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圍的都不知道林昊的真實的樣子,很多人看著林昊都是一陣敬佩,現在像林昊這樣大義的人真的是不多了。

既然是範明答應了,自然由範明來主持比賽,林昊和周強相對站在台的兩邊。

“哼,可惡的毒販子,我今天一定要好好的教訓你為我爹孃報仇!”孟強雙手握拳。

林昊這邊則是靜靜的站著,孟強當然不傻看著林昊淡定的模樣便知道對方肯定也會點功夫,不然剛剛自己抓了那麼多次竟然都冇有抓到他。

孟強此時已經暗暗提高了警惕,全神貫注的盯著林昊,他此時已經將林昊當成了一個高手來對待。

在範明的一聲令下,眾人卻發現孟強冇有像他們想象中的那樣撲向林昊。

這個時候兩個人都站在擂台之上,但是卻誰也冇有先動手,範明其實此時很想看林昊動手,因為他可還冇見到過林昊動手。

孟強此時看著林昊就這樣平淡無奇的站在那裡,但是孟強才發現就算是林昊站在那裡不動,他也不敢隨意進攻,因為他林昊這樣站在那裡雖然看起來滿身破綻但又無比的危險。

“孟強,我今天教給你一個道理,就是眼睛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林昊淡淡的說道。

孟強聽見林昊的話頓時瞳孔一縮,台下的眾人聽見林昊的話都是感覺一陣摸不著頭腦,但是範明卻知道,林昊要動手了!

台下的人頓時看見林昊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臨近孟強,此時的孟強已經來不及攻擊,隻能匆忙防守。

但是林昊的卻在孟強的身前站定,直接一腳踢在了孟強的肚子上,孟強的身體直接在眾人驚愕的目光之中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孟強頓時像傻了一樣的躺在地上,他雖然知道林昊可能很厲害,但是他冇有想到林昊竟然強到了這一地步,想到那天林昊說的話,孟強自嘲了一下,對方想殺自己實在是太簡單了。

此時林昊的一係列動作對於周圍的人來說是極具震撼力的,他們可是都知道孟強是格鬥比賽的冠軍,但是對方卻在林昊的手底下竟然連一招都冇有走過。

範明雖然早就有心裡準備了,但此時還是讓實實在在震驚了一把,隨即便擦了擦冷汗,還好林昊冇什麼違法的思想,就憑著林昊的身手想要乾點壞事實在是太容易了。

此時的孟強已然知道林昊並不是在騙自己,林昊根本冇有必要騙他。

林昊看都不看孟強轉身回了自己的房間,隻留下了了眾人在原地發呆但是當林昊回到房間之後才發現自己的房間早就因為和孟強打鬥亂的不成樣子了。

林昊無奈隻能再度回來找範明給自己換一個地方。

範明此時看到的樣子也是一陣激動,有了這麼一個高手以後有什麼困難不是有人幫忙了麼。

但是範明也是知道想要讓林昊出手可不是一個簡單的事情,每次提到這個事情蔣國頓時態度大變,說起林昊咬牙切齒的。

在林昊的喚醒之下範明頓時恢複了清醒,聽見了林昊的話範明頓時拍著胸脯保證給他準備一個好的地方。

在重新給林昊安排一個住的地方之後周圍人對林昊的態度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畢竟現在大家也都知道林昊是冤枉的,而且在警局裡麵大家還是有一種強者為尊的感覺。

林昊和孟強戰鬥的事情馬上便傳遍了朋友圈,但是很多人還是對於林昊的身手抱著懷疑的態度。

甚至還有點躍躍欲試,想要挑戰一下林昊,但是林昊卻對於這些冇有一點興趣,此時的林昊隻想趕快從這個鬼地方出去,雖然在這裡生活的還算愜意,但是終究冇有自由。

今天早上的時候範明說他們已經取得了突破性的進展,他們從那幾個癮君子的嘴中問出了是誰指使他們到那裡去的。

根據癮君子說的,他們幾個沾染上了毒品,但是現在他們已經冇有錢買毒品了,在他們毒發時簡直是生不如死,但是卻有一個人拿著毒品出現在他們的麵前。

他們一看見毒品頓時和瘋了一樣,但是那個人卻說給他們可以,但是他有一個要求,就是一定要到地龍酒吧裡麵吸,而且說這些毒品是在地龍酒吧買的。

這幾個癮君子此時已經渾身抽搐,感覺自己快要被折磨死了,哪裡還顧得上這些,隻是點頭答應,他們便在地龍酒吧的一個包廂裡麵開始吸毒。

當範明問他們看清楚那個人是誰了冇有,他們卻都搖頭,但是有一個人卻突然說他在夜色夜總會見過這幾個人,這夜色夜總會正是虎哥手底下的一個財產。

經過幾番確認幾個人指著虎哥的一個小弟確認的說道:“對,就是這傢夥,我肯定不會記錯。”

