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源看到王主管身亡,心滿意足的從座位上站起來:“願賭服輸,我希望以後再也不要發生這樣的事情。”

王主管是死亡對於徐榮來說冇有多大的感覺,反倒是田羽,竟直衝向王主管的屍體,抱在懷裡。

顧源見事情得到解決,召回自己帶來的人說道:“徐少爺,既然事情已經得到瞭解決,我也不在這裡過多停留,我先走了。”

“我送你。”

看到顧源離開,徐榮重新走回俱樂部,走到痛哭流涕的田羽麵前:“這事情是她自作自受。”

田羽咆哮起來:“憑你的實力明明可以不依靠顧家的幫助取得濱江市,為何還要在顧源麵前忍氣吞聲?”

‘啪’徐榮一記響亮的耳光打在田羽的臉上,田羽捂住發紅的臉龐看向徐榮。

徐榮波瀾不驚的說道:“以後彆再讓我聽到這樣的話,我完全可以奪得濱江市,如果我不和顧家聯手,那麼鬱家和陸家勢必會將顧家拉攏過去,那時我會以一敵三,被動捱打。

有的時候,我們需要忍耐,等到除掉了鬱家和陸家,就是顧家的死期。”

田羽聽著徐榮的話,心知剛剛是自己一時衝動,道歉道:“對不起,老大,是我太沖動了。”

“把她好好埋葬吧,記得,不要在對姚詩雅動什麼手段,到時候連我都保不了你。”

“知道了。”

徐榮帶著手下人離開了情雨俱樂部。

田羽看著懷中死去的王主管,怒氣橫生,惡狠狠的說道:“姚詩雅,早晚你會付出代價!”

離開俱樂部的顧源並冇有返回家中,而是來到了姚詩雅所在的醫院,因為在顧源心中,一個更加惡毒的計劃儼然形成。

因為顧源的特殊照顧,曉紅和姚詩雅被安排到一個房間裡,看著曉紅殘疾的右手,姚詩雅心疼的說道。

“曉紅,對不起,是我讓你受苦了。”

曉紅含淚搖搖頭:“姚主管,這件事不能怪你,王主管向來是有仇必報的,再者說,今天的事情完全是我自願的,用不著和我說對不起。”

姚詩雅感激的看著曉紅說道:“不要叫我主管了,以後叫我詩雅姐就好。”

曉紅點點頭:“好的,詩雅姐。”

姚詩雅會心的笑了,似乎忘卻了殺父之仇。

談話之際,顧源走了進來,見兩個人談的比較開心,笑著問道:“你們兩個說什麼呢?”

見是顧源到來,曉紅和姚詩雅剛要起身,便被顧源安放在床上。

“你們現在是病人,不宜大幅度的運動,躺著就可以了。”

姚詩雅也不拘謹,張口問道:“顧少爺,不知道曉紅的病情如何?”

姚詩雅的問題也是曉紅迫不及待想知道的,期望的看向顧源。

顧源麵露難色,之後笑著說道:“醫生說雖然曉紅的右手傷勢頗為嚴重,但憑現在先進的醫療水平治癒好曉紅的手完全不在話下。”

曉紅一聽說自己的手有救,瞬間歡喜起來,但好景不長,情緒又暗淡了下去,顧源見情況不對,貼心的問道。

“你這是怎麼了,剛剛不還好好的嗎?”

曉紅低聲說道:“我隻是情雨俱樂部一個普通的工作人員,一個月的薪水才三千多塊,怎麼可能付得起這昂貴的醫藥費,還是不要治為好。”

顧源以為是什麼特彆原因,冇想到是錢的問題,一副好先生的樣子說道:“錢的事情你放心,我會幫你解決,但是我有一個要求。”

顧源的話讓曉紅重獲新生,滿含希望的問道:“什麼要求?”

“根據你今天的表現我可以看出來,你是忠心於姚詩雅的,那這樣好了,我要你永遠站在姚詩雅這一邊,無論發生什麼事情,還有,如果姚詩雅發生了什麼危險,你要第一時間告訴我,明白了嗎?”

曉紅堅定的點點頭:“我一定會誓死追隨詩雅姐。”

顧源的話讓姚詩雅大跌眼鏡,姚詩雅雖然不像林昊對顧源十分清楚,但也能從林昊的口中知道顧源是一個作惡多端的小人,可今天顧源給姚詩雅的感覺就像一個慈善家一樣。

顧源感覺到姚詩雅熾熱的目光,把頭轉向另一邊,對著姚詩雅的眼神說道:“你這麼看我什麼意思?”

姚詩雅這才意識到自己有些失態,把目光收了回來,低聲說道:“我隻是想問一下我的情況怎麼樣?”

“你的情況啊?”顧源思考了一番回答道。“你的情況很好,在靜養一兩天就可以出院了。”

“我還想問問,王主管怎麼樣了?”

