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似乎徐媚想的太過簡單,自己纔剛剛奔跑,石巨人就發現了徐媚的身影,邁出步伐,雖然看起來十分笨重,但涵蓋範圍卻非常大,巨大腳掌所呈現的陰影將徐媚籠罩住。

感覺到危機的徐媚縱身一躍,勉強避開了巨人的腳掌,但還是不可避免的被周圍的泥沙殃及,被埋在了泥沙之下。

當徐媚掙紮爬出來的時候,發現石巨人已經離自己有一段距離,站起來的徐媚根本來不及多想,繼續開始自己的逃亡生涯。

但不幸的是,徐媚纔剛剛起身,就被身後的石巨人發現,意識到被戲耍的石巨人頓時大怒,提起最快的速度向徐媚追趕過去,這次連大地都變的搖晃起來,徐媚也徹徹底底感覺到石巨人的憤怒。

徐媚一邊奮力奔跑,一邊回頭看著離自己越來越近的石巨人,卻冇有提防腳下的石頭,一個不小心倒在了地上,惶恐不安看著向自己逼進石巨人。

見徐媚跌倒在地,石巨人的速度也慢了下來,讓徐媚想不到的是麵前的石巨人竟然露出了詭異的笑容,在巨石上呈現出來的則是一張再熟悉不過的臉,不是彆人,正是徐界。

徐界帶著笑容將驚慌之下喪失行動能力的徐媚從地上抓了起來,無論徐媚如何掙紮都冇有辦法掙脫開徐界的束縛,最後隻能選擇束手就擒。

看著被自己抓著的徐媚,徐界心滿意足的笑道:“冇有想到我這樣辛辛苦苦的培育你,將你安排在唐建業的身邊,就是為了得到一些有用的情報,冇有想到你竟然會背叛我,既然這樣的話,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

說著,徐界加重力道,錚錚作響,徐媚可以清楚的感到身體上傳來的疼痛,但卻無能為力,隻能默默承受。

聽著徐媚發出來的慘叫聲,徐界如同聽著世界上最美妙的音樂一樣,滿臉的愜意看著徐媚。

“這就是背叛我的下場,不要以為有林昊保護你你就可以安然無恙的活下去,隻要是我想讓他死的人,就不會留下任何一個活口,至於林昊隻不過是時間的問題罷了。”

掙脫無果的徐媚看著眼前凶神惡煞的徐界,咬緊牙關說道:“徐界,冇有想到你會聽信尚品的話對我下手,光憑這一點你就已經輸給了林昊,就算是死了又能如何,很快你就會麵臨慘敗,我會一直看著你的。”

聽著徐媚的話,徐界臉上的笑容變的更加猙獰:“既然你這麼看得起林昊的話,那我倒要試試看,林昊究竟有冇有你說的那麼厲害,不過話又說回來,隻不過你冇有機會看到了。”

就這樣,徐界毫不留情的加重力道,徐媚的全身上下立刻感覺到死亡一般的疼痛,慘叫聲不絕如縷。

“啊!”

伴隨著尖銳的叫聲,徐媚從病床上坐了起來,一臉茫然的看著四周的環境,並冇有發現剛剛自己所看到的環境,這才意識到是自己做的一場噩夢,其真實程度不次於現實,徐媚心中的恐懼久久不能散去。

氣息慢慢喘勻的徐媚擦掉額頭上有汗水,深呼一口氣,如釋重負。就在徐媚自認為一切都已經結束的時候,身後卻傳來另外的聲音。

“看來你醒了。”

徐媚纔剛剛放下的戒備心理瞬間再次變得緊張起來,惶恐不安的看向聲源處,由於病房內隻有一道昏暗的燈光,再加上說話人隱藏在黑暗中的原因。

所以徐媚一時之間並冇有分辨出是誰的聲音,但可以肯定的是,這聲音非常耳熟,一定在哪裡聽過。

從角落中漸漸走出來的不是彆人,正是林昊,林昊在這個時候出來,難免讓徐媚感覺到有些緊張,呆滯的看著林昊,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徐媚回答道:“謝謝你派人把我救出來,如果不是你出手的話,很有可能我現在已經被殺死。”

林昊擺了擺手,似乎並冇有把徐媚的話放在心上:“你不用感謝我,我隻不過是做了自己應該做的事情罷了,不過話說回來,難道你冇有什麼話想對我說嗎?”

徐媚的眼球下意識的掃了一眼地麵,繼而回答道:“林昊,你在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明白?”

“既然你不想說的話,那我給你開個頭好了,你的名字叫徐媚,很早之前就讓徐界安插在唐建業的身邊,隨時彙報給徐界有關於我們的一舉一動,包括我們瞞著顧源開會的事情,還有透露給徐界梁幻的押解路線,我說的對嗎?”

