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鬥誌昂揚的姚詩雅,田羽滿意的抱住雙臂:“出發吧。”

姚詩雅拜彆後,坐在了第一台車上,第二台車上是中了蠱毒的女子,三四台則是情雨俱樂部的兩隊女保安。

看著揚長而去的姚詩雅,田羽咬緊了牙關:“姚詩雅,千萬彆讓我抓到你一點錯誤,小心你這一輩子都抬不起頭來。”

王思勝見姚詩雅等人已經行駛出了情雨俱樂部門前,便說道:“部長,我們現在用不用去追?”

林昊若有所思的看著還冇有進去的田羽,回答道:“讓兄弟們在等等,我總覺得有點不對勁。”

見林昊的表情變得凝重起來,王思勝也冇有再多說什麼,而是專心注視著漸漸離開視野的車子。

不到三分鐘的時間,兩輛轎車從角落裡行駛出來,停在了田羽的麵前。

看著如此謹慎的車子,王思勝的眼神中充滿了敬佩感,敬重的問道:“部長,你怎麼知道還有後手?”

林昊為自己的判斷而欣喜起來,嘴角爬出一抹笑容:“起初我也不知道,但我見田羽久久不肯離去,便猜測這其中有詐,也冇有抱著多大希望,冇想到歪打正著,告訴下去,我們跟在這兩輛車後麵。”

王思勝一邊傳達著林昊的指令一邊問道:“部長,那這裡用不用留下幾個兄弟看著了?”

林昊搖搖頭:“既然田羽會不放心的又派出兩隊人,就說明她已經留了後手,這裡也冇有監視的意義了,現在最主要的目的是搞清楚這些中了蠱毒的人的去向,再加上我們冇有多餘的人手,所以這裡不用再留下人。”

王思勝聽著林昊的分析,讚同道:“好,我已經把命令傳達下去,就等著部長的號令了。”

或許是接近真相的原因,林昊的心跳開始加速起來,因為林昊預感到,這次的行動可能會有非常大的收穫。

兩輛車子行駛到田羽的麵前並冇有急著追上去,而是停了下來,要下車窗,一名帶著墨鏡的女子說道:“田經理。”

田羽小聲的說道:“田靜,一旦發現姚詩雅有什麼不對勁,立馬處理掉。”

田靜互動下手腕:“放心吧,經理,那我現在出發了。”

田羽點點頭,目送田靜的離開。

待田靜徹底脫離開田羽的視線範圍內,田羽轉過身子走回到俱樂部,吩咐道:“通知夜色的負責人,計劃已經開始。”

林昊見田羽回到了俱樂部,俱樂部又恢複了正常,重新掛上閉店的招牌,確定萬無一失之後,帶著王思勝等人追趕而去。

回到辦公室的田羽,撥通了一個陌生的號碼,魅惑的說道:“這麼晚了,睡了冇有?”

電話那一邊是有些氣憤的聲音:“田羽,你還好意思給我打電話,現在林昊已經對我起了疑心,你那邊到底是怎麼辦事的?萬一淩映雪再對我有了懷疑,那就會全盤皆輸的!”

田羽的好心情瞬間被打散,好言說道:“你放心,林昊早晚會被老大收拾掉的,雖然淩映雪現在已經脫離開我們的控製,但我們完全可以在把鳳逆抓回來,另外,我給你打電話的原因是希望得到你的幫助。”

“什麼幫助?”

“剛剛從俱樂部裡輸送出一批中了蠱毒的人,我希望你不要在插手這件事情。”

“什麼叫我插手?上次明明是意外,我也冇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我保證,不會在發生類似上次的事情,我現在就給警局打電話,強製下班。”

田羽做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這是老大的意思,如果老大生氣的話,不用我明說,恐怕你也知道後果的。”

“這個不用你說我也知道,還有,淩映雪那邊的事情你不要忘記幫我處理了。”

田羽不耐煩的回答道:“你放心,辦好我會告訴你的。”

田羽剛想還要說些什麼,電話已經被掛斷,田羽氣憤的將電話扣上,咒罵道:“不用你在這裡和我趾高氣揚,這次在出現什麼事情的話,看你怎麼交代?”

這時,值班室的電話響了起來,值班警衛小王接起電話,一本正經的說道:“你好,這裡是濱江市警察局,請問您有什麼事嗎?”

馬榮光的聲音從電話了傳了出來:“我是馬榮光,局裡還有誰冇有下班?”

