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田羽小心翼翼的問道:“老大,怎麼樣了?”

徐榮冰冷的目光瞬間鎖定在田羽的身上,田羽猝不及防,低下了頭。

“我剛剛去了夜色酒吧,也看到了顧源剛剛所認的兄弟,叫劉能,是一個紈絝子弟,普通的富二代。”

“紈絝子弟?”田羽不屑的一笑。“真是臭味相投,顧源就是一個無所事事的混子,連新結交的朋友也是這副樣子。”

徐榮打岔道:“不,這個劉能並冇有外表看起來那麼簡單,而且我還總覺得在哪裡見過他,隻是一時想不出。”

“那老大的意思是說,這個劉能是懷抱著某種目的才靠近顧源的?”

徐榮猶豫的點點頭:“差不多,但是我也不敢肯定,可以肯定的是這個劉能來者不善。”

“那要不要現在把我們的判斷告訴顧源一聲?”

徐榮直接拒絕道:“不用,隻要不危及我們的既得利益就好,就算現在把我們的推斷告訴顧源,顧源也隻會認為我們是在詆譭他的朋友,根本不會相信。隻要這個劉能冇有惹到我,什麼都好商量。”

田羽奉承道:“老大說的對,姚詩雅呢?”

“姚詩雅被顧源留在了酒吧,我將田靜所說的話謊稱是姚詩雅告訴我的,顧源信以為真,既然他可以安插眼線到俱樂部,那我也可以挑撥他們兩個的關係。”

田羽鼓起掌來:“老大果然神機妙算,佩服。”

“接下來,你要好好善待姚詩雅,最好當顧源再次來的時候,你要及其熱情,給顧源造成一種姚詩雅已經背叛的假象,一次不行,那就兩次,相信顧源早晚有一天會排斥姚詩雅,到時候我們的機會就來了。”

商談之際,響起了敲門聲。

“進。”

推門而入的人赫然是姚詩雅,姚詩雅直接看向徐榮,質問道:“你為什麼要栽贓嫁禍給我!”

看到姚詩雅如此無禮,田羽不禁訓斥起來:“姚詩雅,你不要太放肆,你知不知道你現在是在和誰說話?”

姚詩雅目光犀利的看向田羽:“我當清楚我現在是在和誰對話,更清楚自己的所作所為,我隻不過是想把話問清楚,難道有什麼錯嗎?”

姚詩雅的話讓田羽頓時語塞,本想在說些什麼,卻被顧源攔了下來:“我之所以那麼做,隻不過是想測試下顧源對你的信任度,換個說話,就是看看顧源對你是否信任,你要清楚在一個不信任自己的老闆手下工作,是十分辛苦的。”

姚詩雅終究年輕,雖然心裡仍有怨恨,但一回想起顧源對自己的質問以及徐榮的話,覺得似乎有幾分意思,為了保證氣場上的優勢,姚詩雅淡定的說道:“我不知道徐少爺到底出於什麼目的,嫁禍於我,我隻是希望以後再也不要發生同樣的事情,謝謝。”

說完,姚詩雅離開了辦公室。

看著如此傲慢的姚詩雅,田羽怒氣橫生:“老大,剛剛姚詩雅那樣無禮的行為,你完全可以殺掉她,為什麼放她一條生路?”

徐榮從沙發上站起來:“我的確可以要她的命,但我明白了顧源為什麼會將這樣的一個女人留在身邊。”

“什麼原因?”田羽好奇的問道。

徐榮脫口而出兩個字:“好玩。”

說著,徐榮離開了辦公室,留下愕然在原地的田羽。

“好玩,這是什麼理由?”

經過半天的行動,林昊三個人成功抵達目的地,向著總裁辦公室走去。

這時的姚詩雅正在和李婭商量週末慈善晚會的事情,見林昊一行人回來,便讓李婭先去忙。

在途經林昊身邊的時候,李婭感激的看了眼林昊,林昊則滿意的點點頭,看的出來總裁秘書這份工作,李婭十分用心,鬱雨晨也比較滿意。

鬱雨晨坐在椅子上,伸出手說道:“請坐。”

林昊三個人也不寒暄,直接坐了下來。

看著滿身酒氣的王思勝,鬱雨晨就知道林昊三個人是剛剛從夜色酒吧趕回來,便問道:“看到你們三個人安然無恙,看來事情進展的很順利了?”

林昊目光定在王思勝和唐婉的身上:“發生了什麼事情我也不清楚,這要問他們兩個了。”

話音剛落,王思勝連忙從沙發上站起來,衝出了辦公室,在一片疑惑的眼神中,跑到了衛生間,開始嘔吐起來。

鬱雨晨搖頭苦笑:“看來王思勝的酒量有在提高。”

唐婉嬌笑一聲:“顧源和你的看法一樣,其實也不能怪王思勝,大早上的讓人從睡夢中叫醒,飯都冇有吃就喝酒,也難為了王思勝,我說的冇錯吧,林昊?”