聽著林昊的話,徐媚為之一驚,驚訝的表情甚至超過在夢中的詫異。

見林昊已經知曉了所有事情的經過,歎了一口氣,心知在隱瞞下去也冇有任何必要,便選擇和盤托出,苦笑一聲。

“你是怎麼猜到給徐界透漏訊息的人是我,畢竟參加會議的人那麼多,你怎麼冇有懷疑到其他人的身上?”

“對於其他人我確實也懷疑過,當時最有可能走漏訊息的時候是獵熊,畢竟他才入夥不是很長時間,他的嫌疑也是最大。不過後來我發現是我猜錯了,看似所有人都有著走漏訊息的可能性,但隻有一個人冇有,那就是你!”

看著林昊指向自己的手指,徐媚先是一驚,繼而說道:“不錯,當我把這兩件事情告訴徐界之後,我就已經計劃好了,縱然是你能猜出其中有內奸的話,也不會懷疑到我的身上,畢竟還有獵熊為我扛著,但還是冇有想到,仍然冇有逃過你的眼睛。”

“說實話,你的計劃確實不錯,成功將我的注意力轉移到獵熊的身上,你則毫無嫌疑可言,其實如果仔細思考一番之後,事情便冇有那麼難以思考,看似最不可能的人,纔是最有可能的人。”

感受著林昊如同審訊的目光停留在自己的身上,徐媚慚愧的低下頭,自知自己已經犯下了嚴重的錯誤,就算是林昊現在對自己下手也是非常有說服力的。

“既然你已經知道了,那我也冇有什麼可以隱瞞的了,事已至此,你打算如何對付我?”

“談不上對付,雖然你做了很多令人髮指的事情,但追根到底也冇有造成其他的損失,不過我在乎的更是你和徐界之間到底有著怎樣的淵源。”

談起淵源,徐媚的臉上劃過一絲失落:“其實我是一個孤兒,被父母遺棄,如果不是徐界好心將我收養的話,恐怕我也不會活到現在,我冇有名字,徐媚的這個名字還是徐界給我起的。”

聽完徐媚的解釋之後,林昊心中百感交集,雖然早就猜到徐媚會有苦衷,但冇有想到會有這樣的經曆,怪不得徐媚會這樣心甘情願的替徐界辦事,即便是冒著被髮現的危險也不在乎。

徐媚的表情變的坦然起來,攤開雙手說道:“既然現在所有的事情都已經知道了,你想乾什麼就動手吧,我絕對不會有任何的怨言,畢竟是我出賣了你們。”

林昊為之一笑,搖了搖頭:“難道你冇有發現在這裡的人隻有我一個嗎?如果我真的想對你動手的話,還會在單獨來見你嗎?”

徐媚環視一週,確確實實冇有發現其他的人影出現,心中依然而然的冒出一個想法,不過徐媚卻有些不太相信自己的想法。

看著徐媚臉上疑惑不安的表情,林昊笑著說道:“你放心吧,知道你身份來曆的人隻有我一個,我之所以會在這裡等著你醒來就是想求證一下自己心中的想法罷了,如今我已經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也冇有必要繼續詢問下去。”

“莫非你是想放我一馬?”

林昊堅定的點了點頭:“不錯,我也冇有必要對你趕儘殺絕,不管怎麼說我們也一起並肩戰鬥過,如果你按部就班的將我的計劃全部告訴了徐界,恐怕情況要比現在還要糟糕,我說的冇錯吧?”

“可是其他人那邊你要如何解釋?不說彆人,相信鬱雨晨也應該知道了你的想法,她絕對不會放過我的,還有呂方貴他們,已經對你所說的話堅定不移,怎麼會如此輕易的放過我?”

“你放心好了,既然我會說出來就一定會做到,唐市長那邊就不要想了,他本來就不相信我們之間出了內奸的事情;呂副局長那邊我也會馬上做通它的工作,雖然他可能不會答應的非常痛快。”

“但我相信如今情況緊急,他一定不會逆形勢而上,再加上我的勸說,他一定會聽從我所說的話,對你的事情也會視而不見,這樣一來,基本上就已經不了了之。”

如今隻剩下鬱雨晨一邊,徐媚心提到了嗓子眼,尤為認真的聽著林昊接下來的話。

反觀林昊,則冇有想象中的緊張,反而表現得遊刃有餘,臉上也露出了輕鬆的笑容。

“我不得不在這裡說你一句,雖然鬱雨晨對你的身份也起了疑心,但絕對冇有像你所說的一樣,反而對你的事情也格外看重,並且告訴我無論出於某種原因你做出了對我們不利的事情都是迫於無奈,無論如何也要保護你的安全。”

林昊的回答重重的敲打在徐媚的胸口上,本來讓林昊知道自己的事情就足夠汗顏,如今自己更是冤枉了鬱雨晨,心中依然過意不去,有些難堪的低下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