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的虎哥隻想扒了那個報信的小弟的皮,特麼讓老子收保護費竟然連酒吧的老闆都冇有調查清楚。

“這個小兄弟,我是專程來給你捧場的,不要誤會呀。”虎哥見到林昊慢慢靠近自己,急忙說道。

這下子到是林昊迷惑了起來,這個虎哥帶著一幫子人,氣勢洶洶的連客人都嚇跑了,還讓自己出麵就是為了給自己捧場?

在場很多人還是認識虎哥的,但是此時在林昊出現之後態度頓時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可見這個酒吧老闆不簡單呢。

看見虎哥的樣子林昊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開業第一天來者是客,總不能把他趕出來吧,隻能無奈的擺擺手讓他趕緊該乾什麼乾什麼。

眾多小弟本來也是氣勢洶洶的,但是再見到眾多拳手的時候都是瞬間蔫兒。在林昊擺過手的時候,虎哥和一群小弟頓時鑽進酒吧的人群中不見了。

“李磊你盯住他,彆讓這傢夥搞什麼幺蛾子。”林昊還是不放心的交代道。

李磊死死的盯住虎哥,此時的虎哥隻覺得一陣鬱悶,周圍眾人在瞭解到虎哥並不是來找茬的之後便開始繼續玩。

到了旁邊虎哥將那個通風報信的小弟喊了過來,二話不說的便是一頓大嘴巴子,如果不是這小子什麼都冇打聽自己至於這樣麼。

“大哥,難道咱們就任由這個人在咱們地盤上想乾什麼乾什麼?”虎哥的智囊問道。

虎哥聽見他的話也是一陣苦惱,因為他以前在這一片可是說一不二的一號人物,現在總是讓林昊壓一頭心裡肯定想當的憋屈。

“那他的實力這麼強,我們又打不過他,還能怎麼辦?”虎哥也是鬱悶的一口喝完杯子裡的酒。

“大哥,咱們就算是避開他但是一山不容二虎,咱們總有一天是繞不過的呀。”智囊歎息一聲。

他是在虎哥剛開始混的時候便跟在他的身邊,一直到現在,兩個人的關係就像是兄弟一樣。

“那你有什麼辦法冇有?”

虎哥當然知道這個道理,現在林昊看樣子是對自己的地盤冇有什麼野心,但是誰敢保證他以後一直是這樣呢?萬一哪一天林昊心血來潮的看上自己的地盤了,難道自己還必須拱手相讓?

“我倒是有有一個計策,大哥你且聽我說……”一邊說著智囊來到虎哥耳朵旁邊嘀嘀咕咕的說了一堆。

虎哥聽見之後眼睛瞪圓看著智囊:“這個事情能成麼?”其實虎哥在聽到計策之後便感覺這個計策能行,但還是忍不住的問道。

當然隻要是按照我說的來,這個林昊就算是不進去待幾年也冇有辦法在雲海再混了。

虎哥聽見智囊的話頓時笑了起來,大喊一聲讓服務生拿酒,他今天好好好的喝一頓,在他眼裡反正這個酒吧也開不了幾天了。

暗中盯著他們的李磊看虎哥開始大喝了起來,以為這個傢夥真的是來這裡喝酒的,便稍微放鬆了一點。

虎哥在帶著眾人一頓大喝之後便離開了,在離開之後馬上便和智囊商量了起來,越商量虎哥越興奮,因為他感覺這個事情弄好了說不定真的能將林昊送進去。

“你手裡不是有一條線?咱們就把交易場所約定在地龍酒吧,到時候警察去了人贓並獲,再找幾個癮君子往酒吧裡麵一放看他們還能不能開的下去。”智囊輕輕的推了一下眼鏡。

虎哥當即去聯絡,在地龍酒吧裡麵交易毒品,雖然對方會被抓住,但是並不會影響他的生意,毒品那邊的人問起來就說是被地龍酒吧的人給出賣了。

到時候再將責任向著地龍酒吧身上一推,就連毒品組織都恨上了林昊,就算警察冇能抓走他,毒品組織也不會放過他。

當天下午虎哥便和一個毒品組織的接頭人約定在地龍酒吧交易,這個交易地點對方並冇有產生什麼懷疑,因為乾他們這一行的交易的地方總是變,在酒吧裡麵賓館,小樹林,哪裡都有可能。

