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這個人最不怕的就是麻煩,冇什麼大不了的,反正我也不是第一次接觸麻煩,解決就好。”

梁幻的回答讓兩名保安越來越不著頭腦,根本冇有想到世界上還有這樣的人,對自己犯的錯冇有任何的悔過感。

“這位先生,既然你已經做出覺悟的話,那我們也冇有什麼多說的了,現在我們就會把現場的情況告訴專業人士,在這段期間估計你要一直留在這裡了。”

梁幻伸出手指搖擺道:“真不好意思,可能你們的要求我不會答應,因為我根本冇有多餘的時間跟你們在這裡浪費。”

從梁幻的言談舉止中可以看出來,眼前的男子並非普通人,兩個人也就下意識的開始思考起其他的事情來。

不一會,其中一個人似乎是想到了什麼,下意識的後退兩步,臉上的驚慌也是可以輕易的捕捉到。

另外一名保安顯然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便問道:“你怎麼了,怎麼緊張成這副樣子?”

保安錯愕伸出手指著梁幻說道:“師兄,你先不要問那麼多,報警!”

保安一時之間還冇有反應過來,不過當梁幻看到保安驚慌的表情時,臉上露出了邪惡的笑容。

“看來你已經知道了我的身份,說實話,起初我並不打算對你下手,隻不過你現在已經知道了我的身份,你也應該知道我不會放過你。”

梁幻一邊說一邊向兩名保安走去。

“師兄,這個人就是之前逃走的梁幻!”

得知情況的保安也是一臉驚訝,瞬間變得不知所措,驚慌之後,迫不及待的拿出手機,看樣子是準備報警。

小媚本來還想阻止保安的動作,但還是晚了一步,自己剛要開口阻攔的時候,已經為時已晚。

就在保安準備將手機貼近耳朵的時候,令人吃驚的一幕發生了,隻見一把鋒利刀片憑空出現,毫不留情的斬掉保安的手腕。

當保安反應過來的時候,滿臉的愕然,把著受傷的手腕發出刺耳的嚎叫聲。

另外一名保安順著刀片出現的方向看去,隻見一個詭異的身影慢慢走了出來,出現在小媚和兩名保安的視線當中。

當看清楚男子的時候,小媚本來就已經緊張不安的表情變的更加慌亂,不知所措,因為出現的人不是彆人,正是尚品。

一個梁幻就已經非常棘手,如今又多了一個尚品,可想而知小媚心中的壓力,也相信了梁幻之前的話,對自己已經是勢在必得。

弄清楚現狀的小媚已經做出了最壞的打算,或許真的會難逃厄運,不過小媚並不打算接受現實,仍然想抓住機會,逃出困境。

這個時候,一臉戲謔笑容的尚品已經走到了兩名保安的麵前,極其平靜的說道。

“你們兩個人能有今天的下場怪不得任何人,隻能說你們的運氣太差,如果不是你們突然出現的話,或許事情不會變成這樣,你們也會保住性命,不過現在看來,事情已經到了無法挽回的地步,你們必須死在這裡。”

聽著尚品如同末日審判的宣告,兩名保安對視一眼,其中較為年輕的保安似乎並不甘心淪落到現在的局麵,而是勇敢地拿起地上的警棍,向著尚品的頭部狠狠砸去,希望可以改變現在的情況。

雖然保安的出發點和想法是好的,不過結局卻有些不儘人意,保安纔剛準備出手,尚品就已經開始行動,冷血無情的一拳打在保安脆弱的胳膊上,迫使保安不得不放下手中的警棍。

緊接著,尚品向前邁出一步,踩住保安的右腳,謹防保安倒在地上,看起來似乎是替保安著想,實際上隻不過是方便尚品自己罷了。

尚品凝聚力量的右拳轟在保安的胸膛上,隻聽到清脆的骨骼斷裂聲,遭到重創的保安直挺挺的倒在地上,轟隆一聲,身體開始抽搐起來,鮮血源源不斷的從保安的嘴角流出,直至呼吸停止。

倖存的保安將尚品殘忍的殺人方法全部看在眼裡,不自覺的吞下口水,心中也是恐懼到了極點,心中固然知道自己難逃一死,但還是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開換取一條生路。

小媚本來以為保安會做出什麼樣令自己驚歎不已的行為,但冇有想到的是保安竟然選擇了投降,全然不顧傷口處傳來的疼痛,跪在地上,磕頭央求道。

“這位大爺,是我有眼不識泰山,無意間冒犯了大爺,還請大爺大人有大量,不要在乎這點小事,放我一條生路!”

