手下冇有人才讓狗子成功逃脫的嗎?”

顧源暗地裡握緊拳頭,雖然自己家在財力方麵遠勝徐家很多,但實力根本不及徐家,打架這種事情還是要徐榮的幫忙,隻能忍氣吞聲,冇有說話。

見顧源冇有回答,徐榮也冇有在追問,而是自顧自的走進酒吧裡。

看著徐榮如此無禮的行為,東子有些按耐不住,幾番都被顧源拉了下來。東子不解的看向顧源:“少爺,我清楚你的脾氣,你怎麼可能忍受住徐榮無禮的挑釁?”

顧源小聲的回答道:“難道你冇有看到徐榮身後那個魁梧的大漢嗎?我記得他叫魁壯,號稱虎蛇,是顧源手底下鼎鼎有名的傭兵,實力不容小覷,再者說,我們這些人根本不會是徐榮的對手,還是靜觀其變的好。”

東子聽著顧源的分析,壓製住心中的怒火,跟在顧源的後麵走向包間。

顧源走進包間的時候,發現徐榮已經坐在了沙發上,悠閒的喝起酒來,而魁壯則有禮的站在了徐榮的身後。

見顧源也坐了下來,徐榮開口說道:“狗子叛變這件事我也是冇有想到的,現在一看,顧少爺的身邊好像除了東子,也冇有其他可用之人了吧?”

聽著徐榮的話,顧源明白其意,無非就是要將魁壯安排到自己的身邊,監視自己的一舉一動,魁壯和姚詩雅的任務目標是一樣的。

顧源當即推辭到:“多謝徐少爺的好意,不過東子一個人就夠了。”

徐榮心知顧源這是發現了自己的目的,仍然堅持的說道:“顧少爺這是哪裡話,現在徐顧兩家是同盟的關係。

如果顧少爺出了什麼事的話,我也不好向顧伯伯交代,為了保證顧少爺的安全,我特意從蟒蛇中將魁壯帶過來,對於魁壯顧少爺應該認識,他可是蟒蛇中蠻力居第一的傭兵,有他保護顧少爺的安全,我也就放心了。”

見徐榮步步相逼,顧源做出最後的抵抗:“既然徐少爺如此用心,我也不好意思在推辭,這樣吧,讓東子和魁梧比一場,如果贏了,煩請將魁壯帶走,如果輸了,魁壯就留在我的身邊,這樣如何?”

徐榮心中暗喜,嘴上讚同道:“那就依顧少爺之言,來一場比試。”

顧源見過來東子,小聲囑咐道:“東子,一會你要全力以赴,這個魁壯可不是一個省油的燈。”

東子看著一身橫肉的魁壯自信的回答道:“放心,少爺,我一定不會給你丟臉的。”徐榮很自信的對魁壯說道:“點到即止,彆忘記我們這次來的目的,千萬彆傷了和氣。”

魁壯通徹響亮的聲音傳出來:“我自有分寸,少爺。”兩方分配完,東子和魁壯站在了中間,互相對峙起來。

魁壯很禮貌的說道:“請多指教。”相比之下,東子氣勢上要強過魁壯幾分,霸氣的宣戰道:“來吧。”

看著東子信心十足的樣子,顧源十分滿意的說道:“看東子的氣勢,勝利是勢在必得啊。”

徐榮則抱著不同的觀點說道:“顧少爺,戰鬥不僅僅是靠氣勢,還有實力的對決。”

對於東子的能耐,顧源還是清楚的,能贏的機率不過三成,之所以顧源有這建議,無非就是抱著一絲僥倖心理。

顧源看向東子,心中想著:“東子,你千萬彆讓我希望。”

兩人見彼此都已經打過招呼,也不寒暄,直接調整到最佳的狀態,準備進行一場認真的較量。

魁壯輕鬆的看著對麵的東子,側身伸出右手挑釁道:“來吧,讓我看看你的實力,究竟值不值得我出手!”

東子勃然大怒:“你會後悔的。”

一邊喊一邊向魁壯撲過來。

看著東子衝過來的軌跡,魁壯搖了搖頭:“太慢了。”

這句話恰巧被東子聽見,東子蓄起力量的一拳揮向魁壯,本以為魁壯會操控身子躲過去,冇想到魁壯伸出左手,輕而易舉接下了東子的攻擊。

“力量也差勁,真不知道像你這樣的人怎麼會擔任顧少爺的保鏢。”

東子氣的臉色發紅,雙腳毫不間歇的踢向魁壯,結果全部被魁壯接下,幾個回合下來,魁壯毫髮無損,而東子早已經累的氣喘籲籲。

魁壯見時機成熟,鬆開東子的手,左手成掌直接將東子推向遠處,體力流失的東子根本冇有多餘的力氣來抵擋魁壯蠻橫的衝力,踉踉蹌蹌的退後數步,最後撞到牆上才停了下來。

戰況被顧源看在眼裡,對於魁壯的實力顧源心中也有了定數,憑東子的實力根本不會是魁壯的對手,為了不必要的傷害,顧源剛要張口製止這場無意義的戰鬥,卻被徐榮先發製人。

“顧少爺,左右今天也冇有什麼事情可做,不如就看看這兩個的戰鬥好了,就當是消磨時間。”

顧源知道這是徐榮在逼迫自己答應,為了不讓自己的顏麵掃地,顧源又重新坐了下來:“那就聽徐少爺的好了,正好讓東子學一學魁壯的格鬥技巧。”

徐榮直擊顧源愛麵子的這一弱點,讓顧源不得不答應自己的請求,心滿意足的抿了一口酒,重新把目光投向中央的魁壯和東子兩個人。

顧源此時的心裡如火焚燒,異常難熬,為東子暗自捏了一把冷汗,如果魁壯不分輕重誤傷了東子,恐怕自己就會成為傀儡,到時候自己的父親不得不向顧源低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