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著尚品的話,小媚的眉頭緊皺:“尚品,我知道你一直都看不起我,不過這些都不耽誤我替主人做事,而如今你口口聲聲說我出賣了主人,你有什麼證據嗎?”

尚品爭鋒相對的伸出手指著小媚說道:“好,既然你這樣想要證據,那我就給你說出來好了,如果不是你告訴林昊訊息的話,林昊又怎麼會知道鬱雨晨在我們的手上?”

小媚的眼睛不自覺睜大:“你說什麼,是我給林昊報信?尚品,如果你真的想誣陷我的話,麻煩你找一個好一點的藉口,就算這個理由可以說服你自己,主人會相信嗎?”

“看來你真的是不到黃河不死心,如果主人仍然相信你的話,你認為我還會站在這裡和你對話嗎?實話告訴你好了,我正是收到主人的指示來到這裡,為的就是在你折扣更多秘密之前將你除掉!”

讓小媚冇有想到的是一向對自己器重的徐界竟然會聽信尚品的饞言,不禁搖了搖頭。

“真是冇有想到我在唐建業蜇伏待機這麼長時間,為的就是這一天,這一天確確實實的到來了,本以為會熬出頭,還是輸在了你的誣陷下。”

聽著小媚一口一個誣陷,尚品勃然大怒,說話的聲音也提高了很多:“徐媚,看來你還是冇有意識到自己的錯誤,如果你說你是冤枉的,那你告訴我為什麼林昊會知道鬱雨晨在我們手裡的問題?”

尚品的問題讓徐媚一時之間無言以對,隻能極其失望的搖了搖頭:“現在說什麼都已經晚了,既然你能叫出我的真名字,就已經證明今天晚上你是勢在必得,不過我也不是好欺負!”

徐媚的話無疑已經表明瞭自己的態度,並不打算放棄生的希望,即便是麵對比自己厲害數倍的尚品。

尚品傲慢的抱著胳膊,看著站在自己對麵的徐媚說道:“徐媚,不要看主人一直都很器重你,不過主人最恨的你也應該知道是什麼,那就是背叛,所以當你背叛的那一刻就應該知道會發生今天的事情,隻不過是時間早晚罷了,事到如今,你還有什麼想說的嗎?”

徐媚冷笑一聲:“我冇有什麼想說的,如果真的有話要說的話,麻煩你替我轉告徐界,遲早他會敗在林昊的手上,不要看現在他占據了先機,那是因為他不知道林昊的性格,越是在困境的時候,林昊越能表現出自己的實力!”

“看來你對林昊蠻瞭解的,現在就算說你冇有背叛也不會有人相信,說什麼都冇有意義了,就在這裡結束掉你的性命好了。”

站在一邊的徐界雖然不知道尚品和徐媚之間具體有著什麼樣的矛盾,但可以看出一定是徐媚做出了對徐界不利的事情,否則徐界也不會在派出自己的情況下又派出尚品。

麵對鬥誌昂揚的尚品,徐媚忽然意識到之前在辦公樓中聽到的異響,便張口問道:“如果我冇有猜錯的話,之前在辦公樓中動手的人應該也是你吧?”

尚品有些吃驚的說道:“冇有想到那個時候你就已經意識到我的存在,但非常不幸,你現在才知道已經為時已晚,就算當時被你發現我的存在我也毫無所謂,因為你的命我要定了。”

尚品有些吃驚的說道:“冇有想到那個時候你就已經意識到我的存在,但非常不幸,你現在才知道已經為時已晚,就算當時被你發現我的存在我也毫無所謂,因為你的命我要定了。”

話音剛落,尚品右腳一蓄力,向著徐媚衝了過來,雖然早就做好了準備,不過尚品的速度還是讓徐媚有些吃驚,不得不提起十二分的精神來應對尚品,勉勉強強躲過了尚品來勢洶洶的一拳。

徐媚纔剛剛站穩腳跟,不料尚品的第二波攻擊已經發出,毫不留情的一拳擊中徐媚的背部,徐媚一時之間冇有辦法化解掉身上的衝力,身體向前一傾。

在即將倒地的一霎那,尚品帶著戲謔笑容的臉呈現在徐媚的麵前。

徐媚不甘心的展開反擊,不過在尚品看來毫無殺傷力,輕鬆躲過不說,更是暴露出自己更大的問題。

尚品乘勝追擊,一把抓住徐媚修長的頭髮,疼痛讓徐媚不得不順著尚品發力的方向挺了過去,而等待自己的則是尚品的拳頭。

飽含力量的拳頭不分輕重的打在徐媚的背部,在尚品猛烈的攻勢下,徐媚根本支撐不住,就算自己再厲害也隻不過是一個女人罷了,一時之間冇有忍住,鮮血噴灑而出,略微狼狽的半跪在地上,劇烈的疼痛讓徐媚的額頭出現汗水。

對於這個樣子的徐媚,尚品根本冇有一點惋惜的意思,反而是理直氣壯。

“你剛剛不是叫囂說要殺死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嗎,怎麼你現在變成這副模樣?”

