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個訊息讓狗子不禁駭然起來,狗子詫異的看向林昊:“你是林團長的兒子?”

林昊堅定的點點頭:“不錯,姚叔是餓狼傭兵團的副團長,而殺害我父母親的人就是顧源的父親和徐榮的父親。”

狗子歎了口氣:“林昊,不是我不幫你,憑你現在的力量根本對付不了徐榮。”

鬱雨晨在一旁插嘴道:“再加上鬱家和陸家的力量呢?”狗子搖搖頭:“這種事情不是家族抗衡所能解決的。”

“倘若我們把顧家吞併掉的話,在對付徐榮不知道有冇有希望?”

狗子思考了一會回答道:“希望不大。”

唐婉驚得睜大了雙眼:“這句話什麼意思,莫非濱江市鼎鼎大名的三家聯手都對付不了徐榮?”

狗子見眾人不相信自己,便認真的解釋道:“你們可能誤會了我的意思,我說的希望不大是從各方麵考慮才說的,徐家之所以會和顧家聯手,不僅僅是因為局勢所迫,更大的原因是依賴於顧家的財力,倘若吞併掉顧家財產的話,三家的財力定然可以戰勝徐家。”

鬱雨晨發問道:“那彆的方麵呢?”

“可能你們不知道,我跟隨顧源這麼多年,也知道些內情,徐家雖然財力比不上顧家,但其他方麵遠勝顧家很多,你們也和徐榮打過交道,徐榮的心機勝過顧源萬分,就連林昊都嘗過苦頭,想必徐榮的恐怖我不說你們也應該清楚。”

唐婉說道:“但是我們已經摧毀了徐榮的夜宴歌舞廳,並且已經擊殺掉於宵和齊奎,這無異於斬斷徐榮的一隻胳膊。”

狗子笑著解釋道:“你們想的太簡單了,夜宴歌舞廳的隕落的確對徐榮造成了傷害,但傷害並不足以致命,隻不過把徐榮在毒這一方麵挫敗了而已。

而且我還聽說徐榮現在正在秘密籌建第二個毒品市場,具體位置隻有徐榮自己知道,連顧源都不知道。

其次,像於宵那種小人物,徐榮隨隨便便都可以提拔出一個來替代於宵,之所以現在不見其他人,隻不過是因為夜色酒吧現在在顧源的掌控內,一旦酒吧重新回到徐榮的手中,很快就會有人接替於宵的位置。”

聽著狗子的解答,林昊繼續發問道:“狗子,那你對蟒蛇傭兵團瞭解嗎?”

狗子思索了一會回答道:“算不上瞭解,但多多少少也聽說過,在摧毀餓狼傭兵團之後,蟒蛇傭兵團將大部分的舊部納為旗下,為了區分開來,仍然保持著原先的綽號。”

狗子一邊說一邊看向林昊:“就像之前你遇見的‘狼爪’他就是蟒蛇傭兵團中的一員。”

“你繼續說。”

“在吞併餓狼傭兵團之後,蟒蛇傭兵團的實力達到了巔峰,而身為團長的顧家見傭兵界在待下去也冇有多大出處。

於是便脫離開蟒蛇,僅僅儲存著任命差遣的能力,大部分的實權全在徐家手中,顧家之所以能在濱江市崛起的如此迅速,有一半的原因得益於傭兵團的貢獻,所以現在顧家的財力上要強過徐家一些,而徐家的實力則高過顧家。”

唐婉捏著下巴,分析道:“你的意思是說,現在掌管蟒蛇的人是徐家,顧家專攻於經濟上,這樣理解冇有錯吧?”

狗子讚同道:“你這樣說也冇有錯誤,為了公平起見,顧家也在濱江市為徐家打拚出了一塊田地,同理,傭兵界一樣有顧家的觸手。

隨著時間的推移,傭兵界漸漸以蟒蛇為龍頭,顧家在打拚過程中早已失去了當初的雄心壯誌,致力於經濟上的開拓,而徐家一方麵掌控著蟒蛇,而另一方麵也開始在經濟上下功夫,爭取早日脫離開顧家的經濟威脅。”

“那現在顧家和徐家到底是誰做主?”

“顧家做主的還是顧源的父親,顧源你們也看到了,是一個紈絝子弟,能力根本不足以繼承顧家的產業。

要不是他父親的開拓進取,顧家的產業早就被顧源敗花光了;而徐家則不相同,徐榮無論是從實力還是從謀略上都遠遠高出顧源很多,意識到徐榮出色的能力後,徐榮的父親便將徐家的產業和蟒蛇交給了徐榮。

自己退居二線,選擇了安享晚年,顧源的父親也知道顧源不是徐榮的對手,所以纔會一大把年紀還在工作,為的就是在經濟上壓製住徐榮,如果真有一天徐家擺脫掉顧家的經濟封鎖,徐家第一個吞併的定然會是顧家。”

林昊看向狗子:“那你的意思是說現在徐家真正做主的是徐榮,對吧?”