顧源的目光變得凶狠起來:“王主管已經死了。”

“什麼,死了?”姚詩雅和曉紅異口同聲道。“怎麼死的?”

“她敢動我的人,還敢挑釁我的威嚴,你覺得我會讓她活下來嗎?”

顧源霸氣的回答讓姚詩雅心中出現一個暖流,本以為顧源會對自己非常冰冷,冇想到不僅為自己找工作,還替自己懲罰王主管。

曉紅聽說王主管死了,畢竟追隨過王主管,心中還是有一些的難過:“王主管在怎麼過分,也不至死。”

站在顧源身後的狗子聽到曉紅這樣說,有些不開心的說道:“你說我們少爺什麼?”

顧源豎起右手,將狗子擋了下來,微笑道:“你的忠心不錯,我允許你難過,但是你要儘快調整好情緒,不要忘記你答應過我什麼哦?”

曉紅鄭重的點點頭:“嗯,我知道。”

顧源的舉動再次讓姚詩雅心裡矛盾起來,但肩負著深仇大恨,姚詩雅的心裡再次泛起波瀾。

顧源見兩個人冇有什麼事情,便站起來說道:“看到你們安全我也就放心了,我先走了,你們安心養傷好了。”

說完,顧源道了聲彆,離開了病房。

在確認顧源真正走之後,曉紅才問道:“詩雅姐,剛剛來的人是誰?”

“他是顧源。”

“顧源?”曉紅捂住嘴巴,不可思議道。“這還是我第一次見到顧源的本尊,都說他是一個心狠手辣的人,可今天給我的感覺並非如此,就好像暖男。”

聽到曉紅的話,姚詩雅‘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暖男?”

曉紅堅定的點點頭:“難道詩雅姐不這麼認為嗎?”

“我也不知道。”姚詩雅開始猶豫起來。“我見過顧源的次數也不多,也隻是聽說過他的辦事風格,完全和今天天壤之彆,真不知道今天這顧源是怎麼回事,棄惡從善了?”

曉紅也不再思考,蓋起被子:“之前都是聽說,但今天覺得顧源這個人還是不錯的,看來坊間傳言不可聽信。”

見曉紅轉過頭,姚詩雅也閉上了眼睛,腦中思考著顧源今天做法的真正意圖。

見顧源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狗子問道:“少爺,今天怎麼這麼開心?”

顧源說道:“現在姚詩雅的心裡很猶豫,完全猜不出我今天怎麼跟換個人似的。”

顧源的話也是狗子捉摸不透的問題,撓著頭問道:“少爺,你今天怎麼這麼反常?”

顧源狡猾的笑道:“因為我想到了一個更好玩的事情,姚詩雅一定從林昊那裡知道我是什麼樣的人,我之所以一改常態,就是要迷惑姚詩雅,讓她猜不出我的真實目的,讓她以為自己的報仇計劃還在順利進行,之後用我的行動感化她,讓她不知所措,哈哈哈。”

顧源越說越興奮:“到最後姚詩雅就會為我所用,一度成為威脅林昊的對象,幫助我除掉徐榮,到時候徐家的財產就會歸我所有。”

狗子怎麼也冇有想到平時一貫被稱為小人的顧源內心就包含著如此大的野心,愕然的問道:“那姚詩雅安排到情雨俱樂部......”

“不錯,姚詩雅就是我安排到俱樂部的眼線,如今我又幫她除掉了王主管,田羽現在也不敢對付她,讓她幫我多觀察一下田羽的舉動有何不可?這樣兩全其美的計劃,我當然不會放棄。”

“少爺真是聰明,這樣不僅能除掉林昊,還能連帶著徐榮一起剷除,真是一石二鳥。”

聽到狗子的誇獎,顧源更是優越感爆棚:“這纔剛剛邁出第一步,相信很快姚詩雅就會沉溺於我的好中。”

在顧源驕傲的笑聲中,豪車馳騁而去。

姚詩雅剛要睡著,就聽到有人開門的聲音,姚詩雅把眼睛睜開一條縫看向曉紅,發現曉紅已經沉沉睡去,而開門的人已經走了進來,在馬上靠近自己的時候,姚詩雅瞬間從床上坐起來,手握著剪刀戳了過去。

姚詩雅的奮力一擊,被陌生人成功擋下:“不用這麼不歡迎我吧?”

陌生人一邊說一邊摘下口罩,姚詩雅定睛一看,正是林昊。

姚詩雅不可思議的看著林昊:“你怎麼會找到這裡?”

林昊小聲的說道:“我怎麼可能會放心你一個人在顧源那裡,所以就一直跟著你,直到你進入情雨俱樂部我才發現有些不對勁,但也不敢貿然進入,隻能等待,冇想到你被送到了這裡,當確定顧源離開,我才小心的走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