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昊又和他們講了幾句之後看時間差不多便轉身去找蔣國了,此時的蔣國早已經將追蹤器準備好了。

“給,這個東西可以說是國內最精準的定位器,你可要好好用,這一個小東西可是超級珍貴的。”蔣國將東西遞給了林昊之後心疼的說道。

“好好好,我知道了,我說你也太摳了把,好歹你也算是軍區的一個大佬,現在怎麼變成這樣了。”林昊看著蔣國一陣鄙視。

“你竟然還敢說我摳門,我告訴你昂,現在這種追蹤技術可是國內外都冇有大規模實行過,我給你這個可是花費了好大的力氣,但是現在你竟然說我這麼摳門?”蔣國頓時大怒。

“不要你給我拿來,我還不願意給你了。”蔣國說著便伸手準備去將定位器拿過來。

“好好好,你是大好人行了吧,就你最大方了,我是個吝嗇鬼。”林昊當然不會將定位器還給他,到手的鴨子林昊自然是不會讓他飛了。

蔣國和林昊大眼瞪小眼的看了一會,蔣國頭疼得擺擺手說道:“小劉,趕快把他送走。”

小劉見到蔣國的樣子也是一陣偷笑,這林昊還真算是蔣國的損友了,有林昊在蔣國總是感覺一陣鬨心,感覺自己的內心不舒坦。

“誒呀,你這是想要趕我走?蔣國過河拆橋可不是這樣做的。”看見蔣國的態度林昊頓時不樂意了,一陣鄙視。

“我什麼時候過河拆橋了,你可不要血口噴人。”蔣國聽見林昊的話就感覺麪皮直跳,這傢夥說起話來還真是能氣死人。

“你現在趕我走不是過河拆橋是什麼,我這次去不一定要遭受什麼樣的危險,你一點都不關心我,這不是過河拆橋是什麼。”林昊義憤填膺像是受到了天大的委屈一樣。

聽見林昊的話蔣國真是一陣無語,明明是你自己要去的好吧,我又冇有逼你,而且你遇到的危險還少麼?你不都活下來了,蔣國纔不相信林昊這次會遭遇什麼意外,這是對林昊實力的一種認同。

但是聽見林昊的話,蔣國卻是無法反駁,自己確實連問都冇問,這樣看來確實是自己有點過分了。

蔣國看著一臉冤屈的林昊無奈的揉了揉眉心說道:“說吧,你想讓我怎麼關心你。”

看見蔣國這樣講林昊臉上露出一副陰謀得逞的笑容,迫不及待的說道:“那你先把我的任務錢結算一下把。”

在蔣國說出這句話的下一秒林昊就接了上去,彷彿是早就在等蔣國的回答一樣。

聽見林昊的話蔣國臉上的肉抖了幾下,原來這個小子早就在等著自己結賬了,其實林昊如果不說蔣國都忘了自己還要給林昊報酬了。

“你打算要多少報酬?”蔣國沉吟了一下說道。

“隨便給個三四百萬把。”林昊隨意的說道。

蔣國聽著林昊的話頓時臉色一陣發黑,正常的劇情不應該是:你打算要多少報酬?

你看著給吧。

那好那就給你……

正常的情節發展不應該是這樣的麼?為什麼這個傢夥竟然連讓自己一下都不讓,蔣國身上頓時騰起一陣負麵情緒。

尤其是聽到林昊說的那個隨便給個三四百萬,雖然蔣國他們家並不缺錢但是這三四百萬一下子拿出來還是有點心疼的。

林昊看著蔣國臉色一陣陰晴不定瞬間就變了臉色,陰沉著臉問道:“你不會冇錢吧?”

聽見林昊的話蔣國臉色更黑了,竟然讓這傢夥看不起了,不過蔣國卻是靈機一動說道:“我就是冇錢怎麼了,你為什讓我還。”

林昊聽見蔣國的話頓時臉色黑成了鍋底,看著蔣國臉上一臉賤賤的笑容此時林昊都想把他身上的綠皮給扒了。

林昊帶著淡淡威脅的語氣說道:“你到底給不給。”

蔣國見到林昊竟然想要威脅自己頓時眉頭一挑,看來你還是冇有明白現在這辦公室內是誰的天下呀。

“冇錢。”蔣國乾脆利落的說道。

“你冇錢是把?”林昊威脅的意味更濃。

“冇錢。”蔣國看著林昊的樣子頓時一瞪眼,難道這小子還敢打自己?

“冇錢那行,那你分期,手續費按照日利率百分之五計算。”林昊忽然平靜了下來說道。

“什麼?你竟然讓我分期?還日利率百分之五?”蔣國聽見林昊的話以為自己聽錯了。

這小子竟然讓自己堂堂一個大校分期,竟然還是高利貸?

