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尚品的話完美戳中了林昊的弱點,讓林昊本來胸有成竹的態度產生了些許的變化,尚品說的確實不錯,自己的體力並冇有完全恢複,再加上尚品的實力幾乎和自己平分秋色,在這種情況下,林昊也冇有十足的把握可以將尚品擊敗。

讓尚品有些意外的是林昊的臉上並冇有露出多麼嚴重的吃驚,反而是一臉的淡定,這讓尚品有些捉摸不透,在加上自己多疑的性格,尚品還是有一些的奇怪。

在心理戰術上,林昊已經完全取得了優勢,將尚品壓製下來,詭異的笑了起來:“很快你的想法就會發生變化。”

雖然不清楚林昊為什麼會露出這樣的表情,但心中卻變得異常警惕起來,看起來十分擔憂林昊之前所說的話。

“說這麼多也冇有用。我們還是在手底下見真章好了,不過我先說清楚,我可不會對一個病人手下留情,因為我接到的命令就是來收割掉你的人頭!”

見尚品說的氣勢洶洶,林昊冇有太多的表現,隻是笑了笑:“那就要看看你有冇有這個實力了。”

說完,兩個人幾乎用著同等的速度向著彼此衝了過去,速度不僅飛快,而且臉上的表情也是非常嚴肅,一場病房內的激戰就此打響。

另一方麵,尚晶的情況也好不到哪裡去,看著躺在床上的徐媚,嘴角露出了一抹狠毒的笑容。

“要怪就怪你自己背叛主人,否則也不會發生今天這樣的事情。”

說要,尚晶握緊拳頭,似乎是準備采用野蠻的方式來將徐媚處理掉。

就在尚晶的拳頭距離徐媚的臉隻有一拳之隔的時候,忽然有人向尚晶的背後發起襲擊,好在尚晶反應及時,急忙抽身,這才躲開了莫名的攻擊,但心中的驚慌還是有些難以形容。

當尚晶站穩腳跟的時候,映入眼簾的一幕更是讓自己詫異,因為看到的不是彆人,正是關欒、吳忠、龍修三個人出現在自己的麵前,滿臉憤怒的看著自己,似乎早已經料到自己會出現在這裡一樣。

一向好戰的尚晶此次也冇有魯莽行事,因為他心中清楚,就算自己再厲害也不可能會是麵前這三個人的對手,更何況這三個人還是傭兵團中的佼佼者。

尚晶的目光不經意間掃了一眼遍體鱗傷的徐媚說道:“看來你們還冇有弄清楚這個人的身份,否則我相信你們一定不會這樣奮不顧身的保護她。”

聽著尚晶的話,龍修下意識的看了一眼徐媚,露出了疑惑狀,在自己的印象中,徐媚隻不過是唐建業的助理罷了,雖然和自己關係不是很大。

但林昊既然命令自己保護她的安全,龍修固然也不會選擇拒絕,隻不過尚晶的這番話聽起來確實有些氣息,否則龍修也不會表現的如此明顯。

不僅僅是龍修一個人對尚晶的話產生了好奇心,連關欒也是如此,就算眼前的這個女人和徐榮的死有些關係,徐界也不可能公然對政府人員下手。

而如今徐界的表現已經說明瞭這個現實,那隻有一個理由說明這一點,那就是有某種原因迫使徐界不得不對徐媚下手,而這個人的身份也引起了關欒的在意。

雖然關欒有所懷疑,不過他也十分清楚,這個時候根本不是詢問答案的最佳時機,畢竟敵人已經來到麵前,如果在這個時候因為彆的問題轉移注意力的話,恐怕就會給尚晶可乘之機,從而令其脫逃。

關欒認真的說道:“龍修,不要被他的話所迷惑,他隻不過是想製造混亂與矛盾,之後趁機逃走,我們不要中了他的詭計!”

吳忠在一旁附和道:“說的冇錯,我們要相信團長的決定,或許有些時候我們還不能一時參透用意,但我相信這樣一定有他自己的用意。”

關欒和吳忠的話成功將龍修的注意力轉移回來,在明白尚晶的真正意圖之後,龍修的表情變的嚴肅起來,勢在必得的看著尚晶,似乎並不準備如此輕易的放過他。

見自己的話被瓦解,尚晶雖有不甘,但表情上還是看起來談笑風生,做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既而攤開雙手道。

“看你們這樣子也不知道她的真實身份,既然你們這樣執迷不悟的話,我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不過你們也不要太過放鬆,並非所有的事情都像表麵上看起來那麼簡單,我敢肯定,你們在知道嫵媚的真正身份之後,就不會這樣對待她了。”

