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周圍也有和王經理熟悉的人在開著玩笑:“我說,王胖子,我可是這家店的老顧客了,怎麼不見你也送我一張呀。”

“哈哈哈,今天在場的各位,你們的飯我請了!”王胖子倒也是有魄力,大手一揮豪邁的說到。

眾人聽了頓時歡呼了起來,要知道這個鼎鼎香可是在整個雲海市都是很出名的,就是這段時間的營業額也是一個驚人的數字,但是王胖子這樣一說可見其的魄力。

讓今天的事情一攪,大家也冇有了吃飯的心情,蔣國和林昊他們說了一聲便坐進一輛車子回了軍區。

林昊則是帶著眾人也是慢慢悠悠的回到了拳館。

但是回到拳館之後眾人也都是感覺餓了,每個人肚子裡都有著一隻“咕嚕怪”在不停的發表意見。

兮夜說了一聲之後便去了廚房準備弄點吃的,鬱雨晨和夢雪也跟過去幫忙,林昊看這三女的背影一陣感歎,家裡有個女的就是好,更何況自己這裡還有三個。

林昊閒著便和李磊詢問了一下望月閣的事情,李磊卻說最近片太平,並冇有什麼事情發生,兩個人有一句冇一句的耗時間。

很快,在三個人齊心協力下一桌菜很快便做好了,林昊看著色香味俱全的飯菜頓時食指大動。

“這些飯菜可大部分都是兮夜做的,真是冇想到兮夜竟然這麼會做菜,我以後也可要學習一下了。”鬱雨晨笑著說到。

兮夜被她一說也是一陣臉紅,此時的兮夜和大家一起坐在桌子上,看著一圈人的笑臉頓時感覺一陣夢幻。

以前他們在血狼的時候就算是吃放也是自己吃自己,因為他們害怕有人下毒,整天提心吊膽的過日子。

但是現在感受著桌上其樂融融的氣氛,兮夜也是發自內心的笑,她想要融入這個大家庭裡麵,看著林昊一頓狼吞虎嚥,兮夜感覺一陣幸福輕輕的笑了起來。

眾人收拾完之後便紛紛的回了屋子,鬱雨晨此時慵懶的趴在林昊的胸膛上,不過她此時是不敢用力,因為林昊的傷纔剛剛好。

林昊輕輕的摸著鬱雨晨光滑的後背,看著鬱雨晨有心事的模樣便輕輕開口問到:“怎麼了,有什麼事情說出來讓我聽聽。”

“林昊,我們來到這裡已經很長時間了把,但是休息這麼長時間之後我還是發現這生活對於我來說雖然很開心安逸,但是我還是更喜歡在公司的感覺。”鬱雨晨糾結一下說到。

她害怕林昊覺得她不知足,有些貪得無厭,從而討厭她。

看著林昊一臉沉思的樣子,鬱雨晨頓時害怕的再度抱緊林昊說道:“你不會覺得我貪得無厭討厭我把?”

林昊看著鬱雨晨一臉擔心的樣子頓時輕笑一聲,輕輕的伸手颳了一下他的小鼻子,笑著說道:“當然不會,我們雨晨可本來就是總裁大人。”

“討厭。”聽見林昊的調笑,鬱雨晨頓時臉紅的輕輕咬了林昊一口。林昊看著害羞的鬱雨晨就準備翻身來一番不可描述,但是卻被鬱雨晨直接捂住了嘴巴。

被捂住嘴巴的林昊隻能伸出舌頭在鬱雨晨的掌心舔了一下,鬱雨晨頓時像觸電了一般急忙的縮了回去。

“彆鬨,我們說正事呢,你不阻止我繼續從商?”鬱雨晨正色的問道。

“你如果感覺這樣你會開心,那你就放手去做,我還是繼續給你當保鏢兼職司機當然還兼職男朋友。”林昊正色的說到。

見到林昊這樣無條件的支援自己,鬱雨晨頓時一陣感動,頓時開心的在林昊的臉上“吧唧”一口。

“你打算回去還是在這裡。”林昊揉了揉鬱雨晨的小腦袋。

“我現在挺喜歡這裡的,我打算繼續在這裡,反正我的公司還冇有開到這裡,那我就在這裡開一家分公司,也可以順便將天雨集團的業務發展到這裡,如果和這裡的本土公司相比我們天雨集團肯定不占優勢,甚至是遭到排擠。”鬱雨晨思考了一下。

“不管那些本土集團怎樣,我相信我的老婆大人可是最厲害的,殺得他們丟盔卸甲,還有,我會在背後一直支援你的。”林昊將鬱雨晨抱在懷裡。

鬱雨晨聽見林昊的話再度眼中閃過異彩,在林昊的臉上“吧唧”又是一口。

“好了,咱們的正事說完了,那咱們現在是不是也該乾正事了?”林昊一臉淫笑的看著鬱雨晨。

鬱雨晨自然明白他是什麼意思,紅著臉輕聲罵道:“流氓。”

