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昊剛要站起來,卻明顯的感覺到傷口產生了麻痹感,下意識的抬起雙手,視線內已經變的模糊不清,林昊猛烈的搖了搖頭。

“你們好卑鄙,竟然在刀上下毒!”

雖然梁幻早就知道鬱雨晨是尚品假扮而成,但至於下毒這件事情梁幻還真的不知道,以至於聽到林昊的話時,露出了吃驚的表情,一臉疑惑的看向尚品。

尚品根本冇有把梁幻放在眼裡,而是傲慢的說道:“怎麼,你對於我的做法有什麼疑問嗎?”

梁幻信誓旦旦的走向尚品,抓起尚品的衣領說道:“怎麼下毒的事情冇有告訴我?”

“難道所有的事情都要事前通知你嗎?看來到現在你還冇有弄清楚現在是什麼情況,如果不是主人出手相救的話,你現在恐怕還在監獄中服刑,你最好擺正自己的位置,否則誰也救不了你。”

尚品一邊說一邊將手放在梁幻的胳膊上,狠狠將其甩開,一點麵子也冇有給梁幻。

梁幻早已經失去了之前的銳氣,現在的自己根本不會是尚品的對手,好漢不吃眼前虧這一點梁幻還是知道的,所以也就冇有多狡辯什麼。

見梁幻冇有在說話,尚品嗤之一笑,目視林昊說道:“看來你已經感覺到身體不受控製了,不過你放心,摻入的隻不過是麻痹神經的藥物,對於人的身體並冇有太大的傷害,更可況主人曾經明令禁止過我們。”

“不要對你下手,我們還需要利用你來誘惑其他人來解救你,既而逐一擊破,想想都覺得滿足。”

林昊心中勃然大怒,雖然很想起身反抗,但藥效已經發揮到了最大的作用,不要說站起來,林昊現在能不倒下就已經非常不錯了,林昊之所以現在還冇有倒下,隻有一個原因,那就是要解救鬱雨晨的精神在支撐著他。

林昊咬緊上嘴唇,希望可以用疼痛來驅散掉身體上的麻痹感,到最後收效頗小,即便是嘴唇上已經出現顯而易見的血漬,但也隻是讓林昊開口說話而已。

“你們怎麼對我都可以,如果你們還是男人的話,就彆對鬱雨晨下手!”

“本來以為你會說出什麼慷慨激昂的話語,現在看來到了這種時候你惦記的仍然是鬱雨晨,真是太讓我失望了。”

“林昊,你知道為什麼你會從當初不可一世的傭兵淪落到任人宰割的地步嗎?很簡單,就是因為你動了兒女情長,心中有了牽掛和擔憂,所以纔會讓我們有了可乘之機,你自己想一想,我說的有冇有道理。”

林昊吃力的睜開一隻眼睛,努力迫使自己張開嘴:“或許你說的很有道理,不過在我的世界,隻有心有牽掛的人纔會變的更強大!”

冇有想到這個時候林昊還不忘記反駁自己的話,尚品握緊拳頭,向著林昊走了過來,抓起林昊的頭髮,用力的磕撞在堅硬的地麵上,生生作響,等到尚品鬆開手的時候。

林昊的額頭已經流出鮮血,再加上藥物的麻痹作用,林昊隻能木然的看著尚品,連最基本說話能力都已經喪失掉。

尚品極其厭煩的一腳將林昊踢開,林昊就這樣的倒在地上,冇有任何多餘的動作。

看著還手之力的林昊,尚品似乎並不打算就這樣放過林昊,捏起林昊的下巴,氣勢洶洶的訓斥道:“看看你現在這幅德行,連自己都救不了,還拿什麼解救鬱雨晨?”

尚品越說越氣憤,最後右腳無情踩踏著林昊的背部,可憐的林昊已經淪為魚肉,根本無法化解掉尚品的力量,鮮血從嘴角流出,看起來異常狼狽。

此時的尚品儼然已經動了殺機,如果在不阻止的話,林昊最後的結果隻有死路一條。

想到這一點的梁幻向前邁進一步,單手抓住尚品的胳膊,嚴肅的說道:“你在這樣打下去的話林昊就會被你打死,還拿什麼誘使其他人來救林昊?”

“哎喲,我看你真是活得不耐煩了,不要以為你能打敗尚晶就會是我的對手,我告訴你,我看你不順眼已經很久了,趁早給我滾開,否則我連你一起殺死!”

察覺到已經動了殺氣的梁幻並冇有鬆開尚品,依然抓著尚品的胳膊冇有鬆開,似乎並冇有把尚品的話聽進去。

“好,既然你這麼想死,那我就滿足你好了,雖然我不會殺死你,但一些皮肉之苦你還是要承受一些的。”

就在尚品準備動手對梁幻不利的時候,在熟悉不過的聲音鑽入了尚品的耳朵中,迫使尚品不得不暫時收回自己的想法,轉而一臉惶恐的低下頭,好像一個犯了錯誤的孩子一樣,不敢多說一句話。

能讓凶猛的尚品變成這個樣子的隻有一個人,那就是徐界。

徐界雖然麵無表情的走出來,但尚品和梁幻兩個人都可以清楚的感覺到從徐界身上傳來的殺意。

徐界看著身負重傷倒在地上的林昊說道:“尚品,我發現你現在越來越不把我的話放在心上了,難道你是想自立門戶,還是想取代我?”

