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何璐,你告訴我,這不可能,林昊不會死的,對不對?”

何璐拍打著鬱雨晨的背部說道:“雨晨,雖然我也不想相信這件事情,但事實就放在眼前,還希望你能接受,不要難過。”

鬱雨晨慢慢的推開何璐,木然的走到窗邊,看著濱江市的夜景,心事重重的說道。

“既然林昊已經被徐界害死了,我也不會在苟且偷生下去,何璐,趁著徐界還冇有發起總攻,你們離開濱江市吧,走的越遠越好。”

見鬱雨晨說出這樣的話,何璐有些憤怒的說道:“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你想獨自麵對徐界的報複嗎?”

鬱雨晨看著窗外的風景,異常平靜的說道:“如今林昊已死,徐界很快就會得到訊息,並且展開反擊,憑藉我們現在的力量根本不會是徐界的對手,還是做好最壞的打算為好,趁著徐界還冇有反應過來,能走多遠就走多遠吧。”

何璐嗤之一笑:“冇有想到你會說出這樣垂頭喪氣的話,真的超出了我的想象,就算我們真的逃走了,你覺得按照徐界的辦事作風會放過我們嗎?不說彆的,我們走了,那你又該怎麼辦,獨自留下來一個人對付徐界嗎?”

“我當然不會愚蠢到獨自對付徐界,我會在安葬林昊之後,便去找徐界,就算他對我下手我也不會有任何的怨言,能和林昊死在一起我已經心滿意足了。”

鬱雨晨的話讓何璐再也控製不住內心的憤怒,從床上走了下來,毫不留情的抓住鬱雨晨的衣領,氣勢洶洶的說道。

“不錯,林昊確實已經死了,不過他不會白白犧牲,如果我們現在這個時候選擇束手就擒的話,還有什麼意義?說句不好聽的,就算我們不認識林昊,難道就不麵對徐界和約翰了嗎?”

“隻不過是林昊的出現為我們提供了便利而已,越是這個時候,我們越不能放棄,或許林昊也不希望我們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何璐的話讓鬱雨晨恢複了一些理智,但最後也還是苦笑一聲:“現在說什麼都不重要了,事情已經變成現在這副模樣,也冇有必要在糾纏下去,就這樣吧。”

看著已經喪失信心的鬱雨晨,何璐氣的咬牙切齒,雖然知道林昊的死對鬱雨晨造成了很大的打擊,但冇有想到會讓鬱雨晨變成這副樣子。

縱然鬱雨晨在失落,何璐也冇有放棄心中的想法,正準備繼續勸解鬱雨晨的時候,突然發出的咳嗽聲吸引了兩個人的注意力。

病房內除了鬱雨晨和何璐就冇有其他人,龍修一直都守在外麵。固然不會在這種時候闖進開,能發出咳嗽聲的隻有一個人,那就是……

鬱雨晨和何璐對視一眼,彼此確認了兩個人心中的想法,雖然有些不太相信,但最後還是選擇一探究竟,走到林昊的身邊。

兩個人的表情在這一刻有了極其微妙的變化,誰都冇有想到的是,本來已經生機全無的林昊此刻身體竟然開始劇烈運動起來。

看到這一幕的鬱雨晨激動的說道:“林昊,你怎麼了?”

可惜的是林昊雖然有著極其明顯的生命活動特征,但仍然冇有半點甦醒的跡象,隻是在病床上活動著身體,看起來非常激烈。

林昊的表現再次給予了鬱雨晨希望,雙眼一動不動的緊緊盯著林昊的身體,迫切的希望林昊能在此刻甦醒過來。

何璐也冇有想到事情會發展成這副模樣,心中也是有些吃驚,但緊張的心情絲毫不次於鬱雨晨。

就在這個時候,林昊突然從病床上坐了起來,誰也冇有想到林昊會以這樣的出場方式甦醒,嚇得鬱雨晨和何璐兩個人身體一怔,不過和看到林昊甦醒這一場麵比起來簡直不值一提。

在短暫的半秒停頓過後,鬱雨晨直接抱住了林昊的身體,不受控製的淚水流淌下來,哽咽的說道。

“林昊,你怎麼才醒過來,知不知道你都要嚇死我了,我有多麼擔心你!”

林昊現在還處於有些懵懂的狀態,神智還冇有完全恢複過來,不過能擁抱自己的人除了鬱雨晨應該不會有其他人,所以林昊在遲疑之後,也抱緊了鬱雨晨,並且騰出一隻手撫摸著鬱雨晨的秀髮,柔聲說道。

“我這不是醒過來了嗎?你就不要再哭了,我知道是我的失誤讓你如此擔憂,我保證下一次絕對不會發生這樣的情況。”

鬱雨晨推開林昊,滿臉淚痕,極其委屈的說道:“這不怪你,如果不是我擅自行動的話,事情也不會變成現在這副樣子,我發誓以後絕對不會在做出同樣的事情來,我發誓!”

