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婉剛走進咖啡廳,就感覺到有些奇怪,按照現在的時間段,雖然說到了下班的時間,但咖啡廳也不會關這麼早的門,至少也要收拾一番。

而從現在的情形來看,根本就冇有收拾的跡象,隻是草草糊弄一番,這讓唐婉更加確定咖啡廳淪陷的這件事情。

唐婉剛走進咖啡廳,咖啡廳的門瞬間關閉,頓時陷入了密封的狀態,唐婉下意識的握緊拳頭,心中已經做出了最壞的打算。

就在唐婉擔驚受怕的時候,突然兩盞昏暗的燈光亮起,唐婉的目光也就本能的隨著注視而去,隻見數名大漢走了出來,整齊有序的站在左右兩側。

而現在最中央的人則是準備對自己不利的男子,他的聲音唐婉永遠都記得,即便是在現在聽來也有些恐怖的刺耳。

“看來唐小姐蠻遵守契約精神的,真的如期趕來,並且還帶著我們要的東西,這一點非常讓我滿意,不過從包袱的程度來看,似乎並冇有十億那麼多。”

見男子一眼便識破了自己的計劃,唐婉隻能硬著頭皮回答道:“不錯,由於時間緊促,根本來不及湊足十億,我隻能把我目前所有的積蓄都拿了過來,隻有七千萬,剩下的我會慢慢在湊足給你。”

唐婉看似耿直的回答竟讓男子為之一笑,不屑的說道:“唐小姐這話說的可真是淡定,麵對如此場景還能保持心態,確實讓我十分佩服,不過有一點我還是要說明一下,我要的是十億現金,不是七千萬。”

雖然男子說的風平浪靜,但從他的語氣中可以聽出對於唐婉的做法中的憤怒,為了穩住男子的情緒,唐婉繼續說道。

“一時之間真的冇有辦法湊足十億,而且你也說了,不讓我把這件事情告訴任何人,怎麼可能在短短的四個小時內湊足十億?”

男子頗為感觸的點了點頭:“說的很有道理,既然這樣的話,那我也做出一些讓步好了,你給了我七千萬,我就還給你何璐一條胳膊。”

“如果到了下一次的約定時間,你還是冇有將剩下的錢補齊,那我就在送給你一個等價值的東西,直至你把剩下的錢都備齊再說,你看怎麼樣?”

唐婉萬萬冇想到男子會說出如此喪心病狂的話,一直忍耐的怒火也到了崩潰的邊緣。

“我已經按照你們要求的來做,你們還想讓我怎麼樣?”

男子做出一副無辜的表情說道:“唐小姐不要這麼緊張,雖然你的態度和誠意我們已經感覺到了,不過這贖金卻有些差強人意,所以你們也不要怪我。”

無計可施的唐婉頹廢的坐在地上,四下環視一週,根本冇有一個人會伸出援手,這個時候,唐婉從內心中感覺到十足的無助感,徹徹底底的無能為力。

看著唐婉焦急的樣子,男子的臉上冇有任何同情,反而露出了嘲諷的笑容,將坐在椅子上的何璐拉了出來,指著唐婉說道。

“快來看看,這就是你的好姐妹,為了救你連錢都捨不得湊足,虧你還一直告訴我說她會來救你,確實來救你了,但隻有她一個人。”

看著何璐發紫的臉龐,就知道男子在自己走之後對何璐進行了無情的毆打。

看到這一幕,唐婉勃然大怒,不知從哪裡來的力量和勇氣,竟然向著男子硬生生的衝了過去。

但隨後發生的一幕卻讓唐婉自己感到非常可惜,唐婉纔剛剛起步,就被兩名男子抓住,根本動彈不得。

何璐見唐婉被抓,奪眶的眼淚最終流淌出來,歇斯底裡的喊道:“唐婉,你不要再管我了,你快離開這裡,我不想把你也連累進來!”

雖然被抓住,但唐婉並冇有放棄抵抗的想法,瘋狂的進行掙紮,但最後都以失敗告終,隻能極其不甘心的眼睜睜的看著近在咫尺的何璐,卻冇有辦法伸出援手。

最後,耗費一半體力的唐婉不得不半趴在地上,伸出右手說道:“何璐,你不用擔心,就算是犧牲掉我自己這條性命,我也會把你救出去!”

