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了王思勝的加入,顧源感覺自己如虎添翼,熱情不減的將王思勝拉扯進屋:“劉能兄弟,怎麼來這麼晚?我都等你半天了。”

王思勝不好意思的撓著頭回答道:“說出來怕顧少爺笑話,回去之後好頓折騰,直到下午兩點才睡著。”

王思勝一邊說一邊做著痛苦的表情,之後欣慰的說道:“還好小婉一直照顧我。”

唐婉不由得在心底讚賞著王思勝撒謊的功力,嘴上配合的說:“這有什麼可說的,真是的。”

見小婉埋怨起來,顧源笑著說道:“兄弟,小婉雖然天姿國色,但這脾氣可是不小啊,你以後有苦頭吃了!”

王思勝微笑著看著唐婉,冇有在說話。簡單的寒暄之後,王思勝和顧源便開始了夜生活,唐婉則計劃著如何進行事情。

唐婉看了一眼時間,發現已經九點半,王思勝和顧源還在喝著酒,聊著天,奇怪的是,王思勝幾天看起來狀態不錯,醉意還不是那麼多。

唐婉暗地裡碰了碰王思勝的大腿,王思勝不明所以的看向唐婉,唐婉利用一個眼神交流,隨後說道。

“顧少爺,現在時間也不早了,能哥的胃纔剛剛好一些,倘若在這樣喝下去,我擔心他的身體支撐不住。”

顧源將杯裡的酒喝下,有些怒意的看著唐婉:“小婉啊,這男人的事情女人最好少管,這麼簡單的道理莫非你還不清楚嗎?”

王思勝聽著唐婉的話,多多少少揣測到其中的含義,立刻佯裝出一副喝醉的樣子:“顧少爺,其實我一直都在堅持著,可是後來我才發現,我根本喝不過你,正如小婉說的一樣,我現在已經成了強弩之末,再喝下去恐怕我這身子骨真的不行。”

顧源聽著王思勝和唐婉的一唱一和,怒意上升了幾分:“兄弟,你可彆忘記今天早上你是怎麼答應我的?我還要提醒你一句,倘若今天我冇在場的話,估計你的後果會很慘。”

王思勝聽明白顧源這句話的含義,抱著歉意說道:“顧少爺,我是真的喝不下去了。”

唐婉見顧源不肯輕易放了王思勝,勸說道:“顧少爺,今天你不灌能哥,相信能哥以後還會和您喝酒,如果今天顧少爺逞了一時的爽快,喝傷了能哥,那能哥以後還怎麼陪您喝酒?”

顧源其實也有了幾分醉意,朦朧中覺得唐婉的話確實有幾分道理,剛剛拿起的瓶酒又放在了地上:“好,既然小婉張口了,我就給你一個麵子,但兄弟,今天你必須答應我一件事。”

王思勝見顧源有打算放自己走的想法,喜出望外,毫不猶豫的說道:“我答應你顧少爺,改天一定陪你喝到醉生夢死。”

顧源擺擺手:“這都是必然的,我說的是讓你今天好好伺候小婉。”

說著,顧源邪惡的眼神掃向唐婉凹凸有致的身材上。

王思勝本以為會是什麼刁鑽的要求,冇想到竟然是一句玩笑話,先是一愣,繼而說道:“顧少爺放心。”

雖然唐婉臉上陪著笑容,但心裡卻罵著顧源淫棍。

見事情談妥,王思勝從座位上站起來,拜彆道:“顧少爺,我們改天再聚。”

顧源送王思勝兩個人一直到樓梯。

王思勝回過頭說道:“顧少爺請留步,彆出來送了,你也喝了很多酒,好好休息吧。”

顧源點點頭:“那我就不送你們兩個了,慢走。”

王思勝和唐婉在經過狗子所在的地域內,不經意的看了一眼窩在角落裡的狗子,恰巧和狗子四目相對,王思勝立刻將目光收了回來,同唐婉離開了酒吧。

見王思勝和唐婉走出了酒吧,顧源將東子叫過來吩咐道:“你跟著他們兩個人,看看他們到底耍什麼花招?”

東子應了一聲,帶著兩個人走了出去。

王思勝和唐婉直接走上車,剛一上車,林昊便問道。

“進行的順利嗎?”

唐婉回答道:“出來是出來了,不過帶了一條尾巴。”

唐婉一邊說一邊指著後麵的東子。林昊笑了起來:“看來這次省得我們發訊息了,目擊者已經找到了。”

說完,林昊一腳油門踩下去,成功吸引了東子的注意力,揚長而去。東子手指向車子叫喊道:“就是這台車,快,給我追!”

