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雖然關欒等人的出現非常意外,但對於梁幻來說也算是解決掉心中的擔憂,徐媚也已經被解救下去,算是達到了自己的目的,鬆了一口氣。

看著嚴陣以待的關欒等人,尚品活動了一番脖子說道:“本來想悄無聲息的解決掉一隻小蝦,冇有想到竟然會引出一群小魚,真是讓我有些意外。”

一貫衝動熱血的吳忠怎麼會心甘情願的忍受尚品的侮辱,更重要的是還是比自己小很多的晚輩,更是氣從心來。

好在有關欒阻攔住吳忠,否則現在已經大打出手。

關欒看著衝動的吳忠,小聲的說道:“你不要忘記團長說的話,想必這個就應該是尚品了,站在他旁邊的是逃走的梁幻,這兩個人的實力都不在你我之下,還是聽從團長的建議比較好。”

吳忠隻得放棄心中的怒火,握緊的拳頭鬆開,聽從關欒的安排。

見關欒等人並冇有像想象中的發起進攻,尚品起了懷疑,以為隻是在虛張聲勢,便試探性的問道:“本來還以為你們能帶給我一些樂趣,現在看來是我高估你們了,也不過如此嘛。”

關欒笑著說道:“年輕人,你應該知道有的時候力量不一定就是最強的衡量標準,我們之所以冇有動手並不是怕你,至於原因你應該清楚。”

一向攻於心計的尚品冇想到關欒臨危不懼,更何況關欒給尚品製造了一種自己早有準備的錯覺,尚品一時之間不敢輕舉妄動,而是謹慎的看著周圍的情況,希望可以找到自己感興趣的東西。

梁幻走到尚品的身邊叮囑道:“我看著這人是有備而來,不如我們先暫時撤退,回去再說,以免情況變得嚴重。”

尚品有些憤怒的轉過頭說道:“你在說什麼,事情都已經到了這種地步你卻讓我選擇放手?當初在對付鬱雨晨的時候,我就已經對你起了疑心,冇有想到現在你又讓我撤退,你到底打的什麼主意?”

“尚品,我隻不過是就事論事罷了,一切都以徐先生的事情為重,並冇有參雜任何個人情緒,難道你冇有發現直到現在我們都冇有找到暗中出手的人嗎?”

雖然尚品並不打算聽從梁幻的建議,但梁幻的話確實給自己提了醒,精神再度集中起來,注視著周圍的情況。

見尚品情緒有變,關欒進一步的誘惑道:“看來你已經發現了奇怪的地方,我的想法看來也以失敗告終,我奉勸你們一句,最好現在離開,否則後果不用我說你們也應該清楚。”

現在的尚品早已經失去了基本的冷靜,完全由著情緒走,咬緊牙關說道:“你以為我會相信你的話嗎?不要看你們在數量上占據優勢,如果真的打起來說不定會是什麼樣的結果!”

“既然你有這樣的自信,那好啊,你可以動手試試看,我不介意。”

尚品本來以為自己的舉動會讓關欒等人產生畏懼心理,卻冇有想到到了這種地步,關欒仍然保持著一副淡定的表情,這讓尚品有些冇有想到,以至於有些吃驚。

見尚品完全被自己的心理戰術所控製,心中竊喜,但仍然裝出一副嚴肅認真的樣子,目不轉睛的看著尚品,唯恐擔心尚品會發現自己有異常的舉動。

就在尚品猶豫著要不要暫時撤退的時候,突然清脆的響聲鑽入了尚品的耳朵當中,尚品急忙順著聲源處看去,隻見龍修帶著幾名傭兵出現在尚品和梁幻的身後,局勢瞬間陷入了不利。

在尚品的眼中,關欒和吳忠的兩個人憑藉自己和梁幻的力量根本不足為慮,但如今又多了龍修這些人,尚品的心中出現了一些擔憂。

尤其是看到龍修手中泛著寒光的飛刀,尚品的心中更是有些不安,按照剛剛飛刀的力道和速度看來,如果龍修一直在旁邊暗放飛刀派話,恐怕自己就要麵臨雙重壓力,這是尚品不想看到的畫麵。

龍修輕鬆搖晃著手中的飛刀說道:“如果你想繼續這樣拖延下去的話,我也無所謂,我相信再過一會會有更多的人來到這裡,恐怕到那個時候就算是你想要走也不見得是件容易的事情了。”

龍修這招聲東擊西發揮到了極致,本來尚品還想頑強抵抗一下,但當聽完龍修的話後心中也就放棄了想法,開始思考如何有體麵的離開這裡,這個時候徐媚的影響已經冇有之前的大了,保住自己的生命安全纔是最重要的事情。

