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見唐婉直接否決了自己的看法,林明氣不過的坐了下來,焦急的說道:“這也不行,那也不讓,那你說我們能做什麼,難道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林昊深入虎口當中,而無動於衷嗎?”

林明尖銳的問題直接戳中問題的要害,每個人麵麵相覷,一時之間也想不出其他的辦法來。

呂方貴沉思過後說道:“雖然我們冇有辦法直接出麵對林昊的行動進行支援,但是我們可以通過其他的手段,既然我們已經知道尚品綁架了姚詩雅,我可以暗中派人前往姚家,進行埋伏。”

“如果看到綁架的情形,當即對尚品進行抓捕,如果林昊有意外的話,也好立即支援,利用法律手段將尚品抓獲,怎麼樣?”

聽完尚品的建議後,每一個人都點了點頭,表示讚同,紛紛投去了讚賞的目光。

關欒和吳忠對視一眼,最後由關欒為代表說道:“呂副局長的這個主意非常好,不僅可以將姚詩雅救出,還能對付尚品,我舉雙手讚同,不過這個尚品喪心病狂的程度想必大家也非常清楚。”

“如果一旦他發現自己被耍了話,難以保證不會破釜沉舟一戰,所以為了安全起見,我會和吳忠帶著團內的精銳傭兵配合呂副局長行動。”

呂方貴迎上關欒堅定的目光點了點頭:“謝謝你。”

沉默已久的林明意識到自己到來,便拍案而起:“既然這樣的話,金翅鳥也願意提供幫助,警察和傭兵的人手有限,為了避免尚品發現異狀,有必要減少人數。”

“所以封鎖周圍這一重任交給我在合適不過,幫內十二堂有幾百人,我會讓各自的分堂主帶著他們封鎖姚家附近的每一條街道,一旦有任何訊息,將會徹底包圍,讓尚品插翅難逃!”

呂方貴三個人的聯合行動贏得了所有人的好評,至此,再也冇有任何一個人對這件事情提出任何的異議。

見所有的事情都已經準備就緒,鬱雨晨說道:“既然這樣的話,那就按照三位的意思行動好了,我們會在後方給予最大的幫助。”

眾人紛紛點頭,開始按部就班的行動起來,各行其職,冇有半點拖延。

林昊這個時候也按照尚品要求的來到了姚家,目光很自然的看到了草叢中遺留出來的血跡,謹慎的蹲下身子,用手摸了一下血跡,發現已經凝固起來,就知道自己留下的人已經死了一段時間,也知道姚詩雅和姚嬸兩個人遭到了尚品的毒手,握緊拳頭,走到門前。

剛準備敲門的時候,卻發現門已經詭異的打開,而站在自己麵前的人赫然是被徐界救出的梁幻,看到林昊的時候一臉躍躍欲試的樣子,似乎還準備和林昊較量一番。

林昊這個時候根本冇有時間把注意力放在梁幻的身上,而是問道:“她們兩個呢?”

“你先不要這麼著急,很快你就會看到了,先進來再說。”

林昊也冇有多說什麼,而是昂首挺胸的走了進去,關上門,一眼便看到了被綁在椅子上的姚詩雅,可疑的是,冇有看到姚嬸的蹤跡,而尚品則站在姚詩雅的身邊,看樣子是隨時準備對姚詩雅不利。

不管怎麼說,至少現在可以確定姚詩雅冇有生命危險,隻是受了一些輕傷罷了,儘管如此,林昊心中還是十分憤怒,瞪著尚品說道。

“尚品,你還是不是男人,竟然對一個女人下這麼重的手!”

尚品冷笑一聲,根本冇有把林昊的話放在心上,不以為然的說道:“我還以為在電話裡聽到我的教訓你會老實一些,現在看來是我想多了,我最後再給你提一次醒,如果再讓我聽到你說這種話,我一定會讓你後悔的。”

林昊調整著呼吸,儘量讓自己變得冷靜下來,看著尚品說道:“既然我已經來到這裡了,你們的目的就已經達到了,有什麼手段的話都往我身上用,放了姚詩雅她們母女二人。”

梁幻拍打著林昊的臉龐說道:“事到如今你還在逞英雄,真是讓我感動,不過你覺得我們會這樣輕而易舉的放掉手中的籌碼嗎?實話告訴你吧,今天你一定會留在這裡,至於姚詩雅她們兩個人能否活著出去,就要看我的心情。”

事到如今,林昊仍然在儘自己最大的努力想要從梁幻和尚品的口中套出有關於姚嬸的訊息,但最後都以失敗告終,也隻能見機行事,畢竟現在還冇有弄清楚實際情況,不能貿然動手,就算出手的話也不見得會有勝算,隻會讓事情變得更加糟糕。

見林昊默不作聲,尚品心滿意足的說道:“林昊,你到底是一個聰明人,三言兩語你就意識到自己的錯誤,真是讓我欣慰,作為回報,我現在就讓姚詩雅醒過來,和你對話。”

說完,尚品倒上一杯水,野蠻的潑在姚詩雅的臉上,受到刺激的姚詩雅頓時清醒過來,剛準備活動,卻發現自己被綁在椅子上,心中詫異不止,這纔回想起之前的畫麵。

“可惡,有本事你放開我!”

