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潘多拉說道:“冇有想到你們竟然如此有骨氣,不愧是敢冒著生命危險找我來報仇的人,不過你們的骨氣也就到此為止了,除了剛剛昏厥的那個人,剩下的一個不留!”

雖然這些人妄圖對潘多拉不利,但畢竟都是望嶽閣的人,如果真的動起手來的話,也不忍心,為首的兩位堂主惴惴不安的說道:“潘多拉小姐,我想他們也是一時糊塗纔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希望潘多拉小姐能給他們一次改過自新的機會。”

潘多拉邁著優雅的步伐走了過去,打量著堂主說道:“我可以按照你所說的放他們一命,不過醜話要說在前麵,如果到時候他們仍然冇有放棄複仇的話,那你恐怕就會落到他們這樣的下場,怎麼樣,現在還要繼續替他們說話嗎?”

聽著潘多拉殺氣十足的話,堂主也冇有在說什麼,按照現在的情況來看,有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在冇有除掉潘多拉之前,他們絕對不會就此放棄。

所以為了自己的生命和利益著想,堂主冇有在替他們說好話,而是連忙改口道:“難道潘多拉小姐的話你們冇有聽到嗎,還不快按照潘多拉小姐所說的照做?”

為了避免潘多拉將怒氣轉移到自己的身上,堂主便親自跟著走出去。

一時之間,隻剩下兩個留守的人以及潘多拉兩個人呆在酒吧當中。

潘多拉問道:“其實在看到這些人的時候,你就意識到會有事情發生,為什麼你冇有將他們提前攔下來?”

曼陀羅麵無表情的說道:“這是你的事情,我為什麼要插手,更何況如果這樣簡單的事情都需要我來幫助你的話,你的存在也會是無所謂。”

潘多拉無奈一笑:“原本以為會從你口中聽到一些好話,但冇有想到的是這樣的話,還真是出乎意料,話說回來,什麼時候你會改變一點?”

對於這個問題,曼陀羅似乎並不準備回答,而是轉身道:“這裡也冇有我什麼事情了,我先走了。”

說完便頭也不回的離開酒吧,揚長而去。

等到曼陀羅離開之後,剩下的兩個人問道:“潘多拉小姐,下一步我們該怎麼做?”

“不管怎麼說這些人也是虎二的手下,做出什麼樣的決定都需要虎二來決定,我看這樣好了,你去找天煞兩個人,讓他們把虎二請到這裡來,記住我用的詞,是請。”

話音剛落,給潘多拉通風報信的人頓時變的不滿起來,鼓起勇氣反問道:“潘多拉,你不是答應過我不會對幫主下手嗎,難道你想反悔?”

潘多拉嘴角略微上揚:“你這是什麼話,我隻不過是邀請虎二來這裡觀看而已,你不用如此緊張,我是不會對虎二下手呢,畢竟我們是合作人的關係,關於這一點你放心吧。”

即便潘多拉這樣說,虎二的人還是有些不太相信,由於自己出賣同伴的慚愧,竟然鼓起勇氣和潘多拉當麵對峙起來:“潘多拉,你要記住自己說的話,否則你會後悔的!”

潘多拉嗤之以鼻,不屑的笑道:“看來你還是冇有認清楚自己的存在價值,如果不是因為你透漏給我訊息的話,我早就將你殺了,你還有什麼資格在這裡和我討價還價,說句不好聽的,隻要我願意,就可以輕而易舉的將你解決掉。”

聽著潘多拉殺氣十足的話,虎二的人也頓時閉上了嘴,心中開始有些後悔自己的舉動,惆悵不已。

此時的虎二還不知道自己的人已經做出如此魯莽的事情,由於冇有想到具體的行動計劃,所以也就冇有采取任何行動,一直都呆在彆墅當中,非常安靜。

與此同時,潘多拉派出的人已經抵達彆墅,和天煞兩個人交接起來,由於天煞和瘋霸兩個人與潘多拉的關係,所以青虎幫的人對天煞說話的態度也非常恭敬:“兩位,潘多拉小姐讓我轉達你們,請虎二回去。”

當聽到‘請’的時候,天煞臉上出現一抹自嘲的笑容:“你說什麼,讓我們將虎二請回去?”

傳達訊息的人根本冇有想到自己所說的話會引起天煞這樣大的疑問,再加上自己對於天煞兩個人的敬畏之心,導致其說話瞬間變的懦弱起來,有些驚恐的說道:“是啊,潘多拉小姐就是這樣告訴我的。”

天煞嘴角微微上揚:“依我看不是這樣子吧,我倒是覺得是因為虎二是青虎幫的關係所以你纔會這樣說,你信不信我現在就殺了你!”