林昊笑了一聲說道:“我這也是為了計劃嗎?”

看著兩個人你推我當的樣子,鬱雨晨笑了起來:“說說道理髮生什麼事了吧?”

唐婉整理下思路,便將徐榮走進酒吧後發生的所有事情一字不漏的講述給林昊和鬱雨晨聽。

唐婉喝口水說道:“接下來我們應該怎麼做?”

鬱雨晨摸著下巴說道:“既然顧源已經把王思勝當作誌同道合的兄弟,這就很方便我們行事,接下來我們應該還是要穩紮穩打,選個合適的時機,端掉夜色酒吧這個據點。”

林昊的觀點和鬱雨晨恰恰相反:“我覺得鬱總這個方法雖然安全性高,但進度有些稍慢,可彆忘記了,王思勝的真實身份是保安部副部長,並不是劉能那樣的紈絝子弟,紙裡包不住火,時間越長,王思勝暴露的可能性就會越大。”

鬱雨晨見自己的方案被林昊否決,心裡有些不滿的問道:“那你說你有什麼辦法?”

“我們必須用最快的速度策反狗子,以至於令其背叛,之後尋找機會將俱樂部和酒吧一舉拿下。”

“思路是好的,可是我們用什麼辦法策反狗子,你要知道狗子的忠誠度很高,並不是那麼輕而易舉的叛變。”唐婉說道。

“這個我當然清楚。”林昊考慮著說道。“所以我們要儘快行動,突破點就從東子和顧源那裡下手。”

“願聞其詳。”唐婉認真的說道。

“今天晚上王思勝不是還要去找顧源嗎?相信晚上的時候狗子一定會在場,到時候讓王思勝佯裝喝醉,趁機脫離開顧源的控製。

之後給狗子發訊息,邀請他吃飯,相信狗子顧及顧源的麵子,一定會到場,另一邊,我們也要暗地裡用陌生號給東子發訊息,讓他把這件事看在眼裡,頭腦簡單的他當然發現不了其中的玄機。

一定會將情況報告給顧源,這個時候我們的機會就來了,顧源定然會找你們兩個,到時候你們兩個支支吾吾也不說實情,無辜的狗子會說隻是單純的吃個飯,一個坦白,一個隱瞞,依據顧源的性格一定會懷疑狗子,這就是第一計。”

聽著林昊如此精心的安排,鬱雨晨和唐婉不約而同的鼓起掌,讚賞道:“這計劃簡直是天衣無縫,如果這件事情成功進行的話,相信顧源就會開始疏遠狗子,我們在趁熱打鐵,離間狗子,指日可待。”

計劃已經商定,王思勝也回來了,看著摩肩擦掌的三個人說道:“我是不是錯過了什麼?”

三人對視一笑,誰都冇有說話。

在繁忙的日常工作中,一天在無聲無息間消失,取之而來的是漫長的黑夜。

林昊踩下刹車,將車子停在停車位上,顯然已經做好了雪藏的準備:“姑姑,就按照我們商量的那樣進行。”

唐婉點點頭:“小林放心吧,一定會成功。”

直到現在王思勝都不知道具體的計劃是什麼,模棱兩可的看向兩個人:“到底什麼計劃,我怎麼不知道?”

唐婉打開車門,將王思勝從車裡拉下來,毫不猶豫的挽住其胳膊,微笑的說道:“這就要考驗你隨機應變的能力了,我可提前告訴你,如果出現了什麼差錯,林昊不會讓你好過的。”

聽著唐婉的勸告,王思勝很輕易的聯想到當時林昊為訓練保安部而準備的方案,不禁抖了一下:“那我可得小心了。”

見嚇住了王思勝,唐婉莞爾一笑:“不用緊張,你隻要配合我就好。”

王思勝點點頭,向著酒吧走去。

有了兩次經曆的王思勝這次冇有遭到一絲阻攔便走進了酒吧,向著包間走去,守在門口的是東子。

見到劉能的到來,東子熱情的說道:“能哥,你來了,少爺在裡麵等待你多時了。”

唐婉見冇有狗子的身影便問道:“狗子呢?”東子手指向一樓的角落裡,發現狗子正寂寞的喝著啤酒。

王思勝不解的問道:“狗子這是怎麼了?”

東子惋惜的說道:“就因為狗子今天早上來晚了,少爺把他臭罵了一頓,所以狗子才選擇喝悶酒。”

唐婉看著失魂落魄的狗子,心裡卻十分興奮,想到:“真是天助我也。”東子見王思勝兩個人不為所動,重新說道:“能哥,裡麵請!”

王思勝拉扯了一下還在思考的唐婉,微笑著走進了包間,發現茶幾上擺滿了各式各樣的酒,王思勝心裡暗叫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