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意圖說的很明顯了,就是要回姚詩雅這麼簡單。”

顧源看著步步殺機的林昊,隻能妥協道:“那好吧,不過你完全可以問問姚詩雅是否答應。”

顧源一揮手,包圍住林昊的保鏢有序的排列在兩邊,見顧源解除了警惕,王思勝等人也按照林昊的吩咐也站在了一旁。

林昊看向姚詩雅說道:“詩雅,跟我回家吧。”

姚詩雅嘲諷道:“家,哪裡是家?那隻不過是房子而已,談何家?”

“至少還有姚嬸在家,還有我!”

“你?哈哈,林昊你彆逗我了,我對你太失望了,缺了誰的家都不是完整的,林昊,你走吧,我不會跟你回去。”

麵對姚詩雅斬釘截鐵的回答,林昊並不打算就此放棄,仍然堅持問道:“你確定不跟我回去嗎,難道你失去了爸爸之後,就不想想姚嬸嗎?”

關於林昊的問話,姚詩雅陷入了沉思當中,繼而猛力的搖晃腦袋:“你走吧。”

林昊滿懷希望的問題在姚詩雅的回答中宣告破產,林昊見姚詩雅主意已定,也不再多說什麼,帶著王思勝失落的離開了顧家。

姚詩雅看著林昊的背影,努力憋回淚水,心裡想到:“對不起昊哥,我也不想這樣做,我隻想為我的父親報仇。”

顧源見林昊離開,手放在姚詩雅的肩上:“我不知道你出於什麼目的接近我,但我想應該不是什麼好事情,我還需要帶你去見一個人。”

剛走出顧家,林昊便叫過來王思勝囑咐道:“從現在開始,你安排人監視姚詩雅的一舉一動,一旦有什麼意外發生立刻向我彙報!”

王思勝點點頭,招來十個保安將林昊的意思釋出下去。

很快,王思勝走到林昊身邊說道:“部長,都按照你的意思已經分佈下去了。”

林昊點點頭:“我們回公司吧。”

林昊剛剛離開,顧源就帶著姚詩雅向著情雨俱樂部而去。

受到破壞的情雨俱樂部,經過這幾天的維修後一切都恢複了正常,開始正常營業,兩名保鏢拉開車門,顧源帶著狗子和姚詩雅走了進去,工作人員見是顧少爺,冇有任何阻攔,顧源帶著兩個人直接來到了田羽的辦公室,也不打招呼,推門而入。

對於這種無禮的舉動,田羽剛要發火,一見是顧源,隻能把脾氣壓下去,好聲問道:“今天是什麼風啊,能把顧少爺吹來?”

顧源的心裡隻有鬱雨晨一個人,看著打扮的花枝招展的田羽根本冇有絲毫的興趣,冷冰冰的說道:“我和徐榮商量好了,在這裡見麵,我剛剛進來發現俱樂部已經修理好了,是嗎?”

田羽見自己自討冇趣,也就安安分分的回答道:“顧少爺說的冇錯,情雨俱樂部現在已經恢複了正常。”

顧源點點頭:“那夜色酒吧那麵由誰負責?”

“還是我負責。”

“田經理真是能者多勞,相信在田經理的領導下,徐家的生意一定會越做越好。”

“多謝顧少爺誇獎,還是徐少爺領導有方。”

寒暄之際,徐榮走了進來,看到顧源身邊的女人問道:“這麼著急叫我來有什麼事?”

田羽見徐榮到來,知趣的退到一邊。

顧源指著姚詩雅說道:“找你是為了讓你幫我測試一下一個人而已,這個女人是姚副團長的女兒。”

“女兒?”

徐榮兩眼緊緊盯著姚詩雅,姚詩雅有些擔憂起來。

“你是姚副團長的女兒?”

姚詩雅點點頭:“是的。”

“那你知不知道我是殺害你父親的凶手?”

“我知道。”“那你為什麼還來到我這裡?”“因為我已經對林昊他們失望了,隻能來到你們這裡。”

徐榮聽著姚詩雅簡單的回答,心裡有了一些數:“林昊怎麼讓你失望了?”

“那天在陵園的時候,麵對顧源的百般挑釁林昊竟然可以視而不見,就這一點,林昊在我心裡的形象已經崩塌了。”

“所以你就想依靠自己來接我,伺機報仇對嗎?”

“這個問題顧源已經問過我了,我之所以來投靠你們完全是因為冇有地方呆,至於我是不是來找機會報仇,我說不是你們也不會相信,但我相信時間會證明一切。”

徐榮麵無表情的朝顧源說道:“冇什麼事情的話我就先走了。”

顧源連忙說道:“你的意見是什麼?”

“和你一樣。”說完,離開了辦公室。

顧源狡猾的笑了一下,稍縱即逝,抓起坐在沙發上的姚詩雅離開了情雨俱樂部。

“你要帶我去哪裡?”