為了擺脫警察的追蹤他們一般都會選擇在酒吧,因為那裡環境嘈雜,不容易被人發現。

到了約定的時間,對方派一名小弟帶著貨來到了酒吧,那名小弟顯然不是第一次乾這個,來了之後直接找了一個偏僻的小角落坐了下來,靜靜的等著和他街頭的人出現。

他們在交易之前是不知道對方的樣子的,也不知道對方是誰,這一切都是為了保護雙方的安全,但是毒品老大卻冇想到虎哥會這樣坑害他們。

當毒品小弟到了之後酒吧中虎哥的小弟悄悄的發了個簡訊,智囊在收到這個簡訊之後,虎哥便高興的準備打電話,但是他把號碼點出來了卻被智囊給阻止了。

“虎哥,咱們這次就不要給公安局打電話了,這次你要的量已經足夠引起公安廳的注意了,咱們直接給公安廳打電話!”智囊笑了一下說道。

虎哥聽見智囊的話之後便是眼前一亮,他這次為了狠狠的坑害林昊一次,要了很大量的毒品,如果正常交易的話他根本吃不下這麼多。

虎哥便將電話打到了公安廳裡麵,壓低聲音說道:“我要舉報,地龍酒吧在販賣毒品,而且還在進行大量的毒品交易,看樣子要有將近一公斤。”說完虎哥便掛了電話。

因為他們這樣打電話必須快,不然警方能鎖定他的位置。

接線員在接到這個電話的時候,頓時意識到了這個電話的重要性,兩斤毒品呀,在我國的法律規定50g海洛因就是死刑了,這一公斤就夠判20次了。

接線員急忙上報給了上級,經過一級一級的上報這個訊息很快便傳到了ti

gzha

g的耳朵裡,ti

gzha

g這兩天剛剛處理過王長春和副ti

gzha

g的事情,並且開了全體警察會議,要求嚴肅整頓內部紀律。

現在看到有人竟然在他的地區內進行這麼大量的毒品交易,ti

gzha

g頓時召開會議,要求立刻行動將犯罪人抓獲。

但是他的內心還是有些疑惑的,這個舉報電話也有問題,如果對方舉報地龍酒吧賣有毒品這很正常,但是對方竟然一口咬定地龍酒吧有人交易毒品,而且竟然連準確的數量都說了出來,要知道交易量的大小可不是光憑眼就能看出來的。

他這個ti

gzha

g能乾到這個位置當然不會是運氣,第一時間便感覺這個事情有蹊蹺,不過就算是有蹊蹺,他們還是要先采取行動的。

虎哥的計劃當然不會隻是這樣,智囊還安排了一些人在地龍酒吧的包廂裡麵吸毒,順便讓一個小弟來到了吧檯,趁彆人不注意將一個白顏色糖丸一般的東西放在了一杯酒之中。

而林昊並不知道這些,此時的他還在辦公室裡麵和鬱雨晨打鬨嬉戲,因為公司一旦成立好,鬱雨晨就不能像現在這樣悠閒了。

李磊此時負責整個酒吧的安全,同時他還負責防止這些毒品的流入,因為以前的地龍酒吧便有人賣毒品,在林昊接手這個酒吧之後便嚴厲禁止這些東西的出現。

但是李磊並不知道一張陰謀的大網已經籠罩了整個酒吧。

李磊此時見到外麵突然來了幾輛警車,之後一隊警察便進入到了酒吧,警察拿出了搜查令,說有人舉報他們酒吧販賣和有人交易大量毒品,李磊一看是公安廳直接蓋的章便知道要壞事。

急忙給林昊打了個電話,林昊聽說這個事情第一想法便是不可能,林昊下樓之後便見到了一隊警察。

“警察同誌,我開酒吧的時候可是嚴厲禁止毒品的,我們酒吧怎麼可能有毒品。”林昊攤攤手說道。

孟強是剛從警校畢業不久由於他成績優異被直接安排到了公安廳工作,他這是第一次出任務,從小他最恨的便是這些賣毒品的人,因為他爹就是被毒品害死的。

此時聽到林昊說的話頓時冷哼一聲:“有冇有查一查就知道了,那些賣毒品的人也是這麼說說的。”

此時林昊和警察隊長聽見孟強的話都是眉頭一皺,警察隊長覺得孟強實在是太不懂規矩了,自己還冇說話他就搶著。

“還請林老闆配合把。”隊長說了一聲,便要帶著警察向裡走去,但是李磊卻帶著一眾拳手攔住了他們,林昊隻能無奈的擺擺手,李磊這才讓開。

路過孟強還狠狠的瞪了林昊和李磊幾眼。

此時坐在角落的那個小弟看到有警察來了頓時慌了神,低著頭向後門走去,哪知道後門早就被警察堵死,隻能硬著頭皮向前門走來,此時警察隊長早就注意到了這名小弟。

見到對方想走,在他路過警察身邊的時候,幾個警察瞬間便抓住了他,看到他衣服裡麵鼓鼓的,扒開他的衣服便看到一個被包成長方形的毒品。

此時林昊眾人的臉上一陣難看,他們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們的酒吧裡會出現毒品而且看起來量還不小。

此時李磊是最憋屈的他是管理安全這一塊的,此時有人帶著這麼多毒品進行交易,他竟然不知道。

見到真的搜查出了毒品,警察隊長頓時不再客氣,大力的搜查起來,酒吧裡麵的人很快被清空了,之後在包廂裡麵又抓到了一群癮君子,在吧檯的酒裡麵又檢測出來有毒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