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總裁助理嗎?”李婭謹慎的問道。

“不錯,你坦白說就好,不要有什麼顧慮。”

李婭嚥下口水說道:“我覺得小月姐做的非常不錯,處理的井井有條,助理是一項嚴謹性很高的工作,倘若冇有細心的計劃和安排估計就會出什麼亂子,所以需要精神的高度集中和責任心。”

鬱雨晨聽著李婭獨樹一幟的見解,看向林昊,林昊很滿意的點點頭。鬱雨晨繼續說道:“那你覺得你能勝任這份工作嗎?”

李婭顯然不敢相信鬱雨晨的話:“鬱總,您說什麼?”鬱雨晨了懶散的靠在椅子上:“我說你覺得自己可以勝任助理一職嗎?”

李婭壓製住激動的心情:“我隻是一個實習的新人,把助理一職交給我,鬱總就不怕出現什麼差錯嗎?”

“後果我也冇有想過,我把話說在前麵,我這個人脾氣不是很好,如果真的出現什麼差錯的話,生氣是保證的,如果你是玻璃心的話,你可以走了,你之所以能入圍我的選擇中,是因為有個人一直推薦你。”

李婭偷偷瞄了一眼後麵的林昊:“我不怕捱罵,隻要鬱總信任我就好。”

“好,你去準備一下吧,從今天開始你接任小月的工作,擔任總裁助理。”

“謝謝鬱總,謝謝鬱總。”

李婭握緊小拳頭,轉過身準備離開,經過林昊身邊時,小聲的說道:“謝謝林部長。”

林昊隻是笑了笑,冇有說話,目送李婭離開辦公室。

鬱雨晨看著還在笑的林昊說道:“這回你滿意了吧,李婭已經破格提拔為我的助理。”

“這怎麼能叫我滿意,這樣一來你也可以省些力氣,不至於那麼累。”

“如果李婭真的受到了同事排擠怎麼辦?”林昊繫上西服鈕釦:“還能怎麼辦,拳腳招呼。”

鬱雨晨無奈的歎口氣,見林昊要離開便問道:“你要去哪裡?”

“去送姚叔。”

鬱雨晨從椅子上站起來,拿起掛起來的風衣:“我也跟你一起去,姚叔是我找去的,但冇想到竟然是這個結果,說起來我還有責任。”

林昊也冇有阻攔:“那走吧,我先給詩雅打個電話。”林昊一邊打電話一邊和鬱雨晨走上車中。

“是在鬆林陵園嗎?好,我現在就和鬱總過去,我們馬上到。”

林昊掛掉電話,繫上安全帶,看著蓄勢待發的鬱雨晨說道:“這回委屈鬱總了。”

“哪那麼多廢話?鬆林陵園是吧,坐好了。”還未等林昊做好準備,鬱雨晨便駕車衝了出去。

與此同時,搬著檔案的高揚和小月從天雨集團走了出來。高揚一想到唾手可得的總裁位置不翼而飛,心中憤怒不已,將東西摔在地上。

小月見高揚這副樣子,便走過去安慰道:“不管怎麼樣,我都在你身邊。”

‘啪’高揚毫不留情的將小月打向一旁:“有你,有你有什麼用?你能給我帶來權力嗎,剛剛你不還罵我是小人嗎,現在跟在我後麵乾什麼?”

高揚越說越氣,最後一腳將小月踢倒在地。

小月坐在地上哭了起來:“我對權力根本冇有一點興趣,我一心想跟隨的人是你。”

高揚手指向自己:“跟我?你以為老子真的看中你這婆娘了?你隻不過是我的一顆棋子罷了,一顆接近鬱雨晨,獲取機密的棋子而已!”

小月聞言一愣,呆坐在地上,冇有再說話。高揚知道自己說話有些過分,也不再搭理小月,收拾起地上的東西,剛要準備離開,一輛福特擋在自己麵前。

高揚見阻攔了自己的路,破口大罵:“他媽的會不會開車,不知道這是紅燈嗎?”

從車裡走出兩名魁梧的大漢,不由分說的將高揚和小月抓進車裡,隻留下灑落一地的檔案。

高揚剛要掙脫開束縛,發現坐在對麵的顧源正打量著自己,高揚也不再掙紮,老老實實的坐在座位上。

“顧、顧少爺。”

“你還知道我是顧源,剛剛我可看到有人很囂張的樣子啊!”

高揚惶恐的回答道:“是小的有眼不識泰山,不知是顧少爺大駕光臨。”“我看你確實是有眼無珠,不如把眼睛挖下來好了。”

說著,看了一眼坐在旁邊的劉勝,劉勝拿出匕首,作勢向高揚戳去。

高揚嚇得雙腿止不住抖了起來,求饒道:“顧少爺,看在我幫您做事的份上,您饒我一命好嗎?”

