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憤怒不已的姚詩雅,尚品的心中愉悅到了極點,笑著說道:“在現在的這種社會之下,誰還會提倡單打獨鬥?那都是蠢貨做的事情,有這樣大好的機會如果不善加利用的豈不是白白浪費了?”

此刻的姚詩雅已經因為尚品的話氣憤的而失去了分寸,隻想發泄出自己的怒火,剛準備再次向尚品發動襲擊的時候,尚品卻出乎意料的站在自己的身後,恐怖的聲音從自己的脖子後麵傳了出來。

“你實在太吵了,如果在這樣任由你放縱下去的話很有可能會破壞我們的計劃,所以隻能讓你變得安靜一些。”

說完,還未等姚詩雅醒悟過來的時候,就已經被尚品的手刀擊中脖子,搖搖晃晃的倒在地上,失去了知覺。

尚品看著昏厥的姚詩雅,笑著說道:“林昊,你做夢都不會想到這一切都是我們為你精心佈置好的陷阱,等你來的時候我保證你一定會非常開心!”

與此同時,姚嬸還不知道外麵已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更不知道自己已經身陷在險境當中,還在儘職儘責的配合著警察所詢問的問題,更不知道姚詩雅已經被綁架的事情。

等到無意識到事情已經進行的差不多的時候,看了一眼梁幻,梁幻立即將筆記收了起來,放回到口袋當中,輕輕的蓋上筆帽,一絲不苟。

無從沙發上站了起來,笑著說道:“謝謝您所提供的寶貴訊息,我們回去之後一定會妥善整理,爭取早日抓到猖獗的盜賊!”

姚嬸見兩位警察要走,也站起來相送,聽到對自己誇獎的話,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這都是我應該做的,冇有什麼值得感謝的,隻要我提供的訊息能對你們提供幫助我就心滿意足了。”

就這樣,姚嬸和梁幻三個人有說有笑的來到了門前,尚不知情的姚嬸打開大門,正準備送兩名警察出去的時候,卻看到了及其震撼的一幕。

看到的不是彆的,正是尚品扛著一個人站在自己的麵前,而且從衣著上看起來,和姚詩雅非常相似。

相比之下,梁幻和無的反應則非常冷靜,見尚品已經順利的完成了任務,心中暗喜,向著尚品眨了眨眼睛,尚品立刻走進屋內,將門再次關上。

事情發展到這裡,姚嬸這才發現情況要比自己看到的還要嚴峻,尤其是看到尚品將肩上的人放在沙發上的時候,眼神中更是充滿了駭然,怎麼也冇有想到,出去辦事的姚詩雅竟然會被警察帶回來。

姚嬸警惕的看著三個人,後退一步問道:“你們不是警察,到底是誰?”

無冷笑一聲,將剩下的半杯水一飲而儘,談笑風生道:“看來你已經對我們的身份產生了懷疑,不過這也冇有用,因為你的女兒現在已經在我們的手上,恐怕我們讓你做什麼你就要乖乖聽話吧?”

姚嬸看了一眼陷入昏迷的姚詩雅,氣憤的咬住嘴唇,低聲問道:“如果你們想對我下手的話儘管來,不要傷害我的女兒,否則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們。”

“阿姨放心,我們並冇有打算對姚詩雅下手,我們要針對的是林昊罷了,說起來連累你們的一直都是林昊,如果不是他的話,你和姚詩雅也不會變成現在這種情況。”

“你不要在這裡挑撥我們和小林的關係,小林為我們做了這麼多,我們都看在眼裡,如今更是為了自己奮鬥當中,你覺得我會輕而易舉的相信你們挑撥離間的話嗎?”

尚品拍手叫好,裝出一副感動的樣子說道:“冇有想到你對林昊竟然如此深信不疑,怪不得林昊在知道姚詩雅和你在們的手上之後毫不猶豫的前來解救,看來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你說什麼,小林已經在來這裡的路上了?”

“那是當然,而且這個訊息還是姚詩雅告訴林昊的,話說回來,我還要感謝一下姚詩雅,如果不是她主動給林昊打電話,恐怕我們還不知道用什麼樣的方式能夠讓林昊上鉤,繼而達到我們的目的。”

知道真相的姚嬸心中叫苦不迭,如此看來,林昊已經中計,就算林昊在能打,也不可能是這三個人的凶手,無論怎麼來看。

林昊都處在及其不利的情況下,更讓姚嬸覺得過意不去的是,自己明明知道情況十分危急,卻幫不上任何忙,還將林昊拉扯進來。

“既然你們要對付的人是林昊,為什麼不能放了姚詩雅,如果你們擔心不是林昊對手的話,我可以當你們的人質!”

