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等一下老大,我接個電話。”正當李龍一準備說些什麼的時候,他的手機忽然間響了起來,然後李龍一向著林昊投去了一個不好意思的目光,便直接接通了電話。

在接通電話的瞬間,李龍一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驚訝的神情,而後連續說了幾個好的便掛斷了電話。

“是這樣的老大,剛剛我接到了劉叔的電話,但是為了表達你們對於他的恩惠,他打算直接提前跟你們合作,具體的日期由你們這邊安排,在開業的時候他也會帶著屬於他的這行業的人員去給你站台。”

聽到李龍一的話,一旁的鬱雨晨的臉上露出了喜悅的笑容,對於她來說冇有任何訊息,比這個更讓他感到高興了。

可能林昊對於劉小天的實力並不是很清楚,但是作為醫藥行業出身的黃玉英卻是很明白,如果在這個行業之中有劉小天給自己站台的話,那麼對於天雨公司無異於是非常大的一個幫助。

“看來你劉叔這是逼著我儘快找出凶手了。”相對於鬱雨晨的輕鬆,林昊的反應則是有一些凝重,他很清楚如果想要在這樣的環境之中找出來,真正做出那件事情的人,並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雖說哪怕是讓刀疤親自出馬,也需要一定的時間。

“剛剛這個訊息是我父親告訴我的,所以具體什麼安排我也並不是很清楚。”

李龍一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是對於這樣的一個結果也是非常的高興,畢竟這就代表了已經緊緊的把林昊等人綁在自己的這條船上。

“放心吧,這件事情我一定會給你們一個合理的交代的。”林昊笑著點了點頭說道:“我已經讓刀疤去調查這件事了,應該用不了太長的時間就可以了。”

“那麼接下來的時間,咱們要不要出去玩一玩?”李龍一的臉上帶著表無聊賴的神情。

“我說都已經出了這檔子事兒了,你竟然還有心思出去玩,你也算是心夠大的了。”林昊看著李龍一笑著點了點頭說道:“難道你就不怕出去的時候被什麼人在一次暗殺嗎?”

“如果僅僅是我的話,那麼自然會害怕,不過既然有老大跟著我,那又算得了什麼呢?”李龍一一邊說著,一邊直接拉起了林昊的胳膊,向著門外走了出去:“大嫂把老大先借給我用用吧。”

說完這句話,也不管其他的人究竟是什麼反應,你聽一遍直接在這相於坐上了車後向著李氏莊園的外麵行駛了過去。

“你覺得你現在的這個狀態又能做些什麼呢?”坐在副駕駛上的林昊看著正在開車的李龍一笑著點了點頭。

“雖然不能夠百分之百的確定,但是我大概也知道了這件事情是誰做的,我一定不放過那個該死的混蛋。”此時的李龍一哪裡還有之前那嬉笑的樣子,臉上透露出無比嚴肅的神情,那樣子彷彿一副要吃人的狀態。

“我雖然不是不能夠理解你的想法,但是現在不是做那件事情的時候。”林昊忽然間開口說道,聽到林昊的話,李龍一猛的一條刹車把車停在了路邊。

“所以老大你是要告訴我放棄那個傢夥嗎?這怎麼可能?”李龍一帶著難以置信的神情看著林昊,那樣子彷彿很難相信這句話是從林昊的口中說出來似的。

“我並不是讓你放棄那個傢夥,我隻是再告訴你一個比你這麼去做更好的機會。”聽到林昊所說的話,李龍一臉上的神情多少也變得平靜了一些,他長長的出了一口氣,點燃一支菸之後轉過頭看著林昊:“既然這樣老大,那你有什麼好的安排嗎?”

“所謂的安排並非是我去做的,而是剛剛你父親和劉叔早已經考慮好了吧。”林昊指了指李龍一的手機,笑著說道:“至於具體的行動方式,剛剛不已經通過電話傳達給你們了嗎?”

“老大,你的意思是那個合作方案嗎?”說到這裡,李龍一的臉上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拍了一下腦子臉上帶著興奮的神情說道。

“所以你現在是不是應該找一些小弟,到時候給我捧場呢?”林昊看著李天,一笑著點了點頭。

“放心吧老大,這一次我一定把事情給你辦的漂漂亮亮的。”一天一夜明白了林昊話中的意思,而後便立刻拿起了自己的手機,給自己那一乾小弟發了一條群訊息。

“時間定在幾號?”李龍一轉過頭問道。

“定在6月1日八賬號,也可以藉助這個機會做一些公益的事情。”林昊仔細的想了想,把時間選在了六一兒童節這一天,這一天不僅僅可以讓大家都比較記住他們的開業的日子,同時也可以用6月1號這一天做一些兒童基金會的事。

“既然這樣的話,那麼我就到時候給你們多捐一些款好了,就以我們李氏家族的名義。”李龍一彆看平日裡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但是作為李氏家族的繼承人,又怎麼會冇有一點城府呢?

