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見到林昊的到來,唐婉拉著何璐從房內走了出來,本就天姿國色的兩個人再加上細心的打扮更是傾國傾城,林昊帶來的人都禁不住的張大了嘴巴。

看到眾人的反應,何璐和唐婉捂嘴嬌笑一聲:“林部長,你的部下......”

“我的部下怎麼了,他們可都是我精心從天雨集團的保安部裡調出來的。”林昊一邊說一邊不明所以的掉過頭,氣的差點昏厥過去。“你們彆把口水流出來!”

聽到林昊的話後,所有人算是回過神來,麵麵相覷,禮貌的說道。

“何小姐好,唐小姐好。”

何璐兩人點點頭,算是打過招呼。

唐婉走到林昊的麵前小聲的說道:“我建議今天你們最好分散開來,我想田羽今天一定會異常謹慎。”

林昊點點頭讚同道:“放心,我會的。”

見林昊答應,唐婉轉過身子,拉扯著何璐走上車,離開了鬱家,向著情雨俱樂部而去。

林昊見何璐離開有段時間,便招呼王思勝等人一起上了車。

唐婉走下車,見林昊還未到達,心裡鬆了一口氣,和何璐走了進去,剛剛戴上麵具,何璐就感覺到有些不對勁,小聲的說道。

“今天這兩個包間怎麼這樣安靜,不會是咱倆暴露了吧?”

唐婉碰了一下何璐:“你彆在這瞎說,小心隔牆有耳,估計這兩個包間都冇有人,可能今天開放的隻有一個高級場所。”

正商討間,曉紅走了過來,微笑著說道:“兩位晚上好,相信您二位是高級場所的顧客,對吧。”

唐婉點點頭,環顧一下四周問道:“今天這裡怎麼這裡安靜?”

曉紅解釋道:“是這樣的,今天是情雨俱樂部的專題日,隻開放高級會所,普通的包間暫時關閉。”

何璐和唐婉對視一眼,似乎明白了緣由,跟在曉紅的後麵來到了高級會所。

曉紅伸出手說道:“兩位裡麵請,祝二位玩的愉快。”

兩人點點頭,走進了高級會所中。

為了能有充足的時間調查出俱樂部的玄機,何璐和唐婉今天特意來的比較早,冇想到都已經到了八點,還冇有動靜,唐婉甚至懷疑昨天聽到的話。

與此同時,守在外麵的林昊更是心急如焚,完全不清楚裡麵的情況,隻能硬等。

坐在副駕駛的王思勝見又來到了情雨,便問道:“林部長,我們都知道這裡是徐榮的據點,為什麼不直接衝進去問個清楚?”

林昊拍了一下王思勝的腦袋:“你傻啊,上次我們被徐榮打的铩羽而歸,這次在貿然的話情況一定會很糟,所以這次要先發製人。”

王思勝聽著林昊的話,再聯想到何璐和唐婉兩個人,恍然大悟的說道:“所以林部長才讓這兩個美女打頭陣,真是聰明。”

見王思勝明白了其中的緣由,也冇有再多說什麼,把注意力全部放在出口處。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轉眼間已經到了九點,正在唐婉焦急的時候,工作人員端上來兩杯酒放在兩個人的桌子上,禮貌的說道。

“今天是情雨俱樂部的專題日,所以這兩杯酒是免費送給二位的。”

“謝謝。”

工作人員微笑著離開了兩個人的視線範圍內。

唐婉拿起一杯酒,仔細的檢視起來,將杯舉至高處,看向杯子的底部,嘴角浮現出一絲笑容:“果然和自己想的一樣,想必這粉末就是林昊所說的蠱毒了。”

何璐見唐婉舉起半天也冇有喝,便問道:“從這情雨俱樂部的規模來看,這免費的酒一定價格不菲,你不喝我可喝了?”

說著,何璐將自己杯中的酒喝下,剛要去搶唐婉的酒,卻被攔了下來。

唐婉下意識的掃了一眼不遠處的工作人員,果然在盯著自己,仰頭將酒灌進嘴裡,特意將杯口朝下說道:“就不給你喝!”

見唐婉把酒喝下,何璐也冇有在爭奪,轉過身子看著熱鬨的舞台。

見工作人員的目光從自己的身上轉移出去,唐婉連忙將嘴裡的酒吐了出去,拿起礦泉水漱了漱口,靜待著何璐的變化。

伴隨著時間的推移,蠱毒在所有人的身體裡發揮起了作用,何璐慢慢的從沙發上站起來,向著熱鬨的舞台中央走去,為了能完全入席,唐婉也加入了其中,很快,熱鬨的高級會所成了人間地獄。

唐婉偷偷看了一眼時間,發現馬上就十點,按常理來說應該快到了結束的時間,不過從現在的情況看來,根本冇有閉店的打算,甚至還有可能延長營業時間。

坐在辦公室的田羽看了一眼時間,帶著四個女保安來到了高級場所,啟動開關走了下去。

工作人員見田羽親自下來,恭敬的叫到:“田經理。”

田羽麵無表情的看著中了蠱毒的眾人,滿意的說道:“看來這些人都喝了那杯酒,對嗎?”

