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梁幻也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有些憤憤不平的說到:“現在一想的確是這樣一回事,就算我們現在趕回去的話也無濟於事,相信關欒他們這個時候早已經離開,回去也是徒勞一場。”

想到這裡,氣憤的尚品更是一拳打在車子上:“可惡,如果我早就想到這一點的話或許事情就不會變成現在這樣,這讓我在主人麵前如何交待這件事?”

“其實這件事情也不能怪你,誰也不會想到關欒他們會在這個時候出現,更冇有想到他們會提前做好準備,所以能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也是意料當中的事情。”

一想起當時發生的事情,尚品邊怒由心生,非常氣憤,恨不得現在就回去將關欒等人除掉,但在情緒穩定下來之後,還是選擇放棄了這個想法。

現在的結果對於梁幻來說簡直再合適不過,不僅徐媚被救走,尚品也聽從了自己的建議選擇撤退,這樣的結果自己再喜歡不過,所以現在穩定住尚品的情緒更是至關重要的事情。

“你放心好了,雖然我們冇有按照徐先生要求的那樣除掉了徐媚,但當時的情況我們也是冇有想到的,如果真的大打出手的話,說不定會有什麼樣的後果,我相信徐先生會原諒我們的。”

聽到這裡,尚品的臉上流露出驚慌的表情:“梁幻,你有所不知,主人的性格你不知道,在他的眼裡對於人物隻有完成和不完成這兩種結果,無論過程有多麼艱辛他都不會在乎,唯一看重的就是結果,倘若完成了主人要求的或許還好一些,如果失敗的話,隻有接受懲罰。”

尚品越說越恐懼,臉上的表情也有了明顯的變化,雖然梁幻不知道尚品口中所說的懲罰有多麼恐怖,不過從尚品的臉上也可以看出,能讓尚品這種人擔驚受怕的一定不會是簡單的訓斥而已。

不過為了避免讓自己擔心的情況發生,梁幻用著自己的方法安慰道:“我倒不認為徐先生像你所說的一樣,這樣吧如果徐先生真的因為這件事情要懲罰你的話,我會和你一起承擔責任,一起接受,這回可以了吧?”

尚品有些吃驚的看向梁幻,絲毫不清楚為什麼這個一直和自己自己有些過節的男人會這樣大義凜然的和自己承擔責任,之前對於梁幻的種種偏見在這一刻蕩然無存,有的隻是一種感動,但尚品想不到的是,梁幻這樣做完全是為了自己的目的。

“梁先生,有你這番話我就已經非常知足了,就算主人真的要懲罰你的話,我也不會答應,我冇有什麼義務讓梁先生也替我一起承擔責任。”

梁幻頗為滿足的點了點頭,能說服尚品對於自己來說就已經是一件不錯的事情,更何況還讓尚品對自己頗為感動,可以說是一箭雙鵰,梁幻怎麼可能還會不滿?

就這樣,尚品和梁幻繼續駕車向著遠處行駛而去,雖然心中帶著些許的不安,但有梁幻的那番話就足以讓自己滿意,似乎對於徐界的懲罰也冇有那麼多的恐懼。

另一邊,先行負責護送徐媚的傭兵已經安全到達了醫院,接到訊息的林昊迫不及待的和鬱雨晨、何璐兩個人走了過去,站在病房外看著遍體鱗傷的徐媚,拳頭下意識的握緊。

大概十分鐘之後,負責給徐媚檢查的醫生從病房內走了出來,看到站在門外的三個人,臉色皺驚,有禮貌的說道。

“鬱總、林先生……”

還未等醫生說完話,林昊直接將其打斷說道:“林昊的人情況怎麼樣?”

林昊的話讓醫生有些吃驚,似乎冇有想到林昊竟然會如此擔心裡麵病人的情況。

雖然心中有些許的疑問,但還是認真嚴肅的回答道:“是這樣的,病人並冇有生命危險,但受傷的程度比較嚴重,再加上病人的身體素質不是很好,所以需要一段時間的休息纔會恢複過來。”

聽到冇有生命危險的那一刻時,林昊等人鬆了一口氣,也算是達到了自己的初衷。

鬱雨晨看向病房內,發現徐媚的麵部顯得尤為緊張,擔心會有其他的情況發生,便問道:“那我們是否可以進去看一看她?”

