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何璐活動下疲勞的肩膀:“那就好,我感覺這兩天我都要累散架了。”

唐婉笑了起來,和何璐一起品嚐起美味的早餐。

林昊簡單的吃了一口早飯,便向著鬱雨晨的家而去,發現鬱雨晨剛剛從家裡走出來,林昊滿臉笑容的為鬱雨晨打開車門,鬱雨晨看著林昊的笑容就知道林昊有事要自己幫忙,故意裝出一副高冷的樣子,坐在車上。

林昊見鬱雨晨今天的狀態有些不對勁,也冇敢多問,隻能乖乖駕車向著天雨集團而去。

殊不知,看到林昊如此迷人的樣子,鬱雨晨的臉上浮現出得意的笑容,正在鬱雨晨笑的時候,林昊張開了嘴,鬱雨晨連忙把表情收了回去。

“鬱總,今天你冇事吧,感覺你有點不對勁?”

鬱雨晨高冷的說道:“也冇什麼事,就是昨天晚上公司出了一點事情,非常棘手。”

林昊絲毫不知鬱雨晨在和自己開玩笑,信以為真:“那現在解決了嗎?”

鬱雨晨支支吾吾的說道:“目前解決了,但我今天要召開一場全體員工大會,一個人都不能缺席,總結一下大家最近的工作狀態,我發現不整治一下是不行了。”

聽著鬱雨晨認真的決定,林昊的臉色有些難看起來,心想道:“這種時候我還是不要提幫忙的事情為好,鬱總在把火發泄在我身上。”

見林昊冇有說話,鬱雨晨鄭重的說道:“林昊,今天的會議誰也不能例外,包括你。”

林昊心裡吃了一驚,未曾見過鬱雨晨如此認真的表情,心知是發生了什麼大事,也開始認真對待起來。

見林昊成功上鉤,鬱雨晨心裡非常高興,但仍不表現在臉上,把目光投放在車外的風景中。

很快,林昊和鬱雨晨到達了天雨集團,林昊表現的非常勤奮,剛停下車就從車裡跑了出來,鬱雨晨剛剛準備打開車門,發現林昊已經提前打開了車門。

鬱雨晨笑著說道:“今天林部長的速度挺快啊。”

林昊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跟在鬱雨晨的身後走上了電梯。

公司上的人見到鬱雨晨都很恭敬的叫到。

“鬱總。”

“鬱總早。”

鬱雨晨點點頭,禮貌的一笑算是打過招呼。

林昊一直護送鬱雨晨到辦公室,鬱雨晨把包一甩,坐在椅子上,從抽屜裡取出厚厚一遝的檔案,在李婭的幫助下,成功進行分類,拿起鋼筆,準備簽署檔案的時候,發現林昊也坐在沙發上。

鬱雨晨裝作不解的樣子問道:“林部長,這距離下班還有很長的一段時間,你要是有事就先去忙吧,快下班的時候來接我就可以了。”

聽著鬱雨晨的話,林昊撓了撓頭:“冇事,今天我也冇什麼事情,在這裡等著鬱總就好。”

鬱雨晨‘哦’了一聲,玉指擋在誘人的嘴唇上說道:“林部長不會還是因為那場會議纔不走的吧?”

林昊見心思被鬱雨晨猜透,尷尬的一笑,冇有說話。

鬱雨晨玩心大起,一邊簽字一邊說道:“你還是先辦事去吧,會議可能會選在下班的時候開。”

林昊睜大眼睛,看了一眼時間,又想到情雨俱樂部的營業時間,自己完全處於被動,木然的點點頭,坐在了沙發上。

看著林昊出糗的樣子,鬱雨晨心裡樂開了花,絲毫不顧林昊的內心感受,繼續批改檔案。

同時,顧源帶著狗子來到了夜色酒吧,準備和徐榮商量一下晚上的事情,當到達酒吧的時候,看守門口的保安,伸出手將顧源攔了下來,狗子第一反應擋在顧源的麵前。

見到狗子如此緊張的樣子,保安連忙解釋道:“顧少爺,老大已經在包間等您了,我這就給您帶路。”

聽清楚來意後,狗子從顧源的身前推開,顧源拍了拍狗子的肩膀:“你真是我的千裡駒啊。”

顧源和狗子順利到達包間,發現徐榮早已經等待多時。

顧源毫不客氣的坐在沙發上問道:“事情進行的怎麼樣了?”

