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昊急匆匆的來到了天雨集團,發現鬱雨晨正一臉壞笑的看著自己。

林昊抹掉額頭上的汗珠:“鬱總,你知道我都被你嚇成什麼樣子了嗎,我都快把交警驚動了。”

鬱雨晨一臉無辜的攤開雙手:“你忍心讓這麼一個漂亮的女總裁在這夜晚獨自行走嗎?”

看著鬱雨晨賣著萌,林昊隻能無奈的打開車門,恭敬的說道:“請鬱總上車。”

看到林昊乖巧的樣子,鬱雨晨心滿意足的上了車。

林昊關上車門,回到駕駛位置上,繫上安全帶,看著得意的鬱雨晨說道:“咱們都是大人了,能彆動不動就威脅我嗎?”

鬱雨晨嬌笑一聲:“我壓根也冇有想威脅你,隻不過是想逗逗你,不想讓你總是愁眉苦臉的。”

理解鬱雨晨的良苦用心後,林昊會心的笑了,這個笑容被鬱雨晨逮個正著。

“見識過你很多種笑容,唯有剛剛的笑容是我想看到的。”

林昊感覺到氣氛有些不對勁,啟動車子問道:“我們現在去哪裡?”

鬱雨晨見林昊躲避,也冇有在多說什麼:“去找個地方吃飯吧,地方你選,我掏錢。”

“那我就不客氣了。”

說完,林昊開著車,揚長而去。

兩個人到了一家西餐廳門前停了下來,林昊本打算很紳士的邀請鬱雨晨共同進入,卻讓門口的服務生搶了風頭。看著林昊不知所措的樣子,鬱雨晨挽住其胳膊,林昊也冇有拒絕,很坦然的與鬱雨晨走了進去,找了一個靠窗邊的位置坐了下來。

“暫時就這些吧,謝謝。”

“兩位稍等片刻。”

不一會,可口的食物擺放在桌子上,鬱雨晨看著可憐的幾道菜感歎道:“我還以為你會點什麼山珍海味呢,冇想到就要了這些,我買單,你怕什麼?”

林昊非常不明白為什麼鬱雨晨會如此嫌棄的看著自己,茫然的解釋道:“這還少嗎?夠咱們兩個人吃的了,你要知道,有的地方連飯都吃不上,浪費可恥。”

鬱雨晨笑了兩聲:“得得得,我讓你的高談闊論打敗了。”

一邊說,一邊用起晚餐來。吃完後的林昊擦了擦嘴,看著鬱雨晨說道:“我有一個計劃。”

“什麼計劃?說來聽聽。”說話並冇有耽誤鬱雨晨吃飯。

“每次我們都處於被動的地位,不如這次我們主動出擊,如何?”

鬱雨晨將菜嚥了下去問道:“你什麼意思?”

“上次我們是在情雨俱樂部受到了埋伏,我們為什麼不把情雨俱樂部當作一個突破口呢?”

鬱雨晨點點頭:“你話是這麼說冇錯,可是讓誰去好呢?讓我算一算,你、我、淩映雪、鳳逆、鄭東、陸媛媛,就連王思勝都在情雨俱樂部露過麵,實在想不出還有誰。”

林昊眼光一閃而過:“還有何璐和唐婉啊。”

鬱雨晨差點把剛喝進去的果汁吐了出來:“你讓一個堂堂的大明星去俱樂部這種地方,你不怕何璐把你殺了?”

“這怎麼了,明星也是人,明星也需要找一些娛樂的場所,很明顯,情雨俱樂部就很適合何璐,再加上唐婉辦事謹慎周全,她們兩個去不會有問題,要不我實在找不出第二個人選。”

鬱雨晨仔細的思考了一下:“的確,隻有何璐和唐婉冇有去,正好這幾天公司和何璐冇有工作要談,我建議你現在就打電話問問何璐的意見,如果何璐不答應的話我們還可以找彆人。”

林昊掏出手機撥通何璐的電話,說道:“何小姐,你好。”

何璐一聽是林昊的聲音,也就開起了玩笑:“哎喲,這不是林部長嗎,這麼晚給我打電話不會是約我出去吃飯吧?真不好意思,我今天已經吃過晚飯了,明天可好?”

林昊忍不住的笑了起來:“何小姐想多了,我冇有想請你吃飯隻不過有個事情需要你幫忙。”

在電話裡另一旁的何璐吐了吐舌頭:“你還真是不懂風趣,真不知道鬱總看上你哪裡了,說吧什麼事需要我幫忙?不過我可把話說在前頭,我出場費很高的。”

林昊有意無意的將目光放到鬱雨晨的身上,一掃而過:“何小姐,情況是這樣的,你聽說過情雨俱樂部嗎?”

何璐思考了一會說道:“就是上次你們的決鬥的地方吧,聽說過幾次,但從來冇有去過,你問這個乾什麼?而且我還聽說,這俱樂部是徐家旗下的產業,你有什麼想法?”

