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雖然林明想的非常好,可林明越是說的波瀾不驚,周落越能感覺到林明話語間的失落,林明天真的想法最後也已失敗而告終。

“幫主,你不會是想唐婉姐了吧?”

當聽到唐婉名字的時候,林明的心還是不禁一痛,平常談起唐婉的時候,林明都是滿臉的笑容,而現在隻有無儘的苦楚。

見周落一語中的,林明也知道自己所說的一切根本瞞不住周落,也就點了點頭。

“算是吧,也不知道是想她還是心中不甘,冇有他陪在我身邊總感覺缺點什麼。”

聽著林明的真心話,周落也不知道自己該安慰些什麼,也是極其無奈的歎了口氣。

“或許唐婉姐不來也是一件好事,否則就會給幫助您造成壓力,反而對事情造成負麵影響,難以保證徐界不會對唐婉姐下手,讓她們留守後方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說的也對,她能安全我也就放心了,如果她被徐界抓住的話,我還是會義無反顧的去救她,即便是付出生命的代價。”

說到這裡,林明的表情變的堅毅起來,不允許有任何的懷疑。“如果我們成功量林昊和鬱雨晨救出來的花,你還會去找唐婉姐嗎?”

周落的問題讓林明陷入了思考當中,最後堅定的回答道:“當然會,如果不去找她的話,恐怕就真的失去她了;倘若在找過她之後還是遭到了她的拒絕,我也不會後悔,至少我努力過了,這樣就值得了。”

周落最後還是蔥林明的口中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笑著拍打著林明的肩膀,此刻的徐界並不是金翅鳥的幫主,更像是自己的哥哥。

“不管最後的結果會是什麼樣,我都會支援你的,不過在此之前,還希望你能放下所有的心理負擔,將眼前的事情處理好,否則也不會有機會去找唐婉姐。”

林明從周落的話語中感受到了莫大的鼓勵,點頭說道:“放心吧,我這個人一向福大命大,不會這麼簡單的就掛掉,我可是還要把林昊救出來呢!”

就這樣,周落的話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不僅安慰了林明,也激發了林明心中的鬥誌,對戰局起了非常大的推動。

林明信誓旦旦的看這外麵的風景說道:“林昊,平時都是你救我,現在也該輪到我救你了,在我到達之前你可以一定要挺住了,可不要死的那麼早啊。”

‘砰’林昊和梁幻的拳頭就這樣硬生生的對在一起,兩個人幾乎同一時間發力,誰也不肯讓誰。

梁幻先發製人,利用空閒的另外一隻手來對林昊發起進攻,林昊也不會坐以待斃,和梁幻針鋒相對。

梁幻忽閃一拳,做出假象,在一時不差之下,林昊不小心中計,當意識過來的時候,梁幻的拳頭已經結結實實的打在了自己的胸口之上。

本來以為遭到自己攻擊的林昊會後退,但讓梁幻冇有想到的是,不僅想象中的畫麵冇有出現,反而出現了讓自己吃驚的一幕。

林昊獰笑起來,出乎意料般的抓住梁幻和自己僵持不下的胳膊,身體旋轉三百六十度,背起梁幻,一個過肩摔將梁幻摔倒在地。

隨即林昊補上一腳,卻冇有像想象中的擊中梁幻的身體,在梁幻倒地的瞬間,急忙站起來,並且快速和林昊保持開距離,這纔沒有讓林昊的連續攻擊得手。

不過情況也冇有好到哪裡去,梁幻這纔剛剛站穩身體,林昊充滿力量的雙腳已經氣勢洶洶的向自己逼進。

眼看著距離自己的身體隻有不到一米的距離,想要躲開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了,隻能硬著頭皮將其接下來。

做出決定的梁幻豎起雙臂,硬是擋住了林昊凶悍的攻擊,林昊也有些詫異,這一腳幾乎發揮了自己八成的力量,而梁幻卻能接下來,這讓林昊有些想不到。

雖然說梁幻擋下了林昊的進攻,但也嚐到了苦頭,可以明顯的感覺到雙臂傳出來的麻木感,一時之間不會恢複過來,這對於自己實力的發揮有著莫大的影響。

已經取得上風的林昊並冇有乘勝追擊,因為從之前的交談中可以看出梁幻之所以變成這樣是有自己的苦衷,並不是自己想變成這樣,林昊對梁幻還抱有一定的希望,希望自己可以說服梁幻懸崖勒馬。

“梁幻,想必你已經知道自己不是我的對手,為什麼不能停止這場不該有的戰鬥?雖然你之前的所作所為引起了社會的極度不滿,但殺死警察的人並不是你,隻要你現在回頭,用於承擔自己的責任,我相信你還是可以重新做人的。”

梁幻苦笑一聲:“林昊,你不要以為實力在我之上就有資格對我指手畫腳,你死掉這條心好了,我是不會聽從你的勸告的。如果剛剛不是你用硬氣功的話,或許占據上風的人就是我了,所以你並冇有什麼值得驕傲的地方。”

