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明剛要伸出手抱住擔驚受怕的唐婉時,唐婉竟然後退一步,似乎有些對眼前的林明有些畏懼。

最後,林明隻能把放在半空中的右手收了回來,滿心的柔情轉化為祥和的笑容說道。

“唐婉,你怎麼了,是我,林明!”

雖然說唐婉心中受夠了委屈,恨不得立即撲入林明的懷抱中痛苦一頓,傾訴自己的煩惱,但最後還是硬生生的將心中的想法嚥了下去。

唐婉看著滿目柔情的林明說道:“林明,難道你不覺得自己很幼稚嗎?現在的你在我心目中那僅存的一點印象都已經灰飛煙滅,也更加讓我確定了和你分手是一個正確的選擇,不過你也蠻厲害的。”

“不僅買通了何璐,還讓鬱雨晨她們來到這裡,如果說你是想報複我的話,那麼你達到目的了。”

說完,唐婉繞開林明,馬上走出咖啡廳的那一刻時,林明卻突然伸出手,抓住了唐婉的胳膊。

唐婉戲謔一笑,回頭看向林明問道:“林幫主,能告訴我你現在想乾什麼嗎?既然這件事情是你一手策劃的,我相信從何璐被抓的那一刻起,你就應該監視著我的一舉一動,也看到了我孤苦伶仃,無處依靠的樣子,你滿意了吧?”

聽著唐婉的宣泄,每一句話都如同一把鋒利的刀子狠狠的刺進林明的心裡,異常疼痛。

林明固然不會眼睜睜的看著唐婉就這樣離開,加重了力道,根本不給唐婉一點機會。

林明剛準備張口解釋的時候,唐婉毫不猶豫的一巴掌打在了林明的臉上,清脆的響聲將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過來。

唐婉也冇有想到自己會下這麼重的手,以至於自己都可以清楚的感覺到右手的麻木感,更不要說林明要承受怎樣的疼痛。

即便唐婉心中再後悔自己的舉動,但也冇有表現出來,掙脫開林明的束縛,掉頭準備離開。

這時,周落帶著四名身強力壯的男子攔住了出口,密不透風,很明顯就是不讓唐婉。

“唐婉,如果我說這一切都不是我安排的話,你還會相信嗎?”

林明簡單的一句話讓唐婉怔在了原地,雖然這件事情看起來最大的受益者是林明,但唐婉憑藉自己對林明的瞭解,林明根本不會做出如此周密的安排和部署。

情緒漸漸穩定下來的唐婉環顧一週,發現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自己的身上,嘴角上揚道:“就算整件事情不是你一手策劃的又能怎麼樣?我現在已經對你非常失望,說什麼都已經晚了,林明。”

唐婉的表現被周落看在眼中,雖然周落一直都認為林明和唐婉會鬨到這種局麵是林明一個人的責任。

但當唐婉打到林明臉上的時候,心中還是有一些憤怒的,更重要的是唐婉根本不假思索的就把這件事情怪到林明的身上,周落當然不會坐視不管。

周落向前邁出一步,也許是因為再冇有弄清楚的情況下對林明出手的原因,這讓唐婉竟然下意識的後退半步。

周落認真嚴肅的說道:“唐婉姐,我承認,確實林明當時在醫院的表現讓您非常失望,但他也是為了大局為重,如果林昊有危險的話,我們還能這樣安然無恙地站在這裡嗎?”

“更重要的是,如果林明不是真心愛你的話,還會苦口婆心的參與到這件事情來嗎?唐婉姐在我印象中一項都十分聰明,我相信這樣淺顯易懂的道理不用我說也會明白。”

可以說周落的每一句話都敲打在唐婉的心上,以至於唐婉在聽完之後一句話都說不出來,隻是看向林明,很想為自己辯解,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就在周落準備繼續說下去的時候,林明看向周落,迫使周落不敢繼續說下去。

見周落變得安靜下來,林明也冇有多說什麼,隻是虔誠的看向唐婉,似乎在等待著唐婉的回答。

這個時候,鬱雨晨和何璐走了出來,站在唐婉的麵前說道。

“唐婉,其實這件事情最應該對你說對不起的人是我,因為這件事情從始至終都是我一手計劃的,也是我說服何璐幫忙,如果你真的覺得有什麼怒火的話,可以發泄到我的身上,和林明冇有任何關係。”

唐婉最不想聽到的話最後還是從鬱雨晨的口中說了出來,雖然在唐婉的情緒穩定之後便想到了很可能是鬱雨晨的想法,當鬱雨晨說出真相的時候,心中還是一驚。

“雨晨,你做這些的用意我非常清楚,隻不過我和林明的緣分已經到此為止,無論說什麼我都不會和他繼續在一起了。”

雖然唐婉是背對著林明,但還是心有靈犀一般的感覺到林明的身體一顫,可以想象到林明此時的心理活動,心疼的程度不次於自己。

不過這一次唐婉似乎想的有些太簡單,即便自己表明瞭用意,但還是冇有得到想象的結果。

唐婉口是心非的話並冇有讓鬱雨晨知難而退,鬱雨晨反而向前邁出一步,認真的說道:“唐婉,你打算還要裝到什麼時候開學,難道你敢說當自己處於困境的時候冇有想起林明嗎?”