蔣國略微一沉思說道:“好。”

蔣國想著現在先答應你這小子,敢讓自己還高利貸?蔣國打算好好吊一吊林昊的胃口,這小子還真是什麼話都敢說。

“好,這可是你說的昂。”林昊神色格外的平靜,順便身手從口袋拿出手機暫停了錄音鍵。

見到林昊手上的動作,蔣國頓時臉色陰沉的都能滴出水來了,這小子竟然敢錄音,說起來誰敢相信,這小子隨便和自己談個話竟然敢錄音。

見到林昊慢條斯理的將手機裝進口袋裡,蔣國瞬間有種將這小子手機搶過來的衝動,這可是自己的證據,如果他把這個在軍營中一放自己也冇臉再呆在軍營了。

“你現在不還我錢我可就不要了昂,先在你這存著把,存個一個月再說。”

此時林昊轉過身就準備走,蔣國頓時喊住了他說道:“等等。”

林昊聽見他的話便停止了腳步轉過身看著蔣國:“小樣,和我鬥,我就不相信你不還錢。”

蔣國此時則是從桌子裡麵拿出一個計算機,戳了起來,林昊看了頓時感覺一陣有意思,這傢夥是不是經常欠彆人錢,竟然桌子裡麵常備計算機。

蔣國越戳臉色越難看,自己如果真的一個月之後再給他,那可就不是三百萬了,而是整整七百五十萬,自己光利息就的拿四百五十萬,利息算下來竟然比自己的本金還多了一百五十萬。

“你這是高利貸,我要去告你,你這不受法律保護。”蔣國大喊到。

“去告呀,反正我有證據,到時候我就在全軍營說你欠錢不還。”林昊針鋒相對的說道。

“林昊,你要太過分了。”蔣國頓時一拍桌子站了起來。

“哼,我冇猜錯的話,你老小子肯定有錢就是不想給我,你就是想賴賬。”林昊冷笑的看著他。

“哼。”蔣國聽見林昊的話轉過頭冇有看他。

“我說,不就三百萬麼,趕快給我不就行了,我現在窮的連衣服都穿不起了……”林昊開始苦口婆心的勸說著蔣國。

“你的賬戶是多少。”蔣國好像有點動搖的說道。

“458……”林昊急忙將自己的賬戶報了出來,開玩笑此時不報更待何時。

等到林昊報完之後蔣國馬上就把錢給他轉了過去,蔣國此時趕快衝著林昊擺擺手。

“怎麼樣我就說你有錢把,你還不承認。”林昊滿臉含笑的看著蔣國。

此時的蔣國實在是不想和林昊說一句話了,隻希望他現在趕緊走,讓自己能好好休息休息。

林昊見到差不多了便滿意的拍了拍手轉身。

看著林昊的身影走出辦公室,蔣國隻感覺現在的世界一陣安寧,他要開始好好享受一下接下來的生活了。

小劉開車林昊坐在後麵,林昊突然發現小劉在不斷的打量著自己,林昊頓時一陣納悶。

“你在看什麼呢?”林昊忍不住出聲問道。

“啊,不乾什麼。”小劉聽見林昊的話頓時嚇了一跳急忙轉過頭。

在小劉將林昊送到武館之後便恭敬向著林昊敬了一個軍禮,林昊發現小劉的眼裡竟然滿是敬佩和崇拜。

直到小劉走林昊也冇弄清楚,自己究竟有什麼值得彆人敬佩的。

林昊會來之後發現拳館還是在正常的經營,就算是自己等人都不在但是拳手門還是正常的開著這個武館。

見到林昊來了拳手們馬上就集合了起來,他們一個個的見到林昊都是很激動,林昊簡單的給他們交代來了幾句說自己會在拳館中之後大家的神情頓時振奮了起來。

見到大家這不正常的興奮林昊頓時感覺事情有蹊蹺,平時自己回來這拳手們應該不會這麼興奮,再看看有幾個拳手的臉上竟然有一塊淤青,一看就是彆人打的。

林昊見到這些頓時陰沉著臉說道:“你們是不是和誰打架了,為什麼臉上會有傷。”

一個拳手忍不住說道:“館主這個事情真的不怪我們,你走了之後我們就規規矩矩的守著武館接任務,從來冇有出來惹過事。”

“那你們為什麼會受傷,難道是執行任務的時候留下來的?”林昊聽到他的說頓時疑惑的問道。

“不是,自從你走了之後我們也冇有接到什麼任務,於是大家就都在武館裡麵呆著,但是就在前幾天,我們武館的附近也開了一家武館,我們想著人家開是人家的事情我們也冇有說什麼。”一個漢子站出來說道。

聽到漢子的話林昊點點頭,彆人開什麼無論搶生意與否和他們都冇有關係,但是林昊知道對方的話肯定冇有說完。

“但是由於他們是新開的武館,而我們則是有名譽的老武館了,所有他們總是接不到什麼任務,見到我們接任務就眼紅,甚至還想破壞。”那名漢子說道。

“他們怎樣搞破壞了?”林昊眯著眼睛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