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到達醫院的冷鳥將摩托車停在一邊,由於冷鳥的穿著有些太過於前衛,一時之間吸引了保安的注意,本想將其攔下來,當看到冷鳥身上有鮮血留下來的時候。

原本抽出警棍的手又收了回來,快步走向冷鳥,剛準備進行攙扶的時候,卻被冷鳥用目光逼退,不敢上前半步,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冷鳥走進去。

剛走進醫院,一名戴著眼睛的醫生就走了過來,下意識的推了一下眼鏡說道:“這位小姐,你的傷口流血了,很有可能會感染,還請立即進行治療。”

冷鳥現在根本冇有時間和醫生搭話,直接向著林昊所在的病房走去。

讓冷鳥冇有想到的是,醫生鍥而不捨的跟在身後說道:“小姐,我不是再和你開玩笑,如果感染的話,後果真的非常嚴重,還請接受……”

醫生還冇有說完話,臉色難看的捂住腹部蹲了下來,原來是冷鳥抽出警棍強迫醫生閉上嘴巴,就這樣,冷鳥繼續向林昊所在的病房走去。

保護林昊的龍修此時正站在走廊,一絲不苟的看著走廊的情況,隨時準備動手。

忽然,聽到急促的腳步聲,龍修的表情下意識變得難看起來,眉頭緊鎖,握緊拳頭,準備伺機動手。

當看到是冷鳥的時候,龍修緊張的表情變得輕鬆起來,一眼便看到了冷鳥正在滴血的傷口,詢問道:“發生什麼事情了,你怎麼受傷了?”

冷鳥咬緊牙關,因用力過猛的原因,嘴唇已經滲出血絲來,足以看出冷鳥現在的情況有多麼危急。

“林昊呢,他在哪裡?”

看著冷鳥緊張的樣子,龍修就知道事情非常嚴重,也冇有過多猶豫,便帶著冷鳥來到林昊的病房,連門都冇有敲,直接推門而入。

此時的林昊正靠在牆上看著書,並冇有聽到門外急促的腳步聲,等聽到聲音的時候,冷鳥和龍修已經走了進來。

林昊急忙將書簽夾在書本中,放在一旁,看到冷鳥傷口的時候,急不可耐的問道:“發生什麼事情了,怎麼會變成這樣?”

龍修將冷鳥攙扶坐在床上,並且給冷鳥倒上一杯熱水,遞給冷鳥。

冷鳥伸出手去接,明明已經把住了水杯,龍修也鬆開了手,讓所有人都冇有想到的時候,水杯就這樣摔落在地上。

林昊的臉色頓時變得難看起來,毫不猶豫的將手放在冷鳥的眼睛上,睜開其眼皮說道:“你中毒了?”

這個時候的冷鳥意識已經變得漸漸模糊起來,伸出手指,嘴唇微張,似乎有什麼事情要說。

林昊見狀急忙將耳朵湊了過去,隱隱約約的聽到了冷鳥所說的話,大吃一驚。

冷鳥說完之後,便扭頭暈了過去,林昊急忙吩咐道:“龍修,趕緊帶冷鳥去急救室,快去!”

龍修根本來不及多想,扛起冷鳥纖細的身材便跑了出去。

林昊緊張的汗水流淌出來,拿出手機,撥通林明的電話,將冷鳥的話原封不動的告訴了林明,林明也是一臉驚訝,掛掉電話之後,便按照林昊所叮囑的去準備。

見林明的臉色變得凝重起來,唐婉和何璐也是一臉擔憂,最後唐婉放心不下,便張口問道:“林明,發生什麼事情了,你怎麼會如此緊張?”

林明一邊召集分堂的堂主,一邊壓低音量回答道:“林昊告訴我說徐界的人已經對獵熊下手,凶多吉少。”

“什麼?”唐婉和何璐對視一眼。“林昊身在醫院,他是怎麼知道的?”

“說是冷鳥死裡逃生到醫院報的信,現在已經被送進了急救室。”

“看來這件事是真的了,否則冷鳥也不會進急救室,那你現在準備怎麼辦?”

“林昊讓我帶幾個人先去看一看,他隨後就到。”

意識到事情變得嚴重起來,唐婉也冇有多說什麼,而是支援說道:“那你去吧,注意安全,我和何璐去醫院看看冷鳥的身體情況。”

“好,我讓周落帶人陪你去。”

就這樣,林明和唐婉等人兵分兩路,向著不同的目的地進發。

安排完林明之後,林昊總感覺有些放心不下,匆忙穿上衣服,準備親自前往現場,剛推開門,恰巧和龍修碰個正著。

見林昊氣勢洶洶,龍修說道:“團長,你要乾什麼?”

“現在來不得和你解釋了,事情已經變得非常嚴重,如果再不去的話,恐怕後果不堪設想!”

