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鬱雨晨撕下衣服上一塊,按在林昊的傷口上,以免在發生流血的現象,穩定了一會,見血量減少很多,鬱雨晨鬆了一口氣,但也同樣麵臨著其他的問題,那就是現在的林昊很有可能已經失血過多。

看著鬱雨晨和林昊,徐界露出了笑容:“雨晨,看來這個男人為了你真的什麼都肯做,不過他卻選擇了做我的敵人,註定我不會放過他,如果你能說服他替我做事的話,我倒可以留他一條命,畢竟我是你的長輩,要為你的終生幸福而著想。”

鬱雨晨吐了一口痰說道:“徐界,你倒真的很會往自己的臉上貼金,難道身為長輩會拿晚輩的生命開玩笑嗎?虧你還一直自詡自己有多麼清高,你也隻不過是一個奸詐陰險的小人罷了!”

“隨便你怎麼說好了,現在的情況你應該清楚,我倘若現在要殺你們兩個的話,簡直就是易如反掌的事情,而我之所以把林昊留到現在,更有我自己的目的,我相信你為了保全林昊的性命,應該會按照我的要求做事,是嗎?”

鬱雨晨斬釘截鐵的回答道:“說什麼我都不會答應你的要求,有本事的話你現在就殺了我和林昊,否則你就當我們走!”

看著歇斯底裡進行咆哮的鬱雨晨,徐界嗤之一笑:“如果說你想現在離開的話恐怕有些不太可能,因為接下來你們還要扮演著極其重要的角色,我更需要你的幫助。”

見徐界不打算放了自己,鬱雨晨也冇有多說什麼,隻是這樣攙扶著林昊,找到一處廢棄的集裝箱上,靜靜的抱著林昊。

感覺到情緒穩定了很多的尚品向前邁出一步,走到徐界不身邊說道:“主人,看來她還真的蠻靠得住,我們都已經對林昊下手,她竟然還能無動於衷,真的讓我感覺到有些意外。”

“這冇有什麼值得意外的,這本來就是想象中的事情罷了,她能夠在林昊這裡蟄伏待機這麼長時間,絕對不會因為林昊這一個人就產生背叛我的心理,既然這件事情已經驗證過了,我希望以後就不要再對她產生懷疑,我不想再為了驗證某一個人的忠誠度從而大費周章。”

如今的尚品在徐界眼中可以說是失去了之前的價值與作用,以至於徐界對於尚品的好感度直線下降。

意識到自己處於不利地位的商品也不敢多說什麼,以免在因為某句話在招惹到徐界的怒火,所以隻是應答幾聲,便沉默著站在了一旁,靜靜守侯。

就在徐界洋洋得意,以為所有的事情都在自己掌控之中的時候,突然出乎意料的一幕發生了,四盞明亮的燈光從不遠處筆直的向自己照射而來,以至於短時間內冇有辦法睜開眼睛。

等到徐界恢複過來的時候,視線內多了幾個熟悉的身影,徐界的臉上不僅僅有吃驚,還露出了一副讓人揣摩不透的笑容。

映入眼簾的赫然是林明一行人,每個人都信誓旦旦的走了過來,和徐界毫不畏懼的對峙起來。

徐介麵帶微笑的說道:“冇有想到你們最後還是出現了,為什麼每一次當事情要即將結束的時候你們就會出現破壞我的好事,還是說你們不怕死在我的手上嗎?”

林明很自然的把目光放在重傷的林昊身上,林明氣憤的握緊拳頭,雖然早就知道當林昊麵對徐界的時候要少不了受一些傷害,但還是冇有想到林昊會傷的如此嚴重,心中憤怒不已。

不過林明心中清楚,雖然在人數上占據著優勢,但綜合實力上卻不能與徐界一夥人相提並論,再加上自己和獵熊大病初癒,縱然是有龍修等人在場也不會是徐界的對手,所以還要見機行事。

想到這裡的林明嘴角上揚:“看來你對於自己的實力非常清楚,不過我們這裡的人數可是你們的數倍,這一點是無可置疑的。

徐界點頭答道:“確實如此,不過如果真的動起手來的話,你們也不見得是我的對手,光憑尚晶和尚品兩個人就足夠和你們匹敵,根本不需要我出手。”

這個時候,站在徐界左右兩邊的尚品和尚晶兩個人活動起手腕來,隻要徐界一聲令下,兩個人就會毫不猶豫的動手。

“都說你聰明絕頂,現在看來也不過如此,我們當然也知道自己不會是你的對手,你覺得我會愚蠢到自投羅網嗎?”

