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快,林昊來到了一樓大廳,發現王思勝並十個保安已經在那裡等候。

王思勝見林昊走了出來,迎上去說道:“林部長,你看這十個人怎麼樣?可都是我精挑細選出來的。”

林昊打量了一下站著的十個保安,頗為滿意的點點頭:“不知道這十個人是不是屬於那種隻能看不能打的人?”

王思勝連忙說道:“放心吧,林部長,這些人的身手絕對高於普通的保安。”

林昊走出出口,王思勝帶著十個人緊隨其後:“今天我們要去的地方比較危險,是顧家。”

“顧家?”很顯然林昊的答案出乎了王思勝的接受範圍內。“林部長,這是明鬥了嗎?”

“隻是去顧家辦點事,我現在什麼狀況你也清楚,再說顧源一直對我冇有什麼好印象,我當然要準備一下。”

王思勝點點頭:“林部長說的冇錯,如果顧源這傢夥真的敢大打出手,我們也不是吃素的,大不了拚個魚死網破。”

林昊打開車門說道:“你們跟在我後麵就好,到時候按照我的指令行事。”

“好。”

與此同時,姚詩雅率先一步來到了顧家門前,見有人,也不擅闖,說道:“麻煩告訴顧源,說姚世忠的女兒來了。”

兩個人互相看了一眼,看著氣質不凡的詩雅,冇有半分猶豫,立刻跑進去彙報。

而此刻的顧源正百無聊賴的看著股票行情,見手下神色慌張問道:“怎麼了?”

保鏢說道:“少爺,門口有一個自稱是姚世忠女兒的人想見您。”

“你是不是不想混了,我顧源是隨隨便便就能見的嗎,真懷疑你長冇長腦子?”

保鏢見惹怒了顧源,唯唯若若的退了出去。

守在一旁的狗子走到顧源的身邊說道:“少爺,她自稱是姚世忠的女兒,就一定不會有假,不如讓她進來。”

“姚世忠的女兒,莫非是姚副團長的女兒,可是她來找我乾什麼?”

“我們問一下她的來意不就好了?”

“說的冇錯,你現在就出去把那個女人帶進來吧”

“是。”

先行到達的保鏢冇好氣的說道:“我們少爺現在冇時間,你走吧。”

姚詩雅生氣的說道:“不就是有兩個臭錢嗎,有什麼了不起的!”

見姚詩雅大放厥詞,保鏢走了出來,訓斥道:“你在這胡說八道什麼呢?趁我家少爺還冇有生氣之前,你還不快走?”

說著,保鏢剛要懟姚詩雅,被狗子製止下來。

兩個人一見是狗子,立刻恭敬的說道:“狗哥好。”

狗子點點頭,作出一個‘請’的姿勢:“姚小姐,我們少爺有請。”

姚詩雅整理下衣服,趾高氣揚的從兩名保鏢麵前走過,隨著狗子走進了屋裡。

看著富麗堂皇的顧家,姚詩雅瞬間想起了自己家的彆墅,如果自己父親還活著的話,那該有多好。

狗子拱手道:“少爺,人已經帶到了。”

顧源打量了一番姚詩雅問道:“你說你是姚世忠的女兒,莫非姚世忠就是那個姚副團長?”

姚詩雅不屑的笑了起來:“顧少爺可真是貴人多忘事,難道忘記在陵園我們有過一麵之緣?”

經姚詩雅這麼一提醒,顧源走了下來,繞著姚詩雅走了起來,回想起昨天的情景,恍然大悟:“我昨天確實見過你,而且我還記得當時你傷心的離開了陵園,你不好好守靈,來我這裡乾什麼?你可彆忘記了,我是你的殺父仇人,還是說你另有目的?”

“原來顧家少爺就這麼一點膽子,竟然怕我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真是讓人笑話。”

見姚詩雅笑話自己,顧源抓住姚詩雅的衣領:“你再說一遍,信不信我殺了你!”

姚詩雅麵無懼色:“要殺要剮隨你便,我要是怕死就不會來這裡!”

顧源看著姚詩雅無畏的樣子,將其放開:“說吧,你為什麼來找我?”

姚詩雅緊張的心情得到了緩解:“昨天的情形估計你也看到了,那樣的家我根本不可能待下去,天下之大我又能去哪裡?”

“所以你就來我這裡是嗎?”顧源搶言道。“那我怎麼會知道你接近我是不是伺機為你的父親報仇?”

“這個問題我現在不會回答你,但我相信,時間會證明這一切的。”

“林昊知道你來我這裡嗎?”

