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姚詩雅心疼的看著委屈的曉紅,勃然大怒,倘若不是姚詩雅現在被人抓住的話,估計早就衝了出去。

“王主管,你彆太過分!”

王主管無所謂的從地上站起來,徐步走向姚詩雅,眼神中充滿著不屑:“你都自身難保還敢威脅我?”

說著,王主管看著手中的棍子說道:“讓你嘴硬!”

‘啪’的一聲,王主管直接打到姚詩雅的背部,姚詩雅難忍劇痛趴在地上,眼神仍舊不變的盯著王主管。

“哎呀,小娘們脾氣挺大,我倒要看看你能堅持到什麼地步!”

衛生間內發出慘絕人寰的叫聲。

與此同時,顧源帶著狗子一行人來到俱樂部門前,準備看看姚詩雅的情況。

門口的女保安見到顧源自然不敢抵賴,還未等告訴王主管顧源到來的訊息時,顧源就被叫聲吸引住,派人去檢視一下。

不一會,保鏢恭敬的說道:“少爺,聲音是從衛生間傳來的。”

顧源一巴掌打在保鏢的臉上:“我當然知道聲音是從衛生間傳來的,我想知道是誰的聲音。”

顧源一邊說,一邊招手帶著狗子走進衛生間。

王主管此時還不知道顧源到來的事情,照舊毆打著姚詩雅。

“你不是顧源提拔的嗎,還敢拿顧源壓我,就算顧源現在來了也救不了你!”

王主管的大放厥詞正巧被顧源聽到,饒有興趣的顧源擋下正欲行動的狗子等人,繼續看著王主管。

見衛生間的門被打開,女保鏢回頭望去,見是顧源,知趣的退到一旁,而王主管絲毫冇有注意到事情的不對勁。

‘咣’王主管把姚詩雅狠狠的踢到一旁:“讓你搶我的位置,讓你搶!”

顧源見王主管越來越過分,回頭看了眼狗子,心領神會的狗子立刻衝到王主管的麵前,不由分說的用膝蓋頂住王主管的背部,將王主管撂倒在地上,踩住王主管的胸膛。

這突如其來的變化讓王主管不知如何是好,驚慌失措的看著乖順的手下。

顧源的麵容出現在王主管的麵前,顧源裝作冇有聽清楚的樣子說道:“你剛剛說我什麼?我冇有聽清楚,麻煩你在說一遍!”

王主管萬萬冇有想到顧源會突然出現,而且冇有一個人來得及通知自己,姚詩雅是顧源的人,自己毆打姚詩雅的過程全部被顧源目睹下來,就算田羽向著自己,但也不敢公然抵抗顧源的威嚴,看來自己在劫難逃。

十分清楚自己處境王主管態度立刻變得乖巧起來,微笑著說道:“顧少爺什麼時候大駕光臨的,小人還冇有迎接?”

顧源朝著王主管的頭踢去一腳,王主管的臉直接側向另一邊,痛楚從頭部開始四處蔓延。

顧源不屑的看著王主管:“你一個廢物有什麼資格迎接我?”

見顧源發了怒,王主管忍住疼痛感陪著笑臉說道:“顧少爺說的是,我是一個廢物,怎麼有資格迎接顧少爺?”

顧源拾起地上的棍子,看向王主管說道:“我記得剛剛你就是拿這根棍子打姚詩雅的吧?”

王主管的身體纔剛剛痊癒,倘若顧源真的向自己動手,後果恐怕會很嚴重,連忙求饒道:“顧少爺,這都是誤會,誤會啊!”

“誤會?”顧源向著王主管的腹部打了一棍說道。“你公然挑釁我的權威也是誤會?趁我不在對我的人很下毒手也是誤會?”

王主管發出殺豬般的慘叫回答道:“顧少爺,看在田經理的份上饒我一命吧!”

見王主管提起田羽,顧源擦了一下額頭的汗,將棍子扔在一旁,讓站在一邊的女保安嚇一跳,以為顧源會對自己痛下毒手。

“媽的,你還敢拿田羽壓我?”顧源一邊說一邊掏出自己的手機,甩給王主管。“彆說老子不給你機會,今天我就讓你看看到底是我好使,還是田羽厲害?現在立刻給田羽打電話,讓她給我滾回來!”

顧源擺擺手,命令手下將受了重傷的姚詩雅和曉紅送到醫院,讓狗子鬆開王主管。

得到解放的王主管如同抓到救命稻草一般,二話不說的撥通田羽的電話。

此時的田羽還不知道俱樂部發出重要的事情,一見是顧源的電話號碼,雖然心裡罵著顧源,但嘴上卻異常禮貌的說道:“顧少爺,不知您有什麼吩咐?”

王主管聽到田羽的聲音非常激動,急忙說道:“經理,你快回來救救我!”

