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是兮夜卻馬上便感覺不對勁,自己的腳並冇有踢中對方,而是被對方牢牢的抓在了手裡,對方抓住自己的腿猛地向後一拽,兮夜一箇中心不穩身形向後倒在了一個人的懷裡。

兮夜當時內心一慌,抬起胳膊就向著林昊肘擊,但是感受到熟悉的氣息兮夜連忙將手放了下來。

林昊此時也是有點無奈,他原本想要悄悄來到兮夜背後拍拍兮夜的肩膀給她一個驚喜,但是誰想到兮夜二話不說上來就是一腳。

還好林昊反應快,不然肯定要讓兮夜這一腳給踹出去。

此時兮夜被林昊牢牢的抱在懷裡,林昊害怕她再做出什麼危險的舉動,但是發現兮夜不掙紮了之後林昊才慢慢的鬆開她。

兮夜看到身後的人果然是林昊頓時麵色一紅,她想要關心林昊但是不知道該如何表達,隻能乾巴巴的說一句:“你回來了?”

“嗯。”林昊回答的也是乾巴巴的一句話,雙方的氣氛頓時一陣尷尬。

“我去看看飯好了冇有。”兮夜說了一句頓時逃似的飛快跑開了,看著兮夜害羞的模樣,林昊感覺一陣有意思。

李磊在見到林昊之後頓時激動的大喊一聲,眾人頓時將林昊圍了起來,臉上都露出笑容。

冇過多久鬱雨晨便也醒了過來,在兮夜鬱雨晨和夢雪三個人下廚下他們坐了兩個大桌,這個時候蔣國聽說林昊出來了也趕了過來,蔣國心疼的從後備箱裡麵拿出了幾箱好酒。

蔣國拿的酒是軍區軍區裡麵專供的好酒,這些每個人都有著固定的數量,這兩年蔣濤不喝酒了,這些酒自然就落在了蔣國的手裡,所以蔣國的存貨這纔算多了一點。

看著蔣國一臉肉疼的模樣,林昊頓時擰開一瓶倒了一杯,先給蔣國放在了麵前,這時蔣國的臉色纔算是好了一點。

林昊站起來說了兩句之後,眾人頓時開心的大吃大喝起來,而鬱雨晨夢雪他們三個則是因為今天高興,一人喝了一點酒之後便開始喝果汁了,但是就隻喝了這一點三人的麵色便通紅了起來。

林昊這邊在歡天喜地的喝著酒,但是虎哥那邊可是想當的難受了,因為他已經得到了訊息說林昊出來了,而且警方已經蠢蠢欲動的想要對他們動手了。

在兩天前他就接到訊息說警方開始調查他了,隻是他很納悶,為什麼警方會突然開始調查他,直到昨天虎哥親眼看著孟強從警局離開他這發現事情鬨大發了,因為有人給他說林昊和公安ti

gzha

g的關係匪淺,甚至都開始稱兄道弟了。

這幾天虎哥感到陣陣不安,但是他之前每次問智囊,對方都說冇什麼事情,虎哥昨天晚上著急的睡不著給智囊打電話,但是哪知道智囊這邊卻正在玩女人。

虎哥頓時大怒,問智囊怎麼辦,但是智囊說這件事不用擔心,他已經讓人將那幾個接頭的人都處理了,對方肯定抓不到什麼證據。

虎哥在聽了智囊的話之後內心纔算是安穩了一點,智囊聽見虎哥終於鬆了一口氣,頓時急忙喊了兩個女送到了虎哥家裡,虎哥一聽直誇智囊董事。

但是現在虎哥和智囊卻同時愁眉苦臉的鑽在酒吧之中,因為他們已經接到了訊息,說讓他們趕緊離開雲海,林昊已經出來了,而且公安廳也準備對他們下手了。

“大哥,要不我們就跑路把。”智囊此時也冇了辦法,隻能苦著臉說道。

“跑?跑尼瑪……,當初你不是說冇事麼,現在怎麼出事了?”虎哥此時也是一陣火氣,因為當初智囊說的時候可是說絕對冇事。

現在讓虎哥放棄打拚了這麼多年的基業直接跑路,虎哥放不下,感覺虧大了呀!

“我當初也冇有想到,這個小子的關係竟然這麼硬,這小子被拘留之後竟然連警察都趕跑了這關係簡直被鐵棍還硬呀!”智囊也是苦著臉,他實在是冇有想到林昊連警察都能趕走。

如果當初他知道林昊竟然有這麼硬的關係,他是無論如何都不會去招惹林昊他們的。

但是說什麼也晚了,現在他們麵前隻有兩條路,一條是和林昊還有警察正麵硬抗,另一條就是跑路。

這兩條路是傻子都知道要選擇第二條,第一條和林昊還有警察硬抗,和警察硬抗還好,他們冇有什麼證據不會抓人,但是和開武館的林昊硬抗那可真的是活的不耐煩了。

林昊可是不會給你講究什麼證據,認定是你直接就打上門來了,更何況現在對方手裡已經有證據了,那林昊更加不會放過自己。

虎哥當然知道這一點,但是他在雲海市這麼多年了,經曆了多少苦難,和智囊一起多少次不要命的打拚才換來了現在的地位,現在讓他放棄他真的和殺了他一樣。

“虎哥,不要猶豫了,咱們兄弟兩個這麼多年過來了,留得青山在,不怕冇柴燒呀,咱們先去躲一陣,然後找機會再報仇!”智囊悲憤的喊道。

虎哥當然知道這個道理隻能恨恨的仰天長嘯一聲,帶著智囊偷偷的坐車想要逃出雲海,虎哥是一個很小心的人,他這麼多年賺的錢都存在了一個海外帳號裡麵,家裡也冇有什麼值錢的東西。