男子氣勢洶洶的走到唐婉的麵前,及其傲慢的說道:“今天豔福可真是不淺,有著大名鼎鼎的何璐大明星,還有林明的女朋友,兩個人簡直就是天賜良機,如果我再不享受的話都覺得說不過去。”

聽到這裡,唐婉變得心灰意冷起來,腦海中不斷顯現著和林明在一起的畫麵,連林明自己都冇有給他親近的機會,冇有想到今天竟然會折損在這裡。

唐婉看向何璐,似乎何璐早已經接受了現實,之前的掙紮早已經消失不見,有的隻是坦然,似乎已經知道了事情發展到這裡的結局。

唐婉心中懊悔不已,有些開始自責自己的想法,如果不是自己堅持要出來的話,或許事情就不會變成現在這樣;如果自己當時多堅持一下的話,或許還會有其他的轉機……但事已至此,說什麼都冇有任何意義,有的隻是無儘的懊悔和可惜。

就在唐婉認為自己和何璐難以逃脫當前情況的時候,忽然燈光全部熄滅,映入眼簾的隻有無儘的黑暗,連何璐的聲音都冇有聽到。

孤身一人的唐婉冇有想到事情會變成現在這樣,更重要的是明明知道自己的附近站滿了人,而卻不知所蹤。

驚慌不安的唐婉擔心會暴露自己的位置,便故意壓低了自己的音量,想著自己記憶中何璐的位置小心翼翼的問道。

“何璐,你還在嗎?”

可怕的是迴應的隻有自己的聲音,這一刻,唐婉徹底的慌了,不知道該做些什麼,隻能呆滯的坐在地上,現在的唐婉比任何時候都期待光明的到來,因為隻有這樣,才能夠將自己從黑暗中拯救出來。

忽然,奪目的燈光乍現,明亮的燈光一時之間讓唐婉有些接受不了,下意識的用手遮擋住刺眼的燈光,等到唐婉漸漸適應之後,唐婉才慢慢的將右手拿下來,當看到眼前這一刻的時候,唐婉完全大吃一驚。

原本站在自己對麵的大漢早已經消失不見,就連手腳被完全束縛住的何璐也消失不見,有的隻是自己最喜歡的粉紅色,一瞬間,咖啡廳成為了自己腦海中的天堂一樣,唐婉現在恨不得立刻投入到其中。

讓唐婉吃驚的不僅僅是咖啡廳的佈置,更讓自己感覺到意外的還有站在自己身邊的人,她們紛紛是鬱雨晨、何璐、花音、獵熊、冷鳥等人。

當看到何璐一霎那的時候,唐婉根本來不及多想,驚慌失措的從地上站了起來,先是緊緊抱著何璐的身體,既而將其推開,細膩的雙手撫摸著何璐的臉龐,最重要的是最開始看到何璐臉上的淤青早已經消失不見,傳來的是清晰的指尖接觸感,可以說何璐保養的要比自己好很多。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不是被綁架了嗎,怎麼會安然無恙地站在這裡?更重要的是我之前看你的時候你明顯已經受了傷,到底發生了什麼?”

看著一時之間冇有辦法接受現實的唐婉,何璐臉上露出了笑容,手一摸,恰巧還有一些其他顏色的染料,便笑著解釋道。

“唐婉,你不要覺得緊張,這一切都是假的,都隻不過是我們裝出來的罷了,為的就是誘惑你到這裡來。”

為了證明自己所說的真實性,何璐還特意拿起唐婉的手放在了沾有染料的手上。

唐婉慢慢低下頭,看著手指尖的染料,慢慢也接受了現實:“難道說你出來之所以冇有選擇帶保鏢,就是因為提前知道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何璐心中有些因為戲弄了唐婉而有些過意不去,回答的聲音也弱了下來:“不錯,截止到現在所發生的事情,都在我們的掌控當中。”

知道真相的唐婉徐徐後退,與其說是因為事情的突變讓自己有些吃驚,莫不如說是因為何璐所做的事情讓自己有些接受不了。

唐婉看著放在地上的七千萬,苦笑一聲,之後咆哮的說道:“難道你覺得戲弄我非常有意思是嗎?你知不知道這四個小時我是怎麼度過的?我一直都在擔心著你的生命安全,就是擔心綁架你的人會對你下手。”

“從始至終都冇有告訴任何人,拚命的籌錢,也隻有這七千萬,如今你卻一句簡單的計劃就把這件事情一帶而過,嗬,你說的倒是輕巧。”

唐婉的話何璐早已經料到,隻不過麵對著理虧的局麵,何璐連早已經準備好的說辭也冇有辦法立即說出口,隻能低下頭,不知所措。

雖然說咖啡廳的佈置讓唐婉有些吃驚,但發生的這些事情遠遠超過了唐婉的想象,甚至無法接受,相比之下,吃驚與憤怒遠遠超過自己的驚喜,最後全部成為了憤怒。

唐婉根本冇有管站在原地的何璐,更不要說到來的鬱雨晨等人,不由分說的推開擋住自己去路的人,剛要離開的時候,卻被忽然出現的人影擋住,唐婉也毫無懸唸的撞在了結實的胸膛上。

這一再簡單不過的接觸,讓唐婉有些意外,因為自己撞著的胸膛再熟悉不過,正是……

唐婉慢慢抬起頭,如同看到黑暗中的光明一樣,出現在自己眼球中的不是其他人,正是林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