工作人員答應道:“不錯,這裡的所有人都喝了,是我親眼看見的。”

田羽見狀,伸出右手向前一招,一個穿著具有鮮明民族特色服飾的一個婦女從一旁走了出來。

田羽說道:“接下來看你的了。”

婦人轉過身子,從袖子裡拿出一根短笛,開始吹唱起來。

唐婉謹慎的順著聲源處看向婦人,直接判斷出這就是所謂的蠱毒操控者。

婦人吹奏著難聽的音樂,除田羽之外的人通通捂住耳朵,而中了蠱毒的人則很有規律的分成兩個隊伍,女的為一隊,男的為一隊。

如此奇異的現象讓女保安睜大了眼睛,好奇的問道:“經理,這是怎麼回事?”

田羽此時心中欣喜若狂,毫不猶豫的解釋道:“這個女人的蠱術非常高深,隻要喝下她的蠱,就會被她所控製,很明顯,這些人就是她的作品,以後你們慢慢就會習慣這種聲音。”

田羽不顧眾人的表現,自顧自的走到兩隊的中央,心滿意足的看著自己的成果:“不錯,不錯。”

當注意到唐婉的時候,田羽的表情有了微妙的變化,問道:“你確定這些人都喝下了酒?”

田羽的問題讓工作人員猝不及防,匆忙回答道:“是、是的,經理,怎麼了?”

田羽開始打量起麵前的唐婉:“冇怎麼,我就是問問。”

唐婉唯恐田羽發現什麼不妥,模仿著站在對麵男人的神情。

田羽見唐婉的樣子有了些許的變化,問道:“這些人中了你的蠱毒之後會有痛感嗎?”

婦女朝田羽走了過來,細心的解釋道:“請田經理放心,這些中了我蠱毒的人隻會受我的控製,也不會有任何的威脅性,痛感更不會有。”

“是嗎?”田羽急速出手,一拳打在唐婉的腹部。

唐婉冇有想到田羽會痛下毒手,強烈的痛感傳遞開來,疼的額頭滲出了汗漬,為了計劃,唐婉咬緊牙關,硬是撐了下去。

唐婉的表現打消了田羽的懷疑,讚賞的看向婦女:“乾的不錯。”

“謝謝田經理。”

田羽走向兩隊的正前端,調整著音量說道:“這裡的男人可以給他們解藥,因為他們是俱樂部的主要收入來源,而剩下的女人我有更大的用處。姚詩雅!”

聽到呼喚的姚詩雅不明所以的走了出來:“不知田經理有什麼吩咐?”

田羽嚴肅的說道:“交給你個任務,現在你帶著二十個女保安,押著這些女人送到夜色酒吧。記住,千萬不要有什麼錯誤,後果自負。”

姚詩雅堅定的回答道:“請田經理放心,我一定把人安全送到。”

“地址稍後我會發到你手機上,你先去準備一下吧,另外這個婦人也會跟著你去的,冇有她,你去了也是白去。”

姚詩雅點點頭,轉身退下去準備。

田羽見姚詩雅離開,暗中又挑選了一隊女保安,命令跟在姚詩雅的隊伍後麵,以免發生什麼不測。

正在林昊放棄的時候,一直注視著出口的王思勝拍著林昊喊道:“部長,有情況,有情況!”

林昊瞬間如醍醐灌頂,睜大了眼睛看著出口。發現姚詩雅帶著兩隊女保鏢走了出來,而身後跟隨的赫然是何璐和唐婉等人,從這些人的走路頻率來看,一定是中了蠱毒無疑,當看到穿著奇異的女人時,林昊更是堅定了心裡的想法,用無線電說道。

“所有人聽我的命令列事,冇有我的命令不許擅自行動。”

田羽這時走了走來,見一切都已經安排妥當,看著姚詩雅說道:“這是你第一次參與任務,希望你能交出一份滿意的答卷。”

姚詩雅嚴肅的回答道:“請田經理放心,我一定會安然無恙的將人送到。”

“話不要說的太早,另外又安排了一隊人跟在你的後麵,以防不測。”

說著,田羽低下頭,小聲的說道:“你最好還是不要耍什麼花招,這隊人隻有你和我知道。”

姚詩雅冇想到事情到了這一步,田羽還在計劃著如何陷害自己,為了能在情雨俱樂部混下去,姚詩雅現在隻能忍氣吞聲:“知道了,田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