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切都讓虎哥感到恐懼和不可思議,但事實是對方就是出現在自己的車上,智囊此時也暈了過去,虎哥一個人感受著紅衣女子的目光內心泛起陣陣寒意。

他唯恐這個女的直接用手直接穿過座椅將他的心臟給掏出來,但是這個紅衣女子隻是滿眼戲虐的看著他。

“對方難道是因為我撞他了,所以來報仇了?但是他為什麼不殺我呀。”

虎哥心裡想著,但是嘴上是絕對不敢說出來的,不然對方原本冇有打算殺他,一聽他的話真的將他殺了那虎哥不是虧大了。

虎哥見多對方半天都冇動靜,頓時有點納悶,難道兩個人就這樣耗著?又過了一會虎哥撐不住了說道:“那個……美女你有什麼事麼?要是冇有什麼事的話我就先走了。”

兮夜聽到虎哥的話也冇有回答反而是依舊這樣靜靜的看著他,其實智囊早就醒了,隻是在裝昏倒,想要逃避兮夜的追殺。

但是此時聽到虎哥的話這個智囊忍不住了,心裡大罵虎哥,這個傢夥竟然想要丟下自己跑了,智囊害怕被虎哥丟下,隻能裝作剛剛醒來的樣子。

虎哥此時看到智囊悠悠醒來也是一陣尷尬,什麼時候醒不好非要在他準備逃跑的時候醒來,但是這個智囊剛一醒來便直勾勾盯著虎哥。

虎哥此時也是一臉尷尬的對著智囊說道:“兄弟,你醒了,我去方便一下,我一會就回來。”

但是智囊可不吃這一套:“我也著急上廁所,要不咱們一起去吧。”

兩個人便準備手拉手去方便,但是兩人的手剛剛放到了車門上,兮夜突然說了一句:“誰下車,我就開車撞誰。”

一聽兮夜的這句話兩人頓時嚇得臉色蒼白,已經放在開關上的手急忙收了回來。

此時虎哥感覺後麵的兮夜是一個活生生的人,並不是鬼怪什麼的,兮夜吐字清晰,而且還長得這麼美,虎哥再次一看竟然有點看呆了。

他們三個就這樣在車裡坐著,兮夜不發話,虎哥和智囊也不敢動,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一個想法在虎哥的心目中瘋狂的擴大開來。

同時虎哥在仔細的觀察著兮夜,他發現兮夜也有呼吸,這就更加堅定了虎哥心目中的想法,再看看兮夜那精緻的麵容,魔鬼一般的身材。

虎哥想著如果能將兮夜這樣完美的女人壓在身下該說一件多麼領人瘋狂的事情。

這個想法在虎哥心中急速膨脹,虎哥心裡想著反正兮夜也是一個活生生的人,而且是一個女人,虎哥可不認為一個女人能和自己對抗。

再想想剛剛兮夜嚇唬自己,虎哥就感覺自己一肚子火氣。

兮夜感覺到虎哥在偷看自己,而且虎哥的眼神從一開始的恐懼漸漸的變成了,淫邪和憤怒,兮夜就知道這個傢夥要搞事情了。

此時兮夜隻是在等著林昊的到來,林昊早就料到了虎哥他們想要逃跑,在虎哥剛剛坐上車他林昊便收到了訊息,虎哥要逃了。

在收到訊息之後林昊當即便和兮夜一起向著城邊趕去,他們在來了之後便鎖定了虎哥的車子,但是剛剛在虎哥開車撞兮夜的時候林昊並冇有搭上虎哥的車子,但是兮夜搭上了。

此時的林昊正在後向著這裡趕來。

智囊此時感覺還不錯,因為他聞著兮夜身體上的幽香,感覺一陣安寧,他漸漸的發現虎哥有點不對勁,一直衝著他使眼色。

此時兮夜在後麵兩人如果是眼神交流的話兮夜是看不到的。

虎哥和智囊兩個人可是多年的老兄弟了,智囊自然懂得虎哥什麼意思,頓時內心一陣緊張,但是悄悄瞄了一眼兮夜頓時嚥了一口口水。

終於,智囊在虎哥的不斷慫恿下,也答應了下來。

兮夜感受到虎哥氣息的變化突然變得笑吟吟的問道:“你想乾什麼呀?”

本就迷人的兮夜再加上這樣柔軟的聲音,讓虎哥眼睛都紅了恨不得馬上將兮夜按在身下,而智囊也是呼吸急促了起來。

“我們不想乾什麼隻想和你深入交流一下。”虎哥臉上帶著淫邪的笑便打開車門下去了。

他已經肯定兮夜是個人了,便不再害怕,智囊見到虎哥下車也就裝著膽子跟了上去。

兮夜也從車子上麵下來,反正她也不想在車子上麵呆著了,無聊正好配這個虎哥“玩玩。”

見到兮夜從車上下來,虎哥看到完整的兮夜頓時感覺腦袋上一直有血在向上湧,兮夜身高已經一米七左右,高挑的身材,完美精緻的臉龐。

“美女,雖然我不知道你是怎麼上我的車子的,不過坐了我的車子你就好好好陪我玩玩吧。”

虎哥獰笑的一步步逼近兮夜,他並冇有貿然動手,因為兮夜突然出現在車子上這件事實在是太詭異了。

另一邊智囊也是封住了兮夜的退路。

“你想怎麼玩?”

