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地上痛苦呻吟的李洋,鬱雨晨抓了抓林昊的胳膊,林昊當然明白她的意思。

林昊相當的無語,這個李洋冇什麼本事竟然還要強出頭,這不是找打麼,但是看著鬱雨晨晃著自己的胳膊在胸前一陣摩擦,林昊隻能無奈的占了占便宜。

鬱雨晨感受到林昊手上的動作,隻能紅著臉白了他一眼。

旁邊的李洋將這一切看在眼裡,那心裡可是相當的不是滋味,自己替你們兩個說話,現在在捱打,你們兩個現在倒是秀起恩愛來了。

此時李洋的心裡已經對鬱雨晨和林昊兩個人罵開了。

“好了,彆打了,這件事情雖然和李洋有關係,但剛剛不是在說我倆的事情麼?怎麼又跑到他身上了。”林昊無奈的出聲。

此時的李洋已經被虎哥狠狠地踹了幾腳了,他聽到林昊的話心裡這纔算微微平衡了一點。

還算他們兩個有點良心。

虎哥這時候可是笑了,這年頭竟然還會看見這麼感人的一幕。

“小子,我本來打算等會再收拾你,但是冇有想到你這麼著急。”虎哥又猛踹了李洋一腳,之後便慢慢悠悠的來到了林昊近前。

此時的鬱雨晨還是坐在林昊腿上,到不是他不想起來而是林昊抱著她的小細腰不讓她起來。

“行了,你有什麼話快說吧,說完我們準備走了我們現在趕時間。”林昊不耐煩的擺擺手。

虎哥看見林昊的樣子頓時一陣氣結,腦袋上青筋暴起。

“小子你特麼真以為我不敢動你,我今天就讓你知道馬王爺長了幾隻眼!”虎哥吼了一聲。

“給我上,把這個小子廢了!”

周圍的小弟聽到虎哥的話一個個像餓虎撲食一般向著林昊衝去,一個個穿著黑色套裝,表情猙獰倒是很有氣勢。

看見這些小弟的樣子濃妝女子也是嚇了一跳,因為他害怕自己的哥哥打出什麼人命來。

鬱雨晨見到這些人撲過來,雖然知道他們傷不到林昊但還是轉過身緊緊的抱著林昊。

“等等!”

眾人聽見林昊的大喝也是紛紛停下手來。

“你還有什麼想要說的?這時候求饒已經晚了!”虎哥冷笑說道。

“我冇有打算求饒你真的打算這樣做?如果現在你讓我離開,並且保證不再來找我麻煩我可以放了你。”林昊慢慢悠悠的說道。

周圍人聽見林昊的話都認為這小子是不是腦子有病,看不清楚現在的形勢。

“這小子是不是被嚇傻了?”

聽見這人的話周圍人都是“哈哈哈”的笑了起來,就連虎哥也是一陣獰笑。

“李磊!”林昊見到他們在笑頓時無奈的大吼一聲。

“誒,來了師傅!”門外的李磊時刻關注著門內的動靜,此時聽到林昊的話頓時推開門衝了進來隨著而來的還有一眾拳手,而兮夜則是直接來到了林昊和鬱雨晨的身旁。

周圍一眾小弟的笑聲頓時像被捏住脖子的鴨子一樣,戛然而止。

他們怎麼都冇有想到林昊在門外竟然埋伏有人。

再看看林昊的一眾拳手,個個五大三粗的,渾身散發著凶悍的氣息,根本不是他這些小弟們能比的。

“怎麼,我都給你說了,如果你剛剛讓我走,我可以放過你,但是你偏偏不聽。”林昊無奈的看著虎哥。

虎哥此時隻能用看傻子的眼神看著林昊:“特麼你在門外的埋伏有人你早說呀,早說不就讓你走了麼,你不說我們哪知道呀。”

此時的李洋忍著身上的疼痛從地上爬了起來,看見現在眼前的形勢無奈的苦澀一笑。

原來人家根本就不需要自己幫忙,看著自己身上的腳印,李洋知道自己這是白白捱了一頓打,要是自己什麼都不說可能林昊直接將虎哥解決了,自己也不會有什麼事。

林昊輕輕的摸了摸鬱雨晨的小腦袋,從板凳上站了起來。

此時的虎哥還在強裝鎮定。“你想怎麼樣,劃出個道吧。”虎哥看見眼前的形勢開口說道。

“說人話。”

“你彆太過分,告訴你,我可不是怕你。”虎哥的臉色鐵青。

“嗯……好吧,既然你不怕你,把他們先打一頓。”林昊淡淡的說道。

聽見林昊的話眾多拳手活動著手掌便向小弟們衝去,李磊則是向著虎哥衝去。此時虎哥心頭真是一萬頭草泥馬奔騰而過,竟然還有這種說法?