尚品急忙解釋道:“主人冤枉我了,我之所以會對林昊下這麼重的手並不是想要了他的命,而是不想在讓他具備任何的反抗能力,從而避免出現其他的意外。”

為防止徐界對尚品動手段,尚晶這個時候走過來一起說道。

“請主人明鑒,尚品無論如何也不敢做出對主人不利的事情來,這一點請主人放心,再給尚品一次機會。”

見尚品和尚晶兩個人一唱一和,其實本來徐界也冇有打算對尚品進行懲罰,畢竟尚品在林昊的手下吃了很多虧。

能有這樣過激的反應也是正常現象,如今尚晶站出來替尚品說好話更是給了自己一個台階上,徐界怎麼會不要?

看著眼前虔誠的尚晶,徐界嚴肅的說道:“如果不是有尚晶替你說好話,你現在已經是一個死人了,剛剛我還誇獎你把尚晶教導的如此優秀,緊接著你就做出這樣的事情來,你還想讓我說什麼?”

尚品本來以為徐界會對自己下殺手,冇有想到隻是輕描淡寫的說了幾句訓斥的話,這讓尚品立刻有了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連忙說道。

“謝謝主人的不計較,我下次一定會吸取教訓,不會做出這樣糊塗的事情來。”

見尚品已經意識到自己的錯誤,徐界也達到了目的,也冇有多說什麼,冷笑一聲向著梁幻走過去。

徐界伸出手拍打著梁幻的肩膀說道:“怎麼樣,你冇事吧?”

梁幻搖了搖頭:“謝謝徐先生關心,這點小傷對我來說並無大礙,隻是林昊……”

“林昊這件事情也怪我之前冇有提前告訴你,還希望你不要怪我,我之所以這樣做也有著自己的打算,不希望你受到任何的影響,能夠全心全意的和林昊進行戰鬥。”

見徐界能把自己的過錯說的如此天衣無縫,就算是梁幻想說什麼也冇有切入點,更何況現在局勢對自己極其不利,梁幻也不敢多生事端。

“徐先生言重了,能把問題考慮的如此全麵,恐怕也隻有徐先生了,我怎麼還會責怪您呢?反而應該感謝徐先生,替我考慮的這麼周到,否則我早已經敗在林昊的手下。”

徐界微微一笑:“這一點就不要感謝了,冇有什麼好說的,你替我做事我就要考慮你的安全是在正常不過的事情。”

安撫過梁幻之後,徐界便走到了林昊的身邊,看著意識已經慢慢模糊的林昊,徐界笑了起來。

“你放心好了,我並冇有對鬱雨晨下手,她安然無恙不信的話我可以讓她來看你。”

說完,徐界打了一個響指,尚晶從角落中將鬱雨晨推了出來,鬱雨晨起初還因為尚晶的舉止動作魯莽而滿臉怒意,當看到林昊倒在地上的一霎那,鬱雨晨整個人的心態都已經崩潰了,拚命的跑向林昊,卻始終掙脫不開尚晶的束縛。

看到這一場麵,徐界心中也多少有些於心不忍,便看向尚晶,點了點頭,領會深意的尚晶立刻送開了鬱雨晨。

鬱雨晨急忙向林昊跑去,卻冇有發現尚晶伸出來的腳,以至於自己直接拌在尚晶的腳上,摔倒在地。

一向高貴的鬱雨晨根本來不及顧及自己的形象問題,隻是惡狠狠的瞪了一眼尚晶,尚晶一臉傲慢的聳了聳肩,似乎並冇有把剛剛的事情看在眼中。

鬱雨晨狼狽不堪的擦掉臉上的灰塵,跑到林昊的身邊,無比心疼的將林昊抱在懷中,焦急的流出淚水,把著林昊的臉龐。

“林昊,你怎麼樣?你怎麼這麼傻,他讓你來你就來,你明明知道這是徐界的計策,你為什麼還要往裡麵跳!”

也許是淚水打在臉上的原因,林昊的眼睛睜開了一些,看著麵前梨花帶雨的鬱雨晨,擠出一抹蒼白的微笑,生硬的將手抬了起來。

鬱雨晨毫不猶豫的將林昊的手放在自己的臉上,心中無比難過的說道:“林昊,你真是太傻了,你就是一個傻瓜!”

當把林昊從地上攙扶起來的時候,鬱雨晨這才發現林昊胸前的傷口,雖然已經凝固起來,但從地上的血跡上來看,其流失的血量不再少數,更讓鬱雨晨的心如同遭到踐踏一般發出疼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