林明的話成功吸引了徐界的注意力,以至於讓徐界放下來立即和林明等人動手的主意,開始著重思考起林明說這番話的意思。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你們還有其他的安排嗎?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林昊也不可能孤身一人來救鬱雨晨,以至於讓自己變成現在這番模樣。”

“我可以這樣告訴你,林昊確實冇有告訴我們他來救鬱雨晨的事情,我們也是通過其他的途徑知道這件事情,如果你單純的隻是認為林昊有妙計的話,恐怕你要吃很大的虧了。”

聽著林明越來越撲朔迷離的話,徐界再次陷入了疑惑當中,對林明的話深信不疑,根本冇有想到林明隻是在恐嚇自己而已。

也許是從林明的言語中聽出彆有名堂的原因,尚品小聲的說道:“主人,依我看這個林明根本就不會像他口中所說的那樣厲害,隻不過是無中生有罷了,主人可不要中了他的詭計,恰好他們都在這裡,正好將他們一網打儘,這樣再合適不過了。”

雖然尚品很快識破了林明的計策,但並冇有取到想象之中的結果,也冇有被徐界采納。

“我倒不這樣認為,林明他們的實力隻有他們更清楚,如果不是在有絕對的把握之下,他們根本不會這樣光明正大的來到這裡,更不會說出剛剛的那番話,他們一定還預備了其他的計劃,誘使我們動手,從而讓我們陷入被動當中。”

就這樣,徐界完美的掉入了林明的陷阱當中,並且深信不疑。

雖然徐界心中相信林明是有一定預謀的,但嘴上還是嘲諷的笑道:“你憑什麼認為我會相信你的話?或許你隻是在欺騙我而已,藉機逃走也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林明無奈的攤開雙手說道:“如果你不相信的話可以嘗試一番,我倒是不介意,反正吃虧的人又不是我。”

徐界看了一眼尚晶,尚晶立刻知曉意會,向著林昊和鬱雨晨的方向突襲而去。

看著已經出發的尚晶,林明怎麼也冇有想到徐界會真的選擇嘗試,就算現在讓速度最快的龍修去阻攔的話也無濟於事,時間上根本來不及。

林明心中叫苦不迭,如果尚晶真的接觸到林昊的話,自己所有的心血都會白費,不僅如此,並且徐界也會發現自己是在嚇唬他,後果不用說也非常清楚,隻有死路一條。

在這千鈞一髮之際,突然更加明亮的車燈閃爍出來,並且向著尚晶衝了過去,尚晶急忙後撤離開,和林昊保持開一段距離。

當看到從摩托車上走下來的人時,每一個人的臉上都寫滿了驚訝,誰也冇有想到在這關鍵時刻出現的人竟然會是易小白。

易小白見逼退了尚晶,不僅不慢的說道:“如果我是你的話,絕對不會再靠近一步,生命隻有一次,且行且珍惜。”

聽著易小白略帶幽默的話語,尚晶帶著笑意問道:“你是什麼人,怎麼從來冇有見過你?”

“冇有想到你的知識麵竟然如此狹隘,那我就告訴你好了,記住我的名字,易小白。”

“易小白?”

尚晶在嘴邊默唸幾句,隨即露出了想象之中的笑容。“如果我冇有記錯的話,你應該是偷盜界的傳說,不過說來也是奇怪,你不好好的掌控自己的世界,反而上這來插上一腳,難道不怕付出生命的代價嗎?”

“為了救自己的朋友,付出生命又如何?正是因為有了這份覺悟,林昊纔會一路走到現在,身為他最好的朋友,我怎麼會給他丟人?”

“好吧,既然你不知死活的話,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

“這句話應該是我說纔對。”

幾乎在同一時間,易小白從摩托車的內部拿出一把十字弩,而尚晶的魔爪也伸向了林昊和鬱雨晨。

易小白根本來不及多想,對準尚晶,快速按下扳機,數枝鋒利的弩箭射向尚晶,但卻被尚晶一一躲過,雖然冇有射中尚晶,但還是成功逼退了尚晶。

尚晶剛要開口說話,隻見視線內緩緩落下幾根頭髮,衣服上也出現了幾道明顯的劃痕,可以看出弩箭的鋒利程度。

徐界見一時之間難以攻破易小白這座堡壘,再加上擔心在拖延下去會發生其他意想不到的意外,便做好了撤退的準備。

易小白的出現也讓尚品改變了想法,相信易小白是林明提前安排好的,否則也不會出現的這麼及時,不過這也從側麵說明一個問題,那就是有關於她的事情。

意識到事情有了變化的尚品說道:“主人,看來我們都中計了,林明他們一定是接到了她的訊息所以纔會來到這裡,如果我們在拖延下去的話,恐怕事情會變的更加危險,不如我們現在立即撤退,再找機會動手也不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