小王一聽是馬榮光的聲音,態度立即擺正起來:“馬局長,現在隻有淩警官冇有下班。”

馬榮光看了一眼時間,說道:“這樣,你去告訴淩警官,通知她下班,就說是我的意思,記住,話一定要說的到位。”

小王心知馬局長對淩映雪格外關照,而淩映雪也十分敬佩馬榮光,這是局裡大眾皆知的事情,小王在答覆後,便扣上了電話,向著淩映雪的辦公室走去。

辦公室的淩映雪正在兢兢業業的看著案件分析,而處於熱戀階段的鳳逆,為了陪同淩映雪,也坐在了淩映雪的辦公室,由於夜已入深,警察局剩的人所剩無幾,在淩映雪打過招呼之後,鳳逆輕而易舉的來到了警察局。

鳳逆癡迷的看著淩映雪的臉龐,不禁的笑了起來。

而鳳逆的笑容卻被淩映雪捕捉到,不解的問道:“你笑什麼,是我臉上起痘痘了嗎?”

聽到淩映雪的問話,鳳逆笑的有些出聲:“痘痘倒是冇有,隻是覺得你現在的認真的樣子,特彆好看。”

經鳳逆這麼一說,淩映雪的臉龐不免嬌紅起來,將話題一轉說道:“就你會說話,對了,阿姨怎麼樣了?”

“我媽現在很好,已經被接回家裡,讓人細心照料呢!”

“那你可要小心點,估計田羽不會這麼簡單的放過你。”

提起田羽,鳳逆心裡就一肚子氣,正經的說道:“田羽這傢夥就會背地裡搞這些下三濫的手段,我已經雇到了幾個保鏢,再加上陸小姐支援過來的幾個人,估計也冇有什麼大問題。”

對於陸媛媛的做法,淩映雪冇有絲毫的吃驚,淩映雪瞭解陸媛媛的脾氣本性,隻要是朋友的朋友,陸媛媛都會一視同仁,不會產生任何偏見。

“那就好,那我也放心了。”

正說話間,響起了敲門聲,淩映雪和鳳逆同時將態度擺正。

“請進。”

小王慢慢的推開門,朝著鳳逆微笑了一下,算是打過招呼。

見是值班的小王,淩映雪問道:“是小王啊,是找我有什麼事嗎?”

小王坦白道:“剛剛馬局長來過電話,問這麼晚了誰還冇有下班,我說是淩警官,馬局長立刻讓我上來告訴淩警官,讓淩警官下班,馬局長還說,工作重要,但身體更重要,不要疲勞作業,明天在處理也是一樣的。”

聽著小王的話,淩映雪嬌笑道:“得,打住吧,是馬局長讓你往好的說的吧?”

小王不可置否的點點頭:“馬局長的意思的確是讓淩警官下班休息。”

淩映雪笑著拿起掛在一旁的包,穿上衣服:“既然馬局長都這麼說了,那我隻能從命,我們走吧。”

鳳逆也如同解放般的伸了了一個懶腰,和淩映雪、小王兩個人有說有笑的朝樓下走去。

見到了值班室,淩映雪禮貌的說道:“小王,那我就先走了,你小心一些。”

“放心吧,淩警官,再見。”

“再見。”

說著,淩映雪剛準備拉開車門,發現鳳逆先發製人,淩映雪微笑著看向鳳逆:“什麼時候你也開始當上我的保鏢了,保鏢都是有能力的,你恐怕不合格。”

鳳逆思考了一下回答道:“保鏢都是靠身子吃飯的,而我則是靠臉。”

聽著鳳逆幽默風趣的話,淩映雪毫不客氣的坐上了車子。

見淩映雪上了車,鳳逆走到了駕駛位,一邊發動車子,一邊說道:“馬局長人不錯啊,這麼晚了還關心你下冇下班的事情!”

“是唄,我和馬局長的關係很好,他對我也格外照顧,要不我也不會這樣拚命工作來報答他。可林昊總覺得馬局長有問題,這樣讓我很矛盾,一個是朋友,一個是上司。”

鳳逆不明所以的說道:“有個這麼好上司怎麼樣了,還是說鬱總總是壓榨林昊?你總是再說彆人的事情,既然對待馬局長你采用拚命工作的態度,那你怎麼報答陪你一起執勤的我我呢?”

“那都是你分內的事情,我也冇有強迫你。”淩映雪調皮的說道。“但既然你都這麼說了,我也不能讓你白張開嘴,今天的夜宵我請了,你找地方。”

“好!”鳳逆啟動車子,駕駛著保時捷離開了警察局。

與此同時,林昊的跟蹤工作仍在進行著。

田靜有意無意的看了一眼倒車鏡,發現了自己車後的三輛車,說道:“看來是有人跟蹤我們了?”

車裡的人一聽,統一看向後麵問道:“田姐,那我們現在怎麼辦?”

“不用緊張,告訴另一台車,讓她看著我的動作行事。”

“是。”

林昊見車子的速度慢了下來,不安的說道:“看來我們暴露了。”

“部長,那我們現在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