東子和其手下上了一台車,緊跟在林昊的後麵。

看到東子成功上鉤,林昊心中十分高興:“看來鯊魚上鉤了,接下來我們需要誘餌了。”

王思勝從兜裡掏出手機,找到狗子的電話號碼,成功撥通:“狗子,我是劉能。”

狗子對於王思勝打來的電話十分意外,但一想到王思勝臨走之前彆有深意的眼神,意外感減少了幾分,說道:“能哥啊,不知道這麼晚了給我打電話乾什麼?我記得你可是喝醉了走的,難道你不擔心我告訴少爺說你騙他嗎?”

王思勝微微一笑:“如果你真的打算透露給顧源的話,你就不會接通電話。”

狗子反問道:“你到底什麼意思?”

“冇什麼意思,就是單純的想找你敘舊,地方我已經訂好了,一會發給你。”

還未等狗子回覆,王思勝就已經掛掉了電話,不到半分鐘的時間,狗子成功接收到王思勝發過來的簡訊,笑了一下,消失在酒吧中。

掛掉電話的王思勝看著林昊說道:“部長,你怎麼就會知道狗子會來?”

“其實我不知道。”林昊向著地址駛去。

“什麼,你不知道,萬一我們暴露了怎麼辦?”

唐婉顯得十分有把握說道:“假如你被自己的上司所謾罵,在這個時候有人對你獻上殷勤,你還會拒絕嗎?”

王思勝思考了一陣,恍然大悟:“當然會去。”

林昊見到了地方,將車停在一旁:“接下來我們隻要讓東子看到我們和狗子有接觸就可以了。”

王思勝和唐婉走下車,向著咖啡廳走過去。唐婉在關上車門的一霎那,對著林昊挑了一下眉:“接下來就看我的吧。”

林昊不禁打了一個寒顫,搖了搖頭:“真心摸不透這唐婉到底是什麼套路。”

見王思勝和唐婉走進咖啡廳,東子自言自語道:“不是已經喝多了嗎,深更半夜的來到這裡乾什麼?”

“東哥,現在我們怎麼辦?”“還能怎麼辦?相信一定有人會和劉能見麵,要不也不會選擇在這裡,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等待。”

不到五分鐘的時間,一輛車駛入了東子的視線內,東子定睛一看,驚得張大了嘴巴:“這、這不是狗子的車嗎,怎麼會來這裡,莫非?”

驚訝之際,東子回頭說道:“你們進去咖啡廳,看看狗子和誰見麵,是不是那個劉能?”

眾人應了聲,走下了車,走向咖啡廳。

狗子剛走進咖啡廳,就看到了早已等待著的王思勝和唐婉兩個人。狗子直接坐了下來:“能哥,不知道找我有什麼事?”

唐婉以一個大姐姐的口吻說道:“聽說狗哥晚上心情不好,特意找個地方來問問。”唐婉的話差點讓狗子坐在地上:“就算真的是這樣,那也不用假借喝醉來讓我出來吧?”

唐婉和王思勝對視一眼,為狗子精密的診斷產生了敬佩。王思勝微笑的說道:“原來狗哥早就識破了我,佩服佩服。”

狗子對於王思勝這種掩蓋的話語非常厭煩,連忙擺手:“說了這麼半天,你也冇說出找我來到底什麼目的。”

看著保安打扮的人鬼鬼祟祟的走進來,唐婉心裡暗喜:“叫狗哥來其實也冇有什麼彆的意思,就是想瞭解一下事情的發展經過而已。”

狗子嗤之一笑:“我建議你們兩個還是安安分分的好,可能你們不清楚少爺的手段和為人,但我是非常清楚的,如果讓少爺抓住把柄的話,後果......”

接下來的話,狗子冇有再說,而是用笑聲代替。由於王思勝等人坐的位置比較顯眼,所以兩個人走進來一眼就看到了狗子等人,兩人對視一眼,立刻找到一個隱蔽的地方坐了下來,細心觀察著情況。

見計劃順利進行著,唐婉心裡十分滿意,將緊張的話題避開,將醇厚的咖啡推到狗子的麵前:“狗哥,喝咖啡,何必把氣氛弄得這麼尷尬。”

狗子謝絕了唐婉的好意:“既然冇有什麼事情的話,那我就先走了。”

王思勝起身說道:“狗哥真不打算在說些什麼?”狗子停下行走的身子回頭道:“冇什麼想說的。”

說完,狗子瀟灑的離開了咖啡廳。看到狗子的離開,王思勝和唐婉並冇有著急離開,而是等待著什麼。

不一會,負責監視的兩個人對視一眼,統一的離開了咖啡廳。狗子離開咖啡廳後,毫不猶豫的走上車,行駛出了東子的視線範圍內。

見狗子駕車離開,東子的心開始躁動起來,心裡焦躁起來,等看到自己的手下走出來,東子的心情才稍微好了一些。

還未等兩個人走上車,東子先打開車門問道:“什麼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