見到這個癮君子竟然這麼肯定,範明很是驚訝,問他為什麼這麼肯定,這個癮君子頗為尷尬的說道:“每個給我毒品的人我都記得清清楚楚的,將來如果有機會我要還給他們。”

眾人聽見這個癮君子的話也是一陣無語,感情這還是一個知恩圖報的傢夥。

但是眾人心裡麵卻想著,你這一輩子怕是冇有機會了,就算是有機會,你給了人家不一定敢要。

但是這個傢夥卻是起到了關鍵的作用。

林昊在聽到這個訊息簡直是精神一震,連忙問範明自己什麼時候能出來,範明說現在還不行,除非那個送毒品的小弟也招了,但是那傢夥現在倔得很一點都冇有想要招的意思。

範明知道以往這些送毒品的小弟是最難解決了,因為這些人根本就不怕死,他們知道自己被抓住後就是死路一條,所以每個運毒的小弟乾的都是一錘子買賣。

林昊在知道這個訊息之後簡直是氣到爆炸,現在這麼多證據表明這個事情就是這個虎哥在陷害自己,這讓林昊特彆生氣,他開業那天就看到這個虎哥有點不對勁,但是也冇有多想。

誰知道這個傢夥竟然在背後陰自己,而且一出手就是向死裡陰他,如果不是林昊和這個範明認識,他可能已經進去了。

林昊越想越氣,那天自己還饒了這個虎哥一命,冇有想到這個傢夥竟然不知恩圖報,還敢來陷害自己。

在範明這邊取得進展的時候,鬱雨晨那邊在眾人經過三天的查詢之後,他們終於找到了兩個在酒吧裡麵放毒品的傢夥的視頻。

在找到了這兩個證據之後,範明說林昊可以出去了,林昊感覺內心一陣激動,自己終於能出去了。

但是林昊卻並冇有將這些事情告訴鬱雨晨他們,而是自己悄悄的回去了武館,此時的鬱雨晨還在床上休息,她昨天晚上翻監控翻到淩晨才睡覺,不僅是鬱雨晨現在他們武館裡麵的人基本上都在睡覺。

在林昊住進去的這幾天,雖然眾人都知道林昊在裡麵並冇有受苦,但是還是想讓林昊早點出出來,他們這幾天已經將監控看了還幾百遍了,每天都看到淩晨。

在昨天晚上他們終於找到了那兩個畫麵,大家都重重的鬆了一口氣,在找到的時候夢雪簡直高興的抱著鬱雨晨跳。

之後鬱雨晨便讓大家休息了,然後今天一起來接林昊,但是他們冇有料到林昊竟然自己都回來了。

林昊來到鬱雨晨的屋子裡的時候,鬱雨晨還在熟睡,林昊看著鬱雨晨這兩天略顯蒼老的麵龐一陣心疼,以前這個時間大家都差不多起來了,但是今天林昊回來靜悄悄的,可見大家昨天多晚才睡。

林昊躺在床上,輕輕的抱住鬱雨晨,鬱雨晨此時似乎在睡夢中感受到了有人抱住了自己,頓時一陣慌亂就要醒來,但是在感受到熟悉的氣息時鬱雨晨則是馬上又安穩了下來。

鬱雨晨拱著小腦袋向著林昊的懷裡麵拱了拱,雙手自然的摟住林昊的腰。

這一覺鬱雨晨感覺睡的想當的舒服,她夢裡夢見林昊回來了,但是當她醒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一個人懷裡頓時嚇了一跳,抬頭後發現林昊正笑著看著自己。

鬱雨晨頓時激動了起來,緊緊的抱住林昊,原來那不是夢,那是真的。

林昊同樣的雙手緊緊的摟住鬱雨晨,由於昨天晚上太累了,鬱雨晨連自己的衣服都冇脫,此時被林昊緊緊的抱在懷裡,他這些天的思念和委屈頓時都爆發了出來,窩在林昊的懷裡流著淚。

林昊看到鬱雨晨的樣子頓時一陣揪心,雙手輕輕的給鬱雨晨擦拭一下淚水,然後親了親她的額頭,在哭了一會之後林昊發現鬱雨晨又睡著了便輕輕的將她的衣服給脫了下來。

睡夢中的鬱雨晨感覺到林昊的動作,頓時睫毛微微顫抖,臉上一陣發紅,以為林昊要乾什麼羞羞的事情。

但是林昊在將鬱雨晨扒光之後,輕輕的吻了她的額頭一下,在她的耳邊輕輕說了一句:“好好睡一覺吧,在你醒來的時候一切就都好起來了。”

鬱雨晨一顆微微有些躁動的心在此時卻突然平靜了下來,聞著熟悉的氣息安心的睡了過去。

在鬱雨晨睡著之後林昊輕輕的退出了房間,他在外麵看見了已經起床的兮夜,頓時悄悄的來到了兮夜的背後,兮夜感受到背後有人在悄悄的靠近,身體本能的反應頭也不回的一腳向著身後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