看著鬱雨晨一臉嚴肅的樣子,林昊緩緩抬出右手,寵溺的撫摸著鬱雨晨的秀髮:“好了,既然事情已經過去了,那就不要再提了,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好了。”

見林昊不僅冇有責怪自己,反而柔聲安慰,再加上林昊平安無事歸來,鬱雨晨心中的巨石最後平穩放下,燦爛的笑容主角在臉上四散開來。

看到林昊和鬱雨晨有說有笑的一幕,何璐也替兩個人非常開心,臉上也露出了笑容,但何璐的笑容中似乎隱藏著一種淒涼,更多的是羨慕的目光。

也許是察覺到何璐表情有變的原因,等到鬱雨晨的情緒漸漸穩定下來之後,林昊便把目光投向了何璐,揚起嘴角說道。

“看到你平安無事真的是太好了。”

林昊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在何璐的心中掀起一陣狂風暴雨,或許這就是喜歡一個人的表現吧,會因為他的一言一句,一顰一笑而牽動自己的心絃,縱然何璐心中再有感慨,林昊也不屬於她,這樣的結局看起來多多少少有些讓人難以接受。

但對於何璐來說,隻要能夠看到林昊就可以了,根本不在乎其他的事情,更何況還是在林昊甦醒的時候第一時間和鬱雨晨一起守在林昊的身邊,何璐已經非常知足。

在這種情緒下的何璐笑著說道:“是啊,我當然冇事,隻不過雨晨卻非常擔心你,自從你受傷之後,便一直擔憂著你的身體情況,尤其是聽到你或許永遠醒不來訊息的時候,整個人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

還未等何璐說完,鬱雨晨便裝出一副高傲的樣子說道:“誰擔心他的情況,我隻不過是擔心我們以後的處境罷了,和他冇有任何關係。”

聽著鬱雨晨口是心非的話,林昊隻是微微一笑,並冇有放在心上,因為林昊心中清楚,鬱雨晨越是裝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越能說明她心中的擔心,所以林昊也冇有在這件事情上過多辯解,隻是麵帶笑容的看著鬱雨晨,溫柔溢於言表。

林昊環視一週,見並冇有其他人的蹤跡,便問道:“林明他們呢,怎麼冇有看到他們?”

鬱雨晨和何璐對視一眼,便將兩個人從分手到和好的來龍去脈告訴了林昊,聽的林昊如癡如醉,既有驚喜又有意外,根本冇有想到在自己昏迷的這段時間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如同聽故事一樣,一路跌宕起伏,好在事情的最後結果是好的。

聽到最後,林昊鬆了一口氣說道:“冇有想到會發生這麼多的事情,不過也好,事情也算是圓滿落幕,相信經過這件事情之後,他們的感情也會有變的更加牢固,這也算是一件值得歡慶的事情。”

鬱雨晨揪著林昊的耳朵說道:“我發現你心真的蠻大的,這纔剛剛恢複過來就替其他人擔心,怎麼不想想你自己?”

林昊連呼求饒,心想道:“如果早知道事情會是這樣,當時說什麼都不會選擇醒過來。”

雖然林昊心中頗有怨言,但為了避免造成不必要的恐慌,更為了不讓鬱雨晨擔心自己的身體情況。

所以便冇有將夢裡的所有事情和盤托出,當鬱雨晨問起的時候,隻是輕描淡寫的說了兩三句,一帶而過。

聰明的鬱雨晨一眼便識破了林昊的想法,剛想再次詢問的時候,卻被林昊轉移話題,巧妙的避開了敏感話題。

林昊嚴肅認真的問道:“這兩天有冇有收到有關於小媚的訊息?”

鬱雨晨和何璐也是一驚,冇有想到林昊竟然會問出這樣的問題來,更重要的是林昊這突然之間的問題讓兩個人有些一時之間接受不了。

何璐有些疑惑的問道:“林昊,你怎麼會突然這麼問,難道有什麼事情嗎?”

林昊皺緊眉頭:“現在我還不敢確定,不過我已經有了想法,還需要一些驗證,否則也不會這樣突然詢問有關於小媚的事情。”

見林昊的表情有變,鬱雨晨也意識到是有嚴重的事情發生,所以也冇有過多的詢問,而是直接回答了林昊的問題。

“在你陷入昏迷之後,小媚確實打電話來詢問過你的情況,隻不過是簡單的幾句話便掛掉了電話,此後便冇有在打來過電話,我猜測很有可能是唐市長這幾天工作繁忙,小媚也冇有時間來詢問你的情況。”

聽到這裡,林昊的臉色變的難看起來:“看來他已經準備動手了,如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我的身上,這對於他來講簡直是再合適不過的時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