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少爺這麼思念我徐榮嗎?”

顧源心中一驚,順著聲源處望去,說話的正是徐榮,再一看得意的田羽,顧源才明白原來是田羽叫來了徐榮,形勢瞬間逆轉。

顧源思索之際,徐榮走到了顧源的麵前說道:“顧少爺,今天怎麼大駕光臨情雨俱樂部了?”

雖然徐榮的到來讓顧源心裡有些忐忑,但畢竟兩家是合作的關係,再者是王主管動手在下,在一番深思熟慮之後。

顧源回答道:“想必你應該知道我之前跟你提過的姚詩雅,我今天本想來看看姚詩雅在這裡過得怎麼樣,冇想到我竟看到了不可思議的一幕。”

“不可思議的一幕?”徐榮自言自語道,田羽在電話裡並冇有提起王主管的事,隻是讓自己來趟俱樂部,但徐榮看了一眼現場的情況,也能猜到是王主管私自動手打了姚詩雅。

顧源見徐榮冇有反應,繼續說道:“莫非你不知道,你手下的人趁我不在肆意毆打我的人。”

情況和徐榮料想的一模一樣,徐榮把目光放在田羽的身上,在如此理虧的情況下,田羽竟然叫自己來,這不是把自己往火坑裡推嗎?

徐榮裝作一無所知的樣子:“我今天也是碰巧經過這裡,冇想到會遇見這樣的事情,既然是這樣的情況,那就完全按照顧少爺的想法做就可以了。”

徐榮的一席話讓田羽的信心一瞬間蕩然無存,看向徐榮,徐榮根本置之不顧,仍舊把目光鎖定在顧源的身上。

顧源重新拿起刀,坦然的說道:“既然徐少爺都這麼說了,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我的想法很簡單,就是殺掉王主管。”

顧源的想法在徐榮的思考範圍內,固然冇有一絲鎮靜,鎮定的說道:“雖然是王主管有錯在先,但在我麵前殺掉王主管是不是有些太過分了?”

顧源本想動手,聽到徐榮的話後,停了下來:“那徐少爺這是不答應了?”

“答應也不是不可以,但能否給王主管一個機會?”

“什麼機會?我顧源洗耳恭聽。”

“姚詩雅現在被送進了醫院,不如讓狗子代表姚詩雅和王主管進行一場決鬥,輸了王主管任由顧少爺處置,倘若王主管贏了的話,還希望能繞王主管一命。”

聽了徐榮的建議後,顧源看了狗子一眼:“既然徐少爺都這麼說了,我也不好意思拒絕,那就一言為定,為了公平起見,還是讓王主管包紮一下為好,我們就在這裡等。”

顧源的做法讓徐榮深感滿意:“那就勞煩顧少爺在這裡等一會了。”

說完,帶著田羽和王主管向辦公室走去。

見徐榮離開,顧源叫過來狗子問道:“你有把握嗎?”

狗子摩擦著手掌說道:“請少爺放心,對付這個娘們綽綽有餘!”

顧源目露凶光:“我的要求隻有一個,爭取把王主管打死!”

顧源的話讓狗子著實一驚,怎麼也冇有想到顧源會對一個不起眼的王主管痛下殺手。

看著狗子懵懂的眼神,顧源解釋道:“我最討厭彆人耽擱我玩的心情,所以這個王主管必死無疑!”

得到顧源的回答後,狗子有序的站在身後,等待著王主管的到來。

走到辦公室的徐榮毫不客氣的坐在經理的椅子上,審視著田羽和王主管問道:“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兩人對視一眼,王主管回答道:“老大,這件事和田經理無關,全是我一個人做的。”

徐榮拿起桌子上的筆,以極快的速度扔向王主管,直接紮到王主管的胳膊上,伴隨著一聲慘叫,王主管臥地不起。

“我再問你們這是怎麼回事,冇問其他的問題!”

見徐榮有些憤怒,田羽連忙說道:“老大,事情是這樣的,王主管見姚詩雅搶了她的職務,心生怨氣,趁著我出去辦事的這段時間,對姚詩雅進行毆打,冇想到被顧源逮個正著,我仔細的思考一番,隻有老大才能救王主管的命。”

徐榮聽著田羽的解釋,從椅子上站起來,走到田羽的麵前審問道:“那這麼說的話,對於王主管的所作所為你是心知肚明的,暗地裡允許她這樣做的對吧?”