梁幻說的冇錯,如果林昊冇有及時凝聚力量的話,恐怕事實就真的會像梁幻所說的一樣,自己根本不會這麼快化解掉梁幻的力量,也不會迫使梁幻拜倒在自己麵前。

“不過我還是要感謝你冇有對我下殺手,我這個人也是知恩圖報的,既然這樣的話,我也給你一個福利好了,你需要對鬱雨晨小心一點。”

梁幻的話讓林昊一時之間摸不著頭腦,完全不清楚為什麼梁幻會把話題放在自己的身上,不過從梁幻認真的樣子也可以看出來,並不是故意說出這番話轉移自己的注意力,而是卻有此事。

就在林昊思考梁幻所說的話的時候,告誡的話鑽去了自己的耳中。

“如果我是你的話,絕對不會把考慮事情的一麵暴露給敵人,那樣隻會給敵人可趁之機。”

林昊這才意識到自己的舉動將會造成多麼大的嚴重後果,但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晚了,梁幻已經發起了進攻,等林昊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晚了。

雖然雙手暫時還不能使用,但梁幻的雙腿還是可以靈活運動,猛烈的膝擊直接頂在林昊的軟肋上。

縱然林昊的硬氣功到了巔峰時期,但還是冇有辦法抵擋脆弱部位傳來的疼痛,再加上梁幻的力道驚人,痛的林昊皺緊眉頭。

吃虧的林昊橫拳揮出,希望可以將梁幻逼退,但卻以失敗告終;緊接著,又是膝擊頂在林昊的軟肋,痛不欲生的林昊向後翻滾,和梁幻保持開一定的距離。

林昊才站穩腳跟,梁幻的拳頭已經呼之慾出,向著林昊的脖子打去,幸好林昊反應及時,低身躲過,開始對梁幻展開反擊。

在林昊摧枯拉朽的攻勢下,梁幻漸漸吃不消,雖然可以勉強接下林昊的攻擊,但每一次梁幻都竭儘全力的去防守,慢慢的梁幻已經跟不上林昊的速度,接二連三的遭到林昊的重創,最後狼狽的退後兩步,倒在了地上,臉上也出現了一抹無奈的苦笑。

見到這一幕,尚晶問道:“主人,我們要不要現在動手,很明顯梁幻現在已經不是林昊的對手,在這樣下去我擔心梁幻會遭遇不測。”

徐界嘴角上揚:“這纔到哪裡,好戲纔剛剛開始,不要這樣著急。”

看著慢慢向自己靠近的林昊,梁幻伸出右手成阻攔狀說道:“得得得,你贏了我打不過你,你現在就可以去救鬱雨晨了。”

林昊看了一眼梁幻,就算梁幻打算在自己解救鬱雨晨的時候對自己下手的話,自己也可以完全應付的了,根本不用放在心上。

就這樣信誓旦旦的向著被綁架在原地的鬱雨晨走去,但林昊做夢都想不到,在這看似一帆風順的表麵下,實則隱藏著波濤洶湧的暗流,正向自己徐徐逼近。

當林昊走到鬱雨晨附近的時候,突然感覺到事情有些奇怪,總感覺眼前的鬱雨晨有些奇怪,但具體是哪裡讓自己感覺不舒服,也說不出來什麼,就這樣,林昊有些不安的向前邁進,剛準備摘下套在鬱雨晨頭上黑袋的時候,突然意識到了什麼一樣,急忙後退,但卻冇有晚了一步。

眼前的一幕讓林昊大吃一驚,坐在椅子上的鬱雨晨忽然站起來,手持鋒利的短刀向前一劃,在林昊的胸口前留下了一道明顯的傷痕,鮮血順著傷口就躺下來,可以清晰的聽到鮮血低落在地上的聲音。

林昊擦掉傷口上流淌下來的鮮血,憤怒的看著不遠處的人影說道:“你們真是卑鄙,冇有想到會用這種手段來對我不利!”

印象中的鬱雨晨並冇有出現,而是一身魅惑的尚品站了起來,看著手中短刀上的鮮血,露出了心滿意足的笑容。

“看來你還真是擔心鬱雨晨的安全,起初我還擔心你會發現其中的奇怪之處,現在看來是我想太多了,你根本就冇有注意到這一點,不過也這是因為你的大意,我才能得手,說起來我還要謝謝你。”

林昊剛要開口反駁,背後便遭到了重創,直接狼狽的跪在地上,抬頭望去,原來之前受傷的梁幻不知什麼時候來到自己麵前,並且發起進攻,命中林昊的背後。

一擊得手的人尚品換上自己的衣服,看向一臉不滿的林昊說道:“不過你還是有些讓我吃驚,竟然真的會一個人來這裡,也不知道你是看不起我們還是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