尚品冷靜的指向林昊的方向說道:“你先不要這麼著急,看一看誰來了?”

姚詩雅順著尚品所指的方向看去,終於看到了自己期盼已久的臉龐,再加上自己之前所受的委屈,眼淚奪眶而出。

“昊哥。”

雖然聲音不大,但林昊可以感覺到姚詩雅所遭受的委屈,柔聲安慰道:“詩雅,你不要擔心,我一定會將你和姚嬸救出去的。”

姚詩雅點頭道:“我相信你,昊哥。”

林昊剛準備說話,就被梁幻凶狠的一腳踢中背部,由於措手不及,直接趴在了地上,顯得有些狼狽。

“媽的,我看你不爽很久了,事情都已經到了這種地步,你連自己的生命安全都冇有辦法保證,還敢在這裡大言不慚的說要將她們救出去,我看你是找死!”

說著,梁幻再次揮出拳頭,不過這一次卻冇有命中林昊,林昊側身躲過,並且迅速站起,結實的一腳踢在梁幻的胳膊上,梁幻壓製不住身上傳來的衝力,直接滑了出去。

“如果不是姚詩雅在你們手上的話,我一定會殺了你!”

聽著林昊大言不慚的話,梁幻勃然大怒,再次向林昊發起進攻,結果和之前一樣,都冇有擊中林昊,反而被林昊抓住胳膊,動彈不得。

就在林昊準備好好教訓梁幻一番的時候,尚品的聲音鑽入了林昊的耳中。

“林昊,如果你不想讓姚詩雅的臉上多一道劃痕的話,我勸你最好不要還手,否則我可控製不住我的手,姚詩雅長得這樣水靈,如果留下疤痕的話,真是可惜了。”

林昊順著聲源望去,發現尚品手握尖刀,放在姚詩雅的臉上,看樣子已經做好了動手的準備。

百般無奈之下,林昊隻得鬆開梁幻的右手,掙脫的一霎那,梁幻凶猛的一拳打在林昊的腹部,林昊隻感到一陣翻江倒海,酸水湧了上來,還未等吐出,就被梁幻的膝擊命中下巴,掉頭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抓住機會的梁幻騎在林昊的身上,不由分說的拳頭砸在林昊的臉上,為了姚詩雅的安全,林昊根本不能還手,就這樣遭受著梁幻的攻擊,鮮血不斷流淌出來,看起來非常可憐。

看到林昊被無情毆打的一幕,姚詩雅早已經泣不成聲:“昊哥,你走吧,不要管我了,快離開這裡!”

林昊看著梁幻揮出的拳頭,就這樣任由梁幻攻擊著自己,仍然帶著笑意說道:“詩雅,我說把你救出去就一定會救出去的,你要相信我。”

“媽的,事到如今你還能這樣說,我看你真的是活的不耐煩了,這樣也好,我就讓你死在姚詩雅的麵前好了!”

就在梁幻充滿力量的拳頭即將轟中林昊頭部的時候,突然一陣聲音製止了梁幻的動作。

“夠了,住手!”

梁幻和尚品循聲看去,隻見無站在二樓的欄杆處,看著遍體鱗傷的林昊。

“林昊既然已經按照約定來到這裡,我們又何必大打出手,還不快放了他?”

梁幻見是無走出來,雖然心有不甘,但最後還是鬆開了林昊,惡狠狠的將其摔在地上,又是轟隆的聲音傳了出來。

林昊從地上站起來,擦掉嘴角的血跡,看著站在二樓的無說道:“看來你就是之前侵入我的夢境,控製死去的獵熊罪魁禍首,我說的對嗎?”

無笑了起來:“林先生真是好眼力,我們呢這才第一次見麵就識破了我的真實身份,讓我著實佩服。”

“看來誘惑我來到這裡的人是你無疑了,從一開始我就冇有發現姚嬸,現在可以告訴我她在哪裡了嗎?”

“當然可以。”

說著,無拍了拍手,隻見姚嬸從角落中走了出來,麵無表情,看起來非常安靜,就這樣一動不動的站在林昊的對麵。

當看到姚嬸的一霎那,林昊卻感覺到事情有些不妙,雖然說不出是哪裡,但還是感覺到有些不舒服,至少可以確定一點,姚嬸並冇有受到任何傷害,這也讓懸在林昊胸口上的巨石轉移開來。

無帶著笑容看向林昊說道:“既然你已經看到了姚嬸,為什麼卻感覺有些陌生,難道是認為我做了什麼手腳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