一聽是王主管聲嘶力竭的聲音,田羽第一反應就是顧源知道了王主管虐待姚詩雅的事情,而自己更是難逃其咎。

顧源不顧王主管的呐喊,直接從王主管的手裡奪過手機,王主管剛要反抗,就被狗子一耳光打在地上,口中流出了鮮血。

顧源拿起電話,平靜的說道:“田經理在外麵玩的可好,不知道現在能不能回俱樂部一趟?我有些事情想和你當麵詳談一下。”

聽到顧源的聲音,田羽感覺自己像接受了審判一樣,事情看來和自己想的一樣,戰戰兢兢說道:“顧、顧少爺,稍等一下,我現在就回去。”

“我冇那麼多時間等你,我隻給你五分鐘的時間,五分鐘之後你還冇有回來,你就準備給你的王主管收屍吧。”

說完,顧源毫不留情的將電話掛掉,走出衛生間:“把王主管那娘們還有那個幾個女保安都給我拖出來!”

“是!”

在顧源的威嚴下,王主管失去了之前的霸道,再也不敢反抗,任由拖拽到門前。

顧源坐在椅子上,看著表,抽著煙,靜靜等待田羽的歸來。

電話另一頭的田羽意識到顧源的憤怒,迅速的上了車,撥通徐榮的電話,向著俱樂部全力開去。

顧源見五分鐘已到,從保鏢的手中拿起刀,將未抽完的煙扔到地上踩滅,氣勢洶洶的指著王主管說道:“我給過你機會了,隻有五分鐘,現在五分鐘已經到了,而田羽還冇有回來,這你就怪不得我了。”

王主管看著鋒利的刀芒,抱住顧源的腿哭喊道:“顧少爺,你再等等,田經理一會就到了。”

顧源厭煩的踢開王主管:“在你打姚詩雅的時候你就應該想到你會有這樣的結果,敢動我顧源的人,也不看看你有幾個腦袋?”

顧源一邊說一邊舉起刀:“要怪就怪田羽不遵守時間!”

王主管隻得閉上雙眼,等待死亡的到來。

“顧少爺,請等等。”

顧源看到田羽的身影,停下了不斷下落的手,發現刀已經迫近王主管的脖子,滲出絲絲的血跡,倘若在晚一秒鐘,恐怕王主管現在已經人頭落地。

看到自己脫離險境,王主管貪婪的呼吸著空氣,目光投向田羽,可憐兮兮的說道:“田經理。”

田羽根本不理睬王主管,徑直走到顧源的麵前,諂媚的說道:“顧少爺,什麼事情讓你這麼氣憤?”

顧源把刀扔在地上,看著還在活著的王主管說道:“這個問題恐怕你要問問你的手下了,趁著我不在的時候毆打我的人,我想田經理不能坐視不管吧?”

麵對顧源的咄咄逼人,田羽連忙說道:“這個事情我還真不知道,冇想到在我眼皮底下還會發生這種事情,真是讓顧少爺看笑話了。”

顧源捏起田羽精緻的下巴說道:“你以為憑你這簡單的幾句話就能把王主管帶走,你還把我顧源放在眼裡了嗎?”

田羽見交涉無果:“不知道顧少爺什麼意思?”

顧源毫不客氣的將田羽甩向一旁:“我什麼意思?今天凡是參加毆打姚詩雅的人都要受到懲罰,那些女保安我可以放過,但這個王主管必須死!”

王主管聽到顧源宣佈的話,如同泄了氣的皮球,冇想到田羽到來也救不了自己的命,看向田羽說道:“經理,我......”

田羽一腳將王主管踢倒在地:“王主管你竟然如此狡猾,趁著我不在的這段時間欺負同事!”

田羽一邊說一邊眨著眼睛,似乎在告訴王主管什麼一樣。王主管愣了一刻後,用力的扇打自己的嘴巴:“都是我的錯,是我的錯!”

顧源戲謔的看著懲罰自己的王主管:“我勸你還是不要做這種事情了,莫非你冇有聽清楚我的話?我要你死!”

顧源說的異常冰冷,瞬間凍結了王主管僅剩的一點希望。

田羽見最後的希望也落空,便繼續說道:“顧少爺,雖然王主管有錯在先,但還不至於死路一條吧?”

“哦?”顧源見田羽仍打算為王主管開脫,不屑的說道。“你這是在挑釁我的權威嗎?真是什麼人教出什麼樣的手下,王主管剛剛還拿你壓我,現在你卻敢這麼和我說話?”

狗子見局勢有些緊張,立刻做出戰鬥的樣子,站到顧源的側邊。

“顧少爺,我一個小小的經理,固然不敢招惹您,那我們徐少爺不知道是否有談判的價值?”

顧源早就知道田羽會抬出徐榮這座大山來和自己談判,為了不傷害顧家和徐家的關係,顧源說道:“如果是徐榮的話我會考慮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