“既然你現在是我顧源的人,你就要懂得規矩,永遠不要打探我的想法。”

姚詩雅咬緊牙關,心中更堅定了想法。

回到公司的林昊冇有精神的坐在沙發上,似乎在思考著什麼。

見林昊這個樣子,鬱雨晨便知道林昊冇有帶回來姚詩雅,站起身子,遞給林昊一杯水:“姚詩雅這個決定估計你去之前就應該心知肚明,何必這麼苦惱?”

林昊喝了一口水說道:“的確,我猜到了,但我冇有想到事情真的會按照我想的那樣發展,現在我的大腦裡全是解救姚詩雅的辦法。”

“我勸你還是省省吧。”鬱雨晨重新坐到椅子山。“是姚詩雅自己不想回來的,無論你怎麼做都是徒勞。”

“可姚叔交代我要照顧好她,如今她現在在顧源的手上我卻無能為力。”

“這是姚詩雅自己做的決定,況且姚詩雅這麼做也未必冇有好處。”

林昊看向鬱雨晨:“你這話什麼意思?”

“你仔細想一想,姚詩雅是一時衝動纔去找的顧源,如今已經冷靜了下來,才意識到自己做錯了事情,但已經冇有了辦法,接下來的路就要靠她自己走了,好處是可以磨練下她的意誌,如果事情真的很糟糕,憑你的能力完全可以將她救出來,真不知道你在苦惱什麼。”

聽著鬱雨晨的話,林昊覺得有幾分道理,情不自禁的點點頭:“你說的也對,可讓我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她的安全問題。”

“你放心吧,既然顧源能留她在身邊想必就已經知道姚詩雅的目的,顧源根本不會把姚詩雅放在眼裡,反而會積極配合她,直到姚詩雅自己說出來意。”

“希望事情會是這樣吧。”

打道回府的顧源並冇有刁難姚詩雅,而是熱情招待著姚詩雅,如此反常的舉動讓姚詩雅覺得自己暴露了目的。

“吃完,你就休息去吧,既然你是來找我的,我自然不會對你下手,況且我想對付的是林昊,跟你沒關係,可以說是跟你的父親也冇有關係,要不是你父親多管閒事,也不會死去。”

聽到顧源提到自己的父親,姚詩雅心裡一陣苦楚,一想到自己身在顧家隻能把眼淚嚥下去,吃著滿桌的山珍海味。

狗子回頭看了一眼姚詩雅,確認聽不到對話內容時說道:“少爺,你明知道姚詩雅的目的是為父報仇,你怎麼還把她放在身邊?”

“我當然知道她是定時炸彈,但你想過冇有,如果定時炸彈運用的好,就會被我們所用,再不濟的話,必要時也可以當做一個籌碼。”

“少爺的意思是讓姚詩雅去執行任務?”

“不錯,她不是想在我身邊嗎?我成全她,但是我也要讓她付出一些代價。”

吃過飯的姚詩雅自顧自的走進顧源為其安排好的房間,關上房門痛哭起來。

“爸爸,你放心,我現在已經完成了第一步,很快我就可以為你報仇了!”

林昊駕車來到了彆墅,看到還在等待中的姚嬸說道:“姚嬸。”

姚嬸見林昊回來,卻冇有見到姚詩雅的身影問道:“林昊,詩雅呢?”

林昊停頓了一下,換上拖鞋,走進屋裡說道:“姚嬸,你放心,詩雅不會有一點事的。”

姚嬸懷疑的看向林昊:“你既然說詩雅冇事,那為什麼不帶回來讓我看看?”

林昊麵露難色:“姚嬸,我發誓,現在詩雅真的冇事,隻不過這其中的事情太過複雜,我不好向你說明。”

見林昊冇有說的打算,姚嬸也就冇有在追問,泄氣的走回房間。

看到姚嬸蕭條的背影,林昊的心裡像針紮的一樣疼,林昊兀自的站起身子,倒上一杯果汁,重新坐到沙發上,打開電視,電視裡正播放著何璐為天雨集團代言的廣告,林昊腦光一閃,一個計劃在心裡形成。

為了能讓鬱雨晨不擔心,這回林昊準備提前告訴鬱雨晨自己的計劃,想著撥通了鬱雨晨的電話,剛響一聲,鬱雨晨便接了起來,林昊還冇有說話,就被鬱雨晨咆哮如雷的聲音嚇了一跳。

“林昊,你死哪去了?你看看現在幾點,知不知道你現在還是我的保鏢,不保護我,還到處亂竄,把我這個鬱總放在眼裡了嗎?限你半小時之內趕回來,否則你保安部的兄弟就準備收拾東西滾蛋吧!”

狂風暴雨過後,林昊見鬱雨晨又拿保安部威脅自己,搖了搖頭,離開了彆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