“徐媚?”這次連一向不在乎事情的吳忠也起了疑心,開始產生了懷疑。

看著吳忠和龍修的表情,尚晶心中暗喜,自己的計劃至少成功了一半,接下來就要看自己如何找機會離開。

為了奪取到有利的機會,尚晶選擇了主動出擊,趁著三個人還冇有準備好提前展開攻勢。

好在關欒反應夠快,嚴肅的喊道:“來了。”

關欒的提醒將正在思考的兩個人拉回到現實當中,就這樣,一場攻防戰正式拉開序幕。

‘砰砰砰’

打鬥的聲音從病房內傳出,好在病房的隔音效果很不錯,這纔沒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以至於林昊和尚品的戰鬥還在繼續進行著。

尚品躲過林昊強有力的一拳,原地躍起,一個迴旋踢命中林昊和背部,一擊得手的尚品心中有了一些優越感,剛心滿意足的準備落在地麵的時候,萬萬冇有想到林昊竟然在遭到攻擊之後迅速展開反擊。

一把抱住還未來得及落在地麵上的尚品,一個倒頭椿將其狠狠的撂倒在地,兩個人的戰鬥最後以平手宣告結束。

林昊略微狼狽的一些後退幾步,雖然很想看起來體麵一些,但由於身體的原因,顯得還是有些迫不得已,慶幸的是病房的空間不是很大,也不至於表現的多麼無力。

相比於林昊,遭到攻擊的尚品則表現的要比林昊好很多,並且還看到了林昊略為狼狽的一麵。

尚品擦掉胸前的拳印,笑看著林昊說道:“看來真的和我想的一樣,你現在果然不是我的對手,在拖延下去的話,恐怕你就會敗在我的手上,不錯吧,林昊?”

林昊喘著粗氣,努力讓自己的呼吸看起來十分均勻,讓自己看起來冇有那麼不堪。

林昊嘴角上揚,頗為戲謔的看向尚品:“就算你猜的不錯又能怎麼樣?請你現在的實力也不見得可以將我殺死,更重要的是如果在拖延下去的話,恐怕後果你是清楚的,我有必要提醒你一句,既然我能猜到你來找我。”

“也固然猜到你會對小媚下手的事情,難道你冇有發現過了這麼長時間,隻有我一個人在和你戰鬥,其他人在哪裡不用我說你也應該清楚吧?”

聽到這裡,尚品原本有一些激動的心理瞬間變的安靜下來,看著林昊,握緊手中的拳頭:“林昊,冇有想到你竟然如此狡猾,會對尚晶如此下手!”

林昊冷笑一聲:“你這話可是冤枉我了,和你相比我根本不值一提,要說狡猾了話,我可比不過你,不要忘記對付一個小媚你們就出動了兩個人,更重要的是最後還以失敗告終,連我都替你覺得不甘。”

尚品很輕易的捕捉到林昊話語中的嘲諷意味,本來就有怒火燃燒的尚品更是勃然大怒,恨不得現在就將林昊殺死,隻不過林昊的一席話讓自己把注意力放到了尚晶的身上,更擔心尚晶的情況。

為了讓尚品對自己的話深信不疑,林昊繼續說道:“估計這個時候尚晶和關叔叔他們的戰局已經差不多接近尾聲,不過這也不能怪尚晶,畢竟麵對的是關叔叔他們這樣的高手,戰敗也不是什麼難以理解的問題,你說我說的對嗎?”

林昊的每一句話都重重的擊打在尚品的胸口上,並且已經對林昊的話深信不疑,也不想和林昊繼續戰鬥下去,尚晶的情況纔是自己最想知道的訊息。

見尚品的表情有變,林昊便知道自己的計劃已經成功,心中暗喜,繼續挑釁道:“你現在還是不要在乎其他人的情況,考慮考慮你自己吧,不要忘記你現在的處境,估計再有一會,龍修他們就會過來支援,到時候恐怕徐界要滿盤皆輸。”

尚品根本來不及多想,急忙出手,虛晃一拳,將阻攔在門前的林昊逼退,剛準備縱身離開的時候,卻發現自己被緊緊束縛住,動彈不得,回頭一看,正是蓄勢待發的林昊抓住了自己的胳膊,看這樣子,似乎並不打算輕易放過自己。

林昊露出笑容說道:“就知道你會迫不及待的想要離開,你覺得我會這樣簡單的放過你嗎?”

尚品眼神中充滿怒火,橫拳想要將林昊逼退,這纔剛剛掙脫開林昊的束縛,卻緊接著再次被林昊所抓到,想法再一次以失敗告終。

此時的尚品已經到了無法忍受的地步,已經十分確定尚晶陷入了危機當中,如果在拖延下去的話,很有可能真的像林昊所說的一樣,後果將不堪設想。

趁著尚品思考的時候,林昊用力一拉,將猝不及防的尚品拉了回來,尚品踉蹌幾步,算是站穩了身體,再次回到了原點與門再次遙遙相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