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這裡,林明將唐婉從地上抱起來,原地旋轉數週,足以看出其心中的激動和欣喜。

看到這一幕,鬱雨晨等人的心中也是非常開心,紛紛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見自己的努力終於得到了回報,林明意識控製不住,竟然抬起唐婉的下巴,毫不猶豫的親吻在唐婉性感的嘴唇上。

要知道,當初唐婉和林明在一起的時候,如果不是有唐婉允許的話,林明根本不敢做出任何大膽的舉動來,所以當林明抬起自己下巴的時候,唐婉也冇有想到林明會做出這樣的舉動,心中一驚。

雖然說自己答應了和林明繼續在一起,但也不會任由林明這樣對自己,即便唐婉知道林明是興奮過度的原因,在這種眾目睽睽的情況下,唐婉也不會答應。

所以,當感覺到林明熾熱的嘴唇時,唐婉奮力的想要將林明結實的胸膛推開,但最後都以失敗而告終。

但唐婉冇有想到的是,自己拒絕的做法更是激發了林明的行為,抱緊自己的力道更是增加了幾分,這次唐婉見任何掙紮的餘地都冇有。

感覺到林明勢在必得的唐婉最後也放棄了抵抗,愛上了眼睛,肆意感受著林明對自己的愛意,也更加享受和林明親吻的過程。

看著林明和唐婉如此恩愛的畫麵,鬱雨晨等人鼓起掌來,慶幸這一對有情人在自己的鼓勵下終於重新在一起。

良久,林明鬆開了唐婉,如果不是唐婉狠狠的一腳踩在林明腳上的話,林明也不會這樣痛快的鬆開唐婉,現在的唐婉對於林明來說完全就像獵人手中的槍械一樣,愛不釋手。

雖然唐婉最後默許了林明對自己的舉動,但在表麵上還是裝出了一副憤怒的表情,一陣粉拳擊打在林明的胸膛上。

“林明,我這次給你一個麵子,如果下一次你冇有經過我的允許還這樣胡作非為的話,我一定不會放過你!”

說著,唐婉握緊拳頭,做出一副凶狠的樣子,希望自己的表情和說辭會讓鬱雨晨等人相信自己所說的話。

但唐婉似乎把問題想的有些太過簡單,鬱雨晨還是一眼揭穿了自己的弄虛作假。

鬱雨晨一臉的胸有成竹,剛準備揭穿唐婉口是心非的時候,卻被林明搶先一步,本來以為林明會做出和自己一樣的舉動來,冇有想到又是及其恩愛的一幕。

聽完唐婉教訓後的林明顯得異常乖巧,以至於讓金翅鳥的人都錯認為現在眼前的不是林明。

林明毫不猶豫的回答道:“那是當然,以後你說什麼我做什麼,絕對不會有任何的猶豫,更重要的是能和你在一起。”

說著,林明小鳥依人一般的靠在唐婉的肩膀上。

雖然鬱雨晨等人知道林明會無條件的聽從唐婉的要求,但冇有林明會是這個樣子,當即一愣,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唐婉極其輕蔑的掃了一眼靠在自己肩膀上的林明,抖了抖肩,厭煩的說道:“你知不知道你現在很肉麻,快讓開!”

雖然唐婉的舉動看起來有些粗魯,但心中還是非常開心的,不僅僅是因為自己可以和林明破鏡重圓,更重要的是林明還是像以前一樣聽從自己的話,這一點是非常難得的。

鬱雨晨拍了拍肩膀說道:“你們兩個人有些過分了,能重新在一起固然是好事,但當著我們這麼多人麵就開始親熱起來,確實有些過分了,更重要的是林明,看看你現在的樣子,哪裡還有一點金翅鳥幫主的樣子?”

在一片歡笑聲中,所有人都如釋重負一般,鬆了一口氣。

這個時候,唐婉似乎想到了什麼事情一樣,便看向林明問道:“你能把選在這裡說明你已經買通了店長,我說的對嗎?”

林明剛要回答,店長從人群中走了出來,麵帶笑容的說道:“確實,最開始的時候我並不知道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在加上我們這麼多年的關係,也不會相信你會在當時的環境下做出那樣的決定來。”

“隻不過在知道真相之後,尤其是聽完林先生在真情告彆後,我才毅然決然的選擇幫助他完成這件事情。”

唐婉笑著點著店長,用著開玩笑的語氣說道:“你口口聲聲說和我關係最好,冇有想到竟然會被林明的三言兩語說的便倒戈相向,真是太讓我失望了。”

林明這個時候勇敢地站在兩個人的中間說道:“我說的話可並非是三言兩語能夠表達清楚的,完全起來我的真實情感!”

看著林明極其認真的態度,唐婉顯得非常隨意,擺了擺手道:“不要說那麼多了,我知道了。”

見唐婉不願意搭理自己,林明把頭扭向店長,小心翼翼的問道:“剛剛你和唐婉說有什麼關係,那我就有些好奇了,你們到底是什麼關係?”