狗子點點頭:“不錯,就是徐榮,蟒蛇在徐榮的經營下也逐漸壯大起來,能人異士儘收旗下,但為了保護兩家的同盟關係,一旦顧源需要人保護的時候,徐榮會毫不猶豫派出蟒蛇中的人,死在你手裡的劉勝就是徐榮派過去保護顧源的。”

“我說的嘛,盜墓這種缺德事情隻有顧源能想的出來,劉勝是死有餘辜。”

狗子認真的說道:“林昊,你千萬不要掉以輕心,既然我選擇了你,定然會傾儘全力的幫助你,現在我們應該先以搬倒顧家為首要目標,之後憑藉著三家之力來壓製徐榮,之後將其消滅。”

聽著狗子的戰略部署,所有人都不約而同的點點頭:“話是這麼說,可是要如何做呢?”

“顧源和徐榮各懷鬼胎,都想占據對方的家產,這個我是清楚的,從顧源巧取豪奪到夜色酒吧就可以看得出來。

像徐榮和顧源這種脆弱的戰時同盟關係根本不會長久,早晚有一天會垮掉,我們隻要扮演一個催化劑的角色就可以,加速兩家的分裂就可以,看著兩家拚個頭破血流,我們從中獲利就好。”

“你的意思是說要從蟒蛇下手?”

狗子認真的回答道:“不錯。”

狗子的主意當即被鬱雨晨駁回:“剛剛你也說了現在蟒蛇的實力大增,根本不可同日而語,想要瓦解蟒蛇根本不是一朝一夕能辦成的,況且現在顧家尚在,根本分不出多餘的人手去處理蟒蛇的事情。”

狗子振振有詞道:“就算我們把所有的精力全都放在顧家上,假如真的吞併了顧家,擁有了顧家的財產,並對徐榮施加壓力,徐榮一定會投鼠忌器,釋出蟒蛇所有的人去搞破壞行動,你覺得你還可以安心坐穩嗎?恐怕,到時候整個濱江市都會混亂不堪。”

鬱雨晨見自己理虧,噘嘴道:“那你剛剛製定的計劃也冇有這麼說。”

“可能你們冇有聽明白,我的意思是雙管齊下,經濟和實力一起開動,當吞併顧家的時候,徐家的實力也被瓦解掉了大半,到時候就會大大減輕我們的壓力。”

鬱雨晨這才恍然大悟過來:“那就是你和林昊的事情了,我也幫不上什麼忙。”

林昊的態度異常認真:“狗子,你對蟒蛇瞭解多少就告訴我多少,這可有著我的血海深仇。”

狗子鄭重其事的說道:“我瞭解的不是很多,但我都會告訴你,現在徐榮的手下人才雲集,其中最出名的有五個人,四個蟒蛇的人,一個餓狼的人,他們分彆是媚蛇-田羽、智蛇-亞風、眼鏡蛇-高攀、虎蛇-魁壯、狼首-關欒。

這五個人是蟒蛇中赫赫有名的大人物,也是號稱徐榮的五大金剛,高居首位的是高攀、其次魁壯、第三關欒、第四田羽、最後亞風。”

林昊自言自語道:“為什麼關欒是狼首,難道他是餓狼的人?”

“是的,關欒是從餓狼中提拔上來的人,也正因為關欒出身的關係,以至於其他四人對他很有成見,要不是徐榮一直壓製他們四個,估計關欒早就死了。”

沉思中的王思勝終於說出一句話來:“他們都有一個綽號,是不是有什麼特殊的含義。”

“說的對,高攀稱眼鏡蛇,又居於首位,定然是綜合能力很高的一個人,也是除徐榮外最棘手的一個人。

號稱虎蛇的魁壯從名字中便可以聽出來,他是一個蠻力相當大的一個人,完全是一輛人肉坦克;關欒是餓狼中響噹噹的人物,為了安撫餓狼的其他傭兵,徐榮纔將他放在中間的位置。

田羽你們也見過,人如其名,不僅長得漂亮,而且辦事絕對不含糊,如果是個男人的話,排名完全可以到第二位,而且我還聽說這田羽是徐榮看中的女人。

至於最後一名的亞風,實力超群,一直為徐榮出謀劃策,幾乎冇有人見過他的真麵目,上次徐榮在俱樂部的事情聽說就是亞風安排的。”

林昊認真聽著狗子對這五個人的剖析,皺緊了眉頭:“這五個人相輔相成,如果真想要去掉徐榮的羽翼,隻有一個辦法,那就是先從關欒這裡下手,將他拉攏過來,隻要關欒肯過來,那些在餓狼的舊部也一定會跟過來。”

狗子很讚同林昊的做法:“你的想法是不錯,但過了這麼多年,不知道這關欒是否還希望重振餓狼的雄風。”

————

PS:求月票!兄弟們有月票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