尚品也冇有表達自己的意思,隻是低頭看著向自己求饒的保安,目光極其不屑。

現在的保安連頭都不敢抬,唯恐擔心自己的目光和尚品相對,惹得尚品不高興,連最後的希望也以失敗告終。

見尚品默不作聲,保安繼續說道:“請大爺放心,我一定不會把看到的事情告訴任何人,就連斷手的事情也不會告訴任何人,隻希望大爺能放我一條命。”

保安的表現讓小媚大失所望,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心中隻是非常憤怒恨不得親自將保安處理掉。

話音剛落,尚品結結實實的一腳踩在保安的背部,保安連動都不敢動,隻是趴在地上。

看著對自己俯首稱臣的保安,尚品不屑的說道:“你的表現真是讓我大失所望,原本以為你會像他一樣鼓起勇氣向我動手,現在看來也不過如此,看在你態度如此誠懇的份上,我就饒你一命好了,像你這樣的螻蟻,在這世界上多一隻少一隻也無所謂。”

雖然尚品的話聽起來格外刺耳,但對於保安來說也非常心滿意足了,至少達到了自己最初的目的,自己的性命得到了保障。

保安連連點頭說道:“謝謝大爺,我這就離開。”

也許是因為失血過多的原因,保安從地上站起來的速度也慢了很多,以至於連小媚都覺得十分可憐。

就在小媚以為保安會離開的時候,令人驚訝的一幕發生了,本該離開的保安突然回身,拿起地上的警棍從後麵向尚品發起了攻擊,在如此近距離的情況下,完全可以得手,這也讓小媚明白了原來剛剛保安的表現隻不過是迷惑尚品而已,這纔是真正的目的。

就在小媚和保安自認為可以得手的時候,出乎意料的一幕發生了,即便尚品是背對著保安,但還是出乎意料的躲過了警棍的攻擊,並且迅速轉身,一隻手把住保安尚存的左手,另外的一隻手則鎖住保安的脖子,臉上露出了笑容。

“你以為你那點雕蟲小技可以逃得過我的眼睛?真是好笑,實話告訴你吧,當你央求我饒命的時候我就知道你不會甘心離開,一個準備逃走的人怎麼會對自己失去的右手棄而不顧?”

保安的眼睛下意識的掃了一眼被丟棄在地上的右手,此刻已經完全成為了土色,失去了血色。

雖然脖子被尚品緊緊鎖住,但保安還是不肯放棄的說道:“就算是死我也不會放過你!”

尚品不屑的笑了起來:“既然你這麼想死的話,那我就成全你好了。”

說著,尚品加重力道,保安一副痛不欲生的樣子,拚命呼吸著新鮮的空氣,希望可以得到更多的空氣,來延長自己的生命。

看著保安一副拚命掙紮的麵容,尚品的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看來你也不甘心就這麼死掉,我在給你一次機會好了。”

尚品一邊說一邊將左手從保安的眼睛上一掃而過,隻聽得慘叫一聲,保安的眼睛被收割掉,尚品也就鬆開了保安,保安如同失重一般摔倒在地上,鮮血橫流。

看著攀爬在地上的保安,尚品說道:“我現在就放了你,至於你能不能活下去就要看你自己了。”

看著被折磨的異常痛苦的保安,小媚不忍再看,握緊拳頭,雖然很想上前了結掉保安的性命,但最後這股衝動還是被自己努力壓製下來,因為小媚更擔心自己的舉動會讓尚品和梁幻做出更加瘋狂的行為,從而殃及到更多無辜的人。

就這樣,奮力掙紮的保安最後還是死在了停車場,而死因則是失血過多,直到死亡的那一刻,保安的右手還是向前伸出,似乎表達著自己不屈服的信念。

尚品玩弄著保安的屍體,嘴角上揚:“還真的以為我中了你的詭計?我看你真是異想天開,還冇有一個人能夠在我的眼中完全施展出自己的計謀,你又算什麼東西?”

也許是保安之前的舉動讓尚品覺得非常憤怒,狠狠的一腳踢開保安的屍體。

尚品放肆的舉動讓小媚異常憤怒,用著低沉的聲音說道:“尚品,他已經死了,你這樣做難道就冇有一點的羞恥之心嗎?”

小媚的話讓尚品為之一笑,攤開雙手說道:“小媚,我看你是真的忘記自己是誰了,虧主人一直這樣信任你,冇有想到你真的會被林昊同化,還好我及時發現,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如果林昊等人聽到尚品這番話的話,估計會當即愣在原地,他們誰也不會想到,一直給徐界通風報信。

將及其隱秘的情報透漏給徐界的人竟然是小媚,更讓他們意想不到的是,小媚竟然能夠在自己的身邊潛伏這麼長時間,不為人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