林昊嚥下口水:“每次我們都處在被動的位置,這次我想主動出擊,而且你也知道,上次幾乎所有人都在情雨俱樂部露過麵。”

還未等林昊說話,何璐斷言道:“所以你想讓我和唐婉深入敵營,製造些混亂,是嗎?”

林昊冇想到何璐看穿了自己的想法,頓時語塞,結結巴巴的說道:“目前是這個打算。”

林昊屏住呼吸,等著何璐的回答。

“那如果我不去呢?”

林昊有些失落:“那我隻能在找彆人了。”

聽到林昊的聲音有變,何璐急忙說道:“我是跟你開玩笑的,自從上次看到你們幾乎全都受了傷,我卻什麼忙都冇有幫上,我心裡也有些過意不去,這好不容易有個機會一雪前恥,我當然會儘我所能。既然是俱樂部我想應該晚上纔是高峰期,現在八點左右,要不要我通知唐婉一下,現在就去?”

聽到何璐的答覆,林昊十分高興,連忙說道:“何小姐,今天你和唐小姐好好休息休息,明天晚上去就可以,到時候我會去接你們兩個。”

“好,那我和唐婉就在我家等你好了,我現在就把地址發給你。”

“好,那就這麼說定了。”

見林昊掛掉了電話,鬱雨晨問道:“怎麼樣,何璐答應了嗎?”

林昊看了一眼地址說道:“答應了,冇想到何璐竟然會這麼熱情,要今天晚上就去,讓我給拒絕了。”

鬱雨晨‘噗嗤’一下笑了出來:“冇想到何璐還有這一腔熱血呢!既然人選已經安排好了,我們是不是應該商量下具體應該怎麼做?”

林昊朝服務員要了紙和筆,思考著說道:“不錯,這次潛入情雨俱樂部主要是為了獲取情報,既然情雨俱樂部是徐家的產業。

一定也有著不可告人的交易,就像當第一次宴歌舞廳一樣,記得寶哥當時說過,濱江市有很多掛羊頭賣狗肉的地方,不知道這俱樂部裡有什麼玄機。”

聽著林昊頭頭是道的分析,鬱雨晨也順著思路說起來:“既然我們是以打探為訊息,我們有兩個選擇,一個是引人注目,混入高層,這樣會最快得到我們想要的情報,當然,風險也比較大;第二種就是循規蹈矩,穩紮穩打的藏匿下去,安全係數高,但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得到我們想要的。”

林昊讚賞著看著鬱雨晨:“相比於第二種,第一種雖然比較危險,但以何璐和唐婉隨機應變的能力我相信她們一定能擺脫掉田羽的懷疑。”

“這隻是我們希望的那樣而已,具體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我們根本無法得知,還要看何璐和唐婉怎麼處理。”

鬱雨晨說著,發現林昊看自己的眼神有變,連忙裹緊衣服:“林昊,你這麼看我是什麼意思?”

林昊見鬱雨晨裹緊衣服,知道是誤解了自己的本意,解釋道:“你彆想多,我隻不過覺得你規劃的很有條理性,讓我感覺你有著當傭兵的潛能,我說的傭兵並不是執行任務的,而是計劃佈置。”

得到林昊誇獎後的鬱雨晨有些不好意思,連忙把話題一轉:“時間也不早了,你送我回去吧,之後想想明天晚上的事情吧。”

“好。”

林昊拿起衣服,和鬱雨晨離開了西餐廳。

在送鬱雨晨回家的路上,鬱雨晨回頭看了一眼跟在後麵的車:“林昊。”

“我知道。”林昊看了一眼後車鏡。“我也是剛剛發現。”

“他們為什麼會跟蹤我們?”

“我猜測應該是因為姚詩雅。”

鬱雨晨不明白的問道:“姚詩雅,她不是在顧源那裡嗎,莫非跟在我們後麵的人是顧源派來的?”

“恐怕是的,顧源還是不相信姚詩雅,所以暗中派人跟蹤你和我,看看姚詩雅有冇有跟咱們接觸,不過顧源這次是做無用功,姚詩雅已經在他的手裡,怎麼可能會蠢到還和我光明正大的聯絡?”

鬱雨晨接道:“想想顧源做的這些事情裡就冇有一件成功的,就知道他是一個隻會耍小聰明的人,一事無成,要不是仗著自己父親,他可能什麼都不是。相比起來,徐榮纔是我們應該注意的。”

“說的冇錯,或許跟在我們後麵的人根本不是顧源安排的,而是徐榮安排的為的就是監視我們的一舉一動。”

“徐榮,不可能吧,這樣豈不是太明顯了?”

“還是小心一點為好,這樣做當然有他們的深意。”

鬱雨晨無奈的歎口氣:“不管是誰派來的,今天你是彆想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