“可是團長你現在正在恢複階段,如果情況真的危急的話,憑你現在的實力也幫不上什麼忙,不如這樣好了,我通知關副團長,讓他派人去支援。”

“龍修,現在已經冇有時間了,如果再不去的話就真的來不及了,很有可能獵熊現在已經遭遇了不測。”

聽到這句話的時候,龍修整個人怔在原地,這才明白,原來冷鳥剛剛和林昊所說的正是獵熊的事情,如今更是知道了事情的真相,臉色也變得正式起來。

“團長,那我和你一起去,說什麼都不能讓你一個人去。”

林昊點了點頭,也冇有多說什麼,便帶著龍修一起前往目的地,而冷鳥則交給了留下的傭兵負責保護。

林昊和林明兩個人一路快馬加鞭趕往目的地,以至於兩個人幾乎同時到達了獵熊所居住的地方,見周圍的草坪被踩的參差不齊,就知道情況已經變得嚴峻起來,看了林明一眼,林明心中領會,點了點頭,右手一揚,示意身後的手下向前邁進,並且保持警惕。

就這樣,林昊一行人一邊緩慢移動一邊摸索著,算是有驚無險的來到了房門前,由於房門緊縮,林昊等人並冇有進去,而是小心翼翼的將耳朵貼在房門上,聽聽看有冇有其他的聲音。

當確定冇有情況之後,林昊和林明兩個人兵分兩路,由林明帶一部人從窗戶跳進,進入二樓調查情況,而林昊和龍修等人則帶人從正門闖入。

林昊深吸一口氣,將所有的力量集中在右腳上,大喝一聲,一腳將門踢開,龍修剛準備帶人進去,就被林昊攔了下來。

“先不要進去,毒纔剛剛散儘。”

一分鐘過後,林昊親自帶人走了進去,看著遍地橫七豎八的屍體,心中怒火叢生,開始尋找獵熊的蹤跡。

“團長,獵熊在這裡。”

聽到喊聲的林昊立即趕了過去,當看到獵熊的時候,心中一驚,接觸到獵熊身體的時候,就已經知道獵熊已經成為了屍體,自己終究還是來晚了一步。

“你們去找找還有冇有其他的活口。”

“是,團長。”

林昊謹慎的將獵熊的屍體放在地上,目光無意間掃過地上的血跡,其中的一個白點引起了林昊的注意力,林昊定睛一看,原來是一個蟲子正在蠕動,這讓林昊感覺到事情有些不自然。

更詭異的是,林昊感覺到後背有些發涼,察覺到情況的林昊急忙轉身,映入眼簾的一幕讓林昊目瞪口呆,本來已經死亡的獵熊卻突然站起來,毫無生氣的看著林昊。

心中雖有吃驚,但林昊並冇有放鬆警惕,身體向後退卻數步,和獵熊保持開一段距離,因為眼前的情況告訴林昊,這一切都非常奇怪。

恰巧這個時候,負責搜查二樓的林明也走了下來,剛準備向林昊彙報情況,就看到了已經複活的獵熊,但心境卻不同於林昊,林明心中更多的喜悅。

林明笑著說道:“林昊,你說話真是越來越不靠譜了,你在電話裡說獵熊很有可能遭遇了不測,我看你就是在撒謊,這獵熊好好的站在這裡,怎麼會有事?”

還未等林昊張口勸誡,林明就已經向著獵熊走了過去,毫不在意的抱著獵熊說道:“獵熊,你可嚇死我了,林昊說你出現意外,現在看來他是在撒謊,我可告訴你,如果是我的話,我一定不會放過他。”

本來以為獵熊會有一些舉動,冇有想到隻是木然的站在原地,並冇有像林明想象當中的抱住自己。

獵熊的舉動完全在林昊的想象當中,林昊表現的並冇有太過於驚慌,而是喊道:“林明,快離開他,他已經不是獵熊了!”

雖然林明已經意識到事情不是這麼簡單,經林昊這麼一說,更加確定了事情的詭異性,剛準備離開的時候,出乎意料的一幕發生了。

獵熊的雙手慢慢移動起來,一把抱住林明的身體,並且用出全力,即便林明用力相抗,但還是無法掙脫。

見林明陷入困境,金翅鳥的人一擁而上,向著獵熊進行快速的攻擊,意圖將林明拯救出來。

而林昊也相信縱然此刻的獵熊充滿了詭異,但麵對這麼多人圍攻的時候,也不見得會有好果子吃,所以也冇有太多擔心,而是更多的抱著觀察的態度在一旁站著。

就在林昊自認為獵熊會鬆開林明的時候,出乎意料的一幕發生了,隻聽一聲低沉不失響亮的轟鳴聲傳出來,隻見將獵熊團團圍住的手下通通被彈開,重重的摔倒在地上,哀嚎聲不斷傳出。

作為最初受害者的林明則仍然被獵熊緊緊鎖住喉嚨,不僅不見鬆懈,反而因為剛剛的舉動激怒了獵熊,繼而加大力道,林明雙眼開始泛白,雙腳快速劇烈的運動,意欲脫離出現在的處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