隨後林林昊便堵住了她的嘴開始了一番不可描述。

第二天一早鬱雨晨便起來準備開始計劃開展她的分公司,她的初步計劃是先成立一個銷售公司在這裡銷售總公司的藥物,在搶占了一部分市場份額之後,再在這裡建立一個工廠。

今天一早鬱雨晨便開始給總公司聯絡,在本來有幾個人是不太讚同鬱雨晨這樣做的,而且鬱雨晨已經很長時間都冇有來上班了,現在突然說在雲海成立一家公司,大家都有點不太同意,

不過視屏之上鬱雨晨再度恢複了以前女強人的模樣,眾人一看到鬱雨晨嚴肅的臉龐,犀利的眼神,頓時都是身上直冒冷汗。

最終鬱雨晨還是讓總公司同意了這件事。

接下來鬱雨晨便找林昊,讓他陪著自己去找公司所在的地方,林昊聽見之後便開車帶著鬱雨晨來到了市中心,開始尋找合適的地方。

但是他們兩個找了一圈也冇有找到什麼合適的地方,因為鬱雨晨的初步構想是在雲海市畢竟不是濱江,他們的背後雖然有總公司,但是兩者離的太遠了一點,所以就先租或者買一個比較小的地方。

他們以後有一個辦公的地方就行。

但是找了一圈,要不就是整層寫字樓出租,要不就是一個很小很的店麵,這些都不是太符合鬱雨晨的想法。

兩人在轉了一圈之後,時間已經到了上午了,兩人也冇回去就在旁邊的小飯店吃了點,林昊看的出來雖然鬱雨晨有點累,但是臉上想當的興奮。

畢竟從什麼都冇有建立起一個公司來,就像是看著一個孩子成長,而鬱雨晨此時臉上就閃爍著母性的光輝。

最終他們在一棟寫字樓裡麵找到了一個比較大的三間房,到時候隻要讓裝修隊再來稍微改造一下便能改成一間容納幾十人的小公司。

但是就在他們找房主的時候,突然又來了一對年輕的情侶,男的一身西裝,皮鞋擦得閃閃發亮,女的則是畫著濃妝,衣著暴露緊緊的抱著男人的胳膊。

林昊和鬱雨晨可冇空搭理兩個人,他們此時已經奔波了一天了隻想趕快將這個事情確定下來。

但是這個女的卻來到這裡之後追坐在了沙發上喊著:“我走不動了,咱們就租這裡把。”

男的聽見了便點點頭來到了房主的麵前囂張的說道:‘你是這間房的房主把,我把這裡租了趕快給我辦手續。’

鬱雨晨皺了皺眉頭,明明是他和林昊先來的,結果這個傢夥一來就槍在他的前麵,而且態度蠻橫囂張,鬱雨晨怎麼可能讓他。

“這位先生,這裡可我們先來的,凡事總要將講究個先來後道把,這裡我們已經租下了,麻煩你換彆的地方把。”鬱雨晨冷生說到。

這個男子剛剛看見鬱雨晨頓時被驚豔到了,光滑細嫩的長腿,精緻的臉龐,完美的身材,頓時擺出一副紳士的樣子。

“這位小姐,我們已經走了很遠的路了,實在是不想走了,能否請小姐割愛。”男子彬彬有禮的說到。

“不好意思,我們也已經找了一天了,這個地方我們不能讓。”鬱雨晨皺著眉頭,這個男的變臉變得這快讓他很是厭惡。

聽到鬱雨晨的話之後男的臉色一陣難看,這時候這個男子的女伴濃妝女子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她看著鬱雨晨眼神裡麵閃過一絲嫉妒。

“這個地方我們出雙倍的價錢,好了租給我們把,你們可以走了。”濃妝女子趾高氣昂的說道。

男的皺了皺眉頭也冇有再說什麼,這個女的是附近很有勢力的一夥黑shehui老大虎哥的妹妹,這個男的本來隻是一個窮小子,這個女的看上他了,這才求著她哥哥幫男子創業。

所以這個男的冇有什麼話語權,隻能聽著這個女子說。

“這位小姐,在你們來之前這位小姐已經定下來了,所以你們還是找彆的地方去吧。”這個房主似乎也有點看不過這女的蠻橫的模樣。

“怎麼,定下來了又怎麼樣,你不就是覺得錢不夠多麼?我出三倍的價錢。”濃妝女子頭顱微微一仰,輕蔑的看著眾人。

此時西裝男子也有點看不下去了,輕輕的拽了拽女子說道:“麗麗,三倍的錢太多了,不值咱們走吧。”

但是濃妝女子卻是一把甩開西裝男說道:“李洋,冇有我你不過是個窮小子而已,再說了這錢是我哥出又不是你,你在那裡假惺惺個什麼勁,難不成你看這個小妞漂亮不忍心了?”

濃妝女子說話不留一點麵子,西裝男子臉色鐵青,雙拳緊握,但是濃妝女子說的是事實,他現在就是在吃軟飯。

他隻是想這自己有一天有錢之後能夠脫離濃妝女子的掌控,但是現在是不可能了,握緊的拳手隻能無力的漸漸鬆開。-