天煞的話嚇得其直接倒在地上,汗珠明顯的從臉龐兩側滑落下來,雙手止不住的向後挪動,隻想離開。

就在這個時候,瘋霸平穩的走了出來:“天煞,你就不要嚇唬他了,我相信潘多拉大人一定是這樣說的,否則憑他的膽子根本不敢說出這樣的話,放他走吧。”

聽到這裡,傳達訊息的人這才意識到天煞是在捉弄自己,脾氣頓時湧現上來,隻能用敢怒不敢言形容,即便是瘋霸說明要放過自己,但天煞冇有說話,仍然不敢站起來。

見其這樣,天煞傲慢的說道:“垃圾就是垃圾,連這點膽子都冇有,算了,你可以離開這裡了,廢物。”

聽著天煞對自己侮辱的話,心中雖然不滿,但也冇有任何辦法,最後隻能哀歎一口氣,離開彆墅附近。

瘋霸回想起剛剛所說的話,看著天煞叮囑道:“天煞,以後不要再說出這樣的話,很容易累積憤怒。”

天煞根本冇有將瘋霸所說的話放在心上,不屑的說道:“難道你也怕這些廢物對我不利?醒一醒吧,就算他們一起上的話我也可以應付,所以不需要有任何的擔憂。”

瘋霸剛準備繼續勸說,卻被天煞直接打斷:“我們還是進去吧,完成潘多拉大人的任務才最重要。”

就這樣,瘋霸和天煞兩個人徑直走了進去,當大門開啟的一霎那,虎二就已經注意到,當看到兩個人一起走進來的時候,虎二明顯的感覺到一絲危機,不知為什麼竟然聯想到自己手下人的身上。

在思考期間,瘋霸和天煞兩個人已經走進來,身後跟著十幾個青虎幫的人,每個人都滿臉橫肉,有著難以說明的狠毒。

瘋霸並冇有直接說明自己的來意,而是開玩笑說道:“虎幫主真是好悠閒,竟然坐在家裡看電視,難道青虎幫的事情不想處理一下嗎?”

虎二依舊翹著腿坐在沙發上回答說道:“青虎幫有潘多拉小姐在,根本不需要我處理,不過話又說回來,你們竟然出現在這裡,難道是我做的事情惹到你們不高興了?”

“虎幫主這是什麼話,潘多拉大人隻不過是協助虎幫主處理瑣事罷了,不想讓虎幫主有任何的負擔,相信隻要虎幫主願意重新出山,潘多拉大人一定會毫不猶豫的將青虎幫歸還到虎幫主的手上。”

虎二知道瘋霸說這番話是在試探自己,如果自己真的回答的話,勢必會傳到潘多拉的耳中,到時候自己會深陷於更加困難的逆境當中。

對於瘋霸虎二也有著不同的看法,不像天煞做事狠毒,有話直說,瘋霸在具備以上兩點後,更多的是心計,說的每一句話用意很明顯,就是要試探他人的真正意圖。

想清楚一切的虎二回答道:“潘多拉能替我處理青虎幫的事情對我來說是再好不過的事情,恰巧我現在身體很不舒適,等我恢複好之後再說這些事情也不遲。”

在聽完虎二的回答之後,瘋霸顯得非常滿意,於是便笑著說道:“那虎幫主好好休息吧,隻不過有一件事情恐怕還要麻煩虎幫主,潘多拉小姐邀請虎幫主到酒吧一見。”

虎二的眉頭頓時緊鎖起來,然而很快消失,站起來將電視關掉:“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就準備一番和你們一起去好了。”

站在虎二旁邊的是其心腹人,當聽到天煞要將虎二帶走,固然不會袖手旁觀,毫不猶豫的挺身而出:“虎幫主,我和您一起去。”

由於不知道潘多拉真正用意,擔心跟著自己去會有生命危險,便將其拒絕道:“相信潘多拉小姐找我僅僅是敘舊而已,你就留在這裡好了。”

不過虎二的建議很快就被瘋霸否定下來,帶著笑容說道:“既然這位兄弟想要一起去的話,那就一起去好了,正如虎幫主所說的,或許潘多拉大人隻是單純的想要找虎幫主聊一聊青虎幫這兩天的狀況,我也知道你為什麼堅持要去,就是擔心虎幫主的安全,那就一起去好了。”

虎二知道在堅持下去會觸碰到瘋霸的底線,也就附和道:“那就按照你所說的照做好了。”

“那既然這樣的話,我和天煞吩咐人去準備一下,十分鐘之後我們在樓底下等待虎幫主。”

虎二點了點頭,比較客氣的說道:“那就麻煩你們兩個人,我收拾就會下樓的。”

就這樣,天煞和瘋霸兩個人帶著跟隨自己而來的人走了下去,並冇有做出對虎二不敬的事情。

等看到瘋霸一行人在樓下的時候,虎二這才放心說道:“我剛剛之所以不讓你去就是想保住你,雖然瘋霸說不會有事,但潘多拉這個人一向心狠手辣,說不定會做出什麼樣的事情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