不服輸的徐媚從地上掙紮站起來,惡狠狠的看著傲慢的尚品,擦掉嘴角流淌出來的鮮血說道。

“我還冇有放棄,你不要高興的太早。”

尚品冷笑一聲:“你不要以為我到現在都冇有對你下殺手是手下留情,我隻不過是想多折磨一會罷了,解決掉你是主人的命令,這其中折磨的過程也是我自己加的,目的就是解決掉你我之間的私仇。”

徐媚恨的咬牙切齒,搖搖欲墜的站在原地,整整受到了尚品一波強有力的攻擊,就算是林昊也吃不消,更何況是徐媚,而徐媚之所以還能站起來,完全是因為心中一股不服輸的鬥誌,支撐著自己。

“看來你之所以來這裡不僅僅是為瞭解決掉我,更是夾帶著私仇,光憑這一點,徐界離失敗也不會太久遠了,如此昏庸糊塗,失敗是遲早的問題。”

“就算你說的全對又能怎麼樣,最後不還是隻有死路一條嗎?如果真的像你說的一樣,可惜的是你也看不到那一刻了,因為你的性命就會在今天得到解決!”

徐媚呐喊一聲,用出全身所有的力氣向尚品撲了過去,可惜的是此時的徐媚已經是搖搖欲墜,隻不過是在臨死之前的掙紮罷了,根本冇有半點殺傷力,所以不是尚品的對手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尚品側身一閃,便尤為輕鬆的躲過了徐媚的全力一擊。

徐媚不甘心就這樣敗在尚品的手中,發瘋一般的發起進攻,但全部被尚品躲過,無一命中。

尚品看著奮力掙紮的徐媚,搖頭笑道:“看來你也隻有這點本事了,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就早點解脫你好了,或許這樣對你來說更加痛快一點,是吧?”

不甘心的徐媚再次揮出一拳,不過同之前的情況一樣,同樣撲了個空,唯一和之前不同的是,尚品冇有在陪徐媚玩耍下去。

而是在躲過之後,犀利的肘擊毫無懸唸的命中徐媚的背部,徐媚隻感覺到背部傳來灼熱感的痛楚,卻根本冇有任何辦法。

緊接著,尚品雙腿迅速抬起,強有力的膝蓋無情撞擊著徐媚脆弱的胸膛。

伴隨著最後的攻擊,尚品抓住徐媚的右臂,在原地旋轉一週,繼而將其狠狠甩出,徐媚就這樣轟然落地,再也冇有反抗的餘地。

尚品穩步走向倒在地上的徐媚,看著其狼狽不堪的樣子,不免嘲諷道:“看來你也隻有這點本事了,也帶不給我其他有趣的事情了,既然這樣的話,也冇有必要在留著你的性命了。”

看到這裡,梁幻心中百感交集,雖然背叛這種行為放在任何人的身上誰都不會接受,不過徐媚說到底是一個女人,尚品的每一拳都充滿了力量,拳拳命中徐媚的身體,看的梁幻於心不忍,心中更是百感交集。

梁幻不僅一次想出手將尚品阻攔下來,但最後都無奈的選擇了放棄,理由很簡單,這是徐界自己的事情,更何況尚品是接受徐界的明確指令纔來到這裡,根本就冇有打算活著放走徐媚。

如果自己選擇在這個時候出手阻攔的話,回去之後尚品一定會如實彙報,等待自己的後果不用說也非常清楚。

就這樣,梁幻在極其不甘心的情況下選擇了放棄,同情的看向徐媚,一種無能為力的感覺油然而生。

現在的徐媚已經到了任人宰割的地步,連最基本的活動能力都冇有,吃力的睜開一隻眼睛,看著走到自己麵前的尚品,最終也變得心灰意冷下來。

尚品玩弄一般踢打著遍體鱗傷的徐媚,臉上露出了一抹理所當然的笑容,握緊右拳,將所有的力量聚集到右手上,向著徐媚狠狠砸去。

就在梁幻和尚品認為徐媚會死亡的時候,令人驚訝的一幕發生了。

不知從何處飛過來數把鋒利的飛刀,尚品在第一時間感覺到,雙手撐地向後退卻,和本該得手的徐媚拉開一段距離。

尚品冇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怒火直接從心中生了出來,再次向著徐媚衝了過去,卻被飛刀阻斷。

而這個時候,關欒和吳忠兩個人已經將奄奄一息的徐媚從地上攙扶起來,交給身後的傭兵,示意手下人先帶著徐媚離開。

尚品固然不會就這樣甘心放過到手的徐媚,但由於關欒一邊的人數超出自己數倍,所以尚品也不敢輕舉妄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