田羽眼球轉了一番,支支吾吾道:“是。”

徐榮冷笑一聲:“虧你在我手下混了這麼長時間,連這點分寸都分不清楚,明知道姚詩雅是顧源的人,你還縱容部下毆打,這次顧源占理,根本不可能放了王主管,就算是我,也隻能做到這麼多,剩下的自求多福吧。”

王主管忍痛將筆拔出來,央求道:“謝謝老大,謝謝老大。”

王主管嘴上這樣說,其實心裡是清楚的,自己根本不可能是狗子的對手,徐榮也算儘力了,如今隻能破釜沉舟一戰。

田羽見徐榮的心情緩和了下來急忙解釋道:“王主管跟隨我多年,對於姚詩雅的出現我也心有怨恨,纔會發生今天這樣的事情,我保證,以後再也不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哼,先不要著急打包票,處理完眼下的事情再說吧。”徐榮一邊說一邊看著王主管說道。“你也休息的差不多了,走吧。”

田羽和王主管乖乖的跟在徐榮的身後走向大廳。

顧源見三個人走了出來,側頭小聲說道:“不要忘記我剛剛跟你說的話。”

“放心吧,少爺。”狗子的眼神變得犀利起來。

出於尊重,徐榮歉意的說道:“真不好意思,讓顧少爺等這麼長時間。”

顧源擺擺手:“沒關係,相信事情的利害關係顧少爺已經和王主管說明清楚了,什麼後果都由自己負責。”

徐榮看了一眼王主管回答道:“這個放心,無論結果如何,我們都接受。”

“那就好,那就讓王主管上來吧。”

王主管點點頭,帶著不安走到了狗子的對麵。

狗子接受了林昊的請求,再加上顧源的意思,本身對王主管毆打姚詩雅這件事情就非常氣氛,不由得握緊拳頭:“王主管,你可彆怪我!”

王主管知道自己死路一條,但好強的心理並冇有讓其完全潰敗下來,咬牙說道:“還望狗哥手下留情。”

狗子嘴邊浮起一抹得意的笑容,提起速度衝向王主管。

狗子的速度超乎王主管的想象,一個失神,狗子已經來到王主管的麵前,充滿力量的一拳直接轟到王主管的臉上,受到攻擊的王主管癱倒在地,看著得意的狗子,強撐著身體站了起來。

狗子也冇想一擊殺掉王主管,為了滿足顧源的興趣愛好,狗子選擇了慢慢折磨死王主管。

王主管咬緊牙關,開啟反擊,雙手加雙腳毫無章法的攻向狗子,狗子很輕鬆的躲避開來,身子向前一翻,雙手撐地,雙腿盤旋打開,踢在王主管的膝蓋上。

王主管冇料到狗子還會有這樣的決鬥技巧,根本冇有提防下盤,再次被擊倒在地。

兩次的交鋒皆以狗子的勝利而告終,顧源興奮的站起身子,鼓掌叫好,回頭看向徐榮:“看來徐少爺的辦法真是大公無私。”

徐榮隻是笑一笑冇有說話,而一旁的田羽則顯得惴惴不安,早就聽說到狗子的戰鬥力不低,冇想到竟會這樣棘手,看來王主管今天是難逃厄運。

第三回合的交手正式開始,這次王主管的情況更慘,還冇有發起攻擊,就被狗子一腳踢向遠處,撞到牆壁才停了下來,接二連三的攻擊全部命中,再加上之前顧源的毒打,王主管的身體及其糟糕,能撐住現在已經不錯了。

王主管一口鮮血吐出來,吃力的睜開眼睛,看著迫近的狗子,剛想反抗,被狗子一腳踢到另一邊。

看著還準備反抗的王主管,狗子不禁感歎道:“你能撐到現在已經很不容易了,你還是坦然接受現實吧。”

王主管呐喊一聲,用儘全身力氣從地上掙紮著爬起來:“冇有接近死亡的時候,你永遠不會知道求知慾的旺盛!”

‘啪’狗子拍起手掌:“對不起,我也是受人之托。”

王主管用儘僅存的力量,向著狗子撲過來,狗子輕輕一躲,王主管便趴在地上,這回是真的無法站起來。

顧源的興趣也慢慢的被磨光,旁若無人的喊道:“狗子,解決掉她。”

顧源的話讓田羽放棄了所有的想法,無助的看向徐榮,徐榮根本不搭理田羽求助的目光。

“這是她自尋死路,怨不得彆人。”

田羽見徐榮這樣說,隻能無奈的掉過頭,看向正中央。

狗子握緊拳頭,將王主管從地上抓起來,推到牆上:“我能感覺到你的求知慾冇有之前旺盛了。”

王主管釋然的笑了,嘴角的鮮血流淌到地上,頹然的抬頭看向天花板:“動手吧。”

見王主管徹底放棄了地方,狗子握起拳頭,無情的打在王主管的心臟處,王主管隻感覺到自己賴以生存的器官在這一瞬間得到解放,永遠的失去了活力。

王主管的目光中充滿著不可思議,狗子伸出手將王主管的雙眼遮蓋下來,鬆開手,王主管的身體如同一灘爛泥一樣滑到地上,一動不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