醫生點頭道:“看是可以,不過病人的身體極其虛弱,探望時間最好不要太長,如果病人提前甦醒的話,也不要詢問一些複雜的問題,這樣隻會給病人造成一定的心理負擔,不利於身體恢複。”

站在一邊的何璐連連點頭道:“謝謝醫生,你放心好了,我們絕對不會打擾到病人的休息,隻不過是探望一下她的病情罷了。”

醫生也冇有多說什麼,隻是點了點頭,帶著身後的護士離開,和林昊等人對視一笑,算是打過招呼。

就這樣,林昊等人小心翼翼的走進病房,唯恐自己的舉動會驚擾到徐媚。

看著額頭已經滲出汗水的徐媚,再加上身上被包裹的繃帶,雖然冇有親眼看到,但也可以想象到徐媚所遭受的委屈和折磨,連鬱雨晨和何璐兩個人也是心有不忍,冇有想到竟然會有人對女人下這麼重的手。

雖然鬱雨晨是站在同情的角度看問題,但現在對於徐媚的真實身份並冇有完全知情,即便心中已經有了些猜測,但在冇有得到證實之前還是有些有些擔憂。

何璐拿起一塊濕透的毛巾,輕輕擦掉徐媚額頭上的汗水,發現徐媚麵如土色,似乎還掙紮在可怕的噩夢當中,看的何璐也是心有不忍。

這個時候,徐媚受傷的手突然伸出,迅速地抓住何璐的胳膊,這一突然的舉動嚇得何璐一驚,心知是在做噩夢,也冇有放在心上,等到徐媚的氣息喘勻之後,便重新將何璐的手放回了被子中。

鬱雨晨有些不滿的說道:“真冇有想到徐界那群人竟然如此心狠手辣,如此對待小媚,真是可恨!”

林昊則表現的非常冷靜,看著陷入昏迷狀態的徐媚,嘴角上揚:“果然和我猜測的一樣,小媚果然遭到了毒手。”

鬱雨晨有些猶豫的看向林昊問道:“這樣說來的話,小媚她就是……”

一邊說鬱雨晨一邊把目光放在徐媚的身上,似乎並不想接受現實。

“現在這件事情還不好說,等龍修他們回來我們就會知道事情的真相了。”

鬱雨晨也冇有多說話,隻是點了點頭,而林昊看了一眼徐媚,之後便離開了病房,獨自一人站在走廊之中,看來頗有一些難言之隱。

在梁幻的鼓勵和安慰下,尚品懷揣著不安終究回到了住處,輕輕打開門,發現尚晶並冇有在內,隻有徐界一個人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看起來十分愜意。

聽到有聲音傳出的徐界並冇有立即起身,而是等待著尚品和梁幻兩個人自己來到的麵前。

當看到尚品有些微微慚愧的表情時,徐界為之一笑:“在我的印象中很少看到你這副樣子,當你表現出來的時候,那隻有一種情況,你並冇有造成我所交代的任務,對嗎?”

徐界纔剛剛說完話,尚品便‘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這讓站在一邊的梁幻有些吃驚,就算是徐界再厲害也不至於會給尚品帶來這麼嚴重的心理陰影吧?

見徐界第一時間識破了自己的心中所想,尚品有些難堪的回答道:“主人說的不錯,我確實冇有完成您所交代的任務。”

本來以為徐界會直接發火,冇有想到仍然帶著一臉的笑容,隻不過這次的笑容讓人不寒而栗,非常恐怖。

“還有事情能夠讓你失手,這還真的讓我有些意想不到,既然這樣的話,我倒是很想聽聽看你是如何失手的。”

尚品頗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梁幻,便將事情的來龍去脈告訴了徐界。

聽尚品陳述的整個過程中,徐界臉上的表情冇有任何的變化,似乎是在聽某個故事一樣,更有些享受。

等到結束之後,徐界毫不在意地看了一眼戰戰兢兢的尚品一眼。

“說完了?”

徐界的氣勢讓尚品連回答的勇氣都冇有,隻是沉默的點了點頭,如同當時保安對待尚品一樣,擔心自己的某句話會點燃徐界的憤怒點。

“這樣說來的話,在你馬上要得手的時候,關欒他們帶人及時出現,將徐媚從你的手下救走,對嗎?”

尚品有些惶恐不安的回答道:“是的,主人。”

“你和梁幻出去也有兩個小時了,來回的時間有一個小時足夠了,那麼你有一個小時時間對徐媚動手,更何況徐媚不是你的對手,要除掉她應該用不上一個小時吧?而你現在卻對我說讓她逃走了,我猜你當看到徐媚第一時間並冇有動手,對嗎?”

尚品皺緊眉頭,冷汗從麵龐留下,低聲回答道:“主人,如果不是有關欒他們插手,我一定會將徐媚除掉!”

話音剛落,徐界突然出腳,將跪在地上的尚品直接踢倒在地,毫不留情。

“如果不是你中途浪費那麼多的時間,會拖到關欒他們來嗎?你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一直都對徐媚抱有偏見,這也是當初你對徐媚提出懷疑我不讚同的主要原因,冇有想到你竟然公報私仇,你不會以為我真的不知道你的目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