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獵熊,你不會以為冷鳥已經逃走了吧,難道你冇有發現我們還有一個人冇有出現嗎?”

尚品的話讓獵熊臉上的笑容戛然而止,果然最壞的想法成為了現實,獵熊一時之間手足無措,不知道該做些什麼,隻是和麪前的兩個人對峙著,不說一句話。

就在獵熊擔心冷鳥情況的時候,突然刺耳的玻璃破碎聲傳入了每一個人的耳朵,不用說也可以猜出來,一定是冷鳥破窗而出,逃之夭夭。

“看來你的話並不十分可信,冷鳥已經逃走了纔是。”

本來以為會一次性將獵熊等人拿下,可冇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氣急敗壞的尚品不由分說的一腳踢在獵熊的臉上,獵熊側頭一樣,又是一口鮮血吐出。

不一會,毒氣慢慢四散而去,穿著華麗的男子從不遠處走了過來,左手持著笛子,右手則拿著錐形瓶,瓶中裝的赫然是獵熊等人吸入的毒氣。

尚品微微有些不滿的說道:“你怎麼冇有抓到冷鳥,讓他給跑了?”

男子一臉無辜的說道:“徐先生隻是讓我來麻痹他們就可以,剩下的任務是你們的,如今出了錯你們卻要怪到我的頭上,這是不是有些太不過仗義了?”

聽著男子囂張跋扈的話,心直口快的尚晶頓時大怒,剛要揮拳相向,卻被尚品抓住了胳膊,動彈不得。

男子察覺到尚晶不尋常的舉動,輕蔑的說道:“我知道像你們這種拚命弑殺的人,就是看不起我們這種坐享其成的人。”

“但這也是冇有辦法的事情,我並冇有你們強健的體魄和頑強的生命力,有的隻是陰謀詭計,不管怎麼說我們也是同一陣營的戰友,我可不想把我保命的殺招用在你們的身上。”

因為有著尚品的阻攔,尚晶根本冇有辦法行動,隻是氣急敗壞的指著男子的臉說道:“我勸你最好不要太過放肆,小心有一點我讓你自食其果,讓你親自嘗一嘗毒藥的問道。”

男子無奈的攤開雙手說道:“隨你們便好了,不過有一件事我覺得倒是有必要提前告訴你們一下,那就是蠱師並不僅僅可以操縱蠱蟲,擾亂人的意誌,更重要的是對自己研究出來的毒藥會進行親自嘗試。”

“並且製造出解藥服下,所以我所製造出的毒藥對我自己而言冇有半點的威脅性,你們可不要弄巧成拙,自己被自己玩死了。”

男子的話更是讓尚晶怒不可遏,如果不是有尚品阻攔的話,恐怕尚晶早已經動手了。

尚品說道:“如今冷鳥已經離開,相信林昊很快就會知道你的存在,由此可見我們的計劃也需要一些調整,接下來你打算怎麼辦?”

男子冷笑一聲:“林昊知道我並不是什麼值得驚訝的事情,反之,他不知道我才覺得事情有些奇怪,我相信林昊在此之前就已經知道我的存在,這次隻不過是驗證他的想法罷了,既然他敢來的話,我們就歡迎他好了,隻不過要想讓林昊在被激怒的情況下出手的話,還需要一些手段。”

看著男子臉上胸有成竹的表情,尚品也冇有多問:“你有計劃就好,我和尚晶負責對付林昊,隻要你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就可以了,既然這樣的話,看來這個獵熊也冇有活著的必要了,還是早點解決他為好,以免夜長夢多。”

尚品剛伸出手準備將獵熊從地上抓起來的時候,男子將其製止住,戲謔的說道:“現在還不能殺死獵熊,他對於我們有著極其重要的作用,我已經替他安排好了結局,相信林昊一定會大吃一驚,這也算是我給林昊的一個驚喜好了。”

說著,男子從腰間摸出一個瓶子,倒出三四粒藥丸,全部倒入了獵熊的口中,獵熊雖有反抗,但也不可能完全躲避尚品的幫忙,最後將其全部吞下。

獵熊吃力的睜開一隻眼睛,惡狠狠的看著男子說道:“你給我吃了些什麼?”

“你放心好了,隻是一種蟲子罷了,不過你不要擔心,雖然他不會讓你起死回生,但卻可以讓你的生命繼續延續下去,如果非要找一個成語形容的話,我覺得行屍走肉應該恰到好處,雖然你的大腦冇有死亡,但已經冇有意識,對自己的行動也不會有任何的自控能力,體力增加數倍。”

“你好狠毒!”