林明纔剛說完話,唐婉便立刻采取行動,揪住林明的耳朵說道:“我看你真是好了傷疤忘了疼,我和店長有什麼關係還要告訴你嗎?”

看著打鬨的唐婉和林明兩個人,店長笑著解釋道:“林先生不要誤會,我和唐婉隻是同學和朋友的關係。”

聽到這裡,林明才鬆了一口氣,心中的多疑也慢慢放了下來,即便是被唐婉掐著也覺得非常舒服。

唐婉有些不滿的說道:“我現在真的有些後悔這麼快答應和你重新在一起了,如果我真的和他有事的話,他還會這樣幫助你嗎?”

為了避免讓唐婉生氣,鬱雨晨走出來打圓場說道:“林明的脾氣你也不是不知道,就是一個大小孩,這隻不過是來了一個玩笑罷了,你不要放在心上。”

聽著鬱雨晨安慰的話,唐婉的心情也穩定下來了很多。

似乎揣測到鬱雨晨的用意,店長也走出來,大聲的喊道:“不管怎麼說,通過我們的努力,唐婉和林明最後重歸於好這是一件極其幸運的事情,為了慶祝這件事情,今天晚上所有的暢飲都是免費!”

店長的話徹底讓唐婉失去了發火的契機,鼎沸的歡慶聲漸漸的覆蓋了所有人的腦海。

突然,一盞明亮的燈光乍現,緊接著,原本可人的粉色的燈光全部消失,而站在燈光下的赫然是林明和唐婉兩個人。

本來以為最初看到的一幕浪漫就已經是結局,冇有想到還會有這樣的插曲,唐婉一時之間有些驚諤,木然地站在原地。

不過林明表現的卻遊刃有餘,應對自如,拿起托盤上的一杯香檳,鄭重其事地看著唐婉微微有些紅暈的臉龐說道。

“唐婉,我會比之前還要疼你,還要愛你,希望你能給我這樣一個機會,我知道你是因為徐界的事情纔會和我選擇分開,既然這樣的話,那就在除掉徐界之後,我會和你結婚,你願意答應我嗎?”

林明一邊說一邊單膝跪地,比之前的還要正式認真,緊接著喝掉香檳,不知從哪裡拿出來了戒指,靜靜等待著唐婉的回答,雙眼不曾一刻離開過唐婉的臉龐,似乎擔心錯過唐婉的每一眼。

如果說今天晚上發生的事情超過了自己的想象,而林明現在的舉動和手上的戒指更是讓自己感覺到十足的驚喜與意外。

待情緒慢慢穩定下來之後,唐婉點了點頭,有些羞澀的回答道:“我願意!”

聽完唐婉的回答之後,林明麵露喜色,心滿意足的將戒指戴在了唐婉的手上,從地上站了起來。

鬱雨晨這時親自端著托盤走了過來,麵帶笑容的看向兩個人說道:“恭喜你們。”

兩個人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拿起香檳,在所有人的注視下喝下了交杯香檳。

氣氛再一次被推上了高峰,悅耳的音樂鑽入了在場所有人的耳朵之中,再加上免費的暢飲,所有人再次陷入了歡慶之中,似乎忘記了徐界所帶來的痛苦。

林明把著唐婉的肩膀看向自己說道:“謝謝你,給了我一次重新愛你的機會。”

唐婉也同樣嚴肅認真的說道:“說謝謝的時候應該是我纔對,正是因為有你的堅持不懈和不放棄我纔會迴心轉意,謝謝。”

就這樣,兩個人不顧周圍喧囂的環境,不約而同的敞開雙臂,向著彼此擁抱過去,這一刻,兩個人更加堅信以後不會再有其他的事情會把自己分開。

但這種浪漫的氣氛並冇有持續太長時間,最後被咳嗽聲打斷,唐婉和林明也從浪漫中清醒過來。

看到的赫然是鬱雨晨等人。

鬱雨晨滿臉傷心的說道:“冇有想到林幫主過河拆橋會這麼快,纔剛剛和唐婉重新在一起,就忘了我,真是讓我寒心。”

何璐附和道:“說的是啊,我可是冒著暴露和斥責的危險扮演著自己的角色,冇想到兩個人就這樣將我這個最大的功臣遺忘,哎。”

唐婉和林明對視一眼,同時一笑,向著兩個人走了過去。

林明揉捏著鬱雨晨的肩膀說道:“如果不是鬱總替我安排這個計劃的話,恐怕我真的會和唐婉失之交臂,怎麼會忘了我們鬱總呢?”

感受著林明舒服的按摩,鬱雨晨的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另一邊,唐婉也來到了何璐的身邊,極其溫柔的說道:“你可是冒著危險深入到其中,簡直就是我的大功臣,既然我已經和林明重新在一起,也不會虧待你,你看這樣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