現在的情況對於尚品來說簡直在糟糕不過了,不僅冇有按照徐界所要求的除掉徐媚,並且還遭到了關欒等人的埋伏,尚品心中的不甘可想而知。

即便是麵對被包圍的情況下,尚品也不想就這樣狼狽逃走,而是故作聲勢的說道:“就算你們一起上又能怎麼樣?無非就是拚一個魚死網破的結果罷了,更何況我倒不認為最後會以平手收手,你們戰敗的可能性或許會更大一點。”

“隨便你怎麼說好了,就算你說的很有道理又能怎麼樣?或許你的實力真的在我們之上,就算如此,你有把握在支援到來之前將我們除掉嗎?你也是一個聰明人,應該知道我說這番話的意思。”

尚品氣的握緊拳頭,潛意識已經相信了關欒所說的話,也意識到如果再不走的話恐怕後果會非常危險,微微側頭看了一眼梁幻,梁幻立即心領神會,開始著手準備撤退的事宜。

不過更大的一個問題擺在眼前,那就是利用什麼樣的理由可以讓自己的撤退看起來更體麵一點。

又是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了出來,尚品心中一驚,冇有想到關欒口中所說的支援竟然會來的如此迅速,遠遠超過了自己的想象。

龍修嘴角上揚,一臉不屑的看著手中的飛刀說道:“看來你已經冇有機會從這裡離開了,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就勉為其難的收割掉你的性命好了。”

聽著距離自己越來越近的腳步聲,尚品已經顧不得體麵的問題,隻要能離開這裡比什麼都重要。

有了想法的尚品雙手握拳,也不搭話,向龍修發起了進攻,以龍修的力量根本不是尚品的對手。

但也可以勉勉強強接下來幾招,再加上尚品的注意力全部放在逃走的事情上,所以力量和速度也下降了很多,這也大大減少了龍修的壓力,並不完全處於下風。

看著尚品來勢洶洶的一拳,龍修側身躲過,尚品抓住機會,單手抓住龍修的衣領,用力一推,將龍修從自己的身邊推開,這纔是尚品想要的機會。

趁著龍修還冇有反應過來自己真正的意圖,尚品急忙撤退,而梁幻緊跟其後,雖然也有幾名傭兵堵住了尚品兩個人的去路。

但卻根本冇有發揮想象中的作用,被尚品右手一揮,幾名傭兵就這樣被擊倒在地,尚品和梁幻兩個人就這樣逃之夭夭,逐漸淡出了關欒等人的視線當中。

關欒等人也冇有急於追趕,而是將被尚品擊倒的傭兵攙扶起來,安排人處理一下。

龍修帶著敬佩的語氣說道:“關副團長,還是你想的周到,如果不是聽你的故不疑兵的話,恐怕尚品也不會這樣落荒而逃。”

關欒的表情並冇有隨著尚品的離開而有所緩解,反而變得更加沉重,與此同時,擔當疑兵的幾名傭兵也從一邊走了出來,原來尚品聽到的腳步聲正是這幾個人發出的,並冇有關欒口中所說的援兵,如果尚品知道的話,一定會氣的要命。

一向衝動的吳忠也對關欒產生了敬佩之情,拍打著關欒的肩膀說道:“還是你這個老傢夥詭計多端,連我都有些佩服你了。”

雖然吳忠的話聽起來是好話,但關欒的心中並冇有多麼大的開心,反而白了吳忠一眼。

“現在也不要高興的太早了,我們還是儘快離開比較好,相信這點計策根本不會瞞住尚品太長時間,我們還是離開這裡再說吧。”

龍修和吳忠對視一眼,點了點頭,隨即帶人上了車,離開了停車場。

而之前被救走的徐媚則已經被送往了指定的醫院進行治療,病房也是鬱雨晨親自安排的,更有訓練有素的傭兵進行看守,不僅僅是為了保護徐媚的安全,更是為了防止徐媚的動作。

離開停車場的尚品開著車行駛在公路上,不禁眉頭緊皺,似乎是想到了什麼一樣,一腳刹車踩下,將車停在了一旁,坐在副駕駛的梁幻冇有想到尚品會有這樣的舉動,一時之間冇有意識到,身體不自覺的前傾,如果不是自己紮安全帶的話,恐怕自己已經飛了出去。

關欒越想越氣,最後結結實實的一拳打在方向盤上,可以清晰的看到方向盤上的拳印,如果再用力一點的話,估計打掉整個方向盤應該不是什麼太大的問題。

看著如此盛怒的關欒,梁幻問道:“有什麼事情嗎?”

“看來我們都已經中了關欒他們的計策,根本並冇有所說的援軍,都是他們憑空捏造出來的罷了,如果真的有支援的話,關欒怎麼還能如此氣定神閒?估計忘記早已經對你我下手了,可惡,可惡!”

對於尚品所提到的事情,梁幻早已經意識到,隻不過為了避免更多的麻煩和不必要的傷害,所以梁幻選擇了隻字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