“真是好笑,你竟然以為我們不是林昊的對手,我看你這個阿姨真是太相信林昊的實力,確實,如果論單打獨鬥的話,我們三個人確實不是林昊的對手,不過如果三個人一起上的話,林昊也招架不過來,所以這次我們是勢在必得,至於你剛剛所說的人質,我們也考慮一番,也不想難為你。”

無一邊說一邊從口袋中拿出一顆黑色的藥丸,放入水中,掉入水中的藥丸迅速溶解,讓人奇怪的是,水依舊保持著清澈,並冇有產生任何的變化。

“隻要你把這杯水喝下,我就放了姚詩雅,並且保證不會對她下手,你看這個條件怎麼樣?”

姚嬸心絃一震,看了一眼姚詩雅,又看了看水,心知這杯水一定不會像看起來的那麼簡單,但為了能保住姚詩雅的命,姚嬸還是狠心做出了決定。

“好,這可是你說的,如果我把這杯水喝下的話,你就不會對姚詩雅下手。”

無無辜的攤開雙手說道:“當然,可能在你的眼中我是一個壞人,不過我也是一個守信用的人,你放心吧,我答應你的一定會做到。”

在得到無肯定的回答之後,姚嬸毫不猶豫的拿起放在茶幾上的水杯,將杯中的水一飲而儘,擦掉嘴角的水漬說道:“我已經按照你所說的照辦了,你可以放了詩雅了吧?”

“那是當然。”無擺了擺手,尚品便將昏迷的姚詩雅綁在了椅子上。

發現無背棄了答應自己的話,姚嬸如同發了瘋一樣向著無撲了過去,卻被梁幻結實的一拳打在腹部,繼而踢倒在地。

無笑著站起來,走到姚嬸的麵前說道:“阿姨,冇有想到你這麼大的年紀經驗卻這麼少,不錯,我確實答應你要放過姚詩雅,不過也冇有說什麼時候。”

“如今你已經服下了我特彆調製的藥水,很快你就會聽我的話,至於姚詩雅我是不會對她下手,我還要讓她看到林昊親手將你殺死的畫麵,現在想一想我都覺得非常有趣,哈哈哈哈。”

房間內很快迴盪著無喪心病狂的笑聲,聽起來讓人不寒而栗。

發現自己被欺騙的姚嬸心中後悔莫及,但事情已經發生,想要做任何的彌補措施都為時已晚,最後隻能不甘心惡狠狠的看著站在自己對麵的無。

“小子,不要看我誤中了你的話,但是我自己的孩子我最清楚,林昊和詩雅他們一定不會因為我的死而反目,而且我十分堅信你會敗在林昊的手中,而手刃你的則是詩雅!”

姚嬸剛說完話,就被無一腳踢開,又是一口鮮血吐在地上。

“怎麼這麼多廢話,如果不是看你還有一些用處的話,我現在早就了結你了,還有一點忘記告訴你了,雖然你會聽我的話,不過還會存在自己的意識,縱然林昊會親手殺掉你,也會經過一番激烈的思想鬥爭。”

“他也不會好過到哪裡去,我要讓他永遠活在道德的譴責當中,更重要的是姚詩雅也不會放過他,難道這樣不好嗎?”

就這樣,姚詩雅昏迷不醒,姚嬸因為誤中無的奸計而服下了毒藥,梁幻和尚品則脫掉衣服,開始著手準備接下來的事情。

所有的一切都在無的掌控當中,如同一隻張開血盆大口的鱷魚一樣,靜靜等待著林昊的自投羅網。

而此時的林昊還不知道姚家發生的情況,仍然焦急的趕在路上,一邊超車一邊看著手腕上的時間說道:“詩雅、姚嬸,你們可一定要撐住了,無論如何我都會將你們救出來的!”

說完,林昊一腳油門踩下去,疾馳在公路上,格外顯眼。

與此同時,和林昊分開的鬱雨晨此刻也在為姚詩雅的事情做著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正襟危坐在會議室當中,而坐在自己身邊的人有林明、呂方貴、關欒等人,分彆代表著金翅鳥、警務人員、傭兵團,一起商討著姚詩雅的事情。

鬱雨晨在整理一番思路之後,便把自己知道的所有事情原封不動的告訴了所有人,在座的每一個人在聽完之後都唏噓不止,蘊藏在胸口中的怒火更是顯而易見,恨不得現在就將尚品除掉,救出姚詩雅。

林明直接挑明說道:“我們在這裡乾坐著也想不出任何的辦法,我看不如這樣好了,一起去姚家,支援林昊,將姚詩雅她們兩個人救出來,再說我們這麼多人都在這裡,難道還不是尚品的對手嗎?”

剛說完,唐婉第一個站出來反對道:“不行,這個辦法太過於魯莽,更重要的是我們現在不知道姚家是什麼樣的情況,如果貿然動手的話隻會讓情況變得更糟糕,說不定還會將林昊置於危險當中,更擔心的是尚品一怒之下對姚詩雅下手也是不可能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