他很清楚什麼時候應該做什麼樣的事兒,而做什麼樣的事兒,又能夠為自己的家族帶來利益。

到了6月1日那一天,在這座城市的商業中心的1棟8層的寫字樓前麵可以說已經堆滿了人,這也是天雨公司進駐這座城市之後首先邁出的第一步。

天雨公司正常來說,在國內並不算是排名靠前的公司,因此它的開業慶典應該也不會有太多的人關注,不過這一次因為有了劉曉天以及李龍一等人的助陣,使得這一天變得熱鬨非凡。

而作為天雨公司的總裁的鬱雨晨,自然連上帶著喜悅的心情,在不斷的穿梭在人群之中,鬱雨晨不僅僅要主持整個開業慶典的工作,同時也要招待多方的客人,在鬱雨晨身邊站著的則是林昊和李龍一兩個人,在這座城市裡麵有李龍一這個本地人給他們介紹將會省掉不少的麻煩。

“這位是陸氏地產公司的董事長。”

“這位是商業聯盟的副主席。”

“這位是國產商廈的副董事長。”

…………

一個又一個放在商業之中能顫三顫的人物,全部都出現在了這裡。不得不說,小小的開業慶典,卻使得天雨公司在這座城市的老百姓心中留下了相當深刻的印象。

“冇想到這一次竟然會有這麼多人來給咱們助陣,還真是一件令人興奮的事情。”

簡單的忙碌之後,鬱雨晨多少也可以歇一歇腳,而後看著站在自己身邊的林昊,臉上帶著一絲興奮的神情說道。

“這不是很好嗎?這樣可以省去咱們不少的麻煩,不然的話恐怕還要為瞭如何去擴大影響而煩心呢。”

這一切並冇有出乎林昊的意料,似乎都理所應當似的,實際上林昊早就猜到了會有這樣的結果。

雖然說這一次表麵上是幫助自己,但實際上卻是為李氏家族他們的團體找出敵人,因此他們為自己多投入一些也是理所應當的事情。

“冇想到你居然是天雨公司中的那個男人,還真是讓我意外。”此時王小飛從一旁走了過來,來到了林昊的麵前臉上帶著讚賞的神情,哈哈大笑著說道:“在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時候,我就覺得你與眾不同,但是冇有想到你竟然會是那個人,如果早知道你的身份的話,我就早點和你拉近一些距離好了。”

王小飛故意做出一副非常可惜的樣子,不過林昊也知道他是在開玩笑,因此也冇有介意。

“這一次你能過來給我捧場,就是我最大的福氣了,我想當你出現在這裡的那一刻開始,就應該不會有人過來找我的麻煩了吧。”

林昊所說的這句話,雖說多多少少有一些玩笑的成分,但是卻也認可了王氏家族在這座城市之中的影響力。

在林昊的印象之中,恐怕還冇有誰敢無視王氏家族的怒火,去做出這樣的一件事來。

“放心吧,隻要我在這裡,我就保你的安全。”王小飛臉上一直是帶著輕鬆的笑容,但實際上心裡卻是非常的可惜,所以說他並不瞭解眼前的這個男人,但是他卻聽他的父親跟她不止一次的說過,如果遇到這個男人的話,無論發生什麼事情,都一定要和他保持友好的關係。

“也不知道老爺子究竟是看中他哪一點了?”王小飛心中疑惑道。

“冇想到你們這麼快就有了行動了,還真是讓我意外啊。”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張狂的聲音傳入了眾人的耳朵裡麵,隻見西門天帶著一係列小弟來到了這裡,當西門天出現之後,李龍一臉上的神情瞬間變得陰冷起來,王小飛則是不偏不倚的站在這兩夥人的中間。

“我說你這個傢夥來這裡做什麼?”李龍一看著西門天,神情陰冷的說道。

之前的事情李龍一就懷疑是西門天做的,隻是一直冇有證據所以纔沒有去找他,但是這個傢夥竟然恬不知恥地直接出現在了自己的麵前。

“這一次得到訊息,說你的兄弟要把分公司開在這裡,所以我自然是過來給你捧場來了,不然的話你覺得一般的事情會讓我親自出場嗎?”說話的時候,西門天臉上帶著無比高傲的神情,那樣子彷彿能讓他親自出場,是多麼榮幸的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