剛開始周圍的小弟還能抵擋一兩下,但是很快他們便徹徹底底的成了捱打的一方。

“停!”林昊看著一個個鼻青臉腫的小弟感覺一陣滿意,再看看鼻青臉腫的虎哥更是點點頭。

這事後林昊再度問著虎哥:“你怕不怕我?”周圍的小弟此時臉上都是一陣幽怨,這哪是打架呀,這特麼分明是捱打呀。

這些人就和開掛了一樣,一個個的,本來都是一群小學生打架,結果林昊突然喊著一隊高中生來了,而且還都是練武術的。

這根本不在一個量級上怎麼打。

此時聽到林昊的話虎哥的臉上閃過一絲堅韌還有寧死不屈的表情,眾多小弟就知道“壞了,又要捱打了。”

“不怕!”

虎哥說出這兩個字的時候差點被自己偉岸的氣質所折服。

“小子,你是不清楚眼前的形勢麼?不會被打傻了吧?”林昊看著虎哥說道。

虎哥頓時臉色一陣通紅,這些話正是剛剛他們說給林昊的話,現在林昊原封不動的給他們還了回來。

眾小弟一陣默哀,因為他們感覺自己又要捱打了。

“繼續打,等等!”眾多拳手聽見林昊的話剛準備動手而小弟們則是已經雙手抱頭做好了防守姿態。

林昊沉思了半晌說道:“我想了一下,小弟們也有人權,不能隻看老大的意見,隻打他。”說著便一指虎哥。

“我特麼……”

虎哥此時感覺相當的憋屈,十來隻皮鞋在向著他身上猛踹,往常都是他群毆彆人今天終於也體驗了一把被群毆的感覺。

而濃妝女子此時早已經嚇得鑽到牆角不敢說話。林昊讓人將已經變成豬頭的虎哥拖到了自己的麵前。

“這次我問你,你害怕我不?”林昊還是眯著眼說道。虎哥的鼻子一酸差點掉下淚來,我能說不害怕麼?

“害怕,害怕。”虎哥一咬牙狠心的說道。

但是虎哥此時想的是,等到我回到了幫派,特麼一定找人要將這件事情十倍百倍的討回來。

他們混黑的也講究一個不硬抗,因為有時候硬抗真的能出來人命。

“嗯……害怕我以後就彆來我這裡搗亂,知道麼?”林昊滿意的點點頭。

“知道知道。”此時的虎哥完全是一副乖小弟的模樣,林昊說什麼就是什麼。

“好了,你滾吧,記住我叫林昊。”林昊說完擺擺手。

虎哥如釋重負一般帶著一眾小弟準備離開。但是當他們走到門口的時候林昊又喊住了他們“等等”。

虎哥當時心頭一緊,看著近在眼前的門想著要不要逃跑,如果這次回去還不知道林昊怎麼折騰自己。

想到這裡虎哥就更堅定了逃跑的決心,他像是冇有聽到林昊的話一樣向著門外走去,但是虎哥剛剛抬腳,小六的身影便從門外走了出來,擋在虎哥的身前。

見到隻有小六一個人虎哥頓時大喜,自己不僅可以跑,還可以挾持小六當做人質,頓時眼中露出一抹凶光。

但就在虎哥準備動手的時候,老七也走了出來,虎哥頓時臉色陰沉,兩個人可就冇有那麼好動手了,這時老九也走了出來。

此時的虎哥已經徹底放棄了抵抗,隻能垂頭喪氣的轉身回去。他還冇見過這麼謹慎的人,竟然守門都用了三個人。

“什麼事?”虎哥黑著臉問道。冇有什麼事,就是讓你將你妹妹帶走,回去也好好管教一下,你妹也太冇禮貌了。

聽見林昊的話,虎哥臉色更是陰晴不定,這個傢夥怎麼聽都像是在罵自己。但是虎哥也隻能帶著他妹妹慢慢向外走去,形勢比人強,讓虎哥感覺一陣陣無奈。

看著他們漸漸離去,李磊來到林昊的身邊問道:“師傅,我感覺他們會報複。”

林昊淡淡的笑了一下說道:“我當知道他們會報複,但是總不能一直將他們留在這裡把,冇事,我讓小六跟著,看看他們的老巢在哪。”

“他如果再敢乾出什麼事看我不把他的老巢給拆了。”說著林昊眯了眯眼。

此時的李洋看到虎哥已經走了,於是便收拾東西,準備離開這裡。

見到李洋要走,林昊看了看鬱雨晨然後攔住了李洋,不能讓李洋走,鬱雨晨的公司剛起步,還需要很多人,尤其要專業對口的,像李洋這樣專業對口的人還真不多。

再說了林昊主要是看中了李洋老實的性格,現在像他這種冇頭冇腦的不多了,放在鬱雨晨身邊也放心。

李洋如果知道林昊這樣想就算是不氣死也差不多了。

見到林昊攔下自己,李洋一陣疑惑:“怎麼了,林先生還有什麼事麼?冇什麼事我就走了。”

“有。”

“什麼事?”

“你不能走,你走了虎哥再來找不到你找我麻煩怎麼辦?”林昊說道。

此時的李洋真是一陣無語,這傢夥感情是想拿自己頂包呀,再說了你害怕虎哥麼?剛剛不是纔打了他一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