兮夜此時已經冇有了車上的那股冷豔,反而是一股楚楚可憐的樣子,讓人忍不住想要抱在懷裡好好踐踏一翻。

虎哥以為兮夜害怕了,便越發靠近兮夜,嘴中還說著:‘當然是我們三個人玩點男女之間該玩的事情呀。’

隨著虎哥一步步的逼近,兮夜越發的楚楚可憐起來,此時的智囊很不得馬上撲上去。

當虎哥忍不住將手伸向兮夜的時候,兮夜渾身的氣息猛地一變,嘴角依舊含笑,不過這次是冰冷刺骨的譏諷。

虎哥知道不好,本能的想要將手縮回去,但是卻被兮夜的小手一把抓住,虎哥頓時感覺兮夜的小手冰冰涼涼的,一身舒服。

但是下一秒虎哥的臉色瞬間劇變,因為從兮夜小手上傳來一股巨力,隨著兮夜小手的不斷用力,虎哥頓時發出一聲慘叫,他怎麼也冇有想到兮夜柔軟無骨的小手上竟然有這麼大的爆發力。

智囊看到虎哥痛苦的模樣根本冇有一點想要救他的意思,轉身便想跑,但是他剛剛邁出兩步,兮夜冷冷的聲音傳來:“你如果再敢跑一步,我就打斷你的雙腿。”

聽見兮夜的聲音,智囊頓時雙腿一軟坐在了地上,再也走不動了,而虎哥此時竟然聽見了從骨頭之中傳來的碎裂聲。

自己的骨頭要讓他捏碎了!

虎哥頓時拚命的掙紮了起來,另一隻手打向兮夜的小腦袋,但是兮夜再度手上用力,這個時候清晰的骨骼碎裂的聲音從虎哥的手上傳來,這次他的手骨是真的要碎了。

兮夜隻捏著虎哥一隻手,虎哥此時便不敢再動了,他害怕兮夜一個心情不好,將他的這隻手給廢了。

“這位美女,我錯了,你放開我行不行?”虎哥無奈的開始求饒。

“你們不是要和我玩遊戲麼?現在怎麼不玩了,我們不是纔開始玩的麼。”

兮夜再度恢複笑吟吟的模樣,雖然此時的兮夜極美,但是在虎哥眼裡卻再冇有半點非分之想,隻想著兮夜能夠放過自己。

“不玩了,不玩了,一點都不好玩。”虎哥此時都快哭出來了,他能夠感覺到自己的骨頭正在一點點的裂開。

“不呀,我覺得挺好玩的麼,是你要給我玩的,現在又不跟我玩了,你這是什麼意思。”說著兮夜手上微微用力。

“啊——,我冇有什麼意思,你放過我把,姑奶奶求你了。”虎哥此時趴在地上求饒起來。

其實並不是虎哥不硬氣,如果說直接打斷他一條胳膊,虎哥還能咬牙扛下來,但是這種硬生生的將骨頭捏碎的行為,讓虎哥能夠在劇痛中清晰的感受自己的骨骼在不斷的變形,碎裂。

這樣的痛苦可是遠超直接將胳膊打碎時的痛苦,你這能看著自己的骨骼一點碎裂,但是冇有任何的辦法。

兮夜此時在虎哥的眼裡就是一個百變妖女一樣,一會楚楚可憐,一會又笑吟吟的,但是手上卻冇有半點放鬆,反而在漸漸用力。

兮夜看著虎哥跪在地上求饒,便放開他,但是一腳踢在了虎哥的胸膛之上,虎哥的身形向後到飛出幾米。

兮夜慢慢的來到了智囊的身邊,但是剛剛智囊尿褲子了,此時味道讓兮夜一陣皺眉,甚至都不願意動他,隻是讓他滾到虎哥的旁邊。

兮夜此時坐在車的引擎蓋上,兩隻雪白的小腿一晃一晃的,看的虎哥和智囊一陣眼直,不過此時他們再也不敢有什麼異動和非分之想。

忽然兮夜像一個,開心的小姑娘一樣從車上跳下來,一身紅色的衣服擺動,像一隻漂亮的花蝴蝶一樣,向著遠處跑去。

林昊想當的鬱悶,他剛剛還在想這個虎哥的車子應該跑不了多遠,兮夜告訴他就在前麵不遠處,但是林昊走了好遠都冇有見到他們,他們的車子竟然爆胎了,這讓林昊更加鬱悶。

本來滿心鬱悶之氣的林昊在見到兮夜也像一個小孩子一樣,蹦蹦跳跳的來到了自己身邊,撲在自己的懷裡,再看看此時躺在地上正看著他們兩個的虎哥和智囊,林昊便覺得心情一陣變好。

林昊輕輕的抓兩下兮夜的癢癢,兮夜頓時“咯咯”的笑了起來,林昊又輕輕的摸了摸兮夜的小腦袋說道:“做的不錯。”

兮夜此時像個得到誇獎的小孩子一樣,紅著臉,她的樣子看的虎哥和智囊都愣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