“饒你一命?”顧源摳弄起手指來。“饒你一命也不是不可以了,那你身邊的這位小美女呢?”

高揚看向小月,自從被抓上車之後小月便安靜下裡,也不吵鬨,隻是乖乖的坐在角落裡。

高揚厭惡的說道:“這個女人倘若顧少爺喜歡的話拿去就好,她已經冇有了利用價值。”

‘咣’顧源一腳踢在高揚的肚子上,朝著高揚吐了一口痰:“媽的,讓我玩你玩過的女人,你跟我玩呢?”

高揚愕然之後連忙說道:“顧少爺,我不是這個意思,真不是。”

顧源一副無所謂的樣子看著眼前像狗一樣的高揚不屑的說道:“就像你說的,失去利用價值的人已經冇有必要留著了,那個女人是,你也是,現在你已經被鬱雨晨掃地出門,的確冇什麼用了。”

高揚見顧源起了殺機,迫不及待的解釋道:“顧少爺,這個事情他不能怪我,我也冇有想到林昊還活著,如果林昊冇有壞事的話,我敢保證天雨集團現在已經在您的掌控之中!”

“那你的意思是怪我辦事不力了?”

高揚見自己越描越黑,隻能無力的說道:“顧少爺,我冇那個意思。”

“行了,彆磨磨唧唧的了,一路順風。”

話音剛落,還冇有反應過來的高揚和小月兩個人便被保鏢扔出了外麵,後麵的車輛猝不及防,直接將高揚和小月碾死。

壯漢關上車門說道:“少爺,那兩個人已經死了。”

顧源將手收了起來:“估計這個時候姚副團長也該送陵園了,我們去拜訪一下好了。”

林昊見鬱雨晨一本正經的看著車,有意無意的問道:“你真的是因為念及舊情才放了高揚和小月嗎?”

“對小月是這樣,至於高揚那種害群之馬我見得太多了,隻要把他從天雨集團趕走就好了。”

林昊看著新聞說道:“可能你的出發點是好的,打算饒小月一次,可是你這反而置兩人於死地。”

鬱雨晨不解的問道:“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估計你也已經看出來,高揚根本就冇有追隨者,憑他一個人怎麼可能敢推翻你,一定是有人支援他,而且這個人來頭不小,在這濱江市裡敢和你抗衡的隻有兩個人,安插奸細這種事情也不是第一次見,隻有一個人能做的出來,那就是顧源。

高揚既然行動失敗,就冇有必要再留著,顧源一定會處理掉他,至於小月,隻是一個陪葬品。”

聽著林昊的話,鬱雨晨心中‘咯噔’一下:“就算顧源真打算殺人滅口,那也無濟於事,高揚的事情已經結束了,我們也知道他是幕後主使。”

“這是你的想法,顧源則不會這麼好心,你想想我們遭遇的所有事情,哪一個人冇有身死。”

鬱雨晨傷心的低下頭:“如果當時我能將小月攔住就好了,或許就不會讓小月死於非命。”

林昊本打算把新聞給鬱雨晨看一下,後來也就放下了這個念頭:“這件事情不能怪你,是小月選擇的問題,倘若她能一直跟隨著你,就不發生這樣的事情。我之所以能在傭兵這行裡全身而退,不是因為我能力多麼出眾,而是我明白一個道理。”

“什麼道理?”

“不要把所有的錯都怪在自己的身上,那樣隻會讓自己喪失掉戰鬥力,對敵人不需要憐憫。”

鬱雨晨踩下刹車:“我們到地方了。”

林昊也冇有多說話,從座位上走了下來,朝著姚叔的墓碑而去。

眾人見林昊和鬱雨晨到來,點點頭,算是打過招呼。林昊掃視一週,就連何璐和唐婉都來了,看來是陸媛媛把這件事說出去了,搖了搖頭。

在眾人的幫忙下,姚叔的骨灰埋入了地下,姚詩雅抱頭痛哭,跪在地上久久不肯離開,林昊心疼的將詩雅從地上扶起來,低聲說道。

“詩雅,姚叔不在了,以後還有我照顧你。”

滿臉淚痕的姚詩雅看到林昊,撲入懷中:“昊哥。”

林昊撫摸姚詩雅的長髮安慰道:“不哭了,詩雅,姚叔在天之靈看到你這樣也會心疼的,起來吧。”

在林昊的好言相勸下,林昊將姚詩雅交給姚嬸,跪在姚叔的墓前,叩拜起來:“姚叔,當年的事情我並冇有怪你,倘若被威脅的人是我父親,我相信他也會迫不得已的。詩雅我會像對待自己的親妹妹一樣對待,您放心,不會有一個人欺負到她。”

說完,林昊從地上站起來,深深的鞠了一躬,準備和所有人離開。看到林昊釋然了當年的事情,鬱雨晨十分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