他現在隻要自己的人能跑出去就行了,虎哥和智囊很快便丟下了所有的小弟,他們遺憾的看了一眼身後打拚多年的雲海市就準備逃亡向其他市。

夜色之中,虎哥此時開車馬上就要出雲海市了,但是他和智囊突然感覺車頂上“咚”的響了一聲,好像是什麼東西掉在了上麵。

虎哥急忙停車,智囊下車看向車頂,他看到一個屍體落在了他們的車頂,智囊頓時嚇了一跳,但是在虎哥的命令下,智囊隻能硬著頭皮去看這個屍體是誰。

當智囊將身體翻過來的時候,智囊頓時被嚇得坐在了地上,因為車頂上赫然便是智囊指使下藥的那個小弟,智囊在對方乾完之後直接給了他二十萬。

讓這個小弟永遠不要再回來雲海市。但是他們冇有想到這個小弟竟然回來了,而且是以這種嚇人的方式躺著回來了。

虎哥此時也是臉色鐵青,他冇有想到這個小弟竟然會出現在自己的車上,但是對方究竟是如何將這個小弟屍體扔在他的車子上的他並不知道。

但是對方這種手段卻讓他頭皮發麻。

虎哥頓時將車上的那個小弟拉了下來,扔在路旁,然後對著智囊說:“快走!”

智囊聽見急忙上車,虎哥發動車子想要向前開去,但是開燈之後,智囊卻突然大叫一聲,虎哥直接被他嚇了一跳說道:“你特麼鬼叫什麼!”

隻見智囊手指顫抖的指著前麵說道:“有……有人!”

虎哥聽見他的話急忙順著他的指頭看去,頓時感覺自己的頭皮都要炸了,他們的車前麵竟然出現一個紅衣女子,像一個女鬼一樣。

虎哥此時也是後背冷汗直流,因為剛剛在車頂出現屍體的時候他就已經看過了,他們現在在省道上,周圍連半個人影都冇有,是不時有一輛疾馳而過的車子。

當看見這個紅衣女子的時候智囊感覺自己褲襠一陣熱乎乎的,智囊竟然被嚇的失禁了。

虎哥此時也不知道這個紅衣女子是怎麼出現的,但是一咬牙,發動車子踩著油門便衝出去瞭如果對方是個人的話自己便會躲開,但如果不是人……想到這裡虎哥握著方向盤的手頓時一抖。

果然在車子即將撞在女子身上的時候,女子躲閃了一下直接消失了,但是隻一切都讓虎哥和智囊感覺陣陣寒意,一層陰雲籠罩在他們的心頭揮之不去。

在虎哥開動車子幾分鐘之後,見到路況漸漸開始正常了,虎哥鬆了一口氣,衝著智囊笑著說道:‘哈哈,我就知道那女的是個人,還想扮鬼嚇我,看我不撞死你!’

虎哥雖然這樣說著,但是握著方向盤的手還是微微顫抖,額頭上一直在冒著冷汗。

“你彆動我,我正開車呢!”虎哥感覺到有人在拍他的肩膀,以為是智囊便不耐煩的說道。

“我冇動你呀。”智囊此時顫抖著說道。

“那特麼你冇動我,誰動……”虎哥說話說到一半頓時戛然而止,握著方向盤的手頓時猛烈顫抖了起來:“對呀,誰動我了?”

越想這個問題虎哥的額頭頓時佈滿了汗珠,他不敢裝過頭看。

“你剛纔不是想撞死我麼?”一聲帶著戲虐清脆好聽的聲音從虎哥和智囊的背後傳來。

虎哥聽見這個聲音,頓時嚇得猛地打了一下方向盤,踩在刹車上,車子由於巨大的慣性向著前麵滑行而去,智囊一個不注意頓時一腦袋撞在了擋風玻璃上。

智囊聽見那個聲音的時候,褲襠裡麵又是一陣熱乎乎的,此時加上撞在擋風玻璃上,頓時雙眼一翻暈了過去。

車子在滑行了一段距離之後終於艱難的停了下來,虎哥不敢轉頭隻敢顫抖著稍微抬眼從倒車鏡裡麵看向後麵,一張絕美的臉龐還有一身火紅的衣服,使得對方看起來像地獄的美女修羅一般。

但是虎哥此時可是冇有一點心情欣賞,之前虎哥是無論如何都不相信鬼神之說的,但是現在從倒車鏡裡麵看到的這個精緻的臉龐卻讓虎哥感覺比鬼都害怕。

這一身火紅的衣服不就是剛剛自己開車撞的那個女的麼,為什麼會出現在自己的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