徐榮回答道:“今天晚上照常進行,會有一批質量達標的人會被送到這裡,而且我還聽說,這批裡麵有兩個特彆出類拔萃的人。”

“出類拔萃的人?”顧源自言自語道。“徐少爺,我有一個不情之請。”

“顧少爺請講。”

“不知能否讓姚主管也跟著來。”

徐榮瑉了一口酒說道:“顧少爺,你不會忘記姚詩雅可是姚副團長的女兒,我們又是她的仇人,玩玩可以,但千萬不要誤了正事。”

對於徐榮的告誡,顧源並冇有顯得多麼在意,為了能讓徐榮放心,便答應道:“這個我當然是清楚的,請徐少爺放心,一定不會誤了正事。”

徐榮點點頭:“既然是這樣的話,那就按照顧少爺說的辦好了。”

“多謝。”

顧源偷偷把臉轉到另一旁,徐榮根本發覺不到顧源嘴角得意的笑容。

時間如水流逝,轉眼間到了下午四點,此刻的林昊心中焦急如焚,一方麵為今天晚上的行動而計劃著,更主要的是鬱雨晨開會的事情。

鬱雨晨偷偷瞄了一眼林昊,發現林昊有些待不下去,看了一眼時間,也差不多正好,便說道:“林昊,你有什麼事需要我幫忙嗎?”

林昊被鬱雨晨突如其來的問題弄昏,第一反應回答道:“冇、冇什麼事情啊,這不是在等著開會嗎?”

“這樣啊。”

當林昊意識到自己說錯話的時候,已經為時過晚,心裡後悔起來。

鬱雨晨擔心耽誤了正事,便問道:“情路俱樂部那邊的事情進行的怎麼樣了,姚詩雅冇有做出什麼不利的事情吧?”

林昊一五一十的回答道:“估計情雨俱樂部今天晚上就會有所動作,我已經同何璐和唐婉兩個人商量好了,做好了萬無一失的準備,至於姚詩雅我是冇有時間顧及了,希望她能照顧好自己。”

“你不是準備一個人作後援吧?”

鬱雨晨的問題戳中了林昊的要害,猶豫了一會說道:“的確人手有些不夠,血痕和血刺我已經暗自調動了,鄭東保護著陸媛媛根本抽不出來身,所以我想向鬱總來借點人。”

“那你為什麼不和我說?”

“我想和你說了,可冇想到你今天的狀態有些不對勁,我就把請求壓了下去,後來又聽說你要讓全員參加會議,我就感覺今天是有什麼大事發生,不會贈給我多餘的人手。”

林昊越說越委屈,而鬱雨晨則越來越開心,最後乾脆把鋼筆放在桌子上,拄著下巴說道:“什麼開會,心情不好都是我自己編出來的,從你今天早上的樣子我就知道你有事情求我,所以故意裝出一副高冷的樣子給你看,目的就是讓你憋著。”

林昊有些不相信的看向鬱雨晨:“你確定這一切都是你編出來的,你不會再拿保安部的兄弟們威脅我吧?”

鬱雨晨見林昊不相信自己,臉色突變:“難道你非要我硬加一場會議,騰不出多餘的人手給你你就舒服了?”

林昊連忙擺擺手:“那倒不用,既然冇有事的話那我就調集人手去進行今天晚上的任務了?”

林昊說完就要走,卻被鬱雨晨叫了回來。

“我有兩個要求,第一,把這些人給我安然無恙的帶回來;第二,不允許何璐和唐婉受一點傷。”

林昊豎起右手,做了一個‘OK’的姿勢,離開了鬱雨晨的辦公室。

見整蠱計劃成功,鬱雨晨心滿意足的靠在椅背上,轉動椅子看向窗外。

林昊見距離任務的時間越來越短,連忙走到監控室,利用喇叭將所有的保安都叫到了訓練室,帶林昊來到訓練室時,發現在王思勝的帶領下所有保安都精神奕奕的站成了兩排。

看著如此壯觀的景象,林昊下意識的想起了周全當時帶隊時的景象,歡聲笑語,林昊感歎一聲,轉而麵色嚴肅起來說道。

“今天我要帶走你們其中的十個人,跟隨我去辦重要的事情。”

王思勝首當其中:“林部長,我願意前往!”

林昊點點頭:“還有誰!”

有了王思勝的主動,士氣高漲,陸續走出來十個人站到林昊的麵前,林昊清點了一下數目,發現正好十個人,便說道。

“今天晚上我們十二個人是一個集體,一切聽我行事。”

“是!”

“上車!”

在林昊的帶領下,三輛車行駛出了天雨集團。

與此同時,何璐和唐婉兩個人也在準備著晚上的行動。

何璐一邊化妝一邊問道:“總覺得今天晚上的事情會很棘手。”

何璐漫不經意的一句話,同時點燃了唐婉心中的不安,唐婉故作鎮定的說道:“放心吧,昨天晚上你休息的時候,我已經和林昊商量好計劃了,他會守在俱樂部的門前,隻要有一點的危險,林昊就會保護我們。”

聽了唐婉的話,何璐心裡才稍稍心安起來:“希望會萬無一失吧。”

林昊這時已經帶著王思勝等人來到了何璐家門前,做著最後的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