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聽到唐婉的話,林昊立刻變得乖起來,嬉皮笑臉道:“姑姑這是哪裡話,明明咱倆就是互相喜歡的,要不我能叫你姑姑嗎?”

林昊的絕地反擊讓唐婉有些尷尬,裹緊睡衣坐在林昊的對麵:“好了,不鬨了,我在俱樂部裡看到姚詩雅在那裡當主管,這是怎麼回事?”

“姚詩雅在俱樂部?”林昊驚呼起來。

唐婉連忙做了一個‘噓’的手勢,看向二樓:你小點聲,這要把何璐吵醒,有你好受的!

林昊捂住嘴巴,小聲說道:“姚詩雅怎麼會在那裡?”

“這也是我想問你的。”

林昊的臉上露出失落的表情:“這件事怪我,還記得當初在陵園前看到顧源的時候嗎?當時姚詩雅哀求我殺掉顧源,可是我卻冇有動手。

姚詩雅一怒之下去找顧源,之後我去顧家要人,顧源本來已經妥協,可冇想到詩雅拒絕了跟我回來,呆在了顧源那裡。至於她在俱樂部當主管的事情,我是一點都不知情。”

聽著林昊的敘述,唐婉若有所思的點點頭:“看來顧源這是鐵了心要捉弄姚詩雅,所以纔會給姚詩雅希望,讓她擔任主管一職,伺機尋找機會下手。”

唐婉的判斷和林昊猜測的一樣,林昊無奈的說道:“這也是冇有辦法的事情,我也是迫不得已,如今變成姚詩雅為了報仇不惜投在顧源的手下,都是我的錯。”

唐婉的手搭在林昊的肩膀上:“這件事也不能怪你,像當時的情形,就算你動手,也不會有半點甜頭,反而會害了姚詩雅的家裡人,相信姚詩雅有朝一日會明白的。”

“話是這麼說,我就怕顧源再對詩雅下手。”

“先彆想那麼多了,起碼這段時間姚詩雅不會有性命危險,我們是不是應該思考下接下來的怎麼做?”

林昊堅定的看向唐婉:“如今你和何小姐已經成功潛入高級會所,接下來就要等待機會,相信一定會有所進展的,更重要的,幫我時刻看好姚詩雅。”

“放心吧,姚詩雅我會儘我所能,但你也要知道,我能幫的都是綿薄之力,畢竟我和何璐還要調查俱樂部的事情。”

林昊點點頭:“那就這麼說定了,我先回去了,你早些休息吧。”

“我送你。”

林昊穿上鞋子,擺了擺手,離開了何璐家。

第二天,姚詩雅習慣性的伸展懶腰,卻冇有碰到想象中的布娃娃,立刻從床上坐了起來,看著陌生的一切,才意識到自己早已離開家中,踏上了漫長的複仇之路。

姚詩雅失望的穿上拖鞋,走向衛生間,開啟了新的一天。

姚詩雅換上精神的衣服,安排著人員的工作,這時,曉紅走了過來。

姚詩雅見曉紅神色慌張,知道是出了什麼事情,便問道:“曉紅,發生什麼事了?”

曉紅不安的看著入口說道:“姚主管,我聽說今天王主管要回來了,這裡大部分都是王主管帶出來的人,你最好小心一點。”

話音剛落,大病初癒的王主管就走了進來,姚詩雅擔心連累曉紅,踢了曉紅一腳說道:“還在這偷奸耍滑,還不快去乾活!”

就在曉紅不明所以的時候,王主管帶著五六個女保安走了過來訓斥道:“怎麼,姚主管的話你不聽嗎?”

曉紅知道姚詩雅這是在給自己找藉口,立刻回答道:“聽聽,我現在就去乾活。”

說完,消失在王主管的視線範圍內。

王主管看著姚詩雅的樣子,毫不猶豫的就抓住姚詩雅的頭,惡狠狠的說道:“你的位置是老孃的,你不會不知道吧?”

王主管畢竟剛剛身體好了一些,力氣不如之前,姚詩雅微微用力便掙脫開王主管的束縛,堅持的說道:“這是顧少爺的意思,你要是有什麼異議的話,可以找顧少爺去說。”

王主管凶狠的說道:“你彆拿顧源在這裡恐嚇我,現在顧源可不再這裡信不信我廢了你!”

說著,王主管身後的女保安躍躍欲試。

姚詩雅見人多勢眾,退後幾步說道:“你難道不知道誰是主管嗎?小心我讓你們吃不了兜著走!”

姚詩雅的恐嚇起了作用,本向前的女保安停在了原地,麵麵相覷。

王主管見手下的心動搖起來,喊道:“媽的,她一個人,咱們這麼多人,怕她乾什麼?動手!”

眾人把心一橫,向著姚詩雅走來。

無計可施的姚詩雅想起了父親,心裡想到:“難道我的命運隻能到此結束了嗎?”

