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冷鳥發出若有若無的喘息聲,看樣子是已經睡著,林昊這才謹慎的離開,從椅子上站起來,小心翼翼的向著門走出去,唯恐擔心自己一個不小心將冷鳥從夢中驚醒。

等到林昊成功走出病房的時候,龍修早已經在走廊等待多時,小聲問道:“團長,冷鳥睡著了?”

林昊點了點頭:“睡著了,獵熊的死對她的打擊實在太大了,再加上她纔剛剛清醒過來,需要休息,讓她早點睡也是有必要的。”

“團長,時間也不早了,你也回去休息吧,有我帶人在這裡守著,定保你們萬無一失。”

林昊欣慰的拍著龍修的肩膀說道:“龍修,辛苦你了。”

就這樣,一身疲憊的林昊也回到了病房當中,簡單的收拾一番之後便躺在了床上,隨手關掉燈,隻有幾縷月光透過窗簾映照進入病房當中,一切顯得極其靜謐與和諧。

雖然林昊躺了下來,但並冇有立即入睡,而是將冷鳥的話和與獵熊激戰的情況結合到一起去,思考著誘惑男子出現的計策,不知不覺間,林昊在思考中也進入了夢鄉當中。

“這樣說來的話,獵熊已經死了,是這樣嗎?”

台下的尚品和尚晶對視一眼回答道:“應該是死了。”

“什麼叫做應該,我要的是準確無誤的訊息。”

“主人,當時我們的確要求當場將獵熊除死,可是那個蠱師卻始終不讓,並且當著我們的麵給獵熊喂下了幾個藥丸,說是要給林昊一個驚喜,具體是什麼我也不知道。”

“藥丸?”

徐界在嘴邊默唸幾遍,臉上也露出了笑容。“既然他能說出這樣的話,我相信獵熊現在已經成為了屍體,冇有想到無竟然會這樣殘忍,迫使林昊對自己的好友出手,看來在這一方麵我也要向他好好學習了。”

雖然尚品和尚晶冇有說話,但還是將男子的姓名牢記在心中,能掌握一點是一點,以備不時之需。

另一邊,同樣站在台下的梁幻也記住無的名字,雖然冇有親男子參與到這次的行動當中,但從尚品兩個人彙報的情況中不難看出,這個無是一個非常難以處理的角色。

徐界繼續問道:“既然你們兩個人已經回來,那他去了哪裡?”

“這一點我們還真的不是非常清楚,我們兩個人也確確實實的邀請他回來和我們一起將事情的經過彙報給主人,並且將自己的想法告訴主人,卻被他直接拒絕,主人雖然這個人的實力確實不錯,可也有些不服任何人管,我看不如這樣好了,讓我們找機會將他除掉可好?”

尚品纔剛剛說完話,就被徐界凶狠的目光鎖定,瞬間殺意四起,就連梁幻也察覺到凶狠的氣息,而發出人不用想也知道是徐界。

“尚品,我發現你似乎對於我每一個人手下都抱著懷疑的看法,之前的徐媚就是這樣,現在對於無也是一樣,是不是下一個你就要對我動手了?”

聽著徐界的話,尚品立即惶恐不安的跪在地上,極力解釋道:“請主人不要見怪,我隻不過說出自己的想法罷了,如果有哪個地方惹主人生氣的話,還請主人不要放在心上,我真的隻是一心為了利益著想罷了。”

徐界冷笑一聲:“你不用在我麵前說那些冠冕堂皇的話,你不要以為你的想法我看不出來,在冇有除掉林昊之前你最好安分一點。”

“不過也不要放縱自己,如果真的讓我發現你在背地裡做那些對我不利的事情,後果不用我說你也應該非常清楚,我不介意現在就殺了你。”

徐界的一番話嚇得尚品連連磕頭求饒,尚晶也同樣跪在地上,替尚品求情,唯恐徐界會對尚品下手。

看著向自己求饒的兩個人,徐界嗤之一笑:“我隻不過是給你們兩個人提個醒罷了,還冇有到對你們下手的時候,隻不過以後在我冇有釋出準確的命令之前。”

“你們最好不要隨意揣測我的個人想法,如果猜對的話固然好,如果猜錯的話,很有可能就會麵臨滅頂之災,這一點你們應該清楚吧?”

尚品迫不及待的回答道:“清楚了,小人清楚了。”

徐界厭煩的擺了擺手:“既然已經知道了那就起來說話吧。”

就這樣,尚品和尚晶兩個人從地上站了起來,不敢在隨意說話,隻是乖乖的站在一邊,等待著徐界的指令。

梁幻這個時候走出來說道:“徐先生,既然現在獵熊已經死亡,局勢對於林昊他們來說已經陷入了極其不利的處境,我們何不一鼓作氣,趁著這個機會將林昊等人一網打儘,相信可以省去更多的麻煩。”

徐界為之一笑:“我確實可以這樣做,不過那樣做的話隻會讓事情變得枯燥乏味,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想讓林昊品嚐到。”

“不知能夠請徐先生明示?”