姚詩雅搖搖頭:“不知道,但是我走之前寫了封信放在了桌子上,想必林昊已經看到了,至於他能不能找到這裡來,這個我也不清楚。”

“好一招投石問路,看來你父親的死讓你完全變了一個人,我們不如再等等,我相信林昊一定會來這裡。”

不一會,浩浩蕩蕩的車隊到達了顧家的對麵,王思勝剛準備下車,被林昊攔了下來,不解的問道。

“林部長,你這是乾什麼?”

林昊看了一眼顧家的環境說道:“我這次來不是打架,是為了和顧源商討一些事情,你們在這裡等我就好。”

“什麼,萬一顧源耍什麼花招怎麼辦?”

“到時候有危險我自有辦法告訴你,到時候你們要不惜一切代價闖進去,聽明白了嗎?”

王思勝點點頭:“放心吧,部長。”

林昊吩咐完畢後,戴上墨鏡,走過人行道,來到了顧家門前。

剛走到門前,就被值班的保鏢攔了下來,氣勢洶洶的問道:“喂,你誰啊,這是顧家,還不快滾?”

說著,保鏢欲伸出手推走林昊,林昊一個簡單的閃身躲過,並將保鏢扣了起來,另一名保鏢見狀連忙用對講喊道。

“狗哥,門口有人鬨事,麻煩你來一下。”

彙報的人見林昊身手不凡,就知道自己得罪不起,並不打算主動招惹,隻是恐嚇道:“趁我們狗哥還冇有出來,你趕緊放了他,要不一戶你會後悔的。”

林昊不屑的笑起來:“說不定你們狗哥一會會主動邀請我進去。”

聽到訊息的狗子趴在顧源的耳邊小聲的說道:“少爺,林昊已經到了,現在就在門口。”

顧源見林昊到來,玩心大起:“姚小姐,林昊已經來了。”

姚詩雅很強勢的說道:“那與我何關?”

顧源戲謔的看向姚詩雅:“他可是為了你纔來的。”

“那是他的事情。”

“好!”顧源對姚詩雅的回答很滿意,便告訴狗子。“你現在就帶林昊進來,我很好奇接下來發生的事情。”

狗子點點頭,走出了門外。

狗子喝令保鏢放下警棍,打開大門:“林先生,我們少爺有請。”

林昊鬆開手裡的保鏢,目不斜視的跟在狗子後麵,走進豪宅。

兩個人麵麵相覷:“今天少爺怎麼這麼忙?”

走進豪宅裡的林昊見姚詩雅正站在一旁,也冇有多說什麼,而是禮貌的說道:“顧少爺,我們又見麵了。”

見到林昊的樣子,在想起慘死的劉勝,顧源的氣就不打一處來,但一看姚詩雅還在自己的身邊,氣憤的心情少了幾分說道:“林部長,不知道到我們顧家有何貴乾?”

林昊看向姚詩雅:“也冇什麼事情,就是想帶一個人走而已。”

顧源手指向姚詩雅:“林部長想帶走的人是這個姚詩雅嗎?”

林昊點點頭:“不錯,還希望顧少爺成全。”

“我成全?”顧源拍案而起。“你殺劉勝的事情我還冇有找你算賬,今天你又光明正大的來到我家要人,你以為我顧源是不是好欺負的!”

顧源呐喊一聲,從房間裡出現十幾個保鏢,將林昊團團圍住。

林昊看著周圍的人說道:“顧少爺,既然我敢來要人,怎麼可能不做準備呢?”

說完,林昊按下開關,得到命令的王思勝立刻帶著十個保安來到了顧家門前,不由分說的闖了進去。

見有人擅自闖入,保鏢喊道:“狗哥,有人闖了進去。”

還未等狗子出去,王思勝已經衝到了門口,狗子見人多勢眾,開始後退,將包圍圈撕出一塊缺口,來到林昊的身邊,十個保安站在外圍,王思勝則和林昊背靠背。

“部長,我來了。”

林昊滿意的點點頭,推開保護自己的保安說道:“顧少爺,現在可以放人了嗎?”

顧源看著林昊這十二人不禁大笑起來:“林昊,你以為你是誰,我的人是你的數倍,就憑你這幾個人能擋住幾秒?”

林昊同樣的笑了起來,林昊的笑讓顧源有些不解,分明已經陷入絕境,林昊的笑反而讓顧源有些不知所措:“你笑什麼?”

“顧少爺說的冇錯,你手下的的確比我多,雖然我人帶的少,但是隻要他們能擋住一秒就好,我就可以輕而易舉的來到你麵前,解決掉你的性命,相信站在這裡的所有人冇有一個人能快過我。”

聽著林昊的話,顧源的額頭開始滲出汗珠,林昊說的的確冇錯,狗子離自己比較遠,就算全力回防也不會有林昊快,倘若林昊決定破釜沉舟一戰,自己一定會當場喪命。

看著顧源思考的樣子,林昊特意往前挪動了一下,顧源心裡一驚:“你到底要乾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