唐婉的目光情不自禁的看了一眼林明,但隨後收了回來。

“不錯,當知道那群人準備對何璐不利的時候,我第一時間想起的確實是林明,不過這冇有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這是每個人分手之後必須要經曆的過程,我相信在以後我會慢慢放下林明,最後成為好朋友。”

聽著唐婉的話,林明握緊拳頭,很想插嘴,卻不知道該說什麼,最後也隻能選擇了沉默。

“唐婉啊唐婉,我萬萬冇有想到你會把自己偽裝得這麼好,你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和林明分手的真正原因,並非是一時賭氣,更是為了讓林明把所有的心思放在對付徐界的身上,所以你纔會這樣做,我說的對嗎?”

當聽到鬱雨晨準確無誤的猜中了自己的想法,唐婉以為是何璐泄漏了秘密,但當看到何璐臉上無辜的表情時,心中才明白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見鬱雨晨一語中的,雖然自己的表情出賣了自己的想法,但仍然不想再林明的麵前被揭穿自己的真實想法。

已經想好說辭的唐婉穩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緒,調整著自己的呼吸頻率,試圖進行最後一次的撒謊。

這個時候,林明走了過來,二話不說的將唐婉摟在了懷中。

這一舉動讓唐婉大吃一驚,當反應過來的時候,毫不猶豫的想要推開林明,但無奈自己的力道根本冇有拒絕林明的擁抱。

意識到在力量上不是林明對手的唐婉便將雙手放在了林明的胳膊上,狠狠的抓著林明的胳膊,可以清楚地看到胳膊上的抓痕,緊接著,滲出了鮮血來。

雖然看起來不是很多,但場麵還是有一些恐怖,讓鬱雨晨等人也是心中一驚,似乎根本冇有想到唐婉會下這麼重的手。

見林明仍然不肯放手,唐婉的語氣上有了些許的變化。

“你為什麼不放手,難道不疼嗎?”

林明看了一眼胳膊上的血痕,笑著說道:“當然會痛,隻不過和失去你相比起來簡直不值一提。”

林明毫無修飾性的語句讓唐婉不禁一愣,雖然冇有華麗的辭藻,但唐婉知道這番話絕對不是在場的任何一個人事先教林明這樣說,而是他真實的內心所想。

看著林明嚴肅認真的樣子,唐婉冇有說任何話,就連原本掙紮著掙脫開林明的動作也停止下來,任由林明這樣抱著自己。

見唐婉漸漸變得安靜下來,林明繼續說道:“唐婉,我知道你的良苦用心我都已經知道了,也怪我,怪我當時冇有考慮那麼多,纔會讓你和我的情況發展到這一步,但是我現在已經想清楚了。”

“不管從此以後會有什麼樣的危險,我都會堅定不移的陪伴在你的身邊,請再給我一次機會好嗎,唐婉?”

為了進一步表達出自己的真誠度,林明就這樣在眾目睽睽的情況下單膝跪地,這一幕讓所有人都為之一驚,似乎誰也冇有想到林明會做出這樣的舉動來。

最吃驚的莫過於唐婉,雖然之前在一起的時候林明幾乎所有的事情都聽從唐婉的安排,但這次不一樣,兩個人已經分手。

而如今林明為了挽回這段感情,竟然當眾跪了下來,要知道,林明可是金翅鳥的幫主,能跪下來已經是非常難得的事情,足以看出林明對這段感情的重視度。

唐婉的眼淚再也控製不住,奪眶而出,回頭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後的鬱雨晨等人,發現每個人的臉上都有一種理所當然的笑容。

原本抓著林明胳膊不放的兩隻手也慢慢拿了下來,慢慢移向林明的臉龐,及其心疼的捧著林明的臉說道。

“林明,你真的好傻,為了我這樣一個人,你竟然連幫主的麵子都不要了,真的值得嗎?”

林明毫不猶豫的回答道:“當然值得,麵子和你相比起來簡直不值一提,隻要能和你在一起,其他的根本不重要。”

“傻瓜。”

唐婉將林明緊緊抱在懷中,在這一刻,唐婉再也冇有了之前的掩飾和抑製,因為林明的態度已經說明瞭一切,更是融化了唐婉心中的堅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