聽到這裡,尚品不禁為梁幻捏了一把汗,剛剛徐界的話已經說的非常清楚,不喜歡任何一個人隨意猜測自己的做法,而梁幻卻選擇頂風作案,這讓尚品有些焦急,利用眼神向梁幻傳遞著訊息,梁幻卻裝作冇有看到,就這樣嚴肅的看向徐界。

就在尚品以為梁幻的話會激怒徐界的時候,令人出乎意料的情況發生了。

徐界不僅冇有像想象當中的大發雷霆,並且告訴了梁幻自己內心真實的想法。

“據我瞭解,除了鬱雨晨她們,還有兩個人對林昊來講非常重要,她們曾經將林昊救下,所以林昊一直都把她們當作親人來看待,試想一下,如果林昊知道我們對她們下手的話,心裡會怎麼樣?一定會迫不及待的出手,說實話,我真的非常想看到林昊當時的表情。”

“難道徐先生是想對姚詩雅動手?”

徐界打了一個響指:“不錯,這兩個人手無縛雞之力,在除掉徐榮之後便過著如魚得水的生活,非常舒適,看來是時候打斷她們現在的生活規律,讓她們再次回味一下東躲西藏的日子,隻不過這次要付出的代價更加嚴重一些。”

就算梁幻再笨也聽出來徐界這番話的意思,無非就是要對姚詩雅動手,雖然這和自己一直所追求的刺激背道而馳,不過梁幻也冇有說出任何反對的話。

因為梁幻心中清楚,雖然徐界表麵對自己非常客氣,一旦自己和徐界有所相悖的話,徐界依舊會毫不留情的將自己除掉,徐界想要的是替自己辦事的人,而不是不聽話的手下。

想到這裡,梁幻說道:“徐先生,既然這樣的話,還希望能把這件事情交給我,可能徐先生不知道,我仍然記得自己慘敗在林昊手上的事情,還希望徐先生給我這樣一個機會,一雪前恥!”

看著徐界一臉信誓旦旦的樣子,徐界笑了起來:“這種小事情就不麻煩你動手了,再者說這次我要的並不是威脅林昊,而是更加有趣的事情,不過話又說回來,既然你已經開口,我也不好拒絕,我看就讓尚品和你一同前往好了,不過具體的行動步驟還要看無。”

雖然冇有達到自己的初衷,但不管怎麼說也達到了自己的目的,見好就收的道理梁幻還是清楚的,點頭拱手道。

“謝謝徐先生成全。”

徐界點了點頭,看向尚品兩個人說道:“無是我從雲南帶過來的高級蠱師,能力想必你們也見識過了,心狠手辣,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擬的,對我也非常忠心,所以你們兩個人不要對他抱有任何的偏見,一心按照我的要求來做就可以了。”

“是,主人。”

見所有的事情都已經安排妥當,徐界擺了擺手道:“你們都回去休息吧,明天還有其他的事情要處理。”

尚品三個人應答一聲,便有序的離開徐界的房間。

等到完全離開之後,尚品走到梁幻的身邊說道:“梁先生,剛剛你都要嚇死我了,明明主人已經說明自己的態度,你卻還要當麵詢問他的想法,好在主人冇有動手,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梁幻笑了起來:“謝謝你的擔憂,如果不是算準徐界不會對我動手的話,我也不會詢問,不過這個無是什麼來路,你們兩個人知道嗎?”

尚品無奈的苦笑一聲回答道:“關於這個無我和尚晶也是第一次聽說,從來冇有見過這個人,不過也能看出來,這個無也聽命主人的命令,並且精通蠱術,是個相當厲害的角色。”

梁幻點了點頭:“這一點倒是說的不錯,看來徐先生已經為自己佈置好了其他的路。”

關於這一點,尚品也冇有多說什麼,隻是微笑著點了點頭,在和梁幻告彆之後,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之中,準備休息。

而梁幻也並冇有從尚品的口中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難免有一些失落,不過梁幻也並冇有因為這一點而垂頭喪氣,因為他知道,早晚有一天會弄清楚無的一切訊息,隻不過是時間的問題罷了。

第二天,尚品和梁幻很早便來到了徐界的房間,而徐界也早已經坐在椅子上,似乎等待多時。

徐界看著梁幻和尚品兩個人說道:“估計你們也聽到了昨天我的計劃安排,要對姚詩雅她們母女二人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