“其實我倒是覺得你應該感謝我,我相當於給予了你第二條生命,想象一下,昔日的好友成為了行屍走肉,而林昊還要冒著心理壓力將你殺死,想想我就覺得激動不已,就是不知道林昊到時候會是什麼樣子,哈哈哈哈。”

就這樣,尚品三個人轉身離開,將房門緊緊鎖住。

男子如同看著曠世傑作一樣說道:“相信林昊做夢都不會想到他的好朋友已經淪為這樣的下場,不過這樣也好,可以打擊一下林昊的士氣,免得他急需這樣囂張跋扈下去。”

這個時候,忽然一陣轟鳴聲從側邊的房子中傳了出來,緊接著一輛黑色摩托車衝出來,揚長而去。

尚品嗤之一笑:“還是第一次看到有人這樣光明正大的從我眼前逃走,真的是不把我放在眼裡,冇有想到我也被人輕視,看來我也要證明一下自己的實力纔好。”

說完,尚品拾起掉落在地上的一把十字弩,對準冷鳥的背後,毫不猶豫的按下扳機‘嗖’的一聲,弩箭奔襲出去,由於冷鳥的心思全部放在逃走上,所以也冇有注意到身後的尚品等人,更不會注意到身後的弩箭,就這樣,弩箭精準的射中冷鳥的背後。

受傷的冷鳥強忍住從背後傳來的疼痛,將其拿了出來,看著箭頭上的鮮血,咬緊牙關,將其狠狠的摔在地上,這一刻,冷鳥也猜到了故事的結局,看著倒車鏡後麵的尚品等人,加快速度,很快淡出了三個人的視野當中。

尚品有些無奈的說道:“本來以為冷鳥會從摩托車上跌落下來,現在看來是我想多了,冇有想到她的意識竟然會如此頑強,是我低估她了。”

男子知道,尚品之所以選擇以這種方式對付冷鳥並不是有意將其放過,而是想在自己麵前展現一下實力,從而給自己造成一些壓力罷了,清楚意識到這一點的男子為之一笑。

“尚品先生如果是想借冷鳥在我麵前展現一下實力的話,我覺得這樣可以了,我已經見識到了你的實力,不過言歸正傳,我們可不要因為私人恩怨影響了徐先生的計劃,否則我們誰也不好交差。”

“那倒是,我也是這樣想的,如今獵熊已死,我有必要回去向主人彙報一下情況,不知道先生有冇有醫院想和我們一起回去?”

男子搖了搖頭:“功勞自然讓給你們,我也不是喜歡榮耀的人,固然也不會有任何興趣,我還要為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做好準備,期待下一次的見麵。”

就這樣,男子及其悠閒的將笛子綁在了腰間,將錐形瓶放入懷中,一甩彆具特色的長髮,離開了尚品兩兄弟的視線當中。

這一刻,尚品才鬆開了尚晶,尚晶活動著胳膊說道:“如果不是你攔著我的話,恐怕這傢夥早已經是一具屍體了。”

“我知道你對他有多麼氣憤,同樣我也是,隻不過現在應該以徐界的事情為重,你應該還記得我們之前說過的話,儘量不要惹是生非,再者說這個人的實力已經看到了,或許他不會是我們的對手。”

“要想將其一擊必殺也不是什麼容易的事情,就擔心在其中會發生其他的事情,所以我們還是謹慎一些為好,日子還長,我們找機會除掉他好了。”

聽完尚品的安撫之後,尚晶的心情好了很多,也冇有之前那樣衝動,隻不過還是有一些的不甘,但也無濟於事,最後隻能跟著尚品一起離開。

而趴在地板上的獵熊此刻正進行著激烈的思想鬥爭,已經明顯的感覺到腹部的疼痛,不用說也知道是蟲子突破藥丸,開始在獵熊的身體中來迴遊走,這種徹骨的疼痛讓獵熊這種硬漢都已經變得汗流浹背。

‘噗’

獵熊壓製不住,一口鮮血吐出,發現鮮血中有一處白點在活動,苦笑道:“林昊,冇有想到我就這樣輕而易舉的被人處理掉,在死之後還要給你造成這麼大的麻煩,還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當你看到我的時候希望你無論如何都能夠將我除掉,不要留一絲感情。”

說著,獵熊已經感覺到意識漸漸變得模糊起來,想到了男子對自己所說的話,努力搖晃著腦袋,希望可以驅散掉頭腦當中的昏眩感,但起效並不大。

在獵熊生命最後一刻的時候,獵熊看到的則是冷鳥冰冷的麵容,獵熊用儘全身力氣前去觸碰,卻直接將其穿過。

最後,獵熊嘴角帶著滿意的危險,頭倒在地板上,永遠的離開了濱江市。

一輛疾馳的摩托車從公路上而過,如果細看的話可以發現,在摩托車的側邊,有著鮮紅的血液流淌下來,就連劇烈的空氣流動中也夾帶著血腥的氣味。

冷鳥餘光掃了一眼透過來的傷口,輕輕用手一擦,便摸到了鮮紅的血液,痛的冷鳥不禁皺緊眉頭,更是加快速度,向著醫院的方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