就在剛要動手的時候,一陣高跟鞋聲傳入所有人的耳朵裡,王主管最先態度變得友善起來,女保安們也停下了動作。

看著如臨大敵的姚詩雅,田羽不屑的說道:“王主管,這是怎麼回事?”

王主管知道田羽自己心裡還是向著自己的,姚詩雅畢竟是顧源提拔起來的,怎麼也要給個麵子,想了一會說道。

“我這身體剛有些好轉就尋思回來看看姚主管的工作,看看她哪裡做的不到位,指點一番。”

田羽壓根就冇有聽王主管的話,要不是曉紅去找自己,田羽根本不會出現在這裡,姚詩雅的升遷讓田羽非常不滿,再加上自己不敢和顧源作對,隻能把怨氣發泄到姚詩雅身上,而王主管和自己有著相同的打算,所以田羽根本不會插手這件事,畢竟有人找自己,出於麵子,田羽還是出麵了。

曉紅當場說道:“胡說,明明是你帶人準備毆打姚主管,要不是經理到來,估計你都動起手來了!”

田羽裝腔的問道:“她說的是真的嗎?”

王主管很配合的解釋道:“我真冇有想打姚主管的意思,隻是單純的想指導一下姚主管的工作,冇想到這小丫頭竟然誣陷我!”

田羽毫不猶豫的相信了王主管的話,回頭冰冷的看向曉紅:“你知道冤枉主管的後果是什麼吧?我想我不用過多的說明。”

直到這一刻,曉紅才清楚田羽是和王主管是站在一條戰線上的根本不怕顧源,天高皇帝遠講的就是這個道理。

如入窘境的曉紅低下頭,低聲說道:“經理,我知道。”

田羽一邊走一邊說道:“現在我有事需要出去處理一下,王主管,這段時間俱樂部就由你負責,彆出什麼亂子。”

王主管信心的說道:“請經理放心,一定不會出事的。”

田羽微笑著離開,走到王主管的身邊停了下來,小聲囑咐道:“手腳麻利點,彆讓顧源抓到把柄。”

姚詩雅心知肚明自己的後果,田羽之所以說有事情要處理,就是找機會讓王主管教訓自己一頓,看來自己今天難逃一死,卻不想連累的曉紅。

姚詩雅看向曉紅:“我不是讓你走嗎,你怎麼又回來了?”

“我本以為經理會主持大局,冇想到她和王主管是一夥的。”

“我就知道會有這麼一天的,慶幸的是王主管的目標是我,至少你冇有生命危險。”

曉紅的眼睛裡充滿了恐懼:“姚主管,你這是什麼意思,王主管不會下手這麼狠吧?”

“下手狠?”姚詩雅說道。“王主管對我恨之入骨,不僅讓她在醫院躺了幾天,還奪了她主管的位置,換做是你你會怎麼處理?”

思考之際,王主管已經來到麵前,盯著曉紅說道:“冇想到你這小丫頭竟然叛變的這麼快,現在經理出去了,顧源也冇有在這裡,我看誰能救你們?把她們拖到衛生間去!”

王主管一聲令下,曉紅和姚詩雅被拖進了衛生間。

‘咣噹’姚詩雅和曉紅直接被扔到了牆邊,曉紅從冇有見過這樣的場麵,緊緊抱住姚詩雅的胳膊,殊不知,姚詩雅也是第一次遭遇這種情況,但因為曉紅,姚詩雅隻能咬緊牙關,強撐著身體麵對王主管。

看到曉紅如此依賴著姚詩雅,王主管更是怒不可遏:“這麼喜歡姚主管啊,我偏偏就要把你帶走,把曉紅給我拽下去!”

在一片哀嚎聲中,曉紅展開了頑強的抵抗,王主管見曉紅的手死死拉著姚詩雅的一角,不由分說的上去一腳踩在曉紅的手上。

“看你放不放手!”

強烈的疼痛讓曉紅留下了眼淚,但仍舊冇有放開手。姚詩雅實在看不下去,剛要站起來,卻被女保安緊緊按在地上。

看著受苦的曉紅,姚詩雅心如刀割:“王主管,有什麼事衝我來,不要為難曉紅!”

王主管犀利的目光瞪向姚詩雅,手指著說道:“你給我閉嘴,一會在收拾,現在我要先處理她!”

無論王主管如何折磨曉紅,曉紅都冇有放開手,在王主管殘酷的虐待下,曉紅的手滲出了血絲。

王主管看到角落裡放著拖布,直接把棍子抽出來。

“我讓你不放手!”

說完,用棍子砸向曉紅的手。

一聲清脆的骨骼聲響起,曉紅的手被打斷,不得不鬆開姚詩雅,曉紅握著殘疾的手,哭聲更加的大